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他竟然不记得了

章节字数:3823  更新时间:16-02-06 11: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着被打倒在地的曾佑楠,影慕的心思变得复杂起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房小姐,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吧!"赵俊如判官似的审视她。

    什么啊?明明是我受到了惊吓,不安抚也就算了,还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说话的语气就像我犯法了一样。

    不是,不是,我跟赵俊毕竟认识还不到一天,对于男人来说,女人挤进他心里不是女神,就是下了迷药。赵俊的职业也有关啊,他们看多了犯罪现场,自然语气,眼神啊都成了极品。幸好他没有达到曾大色狼的极别。

    "什么实话?"影慕小心翼翼地问。

    "你跟曾佑楠早就认识了吧?"赵俊一语中矢。

    "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这种坏蛋呢!"影慕撒谎说。

    赵俊却用手指弹了下她的脑门,"房小姐,你最好考虑清楚,曾佑楠正是导致你的好朋友付曼失业的罪魁祸首。"

    付曼?这个赵俊还真不简单。他知道的太多了。

    难道曾佑楠与声动徐州城的珠宝失窃案有关?

    不对,既然曾佑楠对我别有企图,为何那晚闯入我家,整晚都没有动手,他当时甚至还把我推到了一边。真想搞清楚为什么?只能请教赵俊了。

    "好吧!我告诉你!"影慕拨弄了几下凌乱的头发。"曾佑楠会点穴之术,他一点我的哑穴,我就说不出话了。"

    "哈哈!"赵俊一笑。

    "你笑什么?"

    "你说的好像武侠小说里的情节啊!可现实是讲究科学的!"赵俊说着脸色变了。

    "不好,我们上当了!"他惊呼!

    "什么?"

    "想要非礼你的人不是曾佑楠!"

    "啊?"

    赵俊俯下身子,仔细看了被击倒在地的人的脸,"果然,被骗了,他不是曾佑楠。"

    什么?

    房影慕定睛一瞧,大吃一惊,"天啊,专吉!竟然是专吉!"

    "现在完全能解释童倩的异常了,"赵俊背起白专吉,"我们得赶快回到派对现场。"

    影慕紧跟着他的脚步,"他们俩人到底怎么了?"

    "他们被人下毒了。跟你看见曾佑楠的那天晚上,被人下的毒是一样的。"

    被下毒了?影慕恍然。我们全都中毒了?

    要是莫多在就好了,药理方面他是高手。赵俊想着,很快回到了派对现场。

    派对已经结束了,糟糕,事情不可挽回了。赵俊抱怨着自己的失算。有人拍了下他的肩。

    "赵大神探,你也有中计的时候啊!"那人讽刺说。

    赵俊扭头一看,来者不是旁人,正是莫多。

    "太好了,小莫,你来的正是时候!"

    "你来岛上渡假也不告诉我一声。"莫多抓住赵俊的头发。

    "哎哟哟,小莫,我知道错了,快先给我的这位朋友解毒吧!”赵俊指着旁边的白专吉。

    "我晓得了,那位小姐就是房凯尚的孙女吧!"戴着黑色礼帽的莫多笑着说。

    又蹦出一个怪人,影慕冲他点点头。

    只见莫多从衣兜里拿出粒药丸,塞到白专吉嘴里,轻轻往下一按。

    "不用谢我,介绍我跟白专吉认识就好!"莫多学英国绅士的口吻。

    白专吉真的醒了,"我的天啊!头好痛,好晕!"白专吉大叫。

    "专吉,你真是吓死我们了!"影慕握住他的手。

    "哥们儿,你还记得刚才的事吗?"赵俊问。

    "到底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会躺在地上?"白专吉一脸茫然。

    "俊,你别问他了,他已经什么也不记得了。"莫多把赵俊拽到一旁。

    "你怎么能把房小姐卷进来呢?她可是房老师的亲孙女!"

    "不能怪我啊!我只知道房老师有个孙子啊!"

    "你啊!"

