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八十八)料得年年肠断处

章节字数:3202  更新时间:16-11-07 2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八十八)料得年年肠断处

    石康刚走到门槛处,恍惚听完这句差点摔倒,潘世舟眼明手快扶了一把,石康有些不可思议地回头看清魅无双的沈阑勋,心有余悸地有点迈不开步子。

    忽然石家管家石贵跌跌撞撞得进来,附耳在主子耳边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让刚才还勉强支撑的石康轰然倒下了。

    沈阑勋口里当恶人的话却还没说出口,这时主家公子才悠悠踱步过来,叫师爷给紧急救治一下,周蓦然默契地施针喂药,就在沈家松茂堂前,石康缓缓醒转来,看到沈大少黑黝黝的瞳孔在面前,恨恨问—————沈大少已经晓得温家被灭的事了吧?呵呵呵?

    一串冷笑,石康此刻也完全体味到了被人蒙在鼓里耍弄的滋味,后悔自己小看沈家这位后生的能量,更后悔一开始为了试探沈家和江南商界玩弄这么多手段,到头来,朝廷说下杀手就下杀手,谁都挡不住,他何必在江南树敌众多?

    可笑,太可笑,估计沈东园早就晓得朝廷要下手,所以不动声色派他孙子陪着他们玩,直到—————温家血流成河,石康明白,是自己太狂傲,沈东园能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忍辱负重,这才是真正办大事的人。

    “霸爷,您保重,事情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是啊,老石,温家是江湖人,仇家多也是正常的。”

    石康苦笑,闭眼,起身,强打精神,对沈阑勋告辞道,让沈大少见笑,石某身体却是不如从前,家里有些事要处理,联姻之事还望慎重考虑,若沈家同意,石某自会送上重礼以表诚意,今日就此告辞。

    看着石康步履狼狈地逃走,沈紫薰却沉下脸,怵立堂前,转眼对卢佳呵斥道:“小卢管家,今日之事你太不懂待客礼数,若叫你父亲知晓会如何,今日开始你暂且交出沈园总管家钥匙,回瞿塘呆半月,等你父亲允许再回来。”

    “大少爷,我………”卢佳急得眼泪都要出来,周蓦然却拍了拍他肩膀,示意冷静。

    沈紫薰说完交代沈莳春暂时代卢佳之职,便回头往后园而去了。

    周蓦然明白这是做给家下人看的,但内心十分同情卢佳,可又无可奈何,自己插不上话。

    痴心儿女古来多,池中鸳鸯谁见了?世事从来如此,展骢与温晓妆如此,看来卢佳与沈青鸾,也逃不过红尘俗世的阴差阳错?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东坡不是个情种,却写出了失去爱人后挫骨扬灰遗恨的巨痛,这痛,周蓦然经历过了,所以他明白,上苍从来就是要所有痴情男女在痛过后学会珍惜,学会满目河山空念远。

    长河日落,血色残阳中,你只能拖着残躯继续前行,没有回头的余地,没有悼念爱情的时间,因为,夜幕将至。

    沈紫薰当然不会以卢佳青鸾这小儿女的情态来破坏石家沈家的全盘计划,周蓦然心里悲悯又同情卢佳眼看要凋零的爱情,回望自己,明白这种亲手埋葬爱情的残酷很快就会降临到自己身上,他要挺住,继续在腥风血雨里前行,保存着那一点白梅圣洁的初心。

    不过眼下,让沈紫薰头疼的却不是自己的终身,而是一个好妹妹的终身,李季长与石瑕,沈家长辈会如何选择,沈紫薰会如何选择,沈青鸾又会如何选择?加上一个卢佳?

    考验人的时候又来了?

    不过周蓦然却发现,沈紫薰越发沉得住气,打发了石康等人后,大少爷却独自回房补觉去了。

    谢氏知晓年关一个月大家都累了,晨昏定省上也就不太较真,元宵节大家也疯闹够了,照例除了管家几人,其余人都是要分班休憩的。所以除了关心儿子的病,谢氏也不出去巡查,大家都要懒散几日。

    商号里自有二爷帐房掌柜的管事,自然不必她操心,萧氏也是炫耀风光够了,夜里看戏受了点凉,正闹着找大夫,沈青鸾兄妹也忙着侍母,没空去惦念心上人。

    周蓦然转了一圈,跟前园后园管家沈莳春沈城都打了招呼,石家和李家求亲的事儿先别露出一点风儿,要不萧羽仪这人来疯又要闹腾,伸了个懒腰,他也累了,悄悄潜入心上人香闺找个犄角旮旯陪着她休息一下也好,前提是先给英书这丫头下点迷药。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日清晨,英书正看着他笑,却把周师爷吓了一跳,想起来不是给这丫头下了迷药嘛,怎么不管用?

