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二百零三)是非成败转头空

章节字数:3278  更新时间:16-11-24 2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百零三)是非成败转头空

    “皇上的统治根基并没有被动摇,不过就是官员,呵呵,自古以来还有不想当官的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殆狱里弄死一大片,朝廷春闱一出,马上就有大批举子走马上任,皇帝的江山垮不了。”

    卢之祥看着一脸沧桑的大少爷,惊叹这个少年人的政治头脑远远超过了东园公,但还是不敢相信,问:“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振杆一呼,皇上不怕天下如同当年一般反了吗?”

    “呵呵呵………”沈阑勋有气无力地冷笑道,“反,卢管家说笑了,咱们关起门来说,当年各路诸侯为何反,今日那些人又为何反?”

    当年…………?今日…………?卢之祥不明白有何不同?

    沈大少回身,眼神如暗夜里的一丝青光,沉着声音,说:“前朝天下为何会群雄并起?卢管家应该听过———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说到底当时那些人为何要反,因为北蒙皇帝和贵族不把南人当人,官逼民反,百姓活不下去了才反,可现在呢?盐铁漕运都在朝廷手中,禁海不过是为了防止倭寇,扬州那几个跟南洋勾结的盐商不过是跳梁小丑,周蓦然一个指头就把他们给掐灭了,盐行继续开市,漕运都司和户部都掌握在东宫手里,兵权在塞王和符辉手里,南洋人拿什么反?”

    这一番话让卢之祥惊得差点站不住,侧脸从头到脚打量了大少爷半天,手指头都有点哆嗦,一时说不出话来。

    都说大少爷精明,从前看不过是管家之才,可刚才一席话,可出仕为官也,当初商阳不是说大少爷不是读书的料嘛?

    卢之祥有点怀疑商阳撒谎,刚才那番话里的政治眼光,比起文德皇帝的开国军师蔡同知来也丝毫不差,沈家还真是祖上积德,摊上这么个继承人。

    但更让卢之祥心惊的是,如果朝堂形势真如大少爷所说,文德皇帝虽然杀戮连连,可百姓却没有要反的意思,那就是说无论是南洋十七行,或者沈家,在皇帝的高压下,只能束手就擒,根本没有还手余地。

    沈阑勋是直接过金陵来,没有经姑苏接了沈阑清过来,沈东园打发卢之祥亲自去接,这会子他是来跟大少爷回报一声,看还有什么吩咐。

    “卢管家不相信我说的?”看卢之祥失了血色的脸,沈阑勋淡然问。

    “不,大少爷高论,老奴不过担心沈家,也担心我那不成器的大儿子—————”

    卢之祥试探着沈阑勋,当然得到回复说———大管家放心,大家坐在同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无论皇帝要怎样,我们都要一起努力保住沈家,至于小卢,卢叔也不要太苛责,事情已经过去了,青鸾这丫头跟他亲娘不同,还是有些风骨的,无论萧姨娘怎么打骂,也没说出小卢,只说是逃婚,我已经借着爷爷的名义压下去了,让青鸾到祠堂跟着舅婆闭门思过,不会有人再说三道四,卢叔也趁早解了小卢的禁闭吧,要不反而惹人嫌疑?

    卢之祥是个办事牢靠的人,不过却对体统门声家风看得重,更不喜欢让任何人说他的闲话,儿子这次的出格行为让他很是关火,将卢佳带回家,动用了家法,狠狠下手打了大儿子一顿才算解气,又亲自备了厚礼上门给张诚家里赔礼,勒令儿子再不许再出来到沈家走动。

    卢和张心里对沈阑勋亦有了丝丝芥蒂,觉得一个大家子少爷怎么能纵容下人和小姐私奔?

    不过刚才沈阑勋病中的一席话,却让卢之祥改变了主意,沈阑勋再乱来也就这一次,何况他还是沈家正统的继承人,管家这些年什么错都没犯过,他把卢佳当兄弟才会这么做,说明他看重卢佳,这是好事,如果现在拒绝他的好意,实在不是明智之举,这中间还有沈东园的面子呢。

    还有一点,沈阑勋不是沈通沈和那样的普通人,刚才的话里就听出来,这位少东家的眼界见识不在沈东园之下,将来卢家还要倚靠他的赏识。

    想到这里,卢之祥应下了,低头回说:“大少爷说的是,犬子不懂事,还要大少爷多多包含调教,等他伤好我就叫他回来,另外就是,姑苏太太来了信,说萧姨娘不放心二少爷春闱,想跟了来照顾,太爷连日忙乱,没时间回这事,大少爷就拿主意吧?”

