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八十九)雨打梨花深闭门

章节字数:3253  更新时间:16-11-08 2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八十九)雨打梨花深闭门

    想必她也还没想到办法,周蓦然识趣地离开了,沈青鸾却还在低声哭泣,谢氏有点失去耐心,冷言道:“今日我特地让二太太请你亲娘出门走亲戚,不是为了听你一直这么哭下去,二小姐,当母亲的可是先征询过你的意思了,若你都不愿意,那只好等你父亲的信,或是等金陵太爷定夺了。”

    沈紫薰听着谢氏的话太无情,可也不能说什么,钱起家的在后面帮腔,说:“二小姐,这回你的婚事可不比你姐姐,你姐姐出阁时你父亲在家,对姨奶奶言听计从,沈家当时生意也不需要联姻,可此一时彼一时,大老爷在江西任上怕是管不了这事儿,这次求亲的人家可都来头不小,连大少爷也做不得主,还得禀明金陵太爷,今日单独问你不过是敬你平日里不与你母亲同语的品性—————”

    “这一大早嚷啥呢?老远就听到丫头哭,这元宵刚过,大太太,你这精神也忒好?”

    沈紫薰晓得青鸾倔强坚贞,正不知该如何劝太太,听到门外胥老头的声音不禁喜上眉梢,心里叫道,谢天谢地,救星到。

    沈紫薰起身,在门边搀扶了一个白胡子戴水手头巾白眉细眼老头进来,谢氏忙起身道万福,钱起家的自然刹住了火气,退到一边,这些真刀真枪跑海的老汉她可惹不起。

    “原来是胥老太爷,您闲来无事可用过早饭,没什么大事,不过是一些家务事,您老不必操心。”谢氏不卑不亢,维持着当家主母的风范。

    胥老头胡子一翘,眯眼看了看背身跪着那丫头,故作惊愕,道,这不是上回商号里帮忙送信的丫头嘛,哎哟,大太太,这犯了什么大错,这跪着哭得老头子听着怪可怜的,您管家就管家,这弄得哭哭啼啼的,让外人看见不好嘛!

    一番话说得谢氏脸色发白,他是世交长辈,谢氏又不能翻脸。

    “干爷爷,这哪里是个丫头,是我们家二小姐青鸾,没什么大事,您这是路过还是有事?”

    紫薰在旁边打着圆场,故意问胥永郅。

    “哦,呵呵呵,干孙子,你看老头子一看见丫头哭就心烦意乱,把正事儿忘了,这不是年节也过了,若雩丫头也去了江西,石康这老王八蛋也露了真相,干孙子你跟他玩起来一点不费劲儿,干爷爷胥家堡家里渔场船厂也一堆事儿呢,这不,刚接到信儿,我又要抱曾孙子了,老呆姑苏也没啥大事儿,所以想着跟你说一声,我留下白鲸鲨和火枪队给你防着石康,干爷爷我就要跟你暂且告辞了?”

    “哟,干爷爷,您再多玩一阵子呀,我还想着抽空陪您到处逛逛,多买些手信带回去给船队兄弟们呢?”

    这沈紫薰和胥永郅谈公事,谢氏插不上嘴,青鸾听到刚才这一出却不哭了,心里的绝望之情稍微减少了些。

    沈大少回身跟谢氏告罪,说要跟胥老头谈出海的事,青鸾的事且听金陵太爷回信,请太太且安慰青鸾妹妹两句。

    胥永郅面前谢氏也不能再说什么刻毒的话,只好暂且这么办,紫薰使眼色,表示自己已经有了主意,晚间礼佛时商议,谢氏点头。

    胥永郅却在那里唠叨,说什么小姑娘怪可怜价儿的,都是人身父母养的,何必弄得这么悲悲戚戚的………

    紫薰驾着胥老头往前面八咏楼去,边走边笑道:干爷爷别拿您那跑海人的男女私合逻辑跟太太说,呵呵,也怪青鸾这丫头太招眼,这一下惹来这么多桃花,这下连我也做不得主,还得等金陵太爷的信儿,不过,我估摸着,李季长是没戏的,爷爷必定不会去攀这个高枝,没必要,不过,石康的二公子,我倒觉着—————

    “哟,石康这老王八蛋,居然舍得他那宝贝小儿子?”

    “是啊,这却让我也为难,青鸾是庶女,萧氏又是那副德行,若嫁给石家二公子却是个合适的去处,只是,朝廷刚刚对温家动了手,我也怕下一个?”

    胥永郅已经知晓温家被灭的事儿,江湖上都传遍了,也不差这一刻,他和沈东园当然这会子想的不是怎么安抚小儿女因为婚姻不如意在下面闹的这些幺蛾子,而是考虑朝廷下一步的动向。

    石康连宝贝小儿子都拿出来当成了联姻砝码,看来是黔驴技穷了,朝廷却是逼得紧了,温家是南社团练的江湖后台,温家一灭,接下来,是个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明白,南社和石家就是接下来的目标。

    如果同意和石家联姻,舍掉的不过是个庶女,但沈家就会被石康彻底拖上船,如果选李季长,也不过是拖延朝廷动手的时间。沈东园和胥永郅都明白,联姻是治标不治本。

    “温家的事盐帮那边怎么说?”周家可是本朝开国以来最牢固的政治风向标,当然要知道周蓦然的态度。

    沈紫薰转头看着胥老头那似笑非笑的脸,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念头,沈东园和胥永郅这两个老东西不会是想让沈青鸾嫁给周蓦然吧?这,这也太荒唐了?

