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二百零二)若教眼底无离恨

章节字数:2929  更新时间:16-11-23 20: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百零二)若教眼底无离恨

    她就是自己的父亲,她绝对不允许男人伤害自己,这就是沈紫薰的感情原则。

    叶邻衣是个大才子,是个满腹经纶天赋鬼才的大男人,但并不是个好丈夫,好夫妻。

    他对云影不过是男女互相钦赏,风情加美貌是云影吸引他的第一要素,然后,他因为自己的远大抱负和疯狂念头,将她几乎抛诸脑后,还美其名曰,这就是一个好女人应该为男人做的,等待,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不,她不要将自己的命运交于他手,她的未来,绝对不是任何一个男人能决定的。

    “总堂主,您醒了吗?总账房那边来人说扬州那些盐商都交了罚款,问总堂主,这些钱如何入账?”

    沈紫薰泪眼婆娑时,周蓦然醒了,听见外面赵七筒等人叫,掩门出去了。

    只听周蓦然在窗檐下轻声吩咐:“还是按老规矩,都入公中,留作应急之用,告诉扬州分堂的人,回去闭门思过,分堂新任堂主的人选等我和冬爷爷商量后再定。”

    周蓦然怕吵着沈紫薰睡觉,领着手下人离开了内宅,沈紫薰这才放心地睁眼,起身,收起眼底的泪,下了决心。

    为了不使自己将来变成肠已断,泪难收,相思重上小红楼,情知已被山遮断,频倚阑干不自由的痴男怨女,是时候该跟他不告而别了。

    尽管她的头还是很痛,但已经够了,从汐山岛上绿林豪杰的血,到温家的血,再到盐帮刑堂上黄礼怀那样商场多面手都血溅当场,够了,她看够了,她也明白该对沈东园说什么了。

    能退便退吧?趁着眼前还有路————

    晚日寒鸦一片愁,柳塘新绿却温柔。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肠已断,泪难收,相思重上小红楼。情知已被山遮断,频倚阑干不自由。

    这一次,她的突然离开,确实让他有些惊慌失措。

    沈紫薰,她当然察觉到了他的身份,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心动,然而,让他惊愕万分的是,她竟然看破了。

    不愧是叶邻衣之女,不入禅门却能看破男女情痴,她确实精明透顶,不是展骢温晓妆那样奋不顾身的飞蛾。

    所以,她是他的真命天女,无论是宿命,还是他的心灵,无可改变。

    周蓦然手上揉捏着一纸恨词,明白,她要表达的意思不是相思,最重要的一句,是———不信人间有白头?

    他的泪,不知不觉滴落,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静,她终究,不是你。

    可是,吾心却似西江水,只愿长随新月明。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团是几时。

    “父亲,你怎么了?沈爹爹呢?我要沈爹爹带我出去玩?父亲,你把沈爹爹找回来,你为什么欺负他,他一定生气了,你找他回来,你找他回来…………”

    不满三岁稚童的话刺痛了周蓦然,回来,是啊,找她回来,找她的心回来,那么,他就必须做点什么,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这一次,轮到他飞蛾扑火,奋不顾身了。

    但天下大势,滚滚洪流,看不见的命运之手在推动他前行,谁都无法停下脚步。

    盐帮的事尚未理清,周蓦然便已经无暇分身去追逐他胸中燃烧的感情烈火,因为石康已经等不到完全拖沈家下水,便已经开始动手,公然对抗朝廷的禁海令了。

    明处,南社发难,南洋多处爆发民潮;暗处,金羽卫的密探被追杀,连“锦医修罗”手下隐藏最深最关键的人物都被暴露,成了武林公敌。

    这还要多感谢上官锦和戚大牙,估计是黄礼怀被盐帮镇压的事激怒了几方势力,殊死博弈开始了。

    沈紫薰拖着病体去了金陵,符辉配合南方几个藩王忙着镇压民潮,展骢被急派往姑苏解救暴露的金羽卫密探,而“锦医修罗”本人,则被皇帝紧急召回京城,处理让皇帝雷霆万钧的国库贪墨案。

    魏权谋反的案子刚刚尘埃落定,国库贪墨案又来了,王秀钊在发给师兄的密信中叫苦连天,这血腥杀戮的日子又要开始了,嫡位之争还没有尘埃落定,这种心惊胆战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锦医修罗”却分外平静,内心冷笑,这才刚刚开始,谁都不过是苦海里的一叶孤舟。

    何年是归日,雨泪下孤舟?

