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二百零五)酒不醉人人自醉

章节字数:3104  更新时间:16-11-26 19: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百零五)酒不醉人人自醉

    这理由,确实找得绝,沈家是江南首富,犯不着去收受贿赂。

    可谁知道沈东园有没有被拉下水,水至清则无鱼,难道他—————赖松阳完全会错了意。

    “锦医修罗”不耐烦地打断他,起身离开刑讯室水牢,锋利刀尖一般抛下一句:这是圣上的意思,不用你去妄加揣测。

    赖松阳吓得跪倒,知道说错了话,好半天才站起来,看顶头上司走了没有。

    突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你也太着急表现了,还没搞清状况就急着邀功,几年前圣上早就派了挥上去查沈家了,若要动他们,早就动了。”

    风羽兮对新人没好气,赖松阳不过是出身全真门下的一个小道士,仗着会溜须拍马一路青云,论武功头脑当个百户也是勉强,谁知走了狗屎运,展骢自毁前程,让这个投机媚上功利熏心的家伙占了便宜。

    “嘿嘿,你要晓得,锦医修罗不是尊上,也不是你的老大殆狱魔头,挥上可不喜欢溜须拍马的小人,你还是好好实心办事,别妄自揣度上司的心思,要不然,惹怒了挥上,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赖松阳冷汗直冒,堆起笑脸直对黑罗刹点头附和,笑说,风老大说的是,我是被升官冲昏了头,今后还要您多多提点指教。

    “指教不敢当,你我现在都是同级,我只劝你一句,你从前那一套在千户以上的圈子里行不通,还是好好修炼你的内功再来跟挥上邀宠吧!”风羽兮根本瞧不上赖松阳的嘴脸,警告了两句也返身走了,没空跟他啰嗦。

    这个满身羊肉臊臭的女人,以为自己是什么,挥上的情人吗?赖松阳心底不屑,脸上却饶有意味地看着风羽兮的背影,口中只骂道:骚娘们,不过是西夏黑水堂的挖金者,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什么玩意儿!

    王秀钊却很喜欢这位新任北镇府司指挥同知,原因很简单,这家伙接地气呀!

    不像冯天鹰和“锦医修罗”,段位太高,有时候有代沟,元墟子就是他师傅的跟屁虫,风羽兮又是个阴狠狂热花痴女人。

    邱广杰那几个北镇府司千户里接地气的没几个,也就赖松阳和墨狄还能勉强沟通,平日里找人喝酒找乐子也就这两位了。

    不是王秀钊势利眼,是金羽卫内部纪律写明,上级不能与下级眉来眼去过从甚密,这是冯天鹰这老魔怪规定的。

    他和“锦医修罗”也就能和千户一级的部下亲密点,千户以下,一个是级别身份,另外就是大家对“锦医修罗”都心有余悸,不敢太亲近,怕招来祸事。

    赖松阳虽然满肚子利欲熏心,不过却深谙官场之道,这就很合王秀钊的胃口。

    看看金羽卫一个个把自己搞得那么生人勿进干什么,不过是拿一份薪水,当个小官,混个差事而已,太神经紧张了。

    “锦医修罗”原本也不是个神经紧张的人,不过自从大明宫那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后,这家伙一回到皇宫大内就变得跟冯天鹰没两样,靠近的都觉得寒气逼人,更别提讲话了。

    下级校尉要跟北镇府司指挥使讲什么话,一般都会跑来求王秀钊等几个千户一级的头领,而不会如此直接跟“锦医修罗”说这么直接的话。

    赖松阳今日也是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了头,敢质问上司的办事方式,风羽兮心里冷笑,这不知深浅的家伙,要把顶头上司惹火了,殆狱里不过多一个冤魂,冯天鹰才不会管北镇府司少了一个武功平平的千户同知呢。

    “松阳老兄,你今日看来是被乌纱帽砸晕头了吧,敢这么质问你的顶头上司?下次还是悠着点,别这么直接。”

    王秀钊过来跟冯天鹰汇报宫里宿卫情况,听说赖松阳升官的事,本来想过来找他喝喝小酒庆祝一下,现在看这情况,还是免了吧,要不这家伙喝醉了乱说话,招来杀身之祸就不好了。

    “哎哟,这不是王指挥使,王大哥,我这,唉,不是高兴太过了嘛,今日既然专程在这里等小弟,那这顿酒说什么也得我请,这会子水牢里还有一拨犯人要审,晚点,我叫了酒菜,亲自过您那边,咱们先将就着喝一顿,等这一阵子忙过了,我在饮月楼摆酒请你和兄弟们。”

    赖松阳晓得金羽卫也就王秀钊能和“锦医修罗”说上话,马上堆起满脸笑上来巴结奉承。

    王秀钊还挺受用,他就想找人喝喝小酒,最近金羽卫的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出去喝又怕招来仇家,最近这案子金羽卫简直成了六部衙门的公敌。

    这正好,于是马上答应下来,回到南镇府司衙署自己房间里,把晚上值班的都打发去了殆狱帮忙,美滋滋地准备好了杯碟碗筷等着赖松阳过来。

    没想到巴结的没等来,却等来了自己师弟。

    而且,“锦医修罗”少有地心事重重,坐下来喝茶都没品出茶里有点竹叶青味。

    “师弟怎么了,你一向是不把案子的事放心上的?”

