第四卷  (一百八十二)元夜花市灯如昼

章节字数:3146  更新时间:16-10-29 08: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八十二)元夜花市灯如昼

    所以英笙现在却有些有恃无恐,上不了位就回去找个庄稼人嫁了,日子还不是照样过。

    这沈阑勋却是自出樊笼第一回,偷搭着小船出沈园,一路到阊门外渡头才上了岸,正巧是那人声鼎沸,花火盈天,繁华富贵之处。

    元宵节是姑苏人尤为重视的一个传统节日,办灯市、闹元宵,这一天姑苏城内成了欢乐的海洋。

    元宵又称上元节,和七月十五的中元节、十月十五的下元节统称为“三元”。“南濠彩子北濠灯,城门洞里轧煞人”,据记载,从南宋开始就有十三日试灯,十八日落灯的传统,而灯市最盛的地方便是阊门一带。

    这沈阑勋头一次出门,看什么都新鲜,一路走过街市,各色店铺摊贩早已宾客盈门,生意兴隆,卖花灯,面具,钗饰,头巾,裱画,吃食,熟肉,药铺,蜜饯,鲜花,衣服…………应有尽有。

    男女共同猜灯谜,品茶,聊天,表演杂技,弹唱,耍宝,献艺的更是三三两两人气旺盛,街上锣鼓喧天,灯火璀璨,人声鼎沸,面具巡游,正月望夜,充街塞陌,聚戏朋游。鸣鼓聒天,燎炬照地,人戴兽面,男为女服,倡优杂技,诡状异形。

    正是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伎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这新鲜热辣的街市熙攘把从未出过门的沈家少年一下震慑得灵魂出窍,稀里糊涂地在街面上游走,什么都看看,摸摸,什么都稀奇,喜欢,忽见街边小摊上的昆仑奴面具,觉得新奇好玩,便随手拿了戴着脸上,看周围人群里男女都戴着,便也随大流想要一个,无奈出来得急,身上没有铜钱。

    你道这少年虽然心智未开,身形瘦弱,却并非痴傻之人,沈紫薰代替他当家主事,也时常讲些商号里行商买卖之事,所以沈阑勋情志发育慢些,却不是个白痴,却还晓得买东西要付钱这道理。

    他有些窘迫地低头,心里是小孩子想法,就是想要这青面獠牙的昆仑奴面具,可实在又想不到办法怎么买,那小贩见这小小少年迟疑,以为他不要,便要从他手里夺回面具,沈阑勋当然不肯,奋力抢过来,戴上便跑,小贩却反应快,马上在后面追上来。

    这常年卧病的少年哪里跑得过小贩,只一头撞在前面两个锦衣公子身上,小贩却已经抓到他,口里骂着:小屁孩,不学好,这么多人众目睽睽居然偷东西,告诉你,叫你家大人站出来付钱,否则,我把你送衙门里去!

    “你这小伙计,怎么欺负一个小孩子,不就一个面具嘛,何必骂人?”

    原来沈阑勋慌乱中扑到一对男装姐妹怀里,那姐姐虽然长衫玉帽,却掩不住婉约风流的清美婀娜,把沈阑勋都看呆了,只觉得这女子慈眉善目,娟娟可爱,让她忍不住想亲近。

    驳斥小贩的却是作书童打扮的妹妹,说起话来却有几分张牙舞爪的尖刻刺人,小贩见有人出头,便不再叫骂,只问,这么说这位小哥替这孩子给钱吗?

    “给就给,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几个铜子。”粉妆书童一摸钱袋,对姐姐笑道,“我的钱都买了吃食,好姐姐,咱们就好事做到底吧。”

    清婉女子慈爱地摇头,笑语,你真是一出门就管不住这张嘴,除了吃,我看惹是生非也是数一数二的。

    “我这是打抱不平,怎么叫惹是生非,看不过嘛。”妹妹的那张嘴却是不饶人,非要辩驳一二。

    姐姐一边掏钱,一边摇头,笑道,你少惹事,咱们今日可不能太招摇,要遇上相熟的人就麻烦了。

    “姐姐还没遇上想遇的人,就这么回去,怕又是多少相思无觅处了,既然出来了,那就玩个够,多走走看看,万一能遇上姐姐心里那人呢,呵呵呵,反正回家也要挨骂,那就什么都别想,玩够了再说。”妹妹俏皮逗趣,把旁边的沈阑勋都听呆了。

    那温慈姐姐却伸手过来,一把拧住妹妹的粉腮,教训道:“你这丫头,太多嘴,谁说我出来是要找人的,你,看你还胡说————”

    说着姐姐从小贩手里拿过面具,递给那面色苍白小厮打扮的少年,慈母般温笑道,拿着玩吧,喜欢什么跟姐姐说,姐姐买给你?

