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谋划出宫

章节字数:2529  更新时间:16-01-18 15: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八章谋划出宫

    次日的御花园中,两个身影相对而坐,依旧如十年前一样,隔着白玉桌。女子身着一身素白的衣裳,手执白子;男子一身黄衣,手执黑子。周围的迎春花,迎着五月暖阳,开放的热烈。

    “翎儿,我发现我并不适合留在宫中,我和这里格格不入。”刘荣皱眉,清秀的俊脸上,因为昨日的事情一夜难眠,浮现出淡淡的黑眼圈,略显憔悴。

    陈翎沉默,把玩着手中的白子,内心陷入了挣扎。本来刘荣是应该在小时候就被废太子的,由于自己的介入,刘荣的命运也被改变。刘荣没有杀伐果断的霸者心,骨子里是细腻柔情的人,犹如这五月暖阳一般的男子,他不适合当皇帝,可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他现在被逼过着他不想要的生活。本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这才拒绝了金屋藏娇,没想到因为自己的私利,害了两个人。刘荣不幸福,刘彻也满腔抱负不得施展。

    陈翎叹了一口气,到底如何才能让刘彻登基,刘荣也得到他想要的平凡生活,而我的亲人也能幸免于难呢?鱼和熊掌就真的没办法兼得吗?

    “翎儿,为何叹气?”刘荣见陈翎皱着眉头的样子,也没有了兴致下棋。本来这下棋就是为了装装样子,实际上就是商量如何处理太子选妃一事。

    “表哥,如果你不是太子,会不会更加幸福?”

    “我想,会吧。”

    “那被废太子呢?”

    “我本就不是治国之才,我倒宁愿简简单单地当个小商贩,和所爱之人一起经营,一起游山玩水。这样就足够了。”刘荣想象着这种日子,嘴角微微上扬。

    “如果,是因为我,你才过着如今你不想要的生活,你会不会怨我?”陈翎听着刘荣所向往的简单的幸福,有些内疚。都是因为自己······若不是自己,刘荣现在应该在自己的封地,做着逍遥的王爷吧。

    “翎儿又在乱想些什么,这怎么会是你的错?让我投胎到皇室的,是老天,我怎么会怨你······”刘荣伸出右手,摸了摸陈翎低下的头。

    刘荣的手总是这样温暖,他一直像大哥哥一样。他的思想不像古代一样迂腐,除了名利就是金钱,他待人平等,一视同仁,喜欢经商,诗文。他不求后宫佳丽三千,只求与所爱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所以陈翎才和刘荣很合得来,她不用担心尔虞我诈,真情假意。他们之间是难得的纯粹的友情。

    “表哥,我会帮你,得到你想要的生活。”陈翎信誓旦旦,她一定要帮助他!

    “好,我想出宫,不想选妃。你的落木轩里,把我安插进去,躲过我母妃的耳目。”

    落木轩是陈翎私下里开的一家茶庄,陈翎喜爱清茶,所以就专门开了一家茶庄生意。陈翎是21世纪的陈氏企业的继承者,虽然身体不好,但关在屋子里也从小学习生意上的事。来到古代自然把生意做得有声有色,不但开了茶庄,还有几家连锁的酒楼,衣坊。茶庄“落木”,酒楼“陌生人”,衣坊“香肩”,名字取自于落木生香。而这落木生香起源于,江湖上神秘的杀手组织,叫火凰宫,里面四大坛主就是落,木,生,香;当然这宫主就是陈翎了。

    陌生人酒楼凭借着陈翎传授的烧烤,火锅吃法而闻名,生坛主为掌柜;香肩衣坊靠着陈翎画的别出心裁的衣服样式而拔得头筹,香坛主为坊主;茶庄由落来经营;木则是潜伏在陈翎身边,保护她。这些事,陈翎对刘荣毫无隐瞒,因为她知道刘荣很喜欢经商,也很有天赋,一教就会。

    “我也正有此意。‘落木生香’里都是我的亲信,绝对不会有背叛的人,所以一定会藏得住表哥的。只要躲过了这次的选妃,就可以平安归来。再随便找个理由,说是被刺杀,逃到了迷林,所以没有立刻赶回。这样舅舅不会怪罪,你母妃也无可奈何。”

    “好,那今晚我就以出宫去军营查克扣军饷之事的名义,让你属下假扮成杀手刺杀我,让我逃走,如何?”

