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别离

章节字数:2579  更新时间:16-01-18 15: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章别离

    一个多月过去了,陈翎渐渐熟悉了这里的生活,被宠着的日子,连她自己有时候都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四岁小孩,撒娇卖萌都是手到擒来。馆陶和两个哥哥时不时来看她,对她呵护有加。哥哥们还经常会带些看她看来不是很新鲜的小玩意儿给她,但是依旧觉得很幸福满足,被人捧在手心中的感觉真好。

    偶尔静谧的夜里,会梦到自己的过去,冰冷的屋子里,只有自己。福伯的死,那最后的眼神,她时常午夜梦回,自己一个人抱着自己,无声地流泪。有一次睡午觉被噩梦惊醒,陌央正端着药进门,他见证了她的无助。他什么都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却仿佛什么都懂,他坐到她的床边,静静地陪着她,直到她恢复平静。

    梵尘每天来诊脉,陌央煎药,顺便监视督促陈翎喝下去。陈翎一开始还是忍气吞声地喝下去,后来开始挣扎,再数次反抗无效之后,就开始了眨巴着仿佛能挤出水的眼睛,楚楚可怜。陌央这时候就甩一记眼刀,把药灌进了陈翎嘴里。

    梵尘见陈翎渐渐恢复了元气,也就放心了。绝尘之前夜观天象,发现异星闯入,或许她可以改变命运,或许她也只是另一个时代的牺牲品,轮回她的不幸,万劫不复。梵尘和陈翎相处了一个多月,也自然舍不得这个孩子,她乖巧伶俐,表象单纯装傻,其实内心是深沉的忧郁。

    陌央名为照顾这个小妹妹,实际上是变相地欺负她,监视陈翎咽下苦药。当然,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一颗甜甜清凉的薄荷糖,就会递到她的视线里,她就会展颜一笑,化苦为甜。

    “什么?陌央哥哥,你们明天就要走了吗?”陈翎拉住陌央的衣袖,有些不舍。他很疼她,虽然他很少笑,但是她知道,他笑起来很迷人。

    月色如墨,晕开了夜的深沉。气氛有些凄凉,今夜过去就是别离。桂花香气飘散在夜色之中,新人心脾,夹杂着陌央身上散发出的淡淡药香。

    “嗯。我以后会回来看你的。”陌央温柔抚摸着陈翎的头顶,微微浅笑。

    “陌央哥哥,你答应我的,不准耍赖。”冰冷的泪水划过陈翎的脸颊,不惧死亡的她此刻却流泪了。她最怕的就是离别,儿时与父母的离别,不知下次见面又是何时,又或许是,再也没办法相见了。她不想,这次的分别就是与陌央的就是永别。

    “好,一言为定。”陌央食指轻刮陈翎的小鼻子,笑如五月暖阳。

    凌晨,院子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沉睡。两个身影穿过庭院,桂花一夕落尽,铺路满地。

    “陌央,怎么不走了?舍不得翎儿?”梵尘意识到身后的小人影没有跟上来,便回首看他。

    陌央正停在陈翎的房门口,凝视紧闭的门扉,眼中的思绪看不懂,但是却感受的到那里面的悲伤。

    “怎么,是你叫为师趁他们没醒悄悄走的,怎么现在舍不得了?”梵尘忍不住打趣。

    “走吧,师傅。”陌央一叹,决绝转身。相见就会留恋,留恋就会不舍,不如不见。等翎儿醒了,我或许就不会舍得走了。

    梵尘也不继续打趣他了,跟着小小的身影一起消失在沉睡的院子里。

    夜遁了,天明了,茶凉了,人也不见了。

    “陌央哥哥,陌央哥哥——”陈翎苍白了脸颊,惊吓起来。她梦见,陌央走了,她在黑暗里跑了很久很久,可是依旧找不到他的身影。

    陌央,你们不会真的走了吧?

    陈翎急忙穿好衣服,来到陌央住所。找遍了所有,都没有他们师徒的身影。陈翎蹲在院子里,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她还是不愿接受他们不告而别的事实。泪水无声地滑落,那个逼自己吃药的人,递给自己薄荷糖的人,不告而别了······下次见面又是何时?又或许,在这个时代,是否还会有下次的相见?