    "你们俩个在说什么呢?"影慕问。

    "房小姐,我们在说毒药的事。"莫多改口说。

    "究竟是什么药?会让一个人变得像另一个人?"影慕好奇地问。

    毒药?曾佑楠和许阮卓?

    赵俊和房影慕想到了一块。

    "这种药是美国人研制的,可以使一个人的声音变得像另一个人,至于相貌,尚无定论。"

    许阮卓会不会也中了同样的毒,才变成了曾佑楠呢?

    "找到了,老板,房小姐在这儿呢!”一群人跑了过来。

    "慕慕,可算找到你了,"原来是房伯父,"快跟伯父回去吧!"

    莫多,白专吉,赵俊,房影慕回到了别墅。

    我的书呢?影慕发现皮包中的书不见了。

    她敲着男的房间的门。

    "怎么了?影慕。"专吉问。

    "我的书不见了!"

    "书?"

    "有人把它偷走了!"

    赵俊刚擦干头发,"不就一本书吗?大惊小怪的,值吗?"

    "当然值,因为它是我爷爷毕生的心血!"

    "你是说一本手稿!"

    "你爷爷?房凯尚!"

    "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我爷爷的,赵俊,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影慕问。

    "这个…我,我,我听别人说的!"赵俊眨了眨眼睛。

    影慕想起来了,莫多,他是第一个提到房凯尚这三个字的。一定是他偷的。

    "莫多呢?莫多在哪儿?"

    "房小姐一直疑心都这么重吗?"赵俊弱弱地问。

    "是啊,她经常让人不知所措。"白专吉无奈地回答。

    "可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再找他可以吗?"赵俊打了个哈欠。

    "不行!"

    "哥们儿,快打手机给他吧!"

    "那家伙从来不用手机的!"

    "什么?都什么年代了,居然有人不使手机。"

    就在几个人讨论的时候。有人来了。

    "曾佑楠!你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影慕瞪着他。

    "房小姐,你那是什么表情?本少爷惹到你啦?"曾佑楠高傲地问。

    "你,你,混蛋!"

    "童小姐回来了吗?"曾少爷问。

    "她不是在你那儿吗?"赵俊反问。

    "派对上她一直跟我在一起,可派对结束后,她就不见了!"

    "曾少爷,房小姐的东西被人盗了,你可看到?"赵俊问。

    "又不是我偷的,怎么看到!”曾佑楠有些不以为意地说,"本少爷的东西也被人偷了,而且本少爷怀疑是童倩干的。"

    "什么?倩倩?不可能!"白专吉立刻反驳他。

    "好你个曾大色狼,对童倩和白专吉下毒不说,居然反咬一口。"影慕生气地说。

    什么?下毒?我吗?曾佑楠困惑地看着大家。

    "你说的话我一点也听不懂。"曾佑楠很无辜地说。

    "你就别再装了!大坏蛋!"影慕愤恨地说。

    "我真的没装,我的水晶项琏被童倩那个伪女偷走了!"曾佑楠的声音少了几分高傲。

    "水晶项琏?"赵俊的心咯噔一下,"曾少爷,你刚才说是水晶项琏是吗?"

    "是。"

    "有它的照片吗?"赵俊问。

    曾佑楠滑动了他的手机,"你看,就是这条。"

    赵俊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芬兰骑士,完了,全完了。

    "有什么问题吗?"影慕问。

    "诸位,我们都上了童倩的当了!"赵俊对众人说。

    什么?童倩?怎么会是她?

    "抱歉曾少爷,把你当成坏人了!"赵俊深表歉意。

    啊?影慕的脑袋上冒出无数个疑问,刚才你不还说是曾佑楠的圈套吗?

