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二百)刑堂血色风云变

章节字数:3297  更新时间:16-11-21 20: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百)刑堂血色风云变

    那少年却只十一二岁,正是天真懵懂与调皮捣蛋相间的年龄,也就能在三岁幼童面前装老成,实则是个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的游侠儿,白衣翩然,清逸绝俗,少年英姿勃发,自是俊朗不凡。

    那少年,头戴束发玲珑紫金冠,穿一件彩绣十团白色狮子绣球锦衣箭袖,腰上羊脂白玉明月扣,挂着沧月青丝剑,外罩雪白织锦灰鼠排穗褂,脚登藏式五彩缨穗牛皮靴,手上一把蜀锦镂雕百福折扇,腰间却是挂着与周蓦然当初送给沈紫薰一样的紫金算盘翡翠佩,加上一面铁枭青铜令牌,项上领口却佩戴着硕大的粉钻金钢圈。

    这脸上稚气未脱的小屁孩一进内院,大家都低头不作声,唯有沈大少抬头一眼瞧见了那紫金算盘,立刻明白这少年的身份,不过这身官不官,商不商,侠不侠的打扮却让人觉得有些滑稽,沈紫薰虽在病中,却不由得笑出声来。

    这一笑,却是吸引了正是情志半开的盐帮幼主陈关保的目光,平日里沈紫薰总是英魅中带着慑人的魄力,这会子病了,如同一只病猫,却带着三分我见犹怜的媚态,顿时把个盐帮少年帮主勾引得灵魂出窍,魅惑得如同商纣王见了千年狐妖妲己,三魂六魄全体出窍,直勾勾得看着沈家大公子,半天没出声。

    裘染冬听说帮主到了,领着下面一堆堂主过来请见,禀报的人进来,看少年帮主目瞪口呆,不置可否,也不知该怎么办?

    周蓦然可是情场老手,一下看出这小屁孩眼神不对,居然跟自己一样看上了同一个猎物,心里马上战鼓擂动,见大家的目光都在帮主身上,便一把将昏昏欲倒的沈紫薰抱进屋,让她安然睡下,然后才锁好房门出来,看陈关保还愣在原地,才大声对外面喊道,冬爷爷进来吧,帮主到了。

    裘老头带了一干人进来,看少年帮主呆萌样子,顺手掐了他那粉嫩脸颊一把,笑道:小狗崽子,怎么着,看上谁家母狗了?

    这粗俗话一出,帮中众人一干绿林汉子加跑盐商人都笑了,陈关保却懵懂回头,问周蓦然:“周哥哥,刚才那位………”

    “帮主,您可别胡思乱想,刚才那位是姑苏沈家东园公的孙子,江南第一公子沈阑勋,是总堂主的挚友。”

    赵七筒等总堂兄弟晓得沈大少是周蓦然的禁脔,两人关系暧昧亲密,对女人乱来的追魂剑对沈大少绝对是忠犬加独占,如果现在这小屁孩帮主要与沈阑勋来往,这势必引起周蓦然的醋意,这可真是盐帮要自乱阵脚了。

    “哦………”陈关保的目光转到总堂主身上,这孩子眼珠子一转,脑子不笨,马上意识到周蓦然眼中传来的阵阵敌意,突然咧嘴一笑撒娇道,“嘿嘿嘿,周哥哥,我不过是看那位公子英姿不凡,想认识认识,我一向在外面游历,不知道总堂的事,周哥哥也不常来扬州看我,所以不知道周哥哥与沈大公子的关系,要是早知道————”

    盐帮众人听到这番话比周蓦然还无语,早就听说帮主年幼,没想到这么不靠谱,而且还是个变态小色魔。

    裘染冬辈份最高,上来一边揪住这孩子耳朵就往外走,边走边骂道:“小狗崽子还真是,公母不分,看见漂亮的就想上,你要再说这种不着调的话,老头子我可要好好管管,信不信不让你回扬州,天天拘在我身边学礼数。”

    “哎哟,冬爷爷,您息怒,我不过是看气氛太紧张,调和一下大家的心情,哈哈哈,您不是教我要多结交各路英雄嘛,这江南第一公子,今日有幸一见,周哥哥,有机会你给引见引见………”

    陈关保俨然又是一个少年周蓦然,裘染冬真是头疼,前任帮主病逝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帮中长老一定要辅佐好幼主。

    总堂周家太爷躲到杭州当道士去了,留下烂摊子给了孙子周蓦然,这家伙已经够不着调了,没想到这位少年帮主出去游历了二三年,回来又是一个油嘴滑舌好色轻浮的登徒子。

    幸好周蓦然关键时刻还不算掉链子,汐山岛绿林大会还知道趋吉避凶,撇清盐帮与南洋十七行的关系,要不可叫裘染冬真是要哭死了。

    “沈少东家受了风寒,帮主想见也得等他人醒了,再说这会子还有正事儿呢?”

    副帮主冉凌风却是毕恭毕敬替周蓦然解释道,陈关保出来内宅门,走到安澜堂外回廊,听见刑堂里的惨叫声,顿时把刚才情窦初开的心情给冲没了。

    “周哥哥,冬爷爷,这黄礼怀一向循规蹈矩,这是何必?”