    考虑到上次的风波,沈阑勋裹紧了碧色斗篷,沉思了一下,还是顾全大局道:“让她陪着儿子吧,免得重演上次的事,我也没精神管,怎么说二少爷若高中也算是光耀门楣的事,不能怠慢。”

    两人刚在后楼上说完,便听见报说太爷回来了,忙转到前厅伺候,谁知沈东园进门直接转到后楼,进了书房关了门便没出来。

    沈大少和卢之祥对看一眼,都有点搞不清状况,好一阵才听见沈东园在书房里大声喊卢之祥叫大少爷来。

    沈阑勋只穿了夹衣,感觉有些冷,听沈东园声音里有些异样,反而镇定下来,对卢之祥道:“卢管家先去伺候爷爷,我去换了衣服随后便来,叫人多抬个熏炉上去吧,看天色要下雪珠子了。”

    沈紫薰晓得沈东园应该是下了什么决心了,这些天朝廷里的消息源源不断,街市上人们也议论纷纷,菜市口不断有热闹可看,金羽卫和金吾卫夜半抓人的好戏天天上演,六部衙门成了菜市场,官员们如同走马观花,搞得当官的人人自危,富商大户夜夜惊魂。

    沈东园这种老成持重的人都直喊受不了,告病了好几次都不许,无奈也是拖着病体战战兢兢得上户部衙门当值。

    沈家家下人却恐惧而奇怪地议论,沈家是江南首富,皇帝因为贪墨案惩办了那么多粮商大户,为何却没有动沈家?

    流言不止,连几个来京城办事的商号掌柜都忍不住问大少爷,是不是要准备后路,沈阑勋却安慰大家,说,皇帝这次虽然是拍死了一大片苍蝇,也打死了许多只大老虎,却唯独不会动沈家,如果要动,也是南洋石家先遭殃,像沈家这样的顺民,如果文德皇帝不问青红皂白就动了,那这天下是真的要大乱了。

    皇帝发疯了,还不至于不管他明家的万代天下。

    说到底,六部官员一大半都是前朝遗老,皇帝这次不放过也是有点清洗的因由,说白了皇帝就是眼红有钱人。

    为何不动沈家,还有一个理由是明氏开国以来,沈家为富商大户树立了很好的顺民典范,如果这个时候动了,朝廷的面上也过不去。

    沈紫薰吩咐为沈东园准备了素粥小菜,亲自端上去,沈东园躺在软塌上,盖着烟霞素锦弹花被,闭眼休憩。

    卢之祥见沈大少换了一身藕荷色织银丝软绸长衣,家常石青黄菊缎鞋,手上一串白菩提青金象牙穗佛珠,用紫竹茶盘端了细粥小菜进来,还有一盅参茶,知道祖孙俩有要事要谈,便躬身退出了。

    沈东园睡得不安稳,少有地皱眉,他一向是心宽之人,这次的事确实出乎他的意料,文德皇帝的疯狂实在让他也是梦中也惊魂。

    “爷爷,爷爷,您醒醒,先吃点东西再睡。”沈紫薰掐着佛珠,亲手捧了细粥侍奉给沈东园。

    沈东园睁眼先看见的是那闪着圣洁光彩的白菩提佛珠,不禁问了一句:“还是你母亲好,信佛的人心静,将来是个有福气的。”

    “爷爷要不要先喝点参茶提神?”

    沈紫薰没接话,谢氏念佛的缘由当然不是为了心静,至于有没有福气,她不知道,只知道也不过是个可怜的女人。而她这会子拈着佛珠,倒真的是为了心静。

    沈东园点头,含笑抚着孙子的头,欣慰道:“爷爷也很安慰有你这个孙子,这么风声鹤唳的时候还是这么淡定,要换个人,没吓得逃回姑苏躲到你母亲怀里就已经很好了,你还帮着爷爷稳定家里的人心,难为你了。”

    沈紫薰揭开盖子,将参茶奉给沈东园,淡然道:这个时候,爷爷能说这话,孙儿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为了沈家,有些话,孙儿到这会儿不得不说了。

    沈东园一边喝参茶,一边点头,说:“我已经决定,今日开始,金陵别院和姑苏沈园的家事都交给你管,商号里有什么事你二叔也直接跟你商量,不必再请示我,胥家那边既然能把火枪队留给你,那就是承认你是当家,爷爷很放心,胥永郅的眼光一向不会错,孩子,我老了,将来沈家要靠你主持大局,爷爷冷眼看了这几年,你父亲是个为官的人,二叔能干可没有魄力,你三叔更不是这里面的货,你这一辈男丁中,阑清像他父亲,将来是要走仕途道路的,剩下的还小,青鸾这丫头倒是个有风骨的,可惜是个女孩…………”

    沈东园在银虹灯火下一口气抓着孙子说了一车体己话,其实他却不是个爱说话的人,沈紫薰明白,老爷子是被朝堂上的风云突变惊扰得有些不知所措,才有点交代后事一般说了这么多。

    沈紫薰抓着老人温厚手掌,安慰道:“爷爷不必太忧心,朝廷现在还不会动沈家,有危险的是石家,我知道该怎么做?”

    银红灯光下沈东园仿佛一夜白头,沈紫薰敏锐发现了老人的变化,端了小几过来,移过牙箸,扶他起身用膳。

    沈东园点头,眼中有些泪光,吃了一口细粥,道:“爷爷相信你会处理好,你知道今日我为何感到心力交瘁?”

    沈紫薰却是听下人嚼舌根说了一些,加上她从各处探知的消息,加上推测,大概明白其中原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