    “表哥想的不错,那就这样做吧。”陈翎思虑了一番,觉得还是有九成把握的。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冷漠的声音,透着冬日清晨的寒意:“皇兄和表姐好雅兴啊。不知这局是谁胜谁负,还是无心下棋了?”

    是他,刘彻。

    刘彻穿着银色的锦衣,胸前是一只墨色的雄鹰,展翅飞翔。他勾着冷冷的笑,渐渐走近,带着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他停在了石桌旁,瞥了一眼棋局,然后冷冷地扫了一眼刘荣,视线最后停在了陈翎脸上。

    陈翎无视他的目光,继续把玩着手中的白子,看似认真思虑过后,才落在了棋盘之上。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刘彻一眼,她不想,也没必要。既然决定了没有瓜葛,那么就没必要再有什么牵扯吧,只要让他登帝,一切回到历史的轨道。他依旧是独当一面,君临天下的汉武帝,而我,就让我消失在史册中,做一个平凡的人。

    “皇弟来了呀,不知皇弟是要往哪里去?”刘荣虽然和刘彻是争夺帝位的敌手,可是刘荣却从来没有把这个弟弟当做眼中钉,毕竟他也没兴趣当皇帝。只是这弟弟却似乎对自己不怎么友善,尤其是在自己和翎儿在一起的时候。。。。。。

    “弟弟只不过是来赏花,这一院子的迎春花开的这么好,皇兄和表姐不会是吝啬春色吧。”刘彻明明是勾着浅浅的笑容,可眼色里却是凌厉,不知道他在说的究竟是花,还是天下。

    “怎会,弟弟也一起就是了。”刘荣指了指身侧的石凳,笑着示意他坐下。

    刘彻也没有推辞,就这么坐了下来。陈翎腹议,还真当是厚颜无耻,叫你坐下来就坐下来吗,不知道这是客套话吗!陈翎瞪了一眼刘荣,都怪刘荣多嘴,让这个烫手山芋留下来了。刘荣无辜地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他这么不客气啊。

    刘彻看着他们两眼神的互动,不动声色,拿起旁边的酒壶倒了一杯,一点也不拘谨。短暂的寂静有些尴尬,刘彻品着酒,陈翎喝着茶。刘荣看刘彻和陈翎都没有意思开口,好吧,还是我说话吧,这两个人都是出了名的淡定,我可受不了这种压抑。

    “嗯。。。。。。那个,翎儿不如奏一曲,别浪费了这么好的天气和春色。”刘荣在脑中搜索了很久,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牺牲一下翎儿了。

    陈翎瞪着刘荣,茶杯猛地一摞在石桌上,发出了沉闷响亮的声音。刘荣装作没看见,头机械式地看向一旁,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看不见。

    刘彻看着陈翎的表情很像炸毛却还隐忍的小猫,心情不由大好,嘴角微微扬起,也接过话题:“皇兄的提议很好,还希望表姐能让我们一饱耳福。”

    好好好,好个屁。这刘彻明明别的时候都和刘荣对着干,怎么一到我这里,就联合着刘荣一起来捉弄我了。

    陈翎扯了扯嘴角:“如果你们不嫌弃,我就弹一首我前几天无聊,自己谱的一首曲吧。”

    “好啊,那我们可就洗耳恭听了。”刘荣还不知道么,翎儿可是无所不能的。

    “木心,去把我的琴取来。”陈翎对着守在一旁的丫鬟说道。木心领命回府拿琴,这木心就是火凰宫的木坛主,随侍在陈翎身边守护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