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不同路

章节字数:2319  更新时间:16-01-18 15: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七章不同路

    刘彻的眼神晦暗,被拒绝的难堪,让他的眼神冰冷。他不懂,为什么表姐这么善变,曾经一起玩耍,现在时而冷漠时而温柔。此刻,在他许下款款深情的诺言之时,她却毫不留情,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婉拒。

    简单地一起在长乐宫用完了晚膳,王娡母子就离开了,两个人都陷入了深思。刘启也随着王娡去了王娡那里过夜。

    “娇儿!下午你怎么那样说话!”馆陶有些气愤,自己的计划······

    “娘亲,我是翎儿,不是娇儿。”陈翎郑重地重申,她是陈翎,她不想被叫另一个人的名字。她也不想再重蹈历史上陈阿娇的命运,她不是她,她要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什么娇儿翎儿的,你都是我女儿!下午怎么可以当着皇上的面那么说话,彻儿是他的皇子,彻儿可能是将来的储君,你再怎么样也不能那么拒绝了!”

    “娘亲只顾刘彻是不是将来的储君,不顾翎儿是否愿意吗?”难道我就是一个傀儡,权利中心任人摆布的傀儡吗?就连是亲母,也时时刻刻利用自己,为自己的地位铺路吗?

    馆陶沉默了一会儿,摸着陈翎的额头,微微蹙眉:“翎儿,娘亲这样做都是为了你。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娘只是希望你将来能不受制于人,没有人能伤害到你。”

    “娘亲放心,翎儿懂得保护自己,所以娘亲,若是真的为我好,就该让我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陈翎说得很认真,她都差点想说出自己是未来来的人,她知道将来的事。但是转念一想,若是自己说了,那么娘亲会不会想尽办法阻止刘彻上位,甚至杀了刘彻来打破命运。杀了刘彻······她不想。究竟是怕失去了一个盛世明君,还是怕失去刘彻这个人?

    “那就好,你要记得,我们身在帝王家,不比寻常人家百姓家,所以要步步为营。”

    “好。”

    陈翎在心中暗自做了决定,或许一开始自己今天就不应该心软,不该给自己和他接触的机会,以至于娘亲和王夫人有机会商谈,才差点让“金屋藏娇”的历史重演。不可以在这样下去,她一定要清醒,不可以有丝毫的动容。

    住了一个多月,馆陶就和陈翎搬回去了公主府。这一个月里,王娡一开始还带着刘彻来串门,陈翎都以身子不适拒门不出,馆陶也是敷衍了几句。王娡热脸贴了冷屁股,后来索性也就不来了,心里琢磨着另一个出路。

    小小的刘彻听到陈翎身子不适的时候,还有几分担忧,表姐是不是受寒了,不知道现在难受不难受,她看起来这么瘦弱,希望不要有事才好。

    可当他看到陈翎和刘荣在御花园里下棋时,他什么都明白了。是自己被表姐拒门于千里之外,是自己被无视了,在表姐心中,自己微不足道。刘彻透过花枝,冷冷地看着对弈而笑的二人。

    刘彻失落地回去,经过王娡的房间时,里面传来了低微的说话声。

    “今日奴婢在御花园中看到了翎郡主和太子在下棋,都笑地很开心的样子。莫非是馆陶公主有意要和栗姬交好,扶持太子栗姬的儿子上位吗?”王娡的贴身丫鬟锦绣说道。

    “哼!倒不是馆陶有心和栗姬交好,而是她女儿!小小年纪就懂攀附权贵,那日拒绝和彻儿联姻,原来是早就谋划好去勾搭太子了啊!真是有心计的小狐狸。”栗姬语气带着不屑和狠戾。她的计划!就这样被一个小丫头给毁了!

    门口的刘彻只觉得心寒,和这冬天一样的寒冷。原来她对我冷漠,是因为她要对另一个人笑。她对我冷漠,却对我的同父异母的哥哥,笑得那么灿烂,究竟是因为喜欢他,还是看上了他的身份?太子······是不是如果我是太子,和你一起下棋的就是我?

    刘彻冷笑,陈翎也不过如此罢了,一个趋炎附势的势力人罢了。呵,金屋藏娇你还不配。

    这件事改变了刘彻,本是温柔贴心的刘彻,变得冷漠果决,带着笑容的脸上,眼眸里却都不是真心的笑意。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一晃十年。这十年里,陈翎虽然也时常进宫,一开始遇到刘彻还故意有所回避,可是后来发现,刘彻根本没有看自己一眼,故意无视自己。陈翎后来也就懒得回避了,桥归桥,路归路。历史也被改变了吧,我们没有交集。

    本来早该被废的刘荣,此刻依旧是太子。陈翎和刘荣的关系还是比较亲密的,宫中都在传言,翎郡主将来就是太子妃,太子对翎郡主很贴心。栗姬一直对馆陶母女抱有成见,狠狠处罚了那些传留言的宫女。

    栗姬靠在鸳鸯软榻上,凤眸直射来请安的刘荣:“荣儿,听说你和陈翎那小丫头走得很近?”

    “翎儿是我表妹,自然应该熟络。我知道母妃一直对姑母献美有所不满,可是就算姑母不献美,父皇也是会新纳妃子的。这怨不得姑母,更怨不得翎儿。”刘荣站直了身体,铿锵有力的声音掷地有声。如今弱冠的刘荣,已经是一表人才的青年。平日里温顺的他,满身书卷香,像是哪家书香门第的温润公子哥,而不是雍容华贵的皇室太子。

    “是不是你长大了,翅膀就硬了,敢为了她来顶撞母妃?”栗姬一拍软榻的扶手,“啪”地一声,在空荡的大殿中盘旋。

    “母妃,我只是在劝你不要老是误解表妹。”刘荣的语气微缓。

    “哼,母妃就是不喜欢他们一家!总之,你离那个陈翎远一点!过几日,就是宫中选秀,到时候你就要从秀女中挑选你的太子妃,为了避嫌,你也该离陈翎远一点。”栗姬说完这句话,就甩了甩袖子,离开了。

    刘荣呆呆地站到原地,苦笑。他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投胎在帝王家,葬送了他的童年,现在,他的婚姻也要变成权利战争的牺牲品。他要娶不认识的女子,是不是皇室就不会存在纯粹的亲情,友情,爱情?

    只不过是和表妹聊得来,纯粹的友情,也受到各种阻碍,要担心母妃的阻挠,要担忧别人的传言,要担心会不会变成权利战争的核心。这样的日子,不是我要的,我要的是寻常人家的简单平淡,我要的是娶自己所爱之人,一生一世,执子之手,白头偕老。政治婚姻······这种没有感情的婚姻,我不要!

    陈翎一身白衣,坐在窗前翻着竹简,一只白鸽扑闪着翅膀,从窗外飞进,落在了竹简旁。陈翎取下白鸽腿上绑着的布条看,眼色越加的晦暗。是刘荣传来的书信。

    陈翎将布条捏在手心中,放在了烛火上点燃,烧成了灰烬。

    刘荣想出宫······这该如何帮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