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八十五)至今不肯过江东

章节字数:3237  更新时间:16-11-02 2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八十五)至今不肯过江东

    “那不是一样?”当初在汐山岛飘渺峰上你不就是崆峒追魂门主,紫薰心里冷笑,脸上血色凝固问,“接下来轮到谁?南社,上官家,南洋十七行,还是,沈家?”

    周蓦然眼瞳里一片惊瑟,沈紫薰啊,沈紫薰,他真的毫无质疑地相信,她身上流着叶邻衣的血脉,只不过她天生拥有的是商人兴趣,只为利益,不为虚名,这就更让他觉得难能可贵。

    他不喜欢表面柔弱无求,实则野心巨大的女子,他就喜欢她这样坦坦荡荡拥有男儿胸襟的女汉子。

    “怎么,被我说中了?”她的语气有些酸刻,让他内心一下子有些不知所以的惆郁,不是为她,而是因为温晓妆和展骢。

    他闭上眼,温晓妆的哭喊依稀历历在目,怀孕的妊娠反应折磨得尚在花季的少女十分痛苦,展骢只好把她藏在镇江西境渡一座寺庙后面的居士庵堂里。

    展骢为了保住孩子,已经忍住很少去看她,平日起居照料安胎煎药都是拜托顶头上司亲自去办。

    一则“锦医修罗”一向行踪飘忽,金羽卫内部也很少有人能跟踪怀疑;二则,既然北镇府司指挥使跟自己承诺保住孩子,以他的行事性格就不会食言,这是他们少年时代结下的交情,这一点殆狱魔王还是十分肯定的。

    所以温晓妆一直都不知道金羽卫最近在镇江频繁出没的真实目的其实就是针对温家,她因为身体不堪腹中胎儿一天天长大,就算一直在进补,服用安胎药,可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随着身体被胎儿消耗,精神也愈发不济,性情也突然烦躁起来。

    “锦医修罗”每次来探视,也不过送些吃食银钱药材,拜托同住的居士照料一二。温晓妆本来是性急如火的江湖名门大小姐,哪里受得了这孤独冷清,不时跟同住的居士拌嘴吵闹。

    因是快到年节下,往年温家都是热热闹闹,众人把她捧在手心里宠溺万千过节,可今年,她却连心上人的面都见不到,加上身体虚耗,心里无名火起,清早起来打翻了同住凌云居士为她煎的安胎药,居士节俭,不过叹息了一回罪过罪过,温晓妆便心里难受地闹起来。

    凑巧的是,因叶邻衣觉得金山寺游客太多,又搬回了渡生寺,闵柔闲来无事过来拜访,恰巧路过凌云居士居住的飞空堂,听见里面不同寻常的喧闹,心里起疑,便推门入内,不想护卫闵柔的一个符辉的心腹校尉曹勇却认出温晓妆手里的佩剑纹饰。

    闵柔听闻后立刻起了疑,他当然知晓符辉此次调任的真实原因,主要当然是针对南洋十七行,不过首先要料理的,就是十七行地方武装南社的后台,余杭温家。

    温家这个小妹却在江南一代有些名声,江湖上都称“俏木兰”,怎么会住在这僻静的居士庵堂呢?而且,她的肚子已经有些出怀,江湖上关于温晓妆和金羽卫殆狱魔头私奔的传言闵柔当然有所耳闻,这样看来,事情是真的。

    闵柔不动声色,当下便沉敛暗思,察觉到事情不简单,吩咐曹勇留下监视。

    曹勇是军旅出身,武功平凡,不过却是生面孔,又懂得化装侦查,就近在一家商户铺子里隐蔽下来,晚间果然听见隔墙庵堂里有动静,透过墙缝偷偷窥视,看到了一个让这常年从军的行伍之人都有些心惊之人——————殆狱魔头展骢。

    当下曹勇偷偷从商户后门出来,没有惊动隔壁庵堂里私会的小情侣。

    镇江卫所里符辉处理完公事,回到芙蓉楼正想歇息,就听见心腹校尉跟闵柔汇报什么私奔什么的,当下从暖阁中转出来,见闵柔正在“冰心榭”里瓶瓶罐罐地摆了一桌一地,石臼,细纱,胭脂缸,蚕丝,暖炉,砂锅………仿佛开了生药铺子,秋箩和况涯被指挥得团团转,曹勇只站在半射之外,说完了探得的消息。

    “你去吧,知道了,保密。”符辉打发了心腹校尉,回头看闵柔在这三面不透风的水榭里只穿了木兰青双绣缎裳在那里忙碌,有些好奇这僻洁少女突发了什么奇想。

    “少爷先别进去,里头乱,别弄脏了您的衣服。”

    况涯和秋箩满头大汗,却显得十分享受,连符辉都闻到那醉人的馨香,这可不是普通脂粉铺子里的味道,闵柔这是在拿名贵花草药材香料制作女子妆奁之物呢。

    紫砂锅里熬制的白色膏状物芬芳扑鼻,况涯正在有规律地搅动,秋箩正淘澄胭脂膏子,符辉奇怪,问,怎么没见铃铛?

