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一百九十五)血色苍茫入九天

章节字数:3068  更新时间:16-11-15 20: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百九十五)血色苍茫入九天

    沈紫薰趁着老板去找零钱,打开雪柳君给的名单,仔细看阅,果然,看到了她预料中的名字—————周守阑,太子伴读兼司直郎。

    结合她暗中查到的金羽卫资料,她吐了一口气,他的身份又明朗了几分。

    等到看到周家族谱,就可以完全确定周家当年送了一个孩子入宫当太子伴读,而这个孩子一直都在太子身边,皇帝为了保护太子或者因为其他原因,选中了这个功臣之后加入金羽卫。

    目的很简单,不过就是保护太子,同时暗中监察百官。功臣之后当然是亲信,当然是拱卫皇权和继承人的最佳人选。

    周蓦然,是金羽卫的人,是校尉,百户,千户,还是————无论官职大小,他当然是来查沈家的,但为什么会来查沈家?皇帝嫉恨沈家的财富?

    不,不是这么简单?文德皇帝虽然出身贫贱,可也不会失心疯把江南富商全部杀掉啊?

    是为了查石家?查南洋十七行?

    那也犯不着如此兴师动众,等等,国库案,东园公说过的国库案?

    是的,金羽卫是来查国库案的,顺便查了沈家和南洋十七行的经济账?

    她的太阳穴抽搐得厉害,初春的寒风袭来,让她的头脑无比清醒,周蓦然不会是金羽卫的小喽喽,周家身份贵重,他定然是千户以上的角色,难道,他是—————

    沈紫薰想到了那个让朝野闻风丧胆的名字,连雪柳君也要避忌的人?

    “锦医修罗”???

    她自己都打了个寒颤———不可能,这太可怕?这怎么可能?世人都知道“锦医修罗”是什么人,那可是比殆侯冯天鹰还可怕的冷血刽子手,从十年前北镇府司设立开始,命丧他手的达官权贵江湖高手不计其数,朝堂江湖都闻之色变。

    特别是魏权谋反案爆发以来,死在北镇府司的被牵扯进来的人几乎可以用白骨如山来形容,传说北镇府司殆狱后面的树林埋尸地夜夜鬼哭狼嚎,怨气冲天。

    北镇府司指挥使阴谲诡异魅影无踪,查案杀人狡黠利落,从不留活口,也从不暴露真身。

    曾经有仇家买通江湖绿林十大高手,想揭露“锦医修罗”真面目,好让他成为江湖追杀对象,可明明计划万无一失,却还是没有抓到半分踪影。

    后来朝堂江湖才流传开来,金羽卫北镇府司指挥使武功独绝的同时医术高明,会易容之术,所以谁都无法揭出他的真面目。

    呵呵,医术,桃源谷,盐帮总堂主,沈家师爷,功臣后代,江南第一风流剑客,这就是“锦医修罗”的真实面目?

    从这一刻开始,沈紫薰开始惴惴不安,雪柳的这份名单给她的震撼实在太大,虽然还没有看到周家族谱,但是—————

    沈紫薰突然感觉眼睛被什么迷住了,眼前一片血色苍茫,她的直觉告诉她一切都太荒唐,一个名震天下的鹰犬刽子手,因为查案来到江南首富家,爱上了当家公子的替身?

    这剧情难道不荒唐吗?更荒唐的是她居然动心了,还把沈家秘密对他和盘托出?太可笑了?

    他们原本就是敌人,所以他才一直反常地在她耳边重复,不要讨厌他,不要讨厌他………

    他真的是来查沈家的,幸而东园公一直是个正经商人,除了出海贸易,沈家实在没有什么出格的事会成为朝廷的把柄,可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魏权一案牵扯的无辜牺牲者还少吗?太触目惊心,连皇帝的儿子,传言谭王自焚—————

    “客官,找你的钱?”馄饨摊老板终于凑够了零钱,递给眼前商贩打扮的英魅年轻人,可对方似乎遭受了什么打击,迟迟没有回过神来,老板忍不住推了他一把,叫道,“喂,年轻人,找你钱?”

    沈紫薰感觉自己身体和灵魂处于游离状态,平日那个嬉笑怒骂风流逗比的俏皮师爷此刻正慢慢在她脑子里变成妖魔鬼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真是的金羽卫那个令人胆寒的恶魔刽子手,皇帝杀人施行铁腕统治的急先锋?

    “喂,这人不是傻了吧?”小吃摊老板实在搞不懂这年轻人哭笑不得惊慌失措的表情,将零钱压桌上,忙自己生意去了。

    许久,沈紫薰听到一个熟悉声音在叫———大少爷,您怎么了?大少爷,您醒醒,卢大管家回来了,正到处找您呢?大少爷?