    归日,没有归日,太子死的时候就说过,只要你还在庙堂江湖,便没有归日。

    秋浦猿夜愁,黄山堪白头。

    清溪非陇水,翻作断肠流。

    欲去不得去,薄游成久游。

    何年是归日,雨泪下孤舟。

    沈东园看到满面愁容心力交瘁的孙子时,心底突然明白自己有多傻,可已经无法回头。

    沈阑勋没有指责东园公的温情独厚,只把心中焦虑坦言相告—————石康,南洋十七行,上官锦,都疯了,但这些对皇帝来说,都是强弩之末,不堪一击,朝廷早就在调查国库案,沈家就是突破口,南洋赈灾就是导火线,温家已被灭,南社势必会被剿灭,十七行勾结上官锦也已经等不到拉沈家上船,马上就会动手,朝廷绝对不会姑息,哪怕是开国功勋,哪怕是一方豪富,温家和扬州盐商就是例子。

    看着当家少爷病容憔悴的样子,沈东园蹲下身子,轻轻将帕子搭在孙子额头上,问了一句,我们,该怎么办?

    沈大少闭眼,没有力气顾及礼数,只在床塌上踌躇良久,听到不远处皇宫里的钟鼓声,才哀叹道:“爷爷,从魏权一案就可见,当今圣上的帝王心术,任您再委屈求全,怀璧其罪,干爷爷说得对,您不能把沈家的命运压在朝廷的怜悯上。”

    沈东园就近在绣墩上坐下,端起成窑鸡缸杯,品一口苦茶,脸上长久没有表情,只在阴暗的灯光下叹息。

    沈紫薰撑起身子,还想说两句,沈东园却摆摆手,安慰孙子说好好养病,便出去了。

    房间里黑洞洞的,沈紫薰一向晓得沈东园的性子,沉默,忍耐,笃厚,固执,认定一件事,他可以撞了南墙都不后退一步。

    他认为皇帝不会赶尽杀绝,他骨子里的自傲也认为皇帝不可能把事情做得太绝,杀敌三千自损一千吗?不,东园公不会承认天下的商人在明璜这个乞丐皇帝面前都失败了的事实。

    所以现在大孙子的反应不过是少年人没见过世面的反应,不值得大惊小怪,惊慌失措。

    可这一次,沈东园知道,他错了,错得很彻底。

    国库贪墨案爆发了,文德皇帝的所作所为确实让沈东园等大小官绅朝野内外大开眼界,毛骨悚然。

    郭贇者,户部尚书也。帝疑北平二司官吏赵彧、李全德等与贇为奸利,自六部左右侍郎下皆死,赃七百万,词连直省诸官吏,系死者数万人。

    文德二十四年春,皇帝怀疑燕京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的官吏赵彧、李全德伙同户部侍郎郭贇等人共同舞弊,吞盗官粮,于是下旨查办。

    御史丁敏中告发户部侍郎郭贇利用职权,勾结北平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官吏赵彧等,私吞太平、镇江等府的赋税外,还私分了浙西的秋粮,并且巧立名目,征收了多种水脚钱、口食钱、库子钱、神佛钱等的赋税,中饱私囊。

    文德皇帝明璜令审刑司拷讯,此案牵连全国的十二个布政司,牵涉礼部尚书、刑部尚书、兵部侍郎、工部侍郎等。

    总计一共损失精粮两千四百万担,“自六部左、右侍郎以下,赃七百万,词连直、省诸官吏,系死者数万人”“核赃所寄借遍天下,民中人之家大抵皆破”,概称“郭贇案”。

    案子最风声鹤唳的时候,沈东园居然一天之内换了三个新上司,到了最后,户部居然没剩下几个办事的人,这确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文德皇帝这是在自毁长城吗?

    不,风寒初愈的沈紫薰看得清楚,皇帝的江山不会因为惩办贪官而动摇,法不责众这条定律在文德皇帝这里失效了,所有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金羽卫殆狱里都快被人犯挤爆了,六部衙门里却就快没人办事了,皇上这么搞下去,明氏江山是否会被倾覆啊?”一向老成的卢之祥忍不住跟大少爷抱怨,这次他也算长见识了。

    沈阑勋风寒未愈,但别院里的事不能不管,卢之祥因为儿子跟沈青鸾私奔的事,对大少爷有了一些芥蒂,只跟着太爷住在户部衙门里,不太理会家里的事。

    沈紫薰精神好些了,却不愿回姑苏,滞留金陵要照顾二弟春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