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八十六)人若去年元夜时

章节字数:3160  更新时间:16-11-04 14: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八十六)人若去年元夜时

    他早就是局内人,是自己太天真幼稚而已。

    沈紫薰心墙里的恶魔一阵冷笑,人这种动物确实是世上最可怕的东西,比任何妖魔鬼怪都要可怕。

    难怪,他一直说,不要讨厌他———————

    这个时候,如果换一个性情天真的人来面对,可能会说,周蓦然,你可以选择做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一定要跟那些刽子手扯上关系?

    沈紫薰却不会这样想,沈家和她自己都已经入局太深,明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道理。

    自己的生死荣辱反而成了无所谓,可有时候身在其中之人一念进退,关系的可能就不是个人的荣辱成败。

    如温晓妆这样性情简单入世未深的女孩不会想到,她和展骢的旷世绝恋,他们拼尽全力保住的孩子,到后来成为了朝堂战场江湖上你死我活的棋子砝码。

    温晓妆的一生是可悲又是幸福的,她得到了最爱的男人,却为了丈夫儿女香消玉殒,最后都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算计她和丈夫。

    她的孩子后来历经磨难长大后,找到真正的杀母仇人的时候,却才明白,谁都不过是身不由己。

    只有远离庙堂,远离权力,远离欲望,才能得到真正的心灵清静,平安度日就是最大的幸福。

    可惜明白这个道理又做到的人,实在太少。

    “你晓得我的底线,我也明白你的苦衷,既然都身不由己,那便搭伴走个夜路,谁能嫌弃谁?”

    沈紫薰有点腻歪周蓦然动不动的撒娇痴缠,心里猜测着或许这家伙的双重性格多重身份作祟,离开她就必须绝对冰冷,所以见到她就变得柔情万丈,有点让心里一堆杂事的沈紫薰招架不住。

    周蓦然则一心期许这种痴缠能一眼万年,沈紫薰却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烦躁地说:“得了,我这儿还一堆事儿呢,你回来得正好,公子私自跑出来玩,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人,园子里太太还不知道,最好在太太发觉前找到人送回去,要不这元宵佳节可真的是不知怎么收场;你说的温家的事我也得马上告诉胥家爷爷,派人给金陵那边知会一声,石康和李季长那边应该很快便会派人来………

    她正风风火火安排事情,谁知自家师爷蓦地又封住了她的胭唇,这一下又是情丝缠动,正是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不远处梨园里声声丝竹曲诉,暖语嫣然唱的正是《玉簪记。琴挑》和越剧《柳毅传书。送别》—————粉墙花影自重重,帘卷残荷水殿风。抱琴弹向月明中,香袅金猊动。

    你看那芳草萋萋碧如丝,此草原名长相思。长相思,长相思,相思的滋味君可知?长相思,长相思……良缘错过也太痴。问君子半晌沉吟何所思?我留连芳草已神驰。君子既爱长相思,何不亲手采一枝?

    他在她粉颊流连,她却在他胸前摩挲到一件东西,突然放口里吹响—————一声长啸,吓得他连忙从男女蜜意中清醒过来,夺过那玉骨哨子,笑道,你干嘛,这可不能乱吹?

    她退靠到身后白墙上倚立,凝眸深处,两人都开心畅怀地笑了,突然,一声嘶吟,沈紫薰抬头,看到了周蓦然那只雪鸮,一下想到这下有办法找沈阑勋了。

    她故意霸道地抓住他的前襟,撒娇问,你帮不帮我找人?

    雪鸮盘旋而下,停在周蓦然肩头,好奇地看着自家主人的这位主子,周师爷当然甜蜜地笑了,说,少爷发话,师爷怎敢不从,放心,它熟悉你家公子身上的药味。

    雪鸮重新展翅升空之时,沈紫薰却听得那柳毅传书的唱词出神—————他在她眼前抹了一把,笑问,怎么,你不是不爱听戏,今日却有兴趣了?

    “柳毅是谁?”她并不熟悉唱词里的人物。

    “走吧!陪我走走夜路?”周蓦然勾搭着她的肩膀,轻佻道,“东家陪师爷我夜逛姑苏,咱们先去戏园子里听完这出柳毅传书,再出胥门看灯,去三塘吃夜宵,估摸着也就找到公子,顺路我让盐帮的人送他回去,咱们再去阊门里看社火,好好玩一夜。”

    紫薰斐然一笑,忙碌了一年,她是真的该好好歇歇了,随即与师爷夜游姑苏过元宵,两人情愫渐浓,鹣鲽情深,犹若新婚璧人。

    正是此情此景,隔年不再。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沈紫薰并不晓得周蓦然是怎么找到沈阑勋的,不过等她翌日早上回到沈园,没人找她麻烦,这就表示相安无事。

