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刺杀

章节字数:3024  更新时间:16-01-19 19: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陈翎想赌一赌,赌刘彻是否有仁爱之心,还是只是历史上记载他的仁德是虚假的。她要坦白,坦白一切,就让自己任性地信任一次刘彻,希望刘彻不要让自己失望。

    陈翎这么想着,停在了院子中的一间房间门口。侧过身看着刘彻,眼神认真,“我信你。”

    刘彻还没有反应过来陈翎的话,陈翎的身影就进入了那间屋子。刘彻跟了进去,却见里面的站着两个人,陈翎和刘荣。

    刘荣看到刘彻,难以置信地看向陈翎,为什么,为什么翎儿要将自己的所在之地告诉刘彻,要知道刘彻可是巴不得自己死,好成为太子。

    刘彻也同样有点惊讶,陈翎明知道我是威胁刘荣的存在,可她却依旧带我来见刘荣。这就是,翎儿进门之前所说的话的缘由吗,她信任自己?思及此,刘彻竟然有几分欣喜,在她的心中,原来自己还是有一席之地的。

    “荣哥哥,对不起,没有和你商议,就把他带来了。”陈翎抱歉地看着刘荣,她知道这一步有多危险,可是她信他,他刚刚都没有揭发自己,反而为她接了围,那他一定就不会再会抓荣哥哥回去,也不会告密了吧。

    刘彻自然看出刘荣此刻的忧虑,他微微上前,对刘荣行礼:“皇兄也不必责怪翎儿,放心,彻儿是不会说出去的。”轻快的语气,淡淡的笑风华绝代。

    刘荣皱着眉头,他还没有全信刘彻的话,不,是不敢信。他和翎儿的命,就在刘彻的一念之间,他怎么能放心呢。

    刘彻细长的眼睛微挑,轻笑道:“若是我想让你死,刚刚邱大人来搜落木轩的时候,我就不会出手阻拦了。”带着些嘲讽的笑意,嘲讽刘荣的多疑。

    “好吧,那你来就是想确认我在不在这里的?”刘荣半信半疑。

    “这我就不知道翎儿是怎么打算的,是翎儿带我来的。”刘彻转头看向陈翎。

    陈翎得意地看着两个人,她一路思虑决定的办法,“是我有话要说,一个能让你们两个都得到心中所想的办法。至于用不用,就要看你们同不同意了。”陈翎轻摇莲步,悠悠走到桌旁坐下,斟了一杯“浓香”茶。

    浓香就如它的名,一股浓郁的香味蔓延在屋子里。白雾缭绕,在陈翎的睫毛上跳跃。陈翎脸上高深的笑,让刘彻恍然失神。

    刘荣接过话,坐到陈翎的身边:“什么办法?”

    刘彻回过神,也做到陈翎的另一侧,静静地等待着她的下文。看她笑得如此甜美,一定是能让他满意的好办法。

    “荣哥哥可愿意抛弃太子之位,过寻常人家的生活,从此不再钩心斗角,找到所爱的女子,过一辈子?刘彻,你可愿意放过荣哥哥,保证得到太子之位后不伤害他?如此一来,你们两个人都能如愿以偿。”

    刘荣和刘彻相视一眼,刘彻笑道:“皇兄和我本就是兄弟,我从没想过要伤害皇兄,若是皇兄自愿退出太子之位,我刘彻更是感谢皇兄。皇兄的母妃,我也会善待,若是皇兄想接你母妃出宫也可以。”刘彻却是好奇,一直以为陈翎亲近刘荣,是为了成为太子妃,如今看来,陈翎不是势力的女子。难道是自己误会她了?可又为何,她对身为太子的刘荣亲近,和自己却很疏远,没有理由地冷淡?

    刘荣也想过着闲云野鹤,没有束缚的生活,唯一担忧的就是母妃那里不好说话。母妃的一切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不过若是能得到刘彻的保证,他也就放心了。

    协议达成,陈翎和刘彻准备离去。马车已经备好,陈翎又恢复了淡然,道了别也不等刘彻回应,就自顾自地上了马车。谁知,陈翎刚刚坐定,刘彻也跟上了马车,带着一脸灿烂的笑意,坐到了陈翎的对面。

    “你怎么也上来了?”陈翎微微蹙眉,本想协议完成,他们就可以不用再有交集。他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闯进自己的心湖,掀起波澜。就如此刻,小小的马车里,就他们二人相对而坐,仿佛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陈翎不再是完全没有顾忌,可以冷冷对待刘彻的陈翎了,她已经变得不敢面对刘彻,不敢再接触刘彻,怕自己的心沦陷在他的眼眸里。

