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横扫千军如卷席  第二十九章 护花使者(二)

章节字数:3056  更新时间:17-01-25 1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晚在街中偶遇心中的她,

    两脚决定不听叫唤跟她归家。

    深宵的冷风不准吹去她,

    她那幽幽眼神快要对我说话。

    纤纤身影飘飘身影默默转来吧,

    对我说浪漫情人爱我吗?

    贪心的晚风竟敢拥吻她,

    将她秀发温温柔柔每缕每缕放下。

    卑污的晚风不应抚慰她,

    我已决意一生护着心中的她!

    ——李克勤《护花使者》

    “嘿嘿!濯秘,我是给你当‘护花使者’来了。”王登科心怀鬼胎,又念着上次聚会调戏过濯花娣,心里发虚,于是满脸赔笑。

    “你呀,只要不来保护我,我心里就踏实了。”濯花娣一袭橙色紧身衣,五彩的蝴蝶发卡扎起马尾,紧抻利落!刘海掩映着两汪清澈的泉水,似有埋怨!

    王登科早就料到濯花娣不会给他好脸色,也不着恼,讪笑道,“濯秘批评的是,我做护花使者是不称职!这周一休息,我在公交车上就当了一回‘护花使者’,结果差点挨揍!”

    “呦!做好事还差点挨打。说说呀,因为什么?”濯花娣放下手里的工作,侧过身来,用一只手拄着下巴,好奇的审视着王登科。

    “我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女孩,既时尚又漂亮!真的是楚楚动人,让男人一看就有保护欲!虽然气质上比濯秘你差很多,但是论颜值绝对能达到你的50%!我发现有个男人总是不怀好意的站在她旁边,还有意无意的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更过分的是趁她不注意还搂她的腰……”

    王登科讲的绘声绘色,还抑扬顿挫的制造紧张气氛!濯花娣扁起的小嘴,微微翘起新月的弧度,目不转睛的盯着王登科,听他白话,估计是王登科的‘糖衣炮弹’奏效了。

    “然后呢?她就不反抗吗?”濯花娣关心的问。

    “然后,我就把那个男人挤到一边。但是那个男人很不自觉,居然恶狠狠把我挤开,还瞪我一眼,用食指指着我的鼻子说‘你搞事情啊’!我哪能放过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马上攥起拳头要擂他。

    这时候那个女孩说了一句话,我马上泄气了!”

    “说了什么?”好奇害死猫,濯花娣终于上套了。

    “她说呀,‘老公,咱们下车了!’”王登科故作沮丧,低头默哀十秒钟。

    “咯咯咯!”银铃一样的笑声,打破了气氛的沉闷。“你在给我讲笑话呐!没正形,不理你了。”

    “别呀!濯秘你就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我和秦川、唐克三个生活在水深火热里,等着你搭救呢……”王登科见和濯花娣关系缓和,就竹筒倒豆子,把乔斌对他们的刁难和种种不公平都倾诉出来。

    “王登科,我要批评你!”濯花娣面沉如水,一本正经。王登科心中一阵悸动,头一次看濯花娣那么严肃。

    “好,濯秘等我一下,我去洗洗耳朵。”

    “干嘛呀?”濯花娣没好气的说道。

    “洗耳恭听啊!”王登科一跺脚,“啪!”打了个立正,举双手敬礼。

    “咯咯——,好啦好啦!油嘴滑舌,真拿你没办法!”

    濯花娣秀眉舒展,甜美的月牙儿醉人心窝,“但是我还要批评你。考核有点难度有什么不好,过不了,你就是没本事!要做好销售,就要过三道关:

    第一关,要做一个‘百事通’。你要比当地人还了解当地,但凡沙盘、区位上能提到的,无论是道路、学校、医院、公园……你都要能说出个1234。比如学校,有多少年历史,有多少教学班,每班多少学生,有什么名师,是什么教学风格,去年升学率多少?你都要知道。

    第二关,要做一个‘活地图’。你要用脚去丈量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从这个城市的任何一点到咱们售楼处,你能把路指好吗?

    第三关,要‘多总结’。不要觉得自己不离不离的,这个不服,那个不忿!多想想,自己还有什么不会,差在哪里?多问问,同一个客户问题,一个人一个解决方法,多问几个人,其实收获最大的还是你自己!多听听,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也有句行话,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但是所有置业顾问只有在谈客户时会毫无保留,没事在旁边多听听,偷师学艺!

    说说,这三关你倒是过了几关啦?”

    “一关都没过!”

    王登科心悦诚服。看来濯花娣真不是一个花瓶,能成为杨帆的副手,确是有真材实料的。“濯秘的谆谆教导我记下啦,回去我一定温故而知新。那明天——”

    “你们三个来找我吧,哼!水平不行,休想从我这里蒙混过关。”濯花娣鼓起腮帮,伸出两根素指比做龙虾钳,凶恶的瞪着王登科。但是王登科反而感觉她萌萌的煞是可爱!

