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断情

章节字数:2504  更新时间:16-01-21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总有路尽的时候,就如同烟花总有冷却的时候。美好的时光,总是觉得只是一瞬间,从郊林到侯府,一个时辰恍然而过。刘彻看着怀中依旧沉睡的女子,不忍心将她叫起,也不舍得她离开自己的怀抱。

    木心看刘彻呆呆的望着陈翎,也没有走进侯府,也没有叫起小姐,就这么站在寒风中。她默默心里吐槽,犯了个白眼,要盯着我家小姐看也找个暖和点的地方啊,别冻着我家小姐。

    实在憋不住了,木心小心翼翼试探,反正“陌生人”酒楼也是自家的。“那个,殿下,这时间府中都睡下了,不如将小姐送到客栈去休息。”

    沉思了一会儿,刘彻才淡淡回应道,“嗯”。

    木心在前引路,到了酒楼。“陌生人”酒楼灯火依旧通明,夜里不休。清雅的琴音流转,温黄的灯火摇曳,酒楼仍旧一片热闹。木心和掌柜的说了几句,就领着刘彻进入了上房。

    昙花阁内,白纱帐里,女子沉沉地睡着,清浅地呼吸着。宁静安详的精致面容,在柔和的暖黄灯光里,安静迷人。床边白衣男子正俯身为她压被子,不经意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这么静静地傻傻地望着床上的女子,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红木窗边的洁白的昙花悄然绽放,盛放出一缕淡淡的幽香,萦绕整个屋子。一线晨光撒入屋内,昙花也缓缓合上她的纯白。

    “唔”床上的人儿不满阳光的刺眼,正想抬起手遮住眼睛,却抬不起手来。陈翎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却是刘彻熟睡的俊脸。他坐在床边,头靠着床栏,还有他的手。。。。。。正紧紧握着她的手,十指相扣。

    细碎的光芒在他的睫毛上跳跃,这般仔细地看着他,似乎还从来没有过。陈翎看着紧握着的双手,一晚上,他都这么握着我的手吗?是他将自己抱回来,又在床边陪了我一晚上,难道他对我是真心的么?他对我这样,可是我却太懦弱,怕命运,怕死亡,而不敢接受他的好。

    陈翎轻轻地抽回手,却又被紧紧的抓住。她惊讶地撞上了一双炽热的眼,刘彻正近在咫尺地望着她。原来他醒了,那他知道了我刚刚一直看着他?

    他俯下身子,几乎两唇相贴。陈翎却回过神来,撇过头去,不经意间,双唇相擦,她的颊已染上绯色。刘彻两指擒住她的下颚,言语里泛着冷意:“为什么要躲,十年前你就开始躲我了,为什么今日你还是要躲?”

    陈翎死咬着唇,不发一言。听着他略带委屈的语气,她无奈无措。这个问题她又如何回答?刚刚,只差那么一瞬间,只差那么一寸,她就会沉沦,不管什么命运,不管什么未来。可惜,不,是还好,错开了。

    “你起来,我该回去了。”她能如何,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逃避他而已。撑起身子,避开刘彻。他却按住她,双手撑在她的两侧,让她无处可躲。

    “你看着我,看着我,翎儿。”抓住她的双肩,迫使她看着他。“难道你真的就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不要逃避,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

    陈翎被逼望着刘彻,他目光中的闪耀,灿若星辰。她苦笑:“什么感觉?我该有什么感觉?”我不可以爱上你,刘彻。你不要逼我,求求你不要逼我。

    她用劲推他,却发现抓着自己的手更加的霸道,他的眼神更加凌厉,仿佛是在看着他的猎物。陈翎怕这样的刘彻,她能做的只能是挣扎:“你放开,虽说我是你表姐,但毕竟男女有别。难道宫廷礼仪都白教了?”

    “我喜欢你。从小时候开始就喜欢你。”刘彻将张牙舞爪的陈翎搂入怀中,禁锢她的手臂,在她耳边柔柔地说道。陈翎瞬间在他的怀中安静了下来,只因他的一句话,让她坚守的堡垒瞬间倾塌。她不断加固的束缚,没想到这么容易被摧毁。

    耳边继续传来刘彻的富有磁性的声音,“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从小就躲着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躲着我?又为什么要和刘荣那么亲密?本以为你是如我母妃所说,只是为了攀附权贵,所以才去讨好刘荣,可是你却帮助刘荣逃出宫。你要的究竟是什么?我不懂,我想懂。”她太让人难以捉摸,却又不得不让人继续探知她隐藏的一切。

    刘彻温柔的声音让陈翎无法拒绝,带着恳求的语气,他也不过是爱上自己罢了,他没有错。从他表白的那一刻开始,陈翎就知道自己没办法再逃避。我要的究竟是什么?我要的不过是那一世的安宁,陈家的安康。如今他已表明对自己的爱意,我又该怎么做?此刻,我深知我是对他有情,若是应了这份感情,将来必定命不由己,家破人亡。若是拒绝,对他是折磨,对自己又何尝不是折磨。呵呵,她唯有苦笑。

    “翎儿?”

    刘彻等了半天没有听到怀中的回应,只等到了那一声无奈地自嘲。她怎么了?他担忧地望着她,翎儿,你到底有什么秘密瞒着我,或是瞒着所有人?

    终而,陈翎抬起头,直视刘彻的双眸,一字一字冷冷说出:“我想要的,就是与你刘彻没有任何瓜葛。”他可知道她此刻的心再滴血,对着所爱之人强装着冷漠,最终,我的选择依旧是为了苟活而折磨自己。怕最终,还是由不得命运,他会爱上卫子夫,爱上别的女人。

    陈翎的话落入刘彻的耳中,他仿佛置身于冰窖,冷彻心扉。我想要的,就是与你刘彻没有任何瓜葛。。。。。。没有瓜葛。。。。。。好,原来你要的不过是这个!

    刘彻机械式地松开了她,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带着肃杀和冷意:“我如你所愿,只要你让我坐上太子之位,我就成全你。刚刚我所说的也不过是为了让你倾心于我,利于我的仕途,既然你如此坚决,那不如说得直白一点。你让我为太子,我还你安宁。这样如何?”

    他在伪装,伪装的无所谓。而她,却只听到他的计谋。他的深情表白,花言巧语也只不过是手段。就如历史所记载的一样,帝王家又哪里来的真情?他表现出来的温情,也不过是为了我背后的力量。

    她唯有凄然一笑,“如此最好。荣表兄无心仕途,他只想过闲云野鹤的生活,你不要为难他,而我也一样。多谢殿下成全。”心在痛着,唇角却在笑着,只有她自己知道,这笑里的苦涩。

    “哼”,刘彻甩袖而走,铁青的脸色表明了他此刻的心情。

    为了她,他彻夜策马追逐,只为保她周全;为了她,他破坏了母妃的计划,只为信守诺言;为了她,他抱着她走了一个时辰,只为她的安眠;为了她,他一夜陪在她的身边,只因她梦中拉住了他的手。

    这一切的一切原来只如昙花,瞬间的芳华,刹那过后,就只有凋零。一夜的相伴温情都是刹那芳华,盛放过后是永恒的冷漠。

    望着他渐远的背影,眼中蓄着已久的液体,终是模糊了视线,冲出了眼眶。任睫毛再稠密,都无法挡住她汹涌的泪。原谅我害怕,刘彻,害怕你的情,我的爱,最终没有结果,只会造成对彼此的伤害,所以我只能选择短痛。你会有你爱的贤后卫子夫,而我,就让我把这份心动埋在心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