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庭院深深  070.言之不预

章节字数:2824  更新时间:16-03-23 0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落在他的影子中,低身禀报道:“回主子,月沁扮作被丈夫抛弃的妇人,已被顾四少爷带进溶梨院,月鸦则装作那妇人弟弟,买通了府内佣人,几日之后,就会蒙混进翼王府内。”

    着一身锦绣麒麟毛边锦袍,腰上悬一块双鱼玉佩的人,闻言不由勾了勾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写的顾之素三字,指了指桌案边上摆放的东西,吩咐道:“将这茶盏,还有今日新做出那一套砚台,让月鸦送过去。”

    “是,主子。”

    天色已尽正午时分,清欢站在溶梨院门前,几乎是望眼欲穿了,方才瞧见顾之素的身影,慌忙连跑带跳的过去迎,结果刚一走到跟前却发现不对,出去时的三个人此时变成了四个人,竟然还带回来了一个脏兮兮的,面上漆黑看不清容颜却好似有伤的女人,顿时稍稍变了脸色。

    “少爷……她是谁?”

    “等我回来再跟你详细解释,现下我还要去给祖母说一声。”顾之素见到她之后,步伐不停的自她身边走过,只留下一点声音越来越远,“还有,你让厨房准备四个人的饭菜,我一会就回来。”

    清欢还来不及再说什么,就已看不见顾之素的身影,只好徒劳伸了伸手:“少爷……”

    待到在太夫人面前叙说今日之事,太夫人念在未曾超过庶子定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将这个人留在院子里,但在顾之素走后却对他改了念头,反倒认为他留下了这样的女子,仍旧是心地过于柔软不堪造就。

    这一点顾之素并不清楚,就算他清楚,也并不会放在心上,他现下有些拿不准的,反倒是另外一件事。

    午膳用过之后,他瞧见了洗漱干净又吃过饭的女人,有些意外的发现此女虽无颜色,倒也并非丑陋之人,脸色就不自觉有些微妙起来,将她留在院内做洒扫的粗使仆妇后,顾之素并未问另一人此时在何处,也从未对她说过什么别的,仿佛未曾发现她其他的身份一般。

    直到又过了几日之后,顾之素端坐在桌案前,凝视着自己早已写就,却一直未曾送出去的那封信,却瞧见她神色恭顺进门,代替了清欢给他换了茶后,蓦地低身对自己行了礼,开口就令他微微挑眉,解决了他自出府遇到此女之后的疑问。

    另一个人,已经随着此女,进府了。

    “你说,你还有一个弟弟?已经找到府里来了?”

    女人自称沁儿,随那个已经休掉她的丈夫姓胡,顾之素却从未听她说过,她还有一个什么弟弟,因此瞬间明白是那另一个人,已然用她弟弟的名头,名正言顺的进了翼王府内。

    “是……我们姐弟两人,自父母双亡之后,弟弟幼小又是双子,不能出去给人做工,我只好嫁给了相公,想要接济一下弟弟,可谁知道……谁知道现下我是这副模样,弟弟却还不嫌弃我,可他也没什么能够糊口的手艺,只能当牛做马的侍候主子,还望少爷能够收下我弟弟,我们姐弟俩定然为了少爷肝脑涂地!”

    她低身跪在顾之素面前,眼眶微红的样子看着可怜,但顾之素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她,却发现她表面上十分悲伤,实际眼底没有丝毫动容之色,反而满满是看不清的深沉暗色。

    就在顾之素沉默的望着她,双眸一点点眯了起来时,一个声音却蓦然打破对峙,突地插进了凝滞的屋中。

    “少爷,您看他们这样可怜,您就收下他们吧。”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顾之素眉眼不动,眯起的眸子里,骤然划过一丝光芒,就好像没见过一样,一点一点将来者的脸看清楚,薄唇微动吐出两个字来:“……卫忧?”

    胡沁儿一听有人求情,眸光一闪,面上虽然没有欣喜之色,却也显得极为紧张,试探着看向顾之素:“少爷……”

    自己还没说什么呢,就已经跪了一地,这样热闹的一场戏,他要是不答应的话,还怎么演下去呢?