    新月如眉,寒夜似冰!

    王登科帮濯花娣拎着包,两个人的身影在路灯下被拉成长长的线条。皮鞋敲击马路的声音,咯噔,咯噔,清脆悦耳!

    “濯秘,如果你一个人走夜路,你害不害怕?”王登科没话找话。

    “当然怕啦!哪个女孩子不害怕,明知故问嘛。那你怕不怕?”濯花娣似乎有些冷,边说边紧了紧外套。

    “不怕!”王登科一昂头,拍着胸脯说道。

    “吹牛!”

    这可骚到了王登科的痒处,大嘴一咧,笑着说:“嘿嘿!还真不是吹牛。我小时候有个诨号,叫‘王大胆’!因为家里种枣树,从小练就一门绝技,能够倒着爬树,而且爬的比谁都快。我还敢在墙头拿大顶,学蝎子爬!把我老爸都吓出一身冷汗!”

    濯花娣有些吃惊的看着王登科,“你小时候竟然那么匪?!”

    “这都不算啥!我家的枣子快熟的时候,得有人看着。每晚我要去替老爸吃饭,每天都要走一次无人的夜路,有时候漆黑不见五指,有时候路灯都亮着街上却没有一个人,我都自己走。我老爸常说一句话,这叫‘一分胆量一分福!’有一次我在枣园睡着了,老爸把我抱回家都不知道!哈哈!我老爸说,这可怎么得了,还看枣子呢,就是把我卖了都不知道。”

    “你睡的可真死呀!”

    咯咯咯!哈哈哈!两个人一起爽朗大笑。

    说话间,从路旁的巷子里钻出一个黑影,手里拎着个酒瓶,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酒。

    王登科心里一紧,今天不会那么衰吧,头一回送濯花娣就出事!

    醉汉,五大三粗的,矮矮胖胖,长得长、宽、高都快一样了。他敞着外衣的怀,在马路上走着S型,嘴里咕哝着,突然蹿上来要抓濯花娣的胳膊!濯花娣尖叫着逃开。

    王登科一个急劲,上去一把把醉汉推开!扑鼻的酒气噎了他一口,入手的感觉就像一堵墙一样沉重。醉汉倒在地上大叫,“别走!别走啊!”

    估计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突发情况,濯花娣吓得花容失色,僵住在路旁。王登科不容分说,拉住她的手跑起来!“花娣快走!”

    两个人一路狂奔,回头看看醉汉没影了,濯花娣用右手拍拍胸脯,“我的ladygaga!吓死我啦!”此时的濯花娣不再是一个工作狂,而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女孩子,琼鼻在用力呼吸,胸脯一起一伏,眼神中流露着无助,王登科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欲望想把她揽在怀里,保护她!

    握着她湿润微凉的小手,有一种蚀骨的细腻和柔软感觉!王登科没有撒开,想调剂一下气氛,略带气喘的问道,“濯秘,ladygaga是谁啊?别人害怕都喊妈,你怎么喊ladygaga啊!”

    “Out了吧!美国流行天后都没听过,最近她的《Badromance》超火,她的每一首歌,她的每一次出镜都能引领时尚!我有一款特别漂亮的打蝴蝶结的眼镜,就是模仿ladygaga的创意,是托我爸的朋友专门从香港带回来的呢!”濯花娣说起她喜爱的嘎嘎小姐,一扫刚才恐惧的阴霾,脸上重新焕发出清新可人的神采!

    呵呵!王登科默默记下了。这个嘎嘎小姐倒底何许人也?回头要好好了解一下!

    平时这段路王登科他们走十几分钟就到了。今天为了求濯花娣帮忙,王登科故意拖慢脚步,这会已经能望见宿舍所在的小区了。

    当王登科拉着濯花娣要继续走的时候,濯花娣突然用手搭住王登科的肩膀,不走了。

    “鞋跟掉了!”濯花娣一脸尴尬。

    王登科一看,可不么?一只脚高,一只脚低。估计刚才跑的急,崴折了一只鞋跟。这样深一脚浅一脚也没法走啊!

    “我背你!”王登科声音坚定,不容置疑!

    濯花娣犹豫一下,还是趴在王登科弓下的后背上。

    两个人都不再言语。

    王登科背着濯花娣,感受着她在耳畔呵气如兰,就像背上着着一团火,虽然在寒冷侵骨的冬夜里,却觉得浑身暖烘烘的,有使不完的劲!

    这段路很短,王登科却走了很长时间,也许在他心里巴不得永远走不到头呢!

    作者闲话:

    《售楼先生》即将上架,欢迎收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