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家中的神秘男人

章节字数:2664  更新时间:16-02-06 14: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赵俊,上次真是太感谢你帮我洗脱罪名了。”刘威敬了赵俊一杯。

    “客气,专吉的哥们就是我的哥们。”在警局初露头脚的赵俊回了刘威一杯。

    “以前真看不出,你有出色的推理才能啊。”白专吉夹了两粒花生米。

    "哪里哪里,也就是对珠宝失窃案比较感兴趣。”赵俊呵呵一笑。

    “赵老弟既然这么有兴致,不妨携助警方侦破案件。”刘威提议。

    “就在昨天,又一家珠宝店失窃了,作案手法与金七福相同。所以很有可能是集团案。”赵俊分析。

    三个男人喝了个昏天暗地。

    又到了一周的周五,明天休息,不用上班,哈哈。

    经济调研部的小职员们来了个小聚会,陆永刚首先发言,"整个上半年,我们调研部的业绩远赛过其它部门,当然离不开在座各位的齐心合力,希望同志们再接再励。"

    大家鼓掌表示赞同。

    李启枫席间一言不发,保持沉默。

    老蔡不夹菜,干吃米饭,似乎又跟老婆吵架了。

    黄雨婷则是跟往常一样,变成话题的焦点。

    聚会到晚上8点结束了。晚班公交车都没有了,房影慕只得打车回的家。

    她走上楼,拿出钥匙,却发现门没锁。门一下子就被她推开了。她的脑子嗡的一下就乱掉了。家里进了贼?

    突然,在黑暗中一只手伸了出来,拽她进屋。

    “啊”

    "嘘!别出声!"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

    这声音是,这声音是……

    难道是他???

    叭,房间的灯亮了,发生什么了?

    那双手松开了她。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

    "许阮卓"她惊叫道。

    男人一愣,"许阮卓?是谁?"

    站在她面前的那个男人拥有跟许阮卓同样的声音和面孔。

    “许阮卓,你怎么才出现!"她扑到他怀中。

    谁知男人一把将她推开,“你在干嘛?”男人问。

    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阮卓……"

    男人哼了一声,"原来你是把我当成了他呀。”

    “啊?”

    “我可不是什么许阮卓。”男人靠在沙发上点了根烟。

    "你!"影慕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他。

    这个男人染了一头金发,叼着烟,身上的穿戴也得过万。确实不像朴实的那个他。

    陌生人?

    "好啊!既然你不是许阮卓,那就请你立刻从我家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告你私闯民宅。”

    "恐怕你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说着男人从兜里掏出了枪。

    影慕想喊救命,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发不出声了。

    "小姐,实在对不住了,你刚刚被小爷我点了哑穴。而且本少爷决定今晚留宿你家。"男人一脸坏笑。

    她惊恐地渡过了一个晚上,却发现男人根本没动过她,只是安安静静的。

    等天快亮了,男人说,"房小姐,谢谢你!本少爷走了!"

    啊???

    到底要不要报警呢?

    留下满屋子的烟味…

    奇怪的男人,有着与许阮卓相同的相貌,身材和声音,但却不是那个他……

    不用华丽的伪装,屏蔽多余的喧闹,锐利的目光中柔情在闪耀。一个简单的手势,一句深沉的问候,都会让你猛烈的心跳,无处可逃。

    "这么说那天晚上你救的那个女人嫌疑很大。"赵俊抿了口小酒。

    "不会吧?我怎么看她怎么不像小偷,"白专吉用肯定的语气说。

    刘威切断了他的话,"什么女人,小偷会将这两字刻在自己脑门上吗?"

    "不会!"白专吉笑了。

    "专吉,你能画出她的长相吗?"

    "让我试试吧。"白专吉拿起笔,在纸上画呀画呀,可怎么也画不出来。"遭糕,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她的长相了。"

    在昏暗的灯光下…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放弃那些珠宝。"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当时是有些烦燥了,忘乎了所以。”一个女人的声音。

    "可是警方现在已经有了一丝线索。而且那个叫赵俊的人似乎更棘手些。”

    "赵俊,难道是那个人?"