    “难道让我走回宫去?”刘彻没有察觉陈翎的异样,依旧风流地笑着。

    马车里又恢复了尴尬的宁静,陈翎只听见自己的浅浅的呼吸,还有心跳。突然马车从一块石头上压过,整辆车一个踉跄,陈翎由于惯性,向前倒去。刘彻顺势将她揽入怀中,陈翎从他怀中抬起头,慌乱地望着他,呼吸很近,带着彼此的温度。陈翎只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急促,她猛地推开刘彻,回到了原处,仿佛那一瞬间的悸动都是不曾有过的。

    刘彻只当陈翎是女子的娇羞,所以才装作没有反应。可是他不知,陈翎的是决绝。她不容许自己爱上刘彻的决心,在那一刻重新加固,崩塌的心房,也被自己重塑,陈翎将自己牢牢地锁在她的栅栏里,不容许刘彻靠近半分,也不让自己走出去半分。

    一路沉默,直到堂邑夷侯府,陈翎道了别,就头也不回地急急离开,目光始终都没有落在刘彻的身上。刘彻也没有在意,嘴角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回到了宫中。

    刘彻一边回放着今日的陈翎的点点滴滴,一边走向他的寝殿。却在听到“即使是郡主,也杀无赦”时,止住了脚步。

    这是母妃的芷兰殿,刚刚的声音是母妃的。莫非母妃得知了今日的计谋被我破坏,就想痛下杀手,不放过陈翎?

    “可是,侯府难入,刺杀恐怕很困难。而且落木轩有高手保护,太子恐怕也是难伤分毫。”屋中的黑影分析,清冷的声音就如他浑身散发出的戾气一样的冰冷。

    “那就想办法把他们逼出来。我会派御林军假装去搜落木轩,太子就必定会从落木轩逃出去。你带着你的手下,趁机去刺杀太子。如果陈翎阻拦,杀也无妨。若是不能为我所用,她还留着有什么用。”王娡凤眸微挑,眼眸犀利黑亮,就像是黑夜里在狩猎的猎豹。

    黑影领命就要走来,刘彻躲在拐角,看着黑影越走越远。那男人带着黑色的面具,看不清面容,只能依稀从他的声音里,判断出他是经受过良好训练的杀手头目,大约三十岁左右。母妃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没有告诉我?

    刘彻望着芷兰殿幽幽灯火,蹙起了眉头。现在去通知刘荣或是陈翎已经来不及,而且若是派人出宫,就会引起注意。到那时,被人发现就更加说不清了。

    罢了,罢了,我果然还是放不下她。

    刘彻叹着,嘴角的笑意却没有消逝。他轻点绿瓦,踏着飞檐,出了宫门。

    刚回侯府的陈翎正准备歇下,就有一只白鸽飞进了屋子。那正是落木轩和陈翎通信的白鸽,腿上绑着的信函写着:御林军走而复返,太子坐马车出城。

    陈翎捏紧了手中的纸条,为什么和刘彻达成协议,御林军还会回头来搜!陈翎用力地咬着唇瓣,直到下唇发白。

    一辆马车出城,肯定难以逃脱,陈翎随便披了一件披风,就坐上马车出城!为了引开一半的军力,希望落雲能够保护好荣哥哥。可陈翎忘了,她此刻,没有暗卫的保护,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不过,她又何曾会害怕,时间由不得她犹豫,由不得她退缩,她就是这么任性地想守护她爱的人,不惜一切。

    刘荣的马车出了长安的东城门,而陈翎走了西城门。这样至少可以拖延时间。五六个黑面的杀手从天而降,挡在了陈翎的马车前。

    泛着冷光的寒剑刺向了马车,几乎刺中了陈翎。还好陈翎反应快,跳下了马车。而车夫已经命丧黄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陈翎此刻不是害怕,而是庆幸,或许杀手都在这里了,荣哥哥就多一分可以存活的可能性。

    刺客借着昏暗的月光,依稀辩得陈翎的样貌。对着其中黑面具的领头说道:“这是郡主,不是太子。看来太子在城东,我们接下来是去追太子,还是杀了这女子?”

    “主上命令杀无赦。至于太子,我已经安排了人去了。”黑面冷冷的语调,让陈翎放下的心又提起来。果然,他们不是好对付的。他们想刺杀荣哥哥,得到最大好处的就是刘彻和王娡。不知究竟是谁,还是合谋?想到,若是刘彻背叛,陈翎的眼色变得晦暗。

    黑面杀手提着银白的剑,刀锋泛着幽幽的冷光,朝陈翎一点点靠近。陈翎一小步一小步后退,就在黑面近在咫尺时,陈翎快速解下披风,盖在了黑面的头上,遮住了他的视线。陈翎趁机快速逃跑,在林子里到处乱窜。

    杀手们都急忙去追赶,奈何黑夜太暗,再加上林子枝叶繁茂,都不见陈翎的踪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