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二百零四)斜阳青山依旧在

章节字数:3084  更新时间:16-11-25 20: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百零四)斜阳青山依旧在

    说到底,还是贪墨案背后惊天的黑幕和皇帝赶尽杀绝的原因。

    “南方米商集体上书愿意填补亏空,可还是被皇上下令查处,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那可是石康商业帝国的根基呀!”

    沈紫薰一双精光慑眸看向沈东园,突然明白了什么。东园公缓缓点头,叹息道:“石康这是自掘坟墓,当初勾结官商夸大南方水灾,还讹了我们不少钱货,皇上都晓得了,南方米商也对石家怨声载道,集体投向朝廷,检举十七行欺行霸市,操控米价,唉,石康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当初了拉我们上船,搞了这么多阴谋,没想到却全部反噬到了他自己身上————”

    “这贪墨案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吧,石康的阴谋也不光是拉我们沈家上船那么简单吧?否则,他犯不着,贿赂了大半个江南官场加上六部衙门,那些翻脸不认人的官员很快就会咬出十七行来吧?皇上………”

    话说到这里,沈紫薰也犯不着忌讳什么,干脆把话说透。

    “这也是皇帝也觉得触目惊心的原因,大半个官场啊,我这个满身铜臭的红顶商人却成了免疫者,石康犯不着给我送钱啊,是不是很可笑?”

    沈东园没什么胃口,吃了两口便已经饱了,放了碗筷,躺下,继续低声私语。

    “石康,是想—————”

    一切都可以说通了,金羽卫,周蓦然,他们来沈家就是来查这个的,官商勾结,石康真的想用钱倾覆天下吗?

    太惊心了!

    石康的想法,对于现在这个社会民生来说,太超前了,也太危险了。

    想法很超前,但太不切实际,注定会失败。

    从南方米商的做法就可以看出,这个社会,上至皇帝,官员,文人,商人,下到贩夫走卒,大家不过都想过一种男耕女织安定太平的日子,如果没有威胁到他们的切身性命,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有多少人愿意因为商人货通海外的欲望而起来造反的?

    这个社会的法统礼教教给人们的,不过是大家各安天命,各司其职,丰衣足食,遵从传统儒道,创造一个和谐中庸的社会而已。

    谁愿意在能吃得起饭生命不受威胁的时候起来造反,代价太大,犯不着。

    石康失算了,南洋行商的富贵,不过是乱世里商业资本发展的一丝曙光,一旦天下太平,朝廷掌握了基本民生,商人绝对还没有登上与士绅同等的政治舞台。

    “阑勋,想办法,切断石家与沈家的关系,但不要明面上得罪他们。”沈东园似乎也下了很大的决心。

    此刻,让沈紫薰觉得心惊的,是当初皇觉寺后山另一个狂傲僧人的惊人预言,叶邻衣,他早知道十七行等人都是白白折腾,早知道周蓦然是来查沈家的,早知道盐帮周家是皇帝的铁杆忠臣,早知道南洋与朝中勋贵勾结的失败—————

    “是,我知道,爷爷,我知道该怎么做。”

    沈东园原本以为孙子会请教,其实现在他心底也没主意,没想到—————他心底突然燃起了希望,坐起身问,你已经有主意,阑勋?

    沈东园的意思是,家下都知道南洋十七行给沈家带来的超级合同,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这些好处让沈家上下包括旁支宗族都是只想着利益,不会顾及东园公死活的,他怎么处理这种热切的期盼被人拦腰砍断后带来的众怒?

    “爷爷,虽然大单的商业合作计划还没有完全实施,合同也还没有签订,十八家商行咱们也不打算都参与到合作计划里,可是,毕竟已经开启了谈判,有些项目如海上贸易已经有了眉目,大家也都得到了一些甜头,而且,估计这会子姑苏商界都晓得了,石康要送给我们超级聘礼的事,这也算是骑上老虎背了,所以————”

    “你三叔反正是个废人,石康如果真愿意拿他那超级聘礼来换,我也不打算拒绝,可事实就是?”

