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章(翠花婶到医院)

章节字数:3044  更新时间:16-04-04 16: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散漫的两日的等待,憨子他们显得忧心忡忡,十几个人在工地里徘徊,有的闲坐着玩起了地上的小石子,有的几人围坐在一起聊起了家常。

    ……

    “憨子哥,你说这两天都过去了,小陈怎么还没来呢?”二娃子问着憨子,从他的口吻可以看出,二娃子急切想回家的愿望。两个多月的外地生涯,使得二娃子归心似箭的心愈显得强烈。

    在第一次离乡的那一天,二娃子背起行囊,走出家里不远的田间,他蹙立而望着着自家的屋子,原本以为除了那所破房子以外,似乎就没有什么可以眷恋的了,但是爹的身影至从那次在破屋子的映衬下,显得是那样的微颤。好像他就如同那所屋子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因为时间的摧残而不复存在。

    二娃子后悔,为什么当初没能多看几眼,多看看自己那已年迈,体弱多病的老父亲,还有那间与自己生活二十几年的破房子。

    时间宛如隔世,一切记忆只当是那几秒的维持,二娃子心切,能快点让我回去,在看看他们的样子吗?

    憨子看着他的神情,内心的纠结油然而生。他不想在欺骗,也不想在隐瞒下去。在即将离开这所城市的同时,在憨子的心里同样装着另外一件让他纠结的事,那就是翠花婶的儿子小许。他现在的情况如何?是不是有所好转?这思绪满满萦绕在他的脑海。

    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为什么都要隐瞒?为什么还要欺骗下去?难道只有这样才能是对他们的好?憨子不解,也实难接受。他真想在这一刻告诉翠花婶实情,他不希望再看着她

    因为思念儿子而遭受时间强加的摧残,也许告诉她真相,憨子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看着二娃子因为心里的事而身形不定,一会走走停停,一会蹲着玩起小石子,一会又站起身,漫无目的的踱步不定。憨子明白,在回去以后,二娃子的人生将有新的改变,具体什么样,他也不好说,就让时间告诉他一切吧。不过眼下的事是小许的安危要不要告诉翠花婶,虽然王总告诫自己暂时不要说,但是憨子憋在心里实在难受。

    憨子走了出来,满心的忧虑,让他的步子缓缓而行,低着头,脑子里一味的冲动,就是要立马告诉翠花婶他儿子的事情。但是真的好为难,翠花婶能接受的了吗?憨子不知道。

    在走过工地几十米远的时候,二娃子从身后跟了过来,说道:“憨子哥,你要去哪?”

    憨子蹙了蹙步子,回头看着二娃子说道:“我想到翠花婶那看看”。

    “我也去”,二娃子说着,跟着脚步走进了憨子。

    两人在离大众饭店不到五十米的距离,憨子停下了脚步,他不想让二娃子参合自己要告诉翠花婶实情的事,他告诉二娃子说道:“你就在这等等吧,我想和翠花婶说些事”。

    二娃子凝重的神情看着憨子,似乎明白他要对翠花婶说什么,他反对了,说道:“憨子哥,你疯啦?你是不是要告诉翠花婶她儿子的事?王总不是不让说吗?你这样不是害了王总?要是翠花婶知道是王总害得小许这样,你想想会怎样?你忍心吗?”

    憨子摇摇头,难道这一切除了隐瞒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憨子双手搭在二娃子的双臂上,眉间的紧,透着无奈,他告诉二娃子说道:“你知道吗?小许现在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的躺着,他身边最需要的人是他的娘,你想想如果你生病了,你最想需要的人是谁?”

    在憨子问出的这最后一句话,二娃子停顿了几秒,憨子突然看见他的眼竟瞬间红了起来,眼角微微泛出几点泪水。二娃子哽咽几下,说道:“以前是娘,现在是我爹,憨子哥,我想回家看我爹,呜呜……”。

    二娃子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看得憨子心酸的满是踌躇。也许这世界真的存在血肉亲情的感应,老杨头的死,竟使得原本调皮捣蛋不听话的二娃子,也有如此的改变,他一心想着自己的父亲,想想当年他爹不曾对二娃子寄予任何厚望,也经常打骂与他,说他没出息。可是此时此刻,憨子知道,在二娃子的心里,他爹一直都是他最重要的位置,永远都不会改变。

    憨子安慰的说道:“别哭了,我理解你的心情,也能理解翠花婶的知道小许的事的感受,我答应你暂时不说行了吧?”