    王秀钊想着快点打发了师弟,赖松阳那边还有一顿酒等着呢,不想“锦医修罗”放下腰间的刀,沉郁地说:“元墟子到现在还没回来,展骢怕是不会回来了,小柳儿也音讯全无,我担心—————”

    “哟,师兄,你一向不是这么操心的人,这些事就交给师傅烦去,你不过就回来主持一下大局,等国库的案子一结束,你还是找个借口出去查案的好。”

    王秀钊肚子里的酒虫在作怪,有些心不在焉。

    “结束?”

    “锦医修罗”回头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王秀钊,冷笑道:“你以为这就是结束?”

    “那还有什么?这次皇上把六部衙门侍郎以下几乎都杀了个遍,这朝中行政机构就快瘫痪了,皇上想把天下官吏都赶尽杀绝吗?”王秀钊口无遮拦,说的都是旁人不敢说的话。

    “锦医修罗”似乎闻出茶里有酒味,觉得喝着挺舒服,索性倒了一大杯下肚,王秀钊赶忙捂住茶壶,这可是上好的竹叶青,就这么糟蹋,他可舍不得。

    北镇府司指挥使笑了,有些迷醉道:“回头赔你的好酒,这会子让我醉会儿。”说完抢过茶壶又倒了一杯,有些话语决然道,“这世上的事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你以为元墟子,展骢,小柳儿的事就没关系,我早感觉到不对劲,可又不敢去猜测查证,师兄,你说,这殆狱里死了这么多人,将来秋后算账,会找谁?”

    啊………

    这一席话说得王秀钊冷汗都下来了,不愧是查案查老了的密探头子,连锦医修罗都担心皇帝这雷霆一怒过后,万一民怨沸腾,皇帝总要给官绅民众一个交代,到时候当然得找替死鬼,谁会这么倒霉?

    这么说展骢失踪还是好事,将来这严刑逼供的罪名算是落不到他头上,很有可能—————

    王秀钊看着师弟面具下的半边脸,突然顿悟,那他还找赖松阳喝酒,这不是找死?虽然他是毛皇后的远房侄子,可众怒难犯,皇帝想要保住江山,始终是在杀戮过后要有个交代的。

    更何况———锦医修罗喝完了壶里的酒,自言自语道:“魏权的案子跟国库案也是有牵连的,谁知道国库案后皇上还会不会继续,师兄,你我不过都是棋子,我也劝你一句,凡事都藏着点,别乐过了头,赖松阳不懂事,你还不懂咱们禁军的规矩吗?”

    本来有点微醺的王秀钊彻底醒了,是啊,他的后台和师弟的后台都不在了,万一皇帝来个秋后算账,翻脸不认人,那他岂不是乐极生悲?这么说来,突然升了赖松阳这样一个武功背景平平的千户,实在是不正常的事,那还是趁早躲远点吧!

    王秀钊一下跳起来,抱拳讪笑道:“师弟见谅,师兄想起来皇上吩咐晚上要加强西宫守卫,我先去忙了,一会儿赖松阳来了,你帮我挡挡,哥哥回头谢你。”

    锦医修罗原本是要找师兄发牢骚,分析情况,结果却说得这明哲保身的家伙一下吓得开溜了,真是搞笑。

    这边南镇府司千户郑鹤带了赖松阳进来,正巧看见自己的顶头上司坐在王秀钊的位置上独酌,不禁也被吓了一跳。

    “锦医修罗”懒洋洋地看了一眼赖松阳手里的食盒,讥讽道:“殆狱里怨气冲天,亏你还有兴致开庆功宴?”

    这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却让赖松阳寒毛都立起来,开来最近是杀了太多人,大家都沾染了晦气,连一向不管手下私事的锦医修罗都一反常态,吓得郑鹤赶紧接了食盒,傅手退了出去。

    “挥上,属下是应王大人邀约而来,并没有耽误公事,请挥上见谅,我马上就回值房去。”

    赖松阳回身要走,却被眨眼之间一阵药香袭来,顿时感觉身子酥软,浑身真气逆行,完全使不出力气来,单膝跪倒,哀求道:“挥上息怒,属下知错了,不该妄加揣测挥上行动,挥上恕罪。”

    “你现在是金羽卫指挥同知,问一句行动对象倒没什么,不过,你为了上位,做的那些好事,打量着我不在大内就不知道?”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