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九十)却为谁人作嫁裳

章节字数:3191  更新时间:16-11-09 2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九十)却为谁人作嫁裳

    这是什么道理?女儿被求亲,亲娘却被支出去,亲生女儿却不想让她知道,她对这个女儿从小如母鸡护仔一般疼爱,就算与正房争锋也不过是为了自己和儿女有个好前程,现在亲生女儿居然与自己如此离心,这真真是让她想不通,心里更是妒火中烧。

    这闹剧发生前,沈紫薰却慢悠悠踱步到卢佳房外,看他正一脸愁容地收拾东西,心里满腹伤心怨恼,没注意到身后有人。

    “怎么,还在生气?”

    沈大少推门进来,说话的口气推心置腹,倒吓了卢佳一跳,摸着头上乱发,有些不好意思答道,没有,大少爷,我………

    沈紫薰撩衣坐下,随手拿起小几上的云片糕,掰了一片,边吃边悲情说———唉,问世间情为何物?我这当哥哥的心都被青鸾那丫头哭得碎成一片,别说你了?

    “你说什么,青鸾在哭,在哪里?”

    卢佳是真着急,口不择言,直呼名字,听说心上人在哭,返身便要冲出去,被沈大少一把按住,苦笑,摇头道:“我说你还真是,小声点,冷静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看少东家那张似笑非笑的猫脸,加上后面这句什么豆腐,卢佳扭了半天眉头,突然冷静下来,跪倒在地,匍匐哀告,慌得沈紫薰忙起身关门窗。

    “大少爷,我,我知道这是痴心妄想,可我对青鸾是真心的,天地可鉴,日月明心——————”

    又来一个指天发誓的,男人的通病,沈紫薰跟叶邻衣一样,最讨厌这个,笑得奸猾,对地上跪倒的三尺男儿说:“小卢,你搞清楚,现在横在你和青鸾中间的不是我,在婳楼我就说过,能成全的我一定成全,可是,现在事实是,你跟我发誓没用,青鸾可以天真,你是我的心腹,商号里摸爬滚打这些年,你不能天真?”

    卢佳这会子有点清醒地认识到刚才大少爷责骂贬斥他不过是做给人看,要他注意人前言行,这是好意。

    “可是………您说青鸾在哭,她定是不愿意嫁给李季长那老头,更不愿意远嫁南洋………”

    沈紫薰收起笑容,冷冷地说:“太太刚才不过照例问问青鸾的意思,实际上,你明白,这大宅门里沈家子孙的婚事,难道是我们自己一句愿意不愿意就能决定的吗?”

    这句醍醐灌顶的话彻底击碎了卢佳的幻想,他懵了半响,身子软下来,喃喃自语,是啊,连大少爷您自己的婚事,还不知在哪里呢?青鸾就更………

    “不过,现在这两家都来抢人,爷爷那边估计也是谁都不愿意得罪,我倒觉得事情有了转机—————”沈大少扶起了心腹管家,语重心长地说,“你跟我也算兄弟,你们卢家是沈家老人,爷爷不会不顾你父亲的面子,不过,千万不要人前毕露,操之过急,我在想办法,不过………”

    卢佳以为自己幻听,大少爷要帮他,不会吧?他不敢相信地抬头看着这俊魅少年,问:“大少爷不是在说笑吧?”

    沈大少顺手操起卢佳的衣袖擦掉他脸上的泪,坐下,手上依旧摆弄着云片糕,踌躇道:“青鸾妹妹哭的意思,我并不确定她就心属于你,我需要你证明给我看,你们是真心相爱生死不渝?”

    卢佳震惊半晌,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无所适从,要不说热恋中的人智商都是零,反正沈紫薰是相信这话,要不以她的身份,也不可能因为忌讳沈青鸾会被沈东园当成联络盐帮的棋子而现在出手帮这对小情人。

    “大少爷需要我怎么证明?”卢佳有点豁出去地问,此刻他可以肯定,自己喜欢沈青鸾,这个女子完全是他理想中的妻子,是他想共度一生生儿育女的那个女子,所以他也不再怕什么礼教束缚。

    “首先,你想通过明媒正娶,走官道娶到青鸾,应该说成功率很低,除了太爷大老爷太太萧羽仪等重重关卡,还有你父亲那一关,以你父亲的性子,应该不会为了你这不被看好的婚事而得罪沈家长房,让太爷丢脸,而且,我听说,你小时候订过亲,你父亲这辈子最注重家风名声,如果被人说你们家无故悔婚,他可承担不起,你们家便要家宅大乱,你也不想这样,是吧?”沈紫薰侃侃而谈,云淡风轻,仿佛事不关己。

    卢佳点头,他一向佩服大少爷的智商,何况这时候他方寸已乱,当然想听听这位谋算过人的少东家的意见。

    “不过也不完全是死路,事情发展到现在,或许也可以绝处逢生,既然官路不通,那就只好走私路,不过私路最大的障碍是,你敢不敢承担私奔的罪名?青鸾若真的心里有你,她我却是不担心———”

    卢佳俯首叩头,没等沈紫薰说完,便应声道:“大少爷不必再说,大少爷要我如何证明才肯帮我们?”