    冬天午后的阳光明媚,软榻上的小女孩定定地看着院子里的那株桂花,只剩枯枝的桂花树。

    “小姐,小姐——”花月看着小姐又走神了,轻轻唤道。

    “啊,什么?”陈翎回过神,一脸迷茫地望着花月。

    “啊什么啊呀,小姐,你怎么又走神了!快把这件貂衣穿上,要不又要生病了。”花月边将貂毛大衣披在陈翎身上,边碎碎叨叨。这些话,陈翎听了千百遍了,都听腻了。陈翎都懒得回答,任她披上白毛大衣。白色的绒毛衬得她更加雪白,素净得仿佛是在白牡丹里的仙子。

    “小姐,你是不是在想梵尘神医和小陌央?”

    陈翎瞥她一眼,没有说话。

    “都快两个月没见他们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知道小陌央会不会想我们家小姐······”花月俏皮地打趣,陌央可是和小姐是一对小金童玉女呢。

    陈翎心中一颤,是啊,陌央此刻如何了?会再回来吗?尽管他早熟聪颖,可他毕竟只有五岁。年仅五岁的他,长大以后还会记得我吗?我或许不过是他童年的一个过客,他不会记得了吧。那个回来找我的约定,会不会也化成泡影?

    “小姐,小姐——”花月很无奈!小姐又走神了!

    “啊?”

    “小姐,你怎么又走神了!”

    “娘亲在哪里?听说今天爹爹和哥哥要回来了。”陈翎想见见历史上没有记载的爹是怎样的?哥哥们貌似也是悲惨的结局,被历史描绘成不孝子,败类,既然我来了,我就不可以让他们变得这样!

    “侯爷马上就回来了,今天宫中有盛宴,会带小姐去。而且,小姐,花月已经讲过三遍了!”花月欲哭无泪,小姐是真傻还是假傻?

    “娇儿,你看谁回来了?”馆陶喜悦地踏进陈翎的凰羽阁,身后是儒雅风流的青年男子,还有两个七八岁的男孩。

    这就是我的爹爹吧,没想到没有很多记载的堂邑夷侯陈午这么仪表堂堂。看来哥哥们都是继承了爹娘的容貌,虽然年纪还小,但可以看出来长大一定很迷人。

    “爹爹——哥哥——嘿嘿。”陈翎这三个月来早就学会了撒娇!这不就装着天真,笑得纯洁,屁颠屁颠地扑入堂邑夷侯的怀中。

    陈午一把将陈翎抱在怀里,笑开了花:“爹爹的小公主,几个月不见,又长的更加漂亮了!”

    “爹爹这次前去江南,没有礼物带回来吗?”

    “怎么,爹爹刚回来,你就要礼物呀——是盼着礼物,还是爹爹呀?”陈午不乐意了,逗着怀里的可人儿。

    “爹爹不会跑掉,就是我的爹爹,但是礼物不买就不是我的了呀!”陈翎抱着陈午的脖子,继续卖萌。

    那句“爹爹就是我爹爹”,取悦到了陈午。陈午无比自豪,心满意足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墨玉。还不等递给陈翎,就被陈翎抢了过去,陈翎左翻着看看,右翻着看看。墨玉拿在手里冰凉滑腻,上面雕刻的是一支精美的梅花。

    “喜欢吗?”

    “喜欢,最喜欢爹爹了——”陈翎继续无耻地卖萌,她笑得很甜美。遗失的一世的父爱和母爱,这一世,她都得到了。陈翎都差点忘了,她曾经是个寂寞孤僻的,此刻已经完全沉溺于迟来的关爱中。

    “那娘亲呢?”馆陶在一边佯装吃错,可是弯弯的笑眼里满是甜蜜。

    “翎儿也最喜欢娘亲!”陈翎继续无耻地卖萌,扑到馆陶怀里。馆陶接住,抱在怀里,别提笑得多开心了。

    一院子的人都被陈翎狗腿的模样逗笑了,整个凰羽阁都洋溢着满满的温馨。这一家最后的命运是否会改变?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