    不过,也不是没可能—————

    她心里掠过一丝酸意,且不问周蓦然这花花公子是否有福消受,如果沈东园真的跟周家太爷开口,这周家太爷脑子一热,同意了?

    一丝恐慌袭上心头,这种局面不是她想见到的,虽然她现在跟周蓦然不可能,不过这家伙的甜言蜜语听多了,她也是个女人,多少也会有点动心,加上他现在对她动手动脚简直就跟家常便饭小夫小妻一般,她难以做到心情平和。如果让周蓦然把自己的豆腐吃完了,最后这好色家伙却娶了沈青鸾,那她是不是要去跳井?

    “干爷爷,我这个师爷您也晓得,不过是跑到沈家来骗吃骗喝,我也不过是想着盐帮在各大码头上的势力所以与他结交一二,像温家这种紧关节要的事,他怎么肯跟我透口风呢?”

    沈紫薰心里有点慌乱,刚才她还打算遂了太太的意思,同意石家二公子的求亲,可现在,她不用看都晓得沈东园的回信里会说什么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别到最后周蓦然把自己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人,自己还得为她人作嫁衣裳,到时候她可是哭都哭不出来。

    慢着,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更荒唐,她不是静汝公子的人吗?怎么能跟周蓦然未来的夫人吃醋呢?

    “嘿嘿,不管怎么说,干孙子,告诉你爷爷,实在没法子就听我的,咱们下南洋去躲躲,等那喜欢杀人的皇帝老子死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了,咱们再回来,从前我就劝他,有钱不如换成金银珠宝,到哪里都能继续做买卖,他不听,偏喜欢买地,看看吧,现在家大业大的,要舍下也实在心疼………”胥永郅却是水手性子,比沈东园豪爽,一撒手,表示人各有志。

    沈大少赔笑,说,多谢干爷爷美意,我会劝爷爷急流勇退的,天色不早,您先回去歇着,打点打点行装,晚些时候我备筵为您和大爷送行。

    这胥老头真是及时雨,让沈紫薰顿时脑子里一百个主意都有了,她这奸商性格发作,自己可不能吃哑巴亏,但也不会轻易害人,既然这样,那就很好办了。

    石康,不是我要舍弃你,只不过你太张扬狂妄,早就被朝廷钉在了死刑架上,现在谁都没法子救你,你要聪明,就别在折腾,好好想想怎么保住子孙后代要紧。

    要知道当今天子可是个战场上血雨腥风过来的杀人魔头,他要灭你十七行,那可是绝对会斩草除根的。现在还在拉垫背的,不觉得太晚了了吗?

    当下沈紫薰打定主意,成全别人,也保护自己,同时也遂了沈东园的心意,几头得益,何乐而不为,只不过便宜了李季长,苦了石家二公子,可说到底这能怪谁?

    就跟石楠的终身一样,终究是父母贪心太过,害了子女啊!

    沈紫薰路过冷翠亭后大厨房,正巧撞见英书在安排当日的午膳菜品,偷偷在后院花架下,故意说话很大声,让管厨房的崔老娘听见,说二小姐就要出阁,这回可不得了,南洋石家和江宁总督府都来了媒人,太太正左右为难呢?刚才叫了二小姐去问话,看青鸾哭得伤心,这可把太太难住了………

    英书虽然性情沉酣,却也不过当作沈紫薰平日里跟她说说家常,并没在意这些话被萧羽仪的心腹王阿母的亲家崔老娘听了去,这老婆子一听,这还得了,差点打翻了后厨的一罐子蓖麻油。

    这边英书听大少爷抱怨完,不过听吩咐去安排晚上为胥家父子践行开筵席的事,却不知道刚才大少爷的几句话已经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飞到萧羽仪耳朵里。

    这下自己女儿被这样的大家族看上,还是两起求亲的,谢翠鹤居然不告诉她,私下里问她女儿,这不是当太太的自己坏了规矩吗?

    沈青鸾这死丫头也是,现在居然攀上了高枝,想一脚把她这亲娘踢开,这可是要翻天了。

    萧羽仪听完崔老娘带来的消息,还没走到富安桥,就跳起叫来叫骂,一直长驱直入到孤鹤轩,抓住自己女儿就是一阵打骂。

    这突如其来的雷霆之怒让正在宽慰妹妹的沈阑清也懵了,还没来得及劝阻,沈青鸾已经被怒不可揭的萧氏抓破了脸,头饰衣服心灵全都如雨打梨花一般碎成一地。

    萧氏这完全是发泄怒气,她当然还要找谢翠鹤闹,不过却不能如此撒泼,她最气的是沈青鸾居然也和谢翠鹤串通一气。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