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八十七)残阳落日山河远

章节字数:3282  更新时间:16-11-05 1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八十七)残阳落日山河远

    尽管这有点恶毒,沈家一向不会落井下石,可是为了帮沈青鸾挡一挡桃花,看来今日要当一回恶人了。

    石康今日打扮却没有喧宾夺主,一色金玉满堂浅驼色四合连云纹暗花缎灰鼠夹袄,掐丝缀蓝宝四方巾,明黄玄狐大氅已然脱下,狗腿子师爷王世仁忙忙在后接着,潘世舟与严一帆随行,穿着都比较低调。

    沈大少在右上手位落座,冷凝如霜地侧颜也不看下手就坐的来人一眼,伸手端过待客的雨过天青汝窑菩提茶碗,抿了一口,转头问沈莳春,怎么是雀舌,恐怕南洋客人喝不惯,去换了乌龙来?

    “沈大少客气,不必如此麻烦,今日我等登门拜访却不是为了一杯清茶。”

    潘世舟却是一身船把头打扮,低调得仿佛是十七行下层的货栈掌柜,与严一帆交换了一下眼色,回头让师爷从门外抓进来一个人。

    严一帆堆起假意的笑,恭敬傅手道:“前日太湖上是我们霸爷的大公子唐突,令妹却是坚贞自守,今日我等上门,先是让大公子亲自给沈大少及令妹赔礼,再就是………”

    松茂堂里大家都看出那满身伤痕的人是谁,不就是石康的宝贝儿子石颉。石康今日把宝贝儿子弄得不成人形不过就是来演戏,连沈家下人都看出这一招,都轻蔑而笑。

    “石某今日把这辱没家门的不孝子带来,随便沈大少责罚,只要能让大少爷和令妹消气,就是打死他也不为过。”

    石康真不愧是乱世奸商,能屈能伸是干大事人的基本素质,能当南洋十七行的老大,石康当然是经历无数风雨的过来人,不就是拿儿子作伐,舍不得儿子套不得狼。

    卢佳应付完颜无玥,进来亲自给换了茶,又上了一些姑苏最精巧玲珑的船点,各种精致糕点,摆了满满几桌几,客气道:“上次品尝过南洋风味的大宴,今日几位来到沈园,说什么也要尝尝我们姑苏的吃食,比不上山珍野味,不过也别有小家碧玉的风情。”

    看着桌几上锦绣繁花的姑苏糕点,周蓦然却露出了吃货的本相,看少东家今日是铁定要唱白脸,那就照例自己唱红脸啰。

    玫瑰饼、百果饼、白麻椒盐饼、猪油夹沙饼、文饺、松子枣泥麻饼、三色大麻饼、猪油芙蓉酥、猪油年糕、大方糕、松子黄千糕、松子米枫糕、玫瑰白麻酥糖、椒盐黑麻酥糖、四色片糕、八珍糕、猪油火腿月饼、甘菜猪油饺、千层酥、葱油桃酥、猪油松子酥、三色夹糕、小鸡蛋糕、蒸蛋糕、巧果、炸食、枇杷梗、荤油米花糖、糖年糕、百果蜜糕、定胜糕、松仁云片糕、桃仁云片糕、玉带糕、椒盐桃片、五香麻糕、火炙糕、印糕—————卢佳简直成了松鹤楼报菜名的,心里想着石家人想唱一出欲擒故纵,那咱们也会,鸿门宴,谁不会唱?

    周蓦然当然看出卢佳这是故意显摆,专门气气南洋的人,原因嘛,少东家和师爷心知肚明,他可是对沈青鸾动了真感情,可眼下李季长和石康都来抢人,搞得大家一团乱麻。

    潘世舟和严一帆对看一眼,明白沈家这是不接招啊,只好俯身取了糕点品尝了一两个,连声说好吃好吃。

    周蓦然打了个嗝,靠着潘世舟道:“不好意思,潘爷,呵呵,这东西好吃是好吃,就是吃多了甜腻,您喝点茶,哟,大少爷喜欢乌龙待客,既然上了糕点,卢佳,应该沏点普洱,消消食嘛!”

    “不必了,师爷要想喝自己沏去,哪里那么多排场?”

    沈大少没好气地看着石康,冰冻凝视的眼神,冷若二月风天的语气,让南洋诸人已然醒悟,沈家能保持江南首富地位多年,绝对不完全是靠出海投机,单纯获利而来。

    光是看盐帮总堂主在沈大少面前也不过是个随便吆喝的师爷,沈家的根深蒂固人脉经营便可想而知了。

    此前太湖上石颉的案子告到江南总督李季长那里,到现在也没见有什么动静,虽然上下也使了银子,可仿佛石沉大海,刚才在路上听说姑苏第一冰人今日也来了沈园,不知是为何事?

    沈紫薰试探到现在,明白颜无玥这油滑媒人估计没有把总督大人发了第二春的事告知石总商,突然放下茶碗,冷笑问:“霸爷今日来,不是单单为了负荆请罪吧?”