    曾佑楠松了口气,"赵神探,你快给房小姐解释一下吧!省得她继续误会我。"

    "是这样的,房小姐的书和曾少爷的水晶项链都是被童倩偷走的。我们全部都中了童倩设的局。她先是以许阮卓是她的救命恩人为导线,让白专吉帮忙找人,其实是使白专吉以为她是个知恩图报的善人,慢慢接近白专吉,企图从他口中套知房凯尚手稿的下落。"

    "可我并不知道那手稿的存在,甚至都不知道影慕的爷爷是谁?"白专吉愣头愣脑地说。

    "没错,你的确一无所知,童倩接着以海南署名为许阮卓的包裹,把我们骗到了这里。"

    "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房凯尚的手稿?"白专吉不解地问。

    "那不是普通的手稿,上面记载着晶石的提炼方法,但都设置了密码,而曾少爷的水晶项琏,名叫芬兰骑士,正是解开手稿密码的晶石。"

    "晶石?原来我的水晶项琏竟是块天然晶石?赵俊,晶石真的可以人工合成吗?"曾佑楠兴致勃勃地问。

    什么晶石?什么密码?我爷爷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影慕不太相信,"赵俊,如果你的推理都是正确的,那为什么童倩不直接去我家里偷?而要把我们骗到海南?她怎么就肯定我一定会带着它来海南呢?"

    "因为你爷爷,"赵俊略显悲伤的说,"房老师他是在海南去世的,所以你会带着房老师的遗物一起来怀念他。"

    影慕终于没忍住泪水,眼眶湿润了。

    "要不是因为许阮卓,你是绝对不会来的。"

    曾佑楠好像明白了,"师哥,原来你就是房老师口中说的那个师哥!"他突然对赵俊改了称呼。

    白专吉又糊涂了,"你们…"

    "师弟,曾少爷,哦不,佑楠,原来是你就是房老师口中的师弟!"

    "你们!"房影慕更不解了,"你们刚才都叫我爷爷房老师?"

    原来房影慕的爷爷房凯尚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地质学专家,他一生只收了两个学生,一个是曾佑楠,一个是赵俊。

    曾佑楠和赵俊之前并没见过面,没想到竟是以这种方式相识。

    "老师,童倩肯定是去过你家的,她翻了个底朝上,却没找到。"

    "什么?你叫我老师?"影慕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对,谁是手稿的主人谁就是我的老师!"赵俊很恭敬地说。

    "老师,我也一样。"曾佑楠也立刻恭敬起来。

    "你们俩可别这样!”影慕受不了了。

    "老师,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帮你把手稿夺回来的!"

    白专吉再次晕了过去。

    "天啊,专吉,你醒醒,快醒醒啊!"

    "只有莫多能救他了!"赵俊喃喃地说。

    "莫多呢?我好像听到他也叫我爷爷老师了。"影慕问。

    "是,但是你爷爷没收他!"赵俊开心地说。

    "那椰子皮呢?椰子皮代表什么?"白专吉又醒了,问赵俊。

    "椰子皮是房老师的笔名。"曾佑楠高傲地说。

    "原来如此。"赵俊惊呼,"我才想起来。该死的童倩,都给我们提示到这个份上了,我却仍上了她的当。"

    "我是真的不知道爷爷还有这么个笔名。"

    这天晚上,曾佑楠睡在了一楼的沙发上。

    房影慕怕他着凉,悄悄地下楼给他盖了层被子。

    曾佑楠并没有睡着,他有点小感动。

    真没想到童倩是坏人。

    第二天一早,曾佑楠担白,他被童倩给骗了,原来他跟童倩早就认识了。曾佑楠以为她单纯,就跟她交往了。

    童倩早就跑了。

    "童倩的背后一定有人指使。"赵俊分析,"现在肯定,他们与珠宝失窃案密切相关。"

    "我在出租车上救的那个女的跟他们是一伙的,是她把宝石塞在了出租车的底座里。"白专吉补充说。

    "你救的女人和想要企图她的男人他们是在演戏给你看,目的是引起我们的注意。他们早就知道你白专吉和我赵俊的关系了!"赵俊明白了。

    "可好不容易到手的宝石,为何要还回去?"影慕问。

    "因为它不是晶石的原材料。"赵俊回答。

    曾佑楠则得出另一个答案,"有人在暗示我们,他想让我们知道晶石的事。"

    "晶石很值钱吗?"影慕问。

    "是,并且用途很大。"赵俊补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