    二娃子抹着眼角的泪水,嘴角微微一笑道:“憨子哥,你真是个好人”。

    憨子撇着嘴暗暗自嘲道:“要是这样也能算是好人的话,憨子也就欣慰了”。

    在店里的翠花婶其实刚才就想出来的,看到憨子和二娃子之间的谈话,虽然听的模糊,但是她能感应的到,他们说的是什么事。是小许,一定是小许。翠花婶暗暗提醒着自己。

    月琴看着翠花婶茫然的神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她上前问道:“翠花姐,你这是怎么啦?”

    看着月琴走向自己,翠花婶假装无事的抹着眼角,嘴角一笑的说道:“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你忙吧,我可能待会有事,要是老板娘问起,你就说我有事出去了,知道了吗?”。

    “有什么事?”月琴惊诧的问道。

    “没什么,这里你打点一下,我这就出去”,翠花婶手脚微微颤抖解下围裙,递给月琴之后便走出了店外。月琴看着翠花婶的身影,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憨子和二娃子决定徒步到医院看望小许,这一去就得将近一个小时。他们不知道翠花婶此时跟在他们的后头,他们一路走着,竟没有丝毫察觉。

    初秋的来临,街边的梧桐树渐渐泛黄着树叶,在暖烈的中午的阳光照射下,闪着点点金光璀璨,树叶浮动,在阵阵微风的抚弄下显的摇摇欲坠。

    憨子他们穿过几条街道,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医院门口,人流依然稀稀散散。像这样的大医院,一般人根本看不起,除非身不由己。

    憨子他们走进医院,询问一护士便得知小许现在在三楼的重监病房,护士也好奇的说道:“他的家人怎么都没来看望,这几天就是吴医师经常来给他做诊疗,你们是他的亲人吗?怎么才来啊?”

    憨子和二娃子也不知说什么好,微微点着头默许道:“算是吧”。

    两人来到小许的病房,此时吴涛正好经过,看见憨子他们,他向憨子招呼道:“憨子,你们怎么来了?他娘呢?没来吗?”

    “我们没敢告诉她”,憨子说道。

    “可是现在小许的病情有些弱化,意识在逐渐的减退,如果他的家人没在身边给予支持的话,我怕,……”。

    “怕什么?”憨子问道。

    吴涛撑了撑眼镜,犹豫片刻说道:“恐怕会失去本能意识,变成一个植物人,如果他意识够坚强的话,通过亲人的疏导,意识有可能会恢复,不过时间会很长,也许三五年,也许他撑不住,一辈子有可能就这样。”

    “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憨子别在瞒了,告诉她娘吧,一辈子很长,他们得有耐心,得有勇气承受这一切。”吴涛的话让憨子的心里征了片刻,脑子里竟是混乱,不知该说什么好。

    “哎!憨子,我……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你们进去看看吧”。吴涛叹着气,无奈的摇着头便离开了。

    憨子推开病房,看着小许静静的躺在床上,仪器的滴滴作响,好像更本感应不到小许有任何丝毫的触动,消瘦如柴的身子,微弱的呼吸,苍白的面容,这一刻他是在召唤着什么,是他的娘吗?

    憨子微红的眼睛,看着小许,心中的痛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压抑,他实在承受不住这样的煎熬,他看不下去小许如此的孤独残影,他要告诉翠花婶一切,这一刻,这一秒,他已经无法在隐瞒下去了。他退开着步子,毅然决然的走出病房,并来不及用力的撞开了身后的二娃子。

    “憨子哥,你要上哪去?”二娃子连声问道,憨子不做回答,一股劲的走下楼去,二娃子着急的跟随脚步一同而去。

    在憨子急促的脚步的同时,竟全然没注意翠花婶此时也到了医院,并打探到小许所在的病房,但是憨子的急促并没有看见翠花婶,倒是翠花婶在看见憨子的同时故意回避着,直至憨子和二娃子脚步匆匆的跑出了医院,憨子并不小心的与那名问话的护士轻撞了一下。

    那名护士奇怪的说道:“这人怎么啦?不是来看望病人的吗?跑这么快干嘛?还有那病人的娘,好像全然不知道自己儿子受重伤的事,真是奇怪”。

    翠花婶见憨子急促的步伐,跑出医院,心里顿时不解,她从楼道走了下来,远远看着憨子,心里的惆怅更多了一丝犹豫。

    “憨子啊,憨子,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我小许的事,你这是为什么?你难道真的忍我这般痛苦,内疚一辈子吗?”

    ……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