    “少帅,您快别说了,那小妖精说这些东西都太臭,不过是人类掩饰瑕疵用的俗物,她受不了,所以躲出去了。”秋箩有些不明白地嬉笑,符辉也觉得妖精的嗅觉都有问题吧?

    闵柔用的可都是名贵花草香料,各种时鲜温室花卉———白梅,玫瑰,燕支,紫茉莉种子等等,各种上等药材———杏仁、桃仁、玉竹、薏仁、白僵蚕、白茯苓、白芷、天花粉、甘草、桑叶、桑白皮、柏叶、苍术等,各种来自海外舶来香料,麝香,龙涎,珍珠等等,连那些瓶瓶罐罐也非等闲,都是名窑古董金银玉器,精雕细琢,巧夺天工。

    闵柔制作这些脂粉也不是自己用,实际上她现在这个身体根本不能用凡俗女子的脂粉,也不必用就完全可以冰颜玉魄容光焕发,如清凉仙子独压群芳。不过是闲来无聊,制作一些特别的手信,等返回金陵时,好赠送旧院姐妹。

    符辉看看天色,挥手道,都先去吃饭吧,一会儿过来伺候。

    胭脂膏子可以暂时放下,可那紫砂锅里的香脂却不能停止搅动,闵柔自己接过牛骨片继续搅动着,看秋箩和况涯走远,才从唇角挤出一丝冷笑,说,温家小妹和殆狱魔头的事看来不是空穴来风?

    符辉没搭话,却走过来,拿起一个宣窑瓷盒,揭开,里面盛着一排十根玉簪花棒儿,都是紫茉莉种子研碎了,对上料制的,倒在掌上看时,果见轻白红香,四样俱美,匀净且能润泽,不象别的粉涩滞。

    “你要觉得事情难办,我便写信给玄哥哥,让他派人过来办?”

    他站在她身后,触摸到她冰冷的身体,口里呢喃道:“这有什么难办的,金羽卫的鹰犬本来就是牺牲品,殆狱魔王不过是在还前半生欠下的命债,我只不过是在想着怎么避过北镇府司指挥使的眼睛。”

    “他难道就是个十足的好人吗?他自己的债都不晓得怎么还,还管得了展骢?”

    闵柔挑起一点香脂,涂抹在手背上,伸到符辉鼻子下,少帅很享受这种极品脂粉香气,深呼吸了一下,陶醉其中。

    清薇居士将樱语檀口凑到少帅耳边,轻言:“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玄哥哥多留一颗保命的棋子,即使让我变成噬血修罗,我亦在所不惜。”

    符辉觑眼,思绪良久,口中幽幽叹道,白梅香,是她的味道。

    这紫砂锅中熬制的香脂,是闵柔自己用的,不是用来美容,而是月圆之夜,这个身体伤口开裂,这是用来抚平伤口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闵柔感觉肩头一凉,一滴泪,滴落在她心上。

    符辉就是这样,自己是世上性情最沉厚之人,却倾慕这世上最是率直贞烈如火的女子。

    可那女子心里的真心人,到底是谁?是锦衣修罗?还是———————姐姐时常吟诵的诗句里,似乎藏着答案,不过少帅却不想知道,亦不想面对,斯人已逝,就让她成为最美好的回忆,不是更好?

    符辉这辈子最大的优点就是懂得不为难自己,也不为难别人,这也算是佛菩萨说的,福气。

    于是,怀孕的温晓妆第一时间知晓了温家被崆峒派灭门的惨剧,怎么知晓的,当然是“阴差阳错”。结果,这个性烈如火的少女同样受不了心上人的背叛隐瞒,立刻冲到镇江城里找展骢,幸而当时“锦医修罗”撞上了,直接把这可怜女孩弄晕,关进了金羽卫秘密联络点的小黑屋里,可展骢到庵堂没看到人,便晓得事情泄露了,找到温晓妆时,这家破人亡的女孩抓着灭门仇人的衣服哭得肝肠寸断,几度晕厥,不知今后自己该如何是好?

    “锦医修罗”见到此情此景,不禁有些兔死狐悲,只好欺骗温晓妆,说金羽卫没有参与温家被灭的事,一切都是崆峒派和江南都指挥使下的杀手。

    这女孩实在受了太大刺激,听说仇人是崆峒派和少帅符辉,不顾身弱怀孕,立刻就要去报仇,因展骢的托付,“锦医修罗”只好下令把她关起来,给下了使人昏沉的安胎药,派人日夜守护,这才有空返回姑苏陪自己心上人过元宵节。

    不过温家的惨状和温晓妆撕心裂肺的哭喊却震撼着金羽卫北镇府司指挥使的内心,他绝对不要自己的心上人也恨他,这是他不能承受的。

    盐帮总堂主拥沈家女商入怀,如同在拥抱稀世珍宝,在她耳边轻轻许诺—————你放心,有你的地方,即使刀山火海,我也与你死生同契,只求,你不离不弃。

    这种誓言听太多,她也不是很当一回事,可有一点她有些起疑,为何每次他都有种自己要嫌弃他的感觉?

    难道………现在不用等雪柳君的消息,因为展骢和温晓妆的事,她已经可以一大半肯定,他跟那朝野内外让人闻之色变的杀人魔窟,有无法撇清的关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