    都说惊悸忧疑能使人五脏不调引起肌体生病,沈紫薰不久之后的一场急病估计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埋下病根的。

    不过在小厮莫之的反复摇曳下,沈紫薰突然一个机灵,从惊慌失措里苏醒过来,这才意识到,现在害怕有什么用,那人要真是刽子手随时要杀人,沈家早就鸡犬不留了。

    强打精神先应付当下之事才是,卢佳和青鸾私奔东窗事发了,估计卢之祥这样老道的人不会宣扬,而是找大少爷商量处理意见,毕竟这里面有自己儿子。

    明月渡码头小货仓里,沈紫薰进入这密闭空间,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卢之祥把自己儿子吊在半空,已经打得皮开肉绽了,沈青鸾被绑在一边,嘴被堵住可眼泪早就如决堤潮水涌出。

    “卢爷,您这是做什么?年轻人不懂事,何况卢佳是您自己儿子,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快,放小卢管家下来?”

    看着卢之祥一张气得快要爆炸的脸,谁都不敢动,沈阑勋叹了口气,主动跪下,说:“卢爷,您要罚就罚我,是我给卢佳兄弟出的主意,我总不能看着自己兄弟往绝路上走啊?”

    什么?卢之祥有点难以置信,当即把多余人等打发出去,只留下心腹张诚。

    “这,大少爷,您出的主意,这怎么可能?”张诚也一脸惊异,简直比看到男人穿裙子还诧异。

    下面商号掌柜和伙计眼中,大少爷自从管家以来就一向令行禁止赏罚分明冷面无情,虽然大家一向都有抱怨牢骚,不过却不可否认,大少爷聪明的头脑和圆滑的手腕却是同辈人中望尘莫及,及至渐渐熟练老道将家中商场上种种规则摸透后,更是被誉为后生可畏的精英人才,今日怎么会做出如此出格的事呢?

    这下卢之祥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心里却有些感动,看来大少爷是真把自己儿子真当兄弟呀?连私奔这种事都能帮着出主意。

    被绑在货架上的卢佳和青鸾也十分感动,这个时候大少爷能主动帮他们承担责任,这是什么样的胸怀呀?

    “大少爷,您先起来,您要帮我这孽障儿子也不是这么个帮法,您的妹子我交给你,我这不孝子就让我带回去,在列祖列宗面前打断他的腿,今后再不许他进沈家的大门,只希望今日的事—————”

    卢之祥是最要面子的人,把家风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可没等他说完,沈大少便打断了他的话,说,“恐怕已经来不及了,晨昏定省时太太没见到青鸾定会派人去叫,萧姨娘若晓得女儿出逃定会嚷得阖家都晓得了………”

    卢之祥听说差点要绝倒,张诚忙在后面扶着,就着一个草墩子坐下,老管家给自己儿子气得说不出话来,老泪纵横中自言自语:“这可怎么得了?我卢家几代人的家声就这么被毁了,不孝子,你今日这是要逼死你父亲?”

    卢佳也急了,喊道:“父亲在上,恕儿子不孝,一人做事一人当,您把我交给太太大少爷发落就是,我绝不会带累卢家的声名。”

    “卢叔别着急,事情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您先消消气,听我说几句实话—————”

    张诚给卢之祥抚着胸口,也劝慰,说大管家莫急,且听听大少爷的道理,再决定不迟,大少爷一向不是乱来的人。

    卢之祥摸出药油擦了一遍额头,半天才喘着粗气,说,我就听听大少爷的解释?

    沈紫薰亲自上前给卢佳解绑,一边说,卢叔这次回来,应该是带回爷爷的口信了吧?如果我没猜错,爷爷应该不会同意李大人和石家这两起亲事?

    卢之祥有点惊讶,不过照常没露出异色,只继续听沈大少分析—————

    李大人那边已经退亲,可现在石家的亲事,我们却是找不出借口推辞,加上青鸾妹妹也不愿意嫁给石家二公子,所以我便自作主张支持了卢佳与二妹私定终身的出格之事,本想着二妹妹如同上次一样失踪,石家就不会再来烦我们,结果—————

    张诚听着觉得这本来辱没家风的事却有点啼笑皆非的味道,可现在怎么办?卢之祥不抓也抓了自己儿子的丑事,沈青鸾也没跑掉,难道放了他们?这也不行啊?何况刚才有不少沈家伙计看见卢佳和青鸾被抓,这哪里瞒得住?

    “这事情要瞒却是瞒不住了,只能请卢爷舍小家顾大家了?”沈紫薰扶卢佳坐下,回头,表示无奈。

    卢之祥已经彻底冷静下来,沈阑勋说的没错,沈东园确实不愿再与石家扯上任何关系,可又不便公开拒绝石康的求亲。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