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告知详情)

章节字数:2166  更新时间:16-03-17 16: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陈监理,你还是带我回去吧,我真有事”。

    看着憨子一副正经的样子,陈监理倒也确信。

    “好吧,你既然不愿去,我就送你回家吧”

    这坐车的速度自然快,十几分钟时间就到了。憨子推开车门,下了车,站在车外,不经意的看了看小陈。小陈也瞄了一下憨子,无奈的回头,又开着车。车子拐着小弯打着方向,渐渐的向着城市热闹的市中心驶去。

    憨子见着小陈的车子慢慢的没了踪影,他蹙在原地,愣了一会。他又回头看了看二娃子他们所在的工地,心有余念的徘徊着,想进去,又犹豫着。最终憨子还是决定先到翠花婶那里去。

    这途中,憨子心里莫名的伤感,不知何故的油然而生,也许是对工作的有些不满,也许是对二娃子他们的牵挂,也许是对月琴婶的怜悯,也许,也许……

    太多的也许,太多的感触,使得憨子顿时变得多愁善感,这身边的人和事,景与情时常牵绊着憨子,他似乎心无余力再坦然面对。一路上,憨子忧心忡忡。

    也许是以前在村里,他过得无忧无虑,日子简单,憨子感受不到世间的世态炎凉,感受不到缺失父母之爱的孤独无望。感受不到生活的穷极的寥苦。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练,憨子的心在一点一点的成长着,思绪也在慢慢的丰盈,他不忍放弃周围的一切,虽然过得复杂,但是他似乎能感受到其中安乐。这份安乐足矣让他继续前进,继续面对一切,只要做的对的起良心,对的起他人,憨子至少还有些安慰。

    想到这里,憨子鼓着勇气,抬着头,继续走着,不一会他来到了饭店,看见月琴婶在不亦乐乎的忙着,一会洗碗,一会扫地,一会折菜的,干得很是卖力。

    憨子有些不忍打扰月琴婶,于是他走到翠花婶旁,见她在晾着衣服,发现有几件还挺漂亮。憨子上前问了问翠花婶:“婶,这些衣服都是你的吗?怎么有几件都没看你穿过呢?”

    翠花婶回头看了看憨子,笑呵呵的说道:“憨子,你来啦,怎么老看你这么清闲,你是不是又偷懒跑出来啦?”

    憨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没,我上工地做事,陈监理不让,说是王总叫我当什么监理,说实在的我不想当,所以就跑您这来了”。

    听这话,翠花婶有些不乐意,“叫你当,你就当呗,清官廉职的你怕啥,好好做不就完事,你这憨子,有好事都不知道珍惜,我真服你了”。

    憨子一脸笑呵呵的,看得翠花婶实在无气,“好吧,随你,只要你憨子乐意,婶就放心。不当也好,指不定这工作还不适合你呢”。

    憨子“嗯嗯”着,低着头,抿着嘴,似乎要对翠花婶说什么,但是又不太确定,月琴的丈夫会不会来,所以憨子想把今天遇见月琴婶的丈夫的事情跟翠花婶说一遍,看看她有什么主意。

    “翠花婶,我下午看到月琴婶的丈夫了”。

    “唔,在哪?”翠花婶问道。

    “在东城的工地,我下午和陈监理一起去的,他丈夫就在工地里工作呢”。

    翠花婶瞥了瞥憨子说道:“我不信,你又不认识她丈夫,你怎么知道,那人就是”。翠花婶继续晾着衣服,完全不相信憨子说的是实情,显得漫不经心。并在那两件老板娘送的衣服上,抖动着,似乎很是喜欢的来回整着。

    憨子看着翠花婶似乎不太相信自己说的,心里有些着急,也因此,憨子的说话声稍微调大了些,他向翠花婶解释道:“婶,我来的时候,见过他们的,那次我们在街上找小许的时候,我也是因为见过他们,才好奇的走过去的,没想到还让她误会来着。所以她丈夫我是不会认错的,我还告诉她丈夫,月琴婶在这里的消息呢”。

    听着憨子唠叨个没完,翠花婶本无意的劝说着憨子:“行啦,婶相信你还不成,可是……”。

    就在翠花婶还在说叨憨子的时候,她发现,月琴不知何时的已经站在了一旁,一脸不苟言笑的蹙在那,两眼恶狠狠的瞪着憨子,似乎听到憨子的一番话后,显得极为不满。

    憨子此时是背着月琴,他完全不知情。看着翠花婶停止的说话,憨子想继续解释着,说道:“翠花婶,我说的都是真的”

    翠花婶知道情况有点不对,他谴责着憨子,“你还说,你是,不闹不知事大啊你”。

    翠花婶还对憨子使着眼色,告诉他月琴就在身后。

    憨子无意的回过头发现月琴真的在身后,还那样恐怖的眼神看着自己。恨不得把自己吃了。

    这月琴看着憨子,恼怒他的自作主张,并开始骂着憨子:“谁叫你多管闲事的啊,你还告诉他,我在这,憨子我讨厌你”。说着,月琴解下围裙,就冲着憨子一阵打骂,还用手掐着憨子。那把憨子掐的,脸色都跟着一起,青一块,紫一块的,真的实在疼“。

    翠花婶在旁边护着憨子,可是月琴的蛮劲实在大,翠花婶护的有些吃力,一不小心,还被月琴推倒在地,看得憨子和月琴立马停止了下来,憨子连忙的扶起翠花婶,自责地说道:“婶,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竟惹麻烦,你没摔疼吧?来我扶你起来”。

    “没有,没有,就是人老了,显得不中用了”。

    翠花婶安慰着憨子,并踉跄的起身,这一摔,浑身显得有些不自在,毕竟也年过半百,身子骨也有些脆落。

    月琴也实在懊恼自己的过失,她表情尴尬,一脸失落,她一边向翠花婶表达着歉意,一边,拍着翠花婶身上的灰土,她向翠花婶解释着:“翠花姐,我真不是故意的,看把你摔疼的。翠花姐你骂我吧,这样我心里至少会好受些……”。

    翠花婶知道,月琴的本意并不坏,只是行为过激了点,她也不怪月琴。

    翠花婶拉住月琴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其实憨子也是为你好,他也不希望,你孤苦一人,如果你的丈夫对你还有心的话,那他肯定来。到时候,你两就好好过日子吧,别整天瞎嘈嘈,有事好好商量”。

    月琴含着泪,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她紧紧的握住翠花婶的手,表示深深的歉意和感激之情。

    “嗯嗯……翠花姐,我都听你的”

    翠花婶笑了笑,表示满意,月琴也不再闹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