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八十三)众里寻他千百度

章节字数:3255  更新时间:16-10-31 12: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八十三)众里寻他千百度

    忽地,太平桥上涌过来一群接紫姑猜灯谜的少男少女,将王氏姐妹冲散了。正是月色灯山满帝都,香车宝盖隘通衢。身闲不睹中兴盛,羞逐乡人赛紫姑。

    凤钗和沈阑勋却被挤到一边,满眼里只见些雪花灯、梅花灯,春冰剪碎;绣屏灯、画屏灯,五彩攒成。核桃灯、荷花灯,灯楼高挂;青狮灯、白象灯,灯架高檠。虾儿灯、鳖儿灯,棚前高弄;羊儿灯、兔儿灯,檐下精神。鹰儿灯、凤儿灯,相连相并;虎儿灯、马儿灯,同走同行。仙鹤灯、白鹿灯,寿星骑坐;金鱼灯、长鲸灯,李白高乘。鳌山灯,神仙聚会;走马灯,武将交锋。

    万千家灯火楼台,十数里云烟世界。那壁厢,索琅琅玉韂飞来;这壁厢,毂辘辘香车辇过。看那红妆楼上,倚着栏,隔着帘,并着肩,携着手,双双美女贪欢;太平桥边,闹吵吵,锦簇簇,醉醺醺,笑呵呵,对对游人戏彩。

    满城中箫鼓喧哗,彻夜里笙歌不断。

    有诗为证,诗曰:锦绣场中唱彩莲,太平境内簇人烟。灯明月皎元宵夜,雨顺风调大有年。此时正是金吾不禁,乱烘烘的无数人烟,有那跳舞的,躧跷的,装鬼的,骑象的,东一攒,西一簇,看之不尽。

    “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凤钗姐妹怕遇到熟人,手上也一人拿着一个昆仑奴面具,凤胭却喜欢那钟馗面具,凤钗那个和沈阑勋却是一模一样的虎妖,一时走散,小姑娘却害怕遇到歹人或者熟人,忙将面具戴上。

    沈阑勋没见过这么多人蜂拥过来,比凤钗更害怕,一紧张便下意识地抓住前面男装少女,却不想那人已然不是姐姐凤胭。

    “你这小伙计,抓我衣服干嘛,自己回家找你爹娘去。”凤钗奋力往前挤,有些恼火身后的跟屁虫。

    沈阑勋哪里受过这等重话,小性上来恼怒地推了凤钗一把,害得这小姑娘一个没站住,往前扑进一个带钟馗面具的男子怀里。

    “哎哟,个小屁孩,你干嘛—————”凤钗火气上来,回头想教训那恩将仇报的孩子,却在满大街的兽面下不见了踪影。

    回头,看见那钟馗面具,再看那雪绸服色,以为是凤胭,伸手一揭,面具下,一张温雅如玉碧树清朗的脸,顿时让凤钗看呆了。

    “姑娘,你,认错人了吧?”醇厚的低沉嗓音更是让人沉醉三尺,一时犯花痴一般怵立原地。

    恍惚中凤钗只觉得这玉树临风谦谦润秀的男子有些面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仿佛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面孔,他坚毅面颊上徐徐绽放的柔和笑容,使她一直以来漫不经心的朦胧向往第一次有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形象,她目瞪口呆,仿佛面对的是整个幽深的男人世界。

    她终于有些明白姐姐那情根深种的缘由,这就是她们这种世家小姐在戏词小说里无数次看到的多情郎君模样在现实中的再现化身,显赫富贵的家世,广博的学问风度,坚毅谦逊的性格,深情温柔的眼神,难怪上次金陵贡院外姐姐自从见了他后便芳魂梦绕,连梦里都在牵挂。

    说白了,这就是无数情窦初开少女梦中的初恋情人的模样,是大多数豆蔻少女无法拒绝的模样。

    那书生见到这小姑娘也一时出神,半晌,忽的从脸上取下钟馗面具,笑道,是王家二姨表妹吧?

    这复杂的称呼一下将凤钗从少女的天真花痴梦幻中拉回现实,王二小姐的俏皮性子上来,咕噜着大大的桃花眼,围着那书生前前后后打量了一圈,跳起来叫道:“哎呀,是沈二少爷,我姐姐正找你呢?”

    “你姐姐…………”他也一时认出这女孩子,不就是王家大小姐身边的小书童,应该是她妹妹。他心中惊喜,原本不过是出来碰碰运气,不想真遇上了。不过,他却是有些不好意思地伸长脖子,左右找寻,问,“在哪里?”