    紫薰正在更衣拢发,根本不在意他在外间软塌上睡相邋遢的周蓦然,痴痴掩唇笑道:“我的师爷,你要陪少东家暖床也计算好药量,咱们这一觉可睡得昏天黑地,一天一夜呀,亏得英书这丫头聪明,要不让太太进来撞见,你说咱们今后怎么见人?”

    周蓦然明白是药量少了,也明白英书这丫头早晓得东家师爷关系不清不白,不过是缄口不言,成人好事而已。

    “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我这可是欠了你大大的人情,你说吧,要什么谢礼,师爷我一定无不照办—————”

    周蓦然风流劲儿上来,就要去抱英书,这丫头愈发伶俐精灵,闪身一躲,直掩袖笑得眼如星月媚如丝,笑得这风流公子有些发渗,莫名问,你这丫头,笑什么?

    紫薰虽不施脂粉,却好眉黛,好平添男子英气,手上螺子黛洒了一妆台,觑眼瞧着他脸上恶作剧地笑,周蓦然恍然,擦了一下脸颊,手上尽是黑墨粉,又是气恼又是好玩,跳起来抓住英书便要抹脸,不想被一个惊赫的声音打断。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这没大没小的,做什么?”

    英书一下手上衣物落地,双手掩口,看着周蓦然口语,忘记锁门,钱起家的推门进来了。

    “钱大娘吗,你来得正好,劳烦您回太太一声,想个法子把萧姨娘支开一阵子,留下二小姐,有大事要商量。”

    沈紫薰已然装扮好,戴好网巾,束好腰带,穿上小鹿皮短靴,起身正色对钱起家的说道。

    原本想苛责英书这丫头几句,看周蓦然一大早也不避嫌就进来,脸色自然不好,不过她现在也怕沈紫薰正色说话,因为实在是一股子不可言说的压迫感袭面而来,这不是来自身份,而是品性与能力,这个家,包括她的主子,都离不开这个英隽女孩了。

    而且她也风闻,昨日来了两拨求亲的,看来真跟二小姐有关,虽然这事儿太太也做不得主,不过当家主母是有必要过问和询问小姐意思的。

    钱起答应着去了,紫薰看了英书和师爷一眼,摇头,叹道,你们两个,都一样这么不小心………

    英书听出紫薰话语里的宠溺,吐了吐舌头,端了水盆出去,掩门时还不忘指了指周蓦然脸上,隐笑,周师爷,您脸上,擦干净再出去哦,呵呵呵。

    紫薰找了素白帕子,看英书关好门,无奈地亲自为周蓦然擦掉脸上的恶作剧鬼画符,这暧昧动作直接把追魂剑客的心挠得苏痒一片,紫玉纶巾灯影背,红绵粉冷青丝边,相看好处却无言。

    突然伸手把她蜂腰一揽,两人身体接触亲密无间,四目相对,他闻到她身上清柠的素女馨香,顿时情潮涌动,一脸墨粉便要讨她唇角的蜜汁吃,却被她顺手一推,笑道,你别,弄花了我的脸怎么去见太太?

    他不管,脸上不让痴缠,手便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游走,倒弄得她娇喘了几声,脸上邪魅,手上掐他脖子,用力道,你要实在上火我替你找个丫头来,别拿我当粉头取乐?

    她话语阴狠,口气却硬不起来,身子有点发软,突然听到不远处钱起家的在叫王阿母三字,她身子一颤,推开他,掐了他一把便开门出去了。

    他可以确定方才她刚体味到男女情动之味,便被钱起家那老婆子打断,没关系,他就是要她心里有火,这火能燃烧起来,要不这剃头挑子一头热,有什么意思?

    等他到了谢氏花厅,她已然恢复平日里大少爷的冰魅英气样子,坐在谢氏下手喝茶,沈青鸾跪在谢氏面前,似乎隐隐啜泣。

    谢氏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这庶女,抬眼见他进来,顿时展开笑颜,口里说着周师爷来得正好—————周蓦然故作诧异,问太太何出此言?

    “周师爷也不是外人,与我母子更是有恩,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自古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青鸾是沈家二小姐,上有父亲祖父,生母嫡母,兄长家族,婚姻之事当然是太爷做主,不过既然现在来了两家求亲的,又都门当户对,我这个当母亲的自然要问问你的意思,不过,这丫头只管哭………”谢氏言语并无不妥,可却没有任何亲情在内。

    周蓦然看了一眼沈紫薰,对谢氏施礼,实在也不好说什么,只说,昨日媒妁之事在下略闻一二,不过一早过来是想陪太太过佛堂上香,谁知太太此时正忙,不如在下先往赴一个朋友的邀约,晚间再回来往佛堂礼佛?

    沈紫薰微微点头,这种家事他当然不能参言,且回头再说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