    “姐,咱们还有正事儿呢,你还真是天生的母性泛滥,一小屁孩,管他。”妹妹抱怨姐姐多事。

    沈阑勋却是对那笑若三月桃花的男装大姐姐着迷了,痴痴地望着她的笑靥,都忘记去接那面具。

    小妹妹将面具塞给这小屁孩,直接拉上姐姐便继续往前轻快穿行。

    两姐妹在前面打闹,沈阑勋却不知不觉跟着他们在人群中穿行,脑子里飘飘忽忽,只觉得那娟美女子身上的气息醉人心魄,那恬静婉柔的笑容也叫人手脚发软,那水灵杏眼荔腮,胭脂樱口让人垂涎欲滴,那春风笑语更叫他想立即亲近旖旎。

    正是袨服华妆着处逢,六街灯火闹儿童。长衫我亦何为者,也在游人笑语中。

    这懵懂少年在面具后观望着平生第一个叫他心潮起伏手脚炽热胸口发胀梦牵魂绕的少女,那一颦一笑都映入少年心底,悄悄地生根发芽。

    他不是没有接触过女子,除了他母亲,当然还有蕙风,英笙,英书,碧烟,还有从小青梅竹马的紫薰。她母亲就不必说了,他晓得自己是谢氏的命根子,他也依赖谢氏,蕙风懂事,英笙伶俐,碧烟听话,紫薰精明。

    这些女孩子里,蕙风已经是他的人,懵懵懂懂地开启了他对男女之事的了解,紫薰与他青梅竹马,母亲说将来也是他的人。可他有时候却有些怕她,他在她面前有些自惭形秽,他永远也看不透她。她太精明能干,让他害怕。

    可现在他见到的这个如月亮般柔美亲和的少女,真的让他有如同沐浴月光般温馨的感觉。

    他心底第一次有了一种蕙风说的男人想要一个女人的感觉,这种味道随同心理传达到生理,他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他正在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正是相逢各有心事,人间却是无巧不成书,这遇到沈大少爷真身的姐妹,当然便是日后恩怨情仇命运交错的主角,王氏凤胭和凤钗姐妹。

    她们正是趁着跟随父母到姑苏探亲,闹元宵之际出来碰碰运气。因为,在姐姐凤胭心里的那个人,正是金陵贡院偶遇,素衣巷外赠物传情的沈家二公子。

    谁知,月老的红线却交织错落,让沈家大公子出逃沈园之际,遇上了这日后的冤家。

    真是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演出这人世间的阴差阳错,悼红怀清的流年一梦。

    然而,悲剧的开头总是情深缘浅,若不相欠,怎会相遇,若不倾心,怎会痛心?

    王氏姐妹随着走三桥的人群往太平桥去,闹元宵,不仅是男人和孩子们的事,对于长期被禁闭在家的妇女来说,元宵夜简直就是解放日。这一晚,妇女们可以三五成群,穿着新衣,在皓月下观看花灯,甚至元宵节还有一项专属女性的活动——“走三桥”。

    元宵夜姑苏妇女早就有“走三桥”的习俗,常年足不出户的妇女,在元宵之夜结队而行,走过三座桥便回。一般来说,她们都会挑选一些名字吉祥的桥来走,如寿星桥、吉利桥、太平桥等。据说走三桥可以消除百病,所以也叫“走百病”。过桥渡河,在古人看来是“度厄”的象征,走过三桥,就度过了一年中的众多灾厄,就能终岁无百病。而“渡河”二字,在南方又和“渡祸”谐音,因此过桥更有了克服灾祸的寓意。

    在封建社会,都市往往实行宵禁,禁止人们夜行,而元宵夜则是一个例外,对于长期被封建礼教禁锢的妇女来说,只有在这一天晚上,才有难得的自由。

    据记载,因为有了这一夜的自由,女子无不夜游,车马塞路,有足不蹑地浮行数十步者。人多得以致脚都不能沾地,可见传统都市里元宵节的盛况。

    太平桥边早已聚集许多走三桥赏花灯猜灯谜的少男少女,都手持花灯挨挨挤挤,只见清流一带,势若游龙,两边石栏上,皆系水晶玻璃各色风灯,点的如银光雪浪;上面柳杏诸树虽无花叶,然皆用通草绸绫纸绢依势作成,粘于枝上的,每一株悬灯数盏;更兼池中荷荇凫鹭之属,亦皆系螺蚌羽毛之类做就的。

    诸灯上下争辉,真系玻璃世界,珠宝乾坤。船上亦系各种精致盆景诸灯,珠帘绣幕,桂楫兰桡,自不必说。

    正是:三五良宵节,上元春色和。花灯悬闹市,齐唱太平歌。又见那六街三市灯亮,半空一鉴初升。那月如冯夷推上烂银盘,这灯似仙女织成铺地锦。灯映月,增一倍光辉;月照灯,添十分灿烂。观不尽铁锁星桥,看不了灯花火树。

    王氏凤胭凤钗姐妹却顾不上看这许多花灯,只在人群中寻找那翩翩书生的身影。突然,凤钗指着太平桥对岸喊道—————姐姐,快看,那穿浅青色缎子圆领直身长衫的可是沈二公子?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