    周蓦然一听这话便知道黄礼怀一向把少年帮主哄得团团转,小屁孩身边尽是一些拍马屁的盐商,还不知商场江湖人心险恶,说出这话也不奇怪。

    怕就怕这孩子心性未定,被黄礼怀等人蒙蔽,固执己见,那便麻烦了,搞不好盐帮内部便要祸起萧墙,这可真是中了石康的下怀,盐帮一乱,朝廷自然就先对付盐帮,南洋十七行又能苟延残喘许多时日。

    “保保,冬爷爷和周哥哥请你来,只想问你一句—————”裘染冬知道不能硬来,否则便有抢班夺权的嫌疑。

    白衣少年看着裘染冬老树盘根一般的那张不怒自威的脸,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撇撇嘴,对老帐房拱手礼貌问道:“冬爷爷请说?”

    “你信不信冬爷爷和周哥哥?”裘老头附在少年耳边问。

    陈关保惊诧莫名,转头,看了裘染冬和周蓦然半晌,懵懂点头,说,“虽然我还不太懂这些复杂的各方争斗,不过保保明白,要没有冬爷爷和周哥哥,哪里有我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帮主,今日的事,还是冬爷爷和周哥哥做主就好,我不过是路过海宁,进来逛逛而已。”

    这还真是一丘之貉,贪玩是贪玩了点,好色是好色了点,幸好这小狗崽子跟周蓦然是一路货色,还算有自知之明。

    裘染冬点头,拥着陈关保进了安澜堂,让少年帮主上位坐好,盐帮众人行了大礼,周蓦然才坐到帮主下手位,语重心长拱手道:“帮主明鉴,今日盐帮总堂大会开刑堂,不为其他,只为保住我盐帮百年基业,扬州分堂堂主黄礼怀勾结官商行种种不法勾当都有凭有据,还请帮主定夺?”

    陈关保看了一眼旁边黑洞洞刑堂里被吊打刑讯的扬州盐商,取下紫金算盘和铁枭令牌,交给周蓦然,挥手示意事情交给总堂主处理。

    这有了帮主印鉴的周蓦然马上盛气逼人,即令刑堂六大高手查清扬州分堂和朝廷官员南洋商人勾结之事。

    刑堂执事兄弟得令后正要各行其是,没想到却听到旁边刑堂里黄礼怀大声惨叫道——————周蓦然,你要做朝廷鹰犬也不见得有什么好下场,裘老头,你以为对皇帝奴颜卑躬便能换得盐帮平安无事吗?哈哈哈,你错了,温家就是例子,我倒要看看崆峒派和盐帮都有什么好下场,就算我闭上眼,也会看着的,裘染冬,周蓦然!

    突然,黄礼怀的声音戈然而止,飞豹牛光斗马上出来禀报———黄礼怀咬舌自尽了!

    “什么?”陈关保虽然喜欢游侠江湖,却没见过自家帮中如此惨状,有些心惊地起身,回头看一眼裘染冬,这老头脸上没有表情,再看看周蓦然,完全不似平日里的嬉笑逗比,眼神中只传递着比冰川还要寒冷的杀意。

    “总堂主,剩下的人怎么办?盐道衙门万一来要人,扬州盐市已经关门三天了—————”

    周蓦然将帮主令牌和紫金算盘奉还,冷冷命令道:“照帮中规矩,黄礼怀的两个副堂主刑堂受罚后逐出盐帮,收回帮中资财,流放漠北,余生不得经商,余下不知情者,以财抵过,支会江南总督和盐道衙门,半年内不许发给这些人盐引,此后帮中若还有与朝中南洋势力暗中勾结营谋者,罚同此例。”

    这话是说给刑堂兄弟听,也是说给在场的所有帮众听,陈关保未经历过刀光剑影,听着却觉着有些触目惊心,周蓦然这也有些太小题大做了,不过江湖朝廷大事他没经历过,陈家家族内部的刀光剑影他却经历过,这也是他小小年纪便外出游侠的原因。

    当初盐帮老帮主病逝,膝下并非只有一个幼子,帮内其他势力也虎视眈眈。

    陈畦善也有好几个兄弟子侄,陈关保还有同父异母兄弟姐妹,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在巨大的利益驱使面前,便把什么人伦亲情都抛到了脑后,一个个都想对陈关保这正统继承人下手。

    亏得裘染冬加上刑堂高手日夜保护,总堂周家又在江湖朝堂上内外联络,总算把这小小蒙童送上了帮主的宝座。

    周蓦然成为总堂主后,追魂剑一出手,将觊觎帮主之位的内外反对势力一网打尽,从此盐帮内部雨顺人和,谁都不敢再有半句怨言反语,加上裘染冬坐镇总堂帐房,周蓦然在外联络维持,陈关保这才过了几年太平逍遥日子。

    今日他虽然不明白周蓦然为何定要对扬州分堂痛下杀手,不过,就算觉得过分,也不好明说。

    他年纪还小,贪玩好耍,不懂江湖人情世故,不过还懂得明哲保身。况且裘老头和周蓦然若真想当帮主,当初何必费那些力气保他上位。

    事情告一段落,小孩子心性却是坐不住,一转眼突然看到安澜堂阁楼上厢房窗格子后一双清魅双眸,是他,沈大公子。

    他追蜂逐蝶的天性又上来了,心里痒苏苏的,跳起来就往后楼上跑了。盐帮众人莫名其妙,不过也习惯了这少年帮主的不着调。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