    谢氏不过是叫她收拾年节下的东西,顺便也给放纵了一个月的下人敲敲警钟,别太出格而已。

    东家师爷逛了一夜花灯会回来,照常在鹤寿堂后面抱厦里点卯派差,沈紫薰正跟卢佳笑话说什么今儿正月十六,年也完了节也过了,咱们也该聋子放炮仗———散了,就见前院管家沈城拿了金灿灿的拜帖进来,后面跟着姑苏第一冰人颜无玥。

    “哟,颜公子,都说这姑苏城脸皮最厚的是城隍庙的泥像,没想到—————”卢佳看到这金牌冰人,当然猜到这位俊美无双的江南第一媒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而且多半是为了沈青鸾,当然是没有好脸色。

    颜无玥一个白眼,摇着一把鸡翅木扇骨镂雕玉兰头雪金兰亭图扇子,稽首道:“非也,非也,卢管家误会,今日颜某却不是为了这位管家手里的拜帖而来。”

    沈紫薰正就着鬼脸青的钧窑花瓮净面,听到颜无玥的话,亦颇奇怪,抬头问,颜大人此来,难道不是为了拉纤说媒?

    英书接过沈城手里的烫金帖子,送到沈大少手上,周蓦然一边帮东家擦脸,一边偷看一眼,这才明白,呵呵笑出声来,对前院管家吩咐道,先请石家的人松茂堂奉茶,少东家马上便出去见客。

    沈城退出抱厦,颜无玥有点尴尬,只好长话短说,强颜欢笑给沈少东家道喜:“看来在下真要恭喜沈大少爷,令妹真是红鸾星动了,在下虽然听说石家亦有意求娶令妹,但颜某今日却非是为石家而来,而是为两江四省的最高父母官李季长李大人续弦而来—————”

    周蓦然已经洗漱完,正拿了桌上的一个蟹壳黄要放进嘴里,一下差点呛着,看了一眼沈紫薰,又瞟一眼卢佳,眼睛都笑弯了,顺手拿了一个递给颜无玥,脸上尽是戏谑的表情。

    不用说,卢佳看到周师爷的反应已经是如同霜打了的茄子,明白这下真正的考验来了,沈青鸾在太湖上折腾一圈,真是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这些人也太着急了,元宵佳节刚过,这些人就迫不及待了。

    颜无玥可是风月场上的老手,早就晓得石康想与沈家联姻,前面想把女儿塞给沈阑勋不成,这回一定是打沈家二小姐的主意来了,看来这世上真是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颜无玥拿出专业冰人的职业素养,掏出拜帖送到沈大少手上,恭敬笑道:“沈少当家,江南总督李季长大人委托在下求娶沈家二小姐青鸾为正室夫人,还请少当家转呈堂上,慎重考虑李大人的诚意,在此先送上信物,若堂上与二小姐应允,便请收下此一双赤金红宝双鸾凤尾玛瑙流苏臂玔,若无缘联姻,三日后颜某过来听信时原物取回。”

    沈紫薰押了一口姜茶,唇角似笑非笑,使个眼色给师爷,吩咐卢佳暂且收下信物,回说待回堂上考虑,三日后给信,便转出抱厦穿过鹤寿堂往前院松茂堂去了。

    留下卢佳如同五雷轰顶般托着那富丽奢华的臂玔立在原地,颜无玥却没理会沈家下人的反应,躬身行礼后从侧门离开。

    “喂,你先吃点东西再去跟石康谈吧?”

    周蓦然居然端了一盘生煎在后面追出来,边吃边叫沈紫薰,少东家回头,有点哭笑不得地停在冷翠亭边,食指按了一下师爷晃动的额头,恨恨说道,你还吃得下去,快出个主意吧,要不为了争夺青鸾,李季长,石康和卢佳就要打起来了,真是瘦田没人耕—————就快天下大乱了!

    哈哈哈………这不正好,让石康和李季长去争,咱们渔翁得利不好吗?

    周蓦然看沈紫薰一脸的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拿了一个生煎喂她,满眼都是甜腻的宠溺,此刻他心里真的是轻松又惬意,没有江湖朝堂的刀光剑影你争我夺,没有天雷地火的夺命追杀左右为难,沈家二小姐的婚事真是让他感觉又好玩又好笑,他实在不愿意去面对另外一对江湖儿女的悲剧爱情。

    “可还有卢佳,卢佳怎么办?”沈紫薰也觉得李季长和石康同时上门求亲太搞笑,伸手接过周蓦然的爱心生煎,一边吃一边自言。

    李季长好解决,沈少东家已经想到办法,不说十拿九稳,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是石康,唉,她实在不喜欢跟南洋的人打交道,没办法,温家的事估计很快就会传到石康耳朵里,她不介意当传话筒。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