    沈紫薰拿镀金剪子拨动了一下烛心,冷笑道:“他根本就控制不了南洋三大码头的税权。”

    “那么,阑勋,你能做到吗?如果你能做到,你放心,只要沈家顺利渡过难关,爷爷会当众宣布将沈家交给你,爷爷决不食言………”

    沈阑勋笑了,映着摇曳的烛影,收起桌几上的碗碟,幽幽轻言———爷爷,我在沈家老小眼中原本就不是什么宽厚之人,只要能保住沈家,我不介意当恶人,孙儿也不是为了什么管家权,我们是一家人,是至亲骨肉,孙儿只希望将来我母亲犯了什么错,您能宽容包涵—————

    沈东园没再说什么,只挥手,示意都交给孙子处理了,他确实也累了,不过是要保证自己母亲的地位,这个条件很正常,东园公很满意孙子的孝道。

    沈紫薰端着残羹出来,唇角却露出一丝苦涩的暗笑,为了报恩,她去得罪一家大小,当然无所谓,那么,等真正拿到继承权,她就真的不能留下了,她得为自己想想后路了。

    早春二月,春闱快要开考了,她的心情却一如天边的雾霾,灰沉沉地充斥着一丝血腥和离殇,破灭的气息,笼罩着金陵城,压得整个明氏帝国的人都喘不过气来,更别说金羽卫北镇府司殆狱里,简直就成了人间炼狱。

    “锦医修罗”看看掌纹中褪不去的血色,闻到身上传来的死亡味道,心里再抓心挠肝地想人,也不敢踏足那秦淮河畔的别院。

    就算再怎么清洗,还是洗不掉他身上的晦气,她能闻到,他不要她闻到这种让人绝望恶心的味道。

    赖松阳是一干金羽卫里兴致最高的,因为他升官了,穿着簇新的千户麒麟服,佩戴着锦月刀,一副春风得意的表情。

    因为他的顶头上司展骢失踪了,为了他那天雷地火的爱情,传闻说是被冯天鹰杀了,也有说是被流放了,反正就是不见了,连“锦医修罗”也对此事缄口不言。

    为了查办国库案,金羽卫北镇府司所有人都被召回大内听候差遣,除了北上的元墟子和失踪的展骢,人手不足导致冯天鹰调集了禁军卫所一半的人参与,除了宿卫大内当值的人,连他自己都吃住在殆狱里,随时应对皇帝的讯问。

    这次的案子与当年魏权谋反案不同,当年的案子爆发得突然,审理和查证时间太长,牵连甚广,不过都是功臣豪族。

    可这次的贪墨案,皇帝命令金羽卫查了好几年,酝酿了好几年,爆发的原因却是皇帝先动手灭了温家惹怒了南洋行商,让他们铤而走险勾结言官揭发了朝中官员受贿之事,想给皇帝一个难堪。

    谁知,文德皇帝就坡下驴,居然顺水推舟,借着贪墨受贿的由头把那些享尽富贵的前朝中下层官吏和操控市场的地方粮商大户几乎一网打尽,同时调集江南卫所军队配合南方藩王亲兵,剿灭煽动民潮的南社武装。

    石康本想以法不责众贿赂大半个官场,给明氏王朝的乞丐皇帝一个下马威,谁知,乘除加减,冥冥中天意却站在文德皇帝一边。

    六部衙门虽然差点瘫痪,但百姓的生活却没有受到多大影响,有些地方的粮价还因为当地大户的破产而下降了,盐行集市也没有因为地方官的更换而萧条,反而因为盐帮内部整顿和漕运的发展,百姓的生活反而得到了实惠。

    至于对于皇宫大内的影响,也没什么太大变化,不过是皇帝多了一些奏折要看,六部新任官员不停地跑来觐见皇帝,听皇帝重复相同的话而已。

    最忙的还是金羽卫北镇府司的人,侦查,逮捕,审问,定验诉供,呈报量刑,皇帝根本不许大理寺和刑部的人插手,提刑按察司也不过是打打下手,王秀钊也不过是派人过来支援看守,北镇府司的一干千户百户都感觉自己成了刑讯机器,连吃饭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了。

    案子开始后在大家的一再要求下,“锦医修罗”不得不将金羽卫派驻各地的密探头子都招回来帮忙,这才勉强能应付皇帝对案子牵涉人员决不姑息的谕令。

    不过在许多多年不露面的老密探回来报道后,赖松阳却跟上司报告了一个坏消息—————金羽卫密探江南地区最高负责人失踪?

    这什么情况?北上的元墟子还没弄清状况,现在小柳儿又来闹哪样?

    他该不会中了石康的美人计了吧?

    “这个就不知道了,只探听说沈家大公子在狮子林外救了他和温娆一命,听说石康撞破了温娆和雪柳的奸情勃然大怒,对他下了狠手,不过沈家为何会救上官世子,那就不得而知了?”

    赖松阳的意思可以派人查一查沈家是否跟上官家勾结,他不知这恰好犯了现任顶头上司的大忌,“锦医修罗”却默不作声,只吩咐尽快联络上小柳儿,查清楚石康和温娆是否真的翻脸?

    那沈家呢?是否————

    皇上有口谕,现在还不能动沈家,这次的案子尤其不能动,因为,十七行没有理由给沈东园送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