    沈大少俯下身子,凑近卢佳的脸,沉声道:“今晚我会设宴为胥家爷爷践行,明日是二叔商会里请,后日一早胥家太爷和大爷便在运河码头启程返回胥家堡,休渔期一过,船队便要出海………”

    卢佳眼神逐渐明朗,他完全明白沈大少的意思了,是啊,事到如今只有私奔。

    如果要私奔,却也需要安身立命之处,胥家堡便是最好的选择:一来萧羽仪虽然泼辣,可却不敢惹胥家堡的人;二来胥永郅是个倔脾气的怪老头,他若愿意伸手帮他们一把,到时候他和青鸾便有了栖身之处,等到一年半载,生米做成熟饭,沈东园和卢之祥也不好责怪胥老头;三则,胥家堡在江湖上乃是固若金汤之处,石家和李季长也不敢公然上门要人。

    这是沈阑勋在考验他是否能为了青鸾不顾一切吗?

    都说大少爷眼光敏锐洞若观火,处事绝顶聪明,手腕绝顶高明,从前还有些怀疑,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清魅少年,现在看来,不仅是石康小看了他,连家里人都大大小看了他。

    卢佳起身,将收起的东西放回原处,他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想要与青鸾相守,就必须这样,否则,天下之大谁能帮他们?没有,现在只能放手一搏。

    沈紫薰觉得云片糕有点腻,起身撩衣,看看外面天色,低头,吩咐道:“晚宴你还是过来伺候吧,沈莳春沈城怕是忙不过来,太太这会子要去礼佛,我得过去请安了,你收拾一下,别让人看出破绽。”

    等卢佳回身,沈大少已经抬脚出去了,斜阳洒进梅花透雕格子窗来,留下一片金色的残破。

    当晚践行宴会女眷们不过应景陪了两杯酒便回房去了,谢氏晓得胥家父子与沈家的交情,当然是笑脸嘱咐儿子陪客人好好玩,多预备手信特产,维护胥家堡与沈家的关系。

    萧羽仪还在跟女儿生气,却是没有出来惹闲气,胥老头却在席面上故意问起,谢氏也不过说这事要听金陵太爷的信儿。

    酒足饭饱后沈紫薰却一反常态提议请胥家上下人等到阊门外桃花坞游乐场所玩玩,说胥家堡兄弟们来一趟姑苏不容易,且都好好乐乐才不枉来江南一遭。

    说得连胥老头都动了色心,正巧周蓦然从外面回来,听说要去逛粉红烟花地,当然乐得当向导,拉上卢佳一起,一行人浩浩荡荡便往桃花坞歌院酒肆风流赌坊等处而去。

    卢佳当即叫小厮准备马车,胥老头有年纪,由他陪着坐马车,胥沧海,周蓦然,沈阑勋等人却混在胥家堡水手中间步行谈笑,一群人悠闲地步行到三塘闲逛,然后才进了姑苏一等一的销魂窟灼华楼,包了场子喝酒听曲耍牌取乐。

    灼华楼有官家江湖双重背景,漕帮和河道海关衙门中人多在此处养有外室官妓,老板娘佟瑶乃许兰笙同宜姐妹,两人在吴中多有艳名,手下亦养有多名才色出众的名妓。

    沈家今日包场,当然让佟瑶喜不自胜,正巧许兰笙近日也来串门,想在姑苏梨园挑几个女孩子当养女,听说沈家今日在院中请胥家堡的人玩乐,自然要出来应酬一番。

    “佟阿母,听说你这里最有名的姑娘乃姑苏花魁罗巧娘,不知可否请出来让我们跑海的兄弟见见?”

    胥沧海可是跟沈家下人打听了,灼华楼最有名的官妓便是罗巧娘,当然心里痒痒,想一亲芳泽。

    佟瑶当然晓得今日的客人是谁都不能得罪,不过此时却有点为难。

    那罗巧娘当然是灼华楼乃至整个姑苏都出了名的花魁,人生得纤雅娟秀,温柔恬静。梅坞绣娘出身,文采并不出众,却拥有一手绝顶出彩的针织绣工。

    出自她手的璎珞荷包屏风配饰是江南达官贵富人家争相收藏的孤品,虽然人在官乐坊名下,却人品出尘,不肯随意见人。

    原本沈周二位公子却是与她有数面之缘,不过今日不巧,梅坞新科解元房星如相邀品画,尚未归来,所以佟瑶有些不好应对。

    “花魁,那是得见见,这位老娘,既然艳名高张,就请出来让我老头子也开开眼?”胥老头常年出海,什么美人没见过,本身没什么太高雅品味,不过是瞎凑热闹。

    沈紫薰看出佟瑶有些瞧不上胥家堡的糙汉子,当然得打打圆场,笑道:“干爷爷,沧海大哥,各位兄弟,这罗巧娘我和慕容兄都见过无数次了,呵呵呵,不过是盛名在外—————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