    “刚才我似乎看到一个很像你的人,在太平桥那边,我和姐姐正要过去找你,不想就被人群冲散了。”

    “是吗,我刚才遇到大哥哥了,他出来办事,顺便找盐帮周师爷说话,方才似乎听到有人叫我,回头看时却不见了。

    沈阑清刚才在太平桥那边遇上沈家大少爷的时候确实有些心惊肉跳,本来并不喜欢面具这些东西,也不得不随手买了一个戴上,实在是怕再遇上熟人。

    其实沈家大少爷在家侍奉谢氏开宴,见戏台子上还得唱好一阵,席间出来更衣,被商号的人请,随同姑苏商会丝织业行会的人去接紫姑,这才遇上了沈阑清。

    沈紫薰是刚从英笙口里听说真正的沈阑勋溜出来玩了,谢氏还不晓得。英笙这丫头忒大胆,居然敢放静汝出沈园,她无意间经过佛堂,听见楼上似乎没有动静,又见英笙慌里慌张地从外面回来,这才把事情诈出来。一下有些好气又好笑,还真有点佩服英笙的胆量。

    她想了想,又遇到蕙风从角门外回来,知道静汝公子跑了,也顿时惊慌失措,忍不住骂了英笙,便要出去找。

    紫薰忙拦住两人,说这会子太太还在前面看戏,你们不能大张旗鼓去找人,想了想,还是嘱咐两人守在家里,她出去找人,一旦找到,马上送回来。

    她也想找个借口出来透透气,忙了整整一个月,她也累了,想着周蓦然说过要回来陪她过元宵,索性出来应酬完行会的事,就去盐帮分堂坐坐,说不得这会子漕帮丐帮的人都在,这样要找人也容易。

    想想这还真是个事儿,静汝公子渐渐大了,一直关在那小佛堂楼上,无论生理还是心里肯定是要出问题的,可他那身体,经得起折腾吗?

    回头跟谢氏商量一下吧,要不趁着这会子两人的年纪还处在男女不分的阶段,让静汝公子打扮一下跟她还是有八分像的,倒容易蒙混过关,干脆她退位,让静汝公子出来,她就跟着胥家爷爷跑海去算了。

    那海阔天空的滋味,应该也不错。

    她正想着家里的一摊子烂事,不想突然遇上了沈阑清,这火树银花灯火阑珊下,这位新科举人老爷越发显得长身玉立顾盼多情,这诗书儒雅的气质还真是与周蓦然的逗比风流不可同语。

    两人都各怀心事,寒暄了两句,沈紫薰便跟上行会游行队伍离开了,沈阑清这才随人流过桥,遇上了王凤钗。

    这凤钗小女孩懵懂好玩,却也不避讳什么,拉着沈阑清便穿梭人群去找姐姐。

    这王凤胭却也在人群中苦苦追寻刚才那玉郎身影,看到手中花灯上题诗,心中只念及这首古诗,却是:

    我出东门游,邂逅承清尘。思君即幽房,侍寝执衣巾。时无桑中契,迫此路侧人。我既媚君姿,君亦悦我颜。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何以道殷勤?约指一双银。何以致区区?耳中双明珠。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何以结中心?素缕连双针。何以结相于?金薄画搔头。何以慰别离?耳后玳瑁钗。何以答欢忻?纨素三条裙。何以结愁悲?白绢双中衣。与我期何所?乃期东山隅。日旰兮不来,谷风吹我襦。远望无所见,涕泣起踟蹰。与我期何所?乃期山南阳。日中兮不来,飘风吹我裳。逍遥莫谁睹,望君愁我肠。与我期何所?乃期西山侧。日夕兮不来,踯躅长叹息。远望凉风至,俯仰正衣服。与我期何所?乃期山北岑。日暮兮不来,凄风吹我襟。望君不能坐,悲苦愁我心。爱身以何为,惜我华色时。中情既款款,然后克密期。褰衣蹑茂草,谓君不我欺。厕此丑陋质,徙倚无所之。自伤失所欲,泪下如连丝。

    心中相思郎君,手中摩挲着上次月夜沈二公子送的胭脂盒,手上拿着一盏亲手刻字的琉璃绣球明瓦纱灯,凤胭相信今日如此良辰美景,既然上天注定他们相遇,那么月老的红线便定会指引他来找她。

    行至渡僧桥下,却见彩灯处悬挂许多灯谜,都是各个商家行会搞的推销活动,男男女女都聚在一处玩笑猜谜,猜中者都有大小各色小玩意奖励。

    凤胭不由得亦上去凑热闹,掐了一张花签,上写道:无可奈何花落去,猜一美德。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花开花落,风雨几番,却是人间胭脂色,谜底,乃是—————”

    “感谢。”只听一沉厚男声同时道出谜底,凤胭却有些吃惊,抬首扫开锦屏彩签,一张梦牵魂绕的脸便出现眼前,正是———众里寻他千百度,乍然相逢,那人却只相隔彩签无尺素。

    梦里相思无数,魂神缠绵交织,真正只隔帘相望,却只得低头娇羞。

    一个是偶然间心似缱绻梅树边,似这等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待打并香魂一片,阴雨梅天,阿呀人儿呀,守的个梅根相见!

    一个是你游花院怎靠着梅树偃,一时间望眼连天,一时间望眼连天,忽忽地伤心自怜,知怎生情怅然,知怎生泪暗悬。

    似这等琦年玉貌,才子佳人,早已将彼此那绝美年华清俏模样刻印心底,却都开不了玉口,倾诉这绵绵相思。

    只低头浅笑嫣然,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奈何天。

    “身着黑袍,尾似剪刀,秋去春来,来年报春,这是什么?”这不合时宜的清灵声音却缓解了这相思甚久一对璧人的尴尬。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