    "没错,他是赵方平的儿子!"

    "赵方平?"女人心头一惊。

    千万别再次摘在他们手中。

    一个温和的男低音,"饭桶,一群饭桶,到手的珠宝又飞走了!"

    某种感觉开始蔓延,连黎明的脉搏也露出色胆。吊灯下的身影忽隐忽现,丝状条纹在空气中旋转。紧张骚扰不安,不安怂恿了窗帘。

    窗帘下人影晃动。

    "宋爷,您可千万别动怒,这次是属下办事不利,甘愿受罚。"

    “能提炼出晶石的珠宝毕竟不多,以后可别让我失望哦!"

    "快起来吧,爷饶你了,"旁边的人轻声说。

    那人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悄悄地退了出去。

    许阮卓,许阮卓,黑暗中的身影念着这个名字,哈哈哈哈,一阵狂笑……

    童倩收到了一个奇怪的包裹,是从海南邮来的。

    "包裹里装的是什么呢?"房影慕好奇地问。

    "一堆椰子皮。"童倩打开办公桌抽屉,指了指里面,"你看,就是这些。"

    "这种行为倒像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影慕拿起其中一块握在手心里。

    "我可不这么认为。"童倩十分肯定地说。

    "为什么?而且你居然把这个玩笑带到了办公室。"

    "因为署名是许阮卓,救我的那个男人。"

    "许阮卓?叫这个名字的人多了去了,你凭什么认为一定是他。"影慕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因为这个…姐姐,你看看嘛。"童倩将一张照片塞到影慕手中。

    影慕定睛一瞧,天啊,居然是她,她记得,这是三年前的一个下午,许阮卓带她去郊外玩时拍给她的。他说过有一天会洗出来的,别人是不可能有的。

    这个该死的许阮卓究竟想闹哪儿样啊?

    "让我觉得诧异的是他为何不直接给你呢,姐姐,而是邮到我这儿呢?"童倩的眼神中充满疑惑。

    "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他,一定是有人在跟你开玩笑。"影慕把照片收了起来,"那个,这张照片我留下了。"

    "本来就是你的嘛。”

    两人又继续工作。

    童倩对许阮卓的兴趣愈加浓厚了,她迫切地想要找到他。

    对呀,找白专吉帮忙。童倩于周四晚上约了白专吉。

    白专吉动用了他的所有人力资源,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爸,我回来了。"赵俊回到了他们家的老房子。

    赵方平一见儿子回来了,乐得合不拢嘴。

    "回来了,听说你也走上破案的路了。"

    "是啊,爸,这下你高兴了吧!"

    "高兴!不过儿子啊你以前不是对案件很反感的吗?"

    "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而且此次似乎与许天一有直接关联。"

    "许天一?"赵方平陷入了往事的回忆。十五年前的那个夜晚……

    "天一,我真没想到会,会是你。"赵方平手中的枪开始拿不稳了。

    "哈哈哈哈,是我,你打算怎么办?"许天一用戏谑的口吻问。

    "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不会说的,方平,替我照顾好我的儿子。"

    "天一,不要。"

    赵方平一个箭步扑上去,可惜太晚了,许天一的脑壳已经被子弹射穿,他自杀了。留下了13岁的儿子。

    "之后,他的儿子便失踪了。我派人全国各地的找,终没找到。"赵方平懊悔地说。

    "爸,明明是许天一自个儿走进死胡同,你负什么责。"

    "俊儿,话不能这么讲,如果我当时能够多关心他,也许他就不会死。"

    "爸,惩治坏人本来就是你的职责所在。"

    "职责么?"

    多年的兄弟最终走向两个极端。是命运的嘲弄还是羁绊。

    "你说什么?那个许阮卓是许天一的儿子?"黑暗中,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的,主人,我还打探到他现在人就在海南。"

    "是吗?这小子胆子倒挺大,连姓名都不改一下,真像他亲爹。"

    "主人,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是时候去拜访一下我们的老朋友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