    “收下你们,倒是可以。”顾之素端起茶盏,垂目吹了吹浮在杯口的茶叶,不等跪在地上的人高兴,不紧不慢的补充道,“只是府中规定,庶子身边的丫鬟不能超过两个,小厮也是同样,若是当真收下了你们姐弟,我这里的人数可是多了一个,这可怎么是好呢?”

    胡沁儿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来,还以为他这一次仍旧会很好说话,不禁有些讶异的抬起头来,却正好与那双带着几分戏谑,深不见底的黑眸对视个正着,她眼中霎时闪过一分惊愕,忙再度垂目神色恭敬的应道。

    “奴婢知道给少爷添麻烦了,这样的事情不敢让少爷劳心,奴婢和弟弟一定会想到办法,留在少爷身边侍候的。”

    顾之素知晓她方才看出了端倪,这才表现的如此恭敬,闻言将茶盏轻轻盖了回去,长长的眼睫垂落而下,在白皙的面容上落下阴影:“如果你们有这样的本事,我自然无不收下你们的理由,起来罢。”

    见顾之素答应了,不光是胡沁儿高兴,连跟着求情的卫忧,看起来也很是欣喜,只是他唇角带笑,眼光却十分晦涩,一出门就走回自己屋中,后来据清欢过来禀报,卫忧的身体也不知为何,这几日本一直好好的,突然却又病了。

    顾之素听了清欢禀报,不置可否的看了卫闲一眼,任由闷在屋里的卫忧养病,也没有多说什么。

    当日傍晚时分,胡沁儿果真自院外回来,还带着一个十五六岁,黑瘦沉默的少年回来,在门外给顾之素行了礼,也不知到底是走了谁的路子,最终留在了溶梨院中。

    时至三更,溶梨院内一片静寂,只有一人的主屋内,顾之素吹熄了蜡烛,无声端坐在桌案前,合着双眼只等待了片刻,黑暗中就传来吱呀响声,两个身影隔着一道屏风,低身对他行了大礼,与白日完全不同的清丽女声,与清澈少年的声音同时响起。

    “奴才月鸦。”

    “奴婢月沁。”

    “见过顾四少爷!”

    “月鸦,月沁。”屏风后的人一动不动,只能听见低沉声音,在黑暗中缓缓回响,“胡沁儿,胡牙,原来如此——你们是长安派来的人,说是要为我所用,我碍于他是想帮我,倒是不好推却他。”

    说到此处,顾之素蓦地睁开眼睛,目光比锋刃还要尖锐,直直看向屏风后的身影,蓦地沉下了声音:“可你们并不将我看做主子,而我信不过的人,绝不能呆在我身边,成为害自己的利器。”

    屏风后的两人闻言,清丽的女声不曾犹豫,先一步恭敬回应道:“四少爷言重了,我与月鸦乃是月晦中人,只听从主子一人命令,主子已将我们二人赠予您,以后我们便不是月晦之人,而是您的下属。”

    “我的下属?真是会说话。”

    顾之素甫一听到她清丽声音,又看到她身边那个不似少年,却也不像是青年的身影,便知晓那人派来的两个人,名为月沁的医毒双修,名为月鸦的则善于易容。

    心中清楚之时,他已决定留下两人,声音却愈发冷了:“若天下有这样好收服的下属,我倒真是要高兴几日了。”

    清丽女声闻言,倒是迟疑了一下,仿佛是觉得他的反应,与料想中不大一样:“四少爷——”

    顾之素自椅子上立起身来,悄然无声的走至屏风前,漆黑瞳孔闪过星点光芒,犹如尖锐的利刃飞去:“现下我身边无人可用,如今收下了你们,不过是看在长安的面子上,我不管你们心中怎么想,若有自作主张之举,我自会让你们回到月晦,到时勿谓言之不预!”

    屏风外两人不曾犹疑,立时一起低身应了:“谨听少爷吩咐!不敢或忘!”

    “这样最好。”

    顾之素慢慢踱步回窗边,乍然一把将窗户大开,任由窗外月光坠入屋中,目光扫过空无一人的院落,声音骤然低了下来。

    “月沁,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

    屏风外影子低下身来:“请四少爷吩咐。”

    “你身上,可有‘幽兰露’和‘引魂’?”

    乍然听到这两个名字,女子声音停滞一瞬,方才缓缓道:“回少爷,属下……属下有。”

    “东西放下,不必你们在此了,下去罢。”

    三千大章求枝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