    这总算是说到了正题,石康正不知如何下台,沈大少一句却是解了南洋众人的尴尬。石康忙起身,拱手道:“犬子这些下作之事当然不是今日石某来此的主要事宜,但这是为了表示我们南洋商行的诚意,也是我们石家的诚意,说到底,石某等南洋同仁来到江南以来,与江南商界发生诸多误会,都是犬子不懂礼数傲慢下作惹出来的,今日便带了他来给沈大少随意惩戒,以消了此前沈家对我石家诸多愤怨之气。”

    呵呵,听到这里沈大少一下笑了,抬眼及其讽刺地看了石康一眼,发现这位乱世奸商枭雄眼中的一丝惊慌,也明白石康此前敢如此惹事的原因,还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关键时刻就舍了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这估计就是石康的如意算盘。

    看沈阑勋眼中越发深沉魅黠的笑意,潘世舟和严一帆顿时感觉到一阵二月倒春寒的刺骨冰凉,沈东园还真是生了个好孙子,这样的眼神可不是随便一个富家纨绔子弟能有的。

    周蓦然一直在扮演吃货,看事情发展到这里,该自己说话了。

    忙上前扶了石颉一把,顺便查看他身上伤痕的真假,转头对少东家点头,腹语奸笑,示意石康还真下得去狠手,回头赔笑道:“霸爷说哪里话,您儿子再糊涂,也是大家公子出身,虽然干了些糊涂事,不过周某看着却不是个无法无天小霸王一般的人物,说请罪就太严重了,霸爷今后多加管教,别再出来丢您的脸就是。”

    “那是,那是,周师爷真是会说话,石大少爷平日不过就是吃喝玩乐走鸡斗狗,不似沈大少如此深谋远虑,乃是人中龙凤,我等都十分佩服。”

    潘世舟和严一帆同时起身附和,看前奏差不多了,从袖子里递出了帖子,交到周蓦然手上。

    卢佳看这阵势,干脆豁出去,抢先回道:“大少爷,刚才胥家太爷路过,说今日约了大少爷商谈要事,这会子时辰已经到了—————”

    把这位在海上与十七行斗了大半辈子的胥家太爷抬出来,潘世舟等人脸色当然不好看,不过却强颜赔笑,要求沈大少看看帖子。

    沈少东家一挥手,直接对石康道:“霸爷,不是晚辈要拂您的面子,实在是,舍妹虽然出身低微,却是在下亲妹,令公子在太湖上演了这么一出,就算您今日上门请罪,可联姻之事,沈某今日便可答复您,万万不可。”

    未等沈阑勋说完,石康抢上前踢了石颉一脚,骂道,害人的东西,坏了你弟弟的大事—————

    周蓦然已经打开那帖子看了,抬头对沈大少撇嘴挤出一丝浅笑,调皮地眨了眨眼,点头示意看完这场戏。

    石康回头,傅手痛心疾首道:“沈大少请听石某说完,今日来并非为了这不孝子求亲,无论如何石某这次与南洋同仁到江南来,都绝对不是为了与沈家等江南诸位商界同仁为敌,而是只为我等商贾之家在朝廷高压之下能继续生存壮大,为此石某是做了一些试探之举,但绝对不是为了损害沈家的利益,而是提醒诸位看清朝廷闭关禁海的险恶用心………”

    沈阑勋立在上手未动,听着石康的下文—————

    “石某明白,今日说这些话,却是有些猫哭耗子的意味,可是石某也是乱世过来的,明白咱们商人在朝廷眼里不过就是一堆满身铜臭的净桶,需要的时候拿来便用,不要的时候便是比屎尿还臭,咱们虽然家财万贯,可在朝廷眼里地位还不如一个满身穷酸的土秀才—————”

    石康却是说得声泪俱下,沈大少听不下去,直接低声道,霸爷能说重点吗?

    石康从袖中亲自掏出一烫金帖子,恭敬递给沈大少,说:“这是次子石瑕的八字庚帖,还请沈大少能转呈东园公慎重考虑此次令妹与犬子的联姻之事,这是关系到沈石两家未来的大事,石某绝对不会委屈了令妹,石某次子年及弱冠,与令妹也算出身门第相当,尚未娶亲,才学人品虽比不上沈大少,不过比之石某长子却绝不是如此轻薄宵小之徒,请沈大少放心。”

    沈阑勋转头,眼中多了几分审慎疑问,也多了几分活泛,再看了一眼周蓦然,内心冷笑,石康这回可真下了本钱,两个儿子都赔上了,这是要鱼死网破的节奏啊?

    “石总商真是看得起咱们家二小姐,难不成你们南洋………”卢佳内心的那堵墙却在崩塌,不禁要讥讽几句,却被沈大少的动作打断,沈阑勋高昂着头,接下了石康手中的帖子。

    卢佳脸色大变,沈阑勋却收起笑意,对石康客气道:“此事甚大,还要禀明太爷定夺,请霸爷先回去,三日后沈某定当上门给您一个答复。”

    周蓦然闪身站到卢佳身前,挡住大惊失色的年轻人,眼中却充满对沈大少的钦赏,这就是沈紫薰,一个天生要叱咤商场的人物。

    可怜她是个女儿身,庆幸的也是她生为女儿身,否则只能当兄弟,哪里能相爱相守?

    沈大少一叠声吩咐送客,不忘坐下,自言自语一句————这可难办了,总督大人派颜无玥来也要求娶青鸾妹妹,这可如何是好?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