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折翼之凤  第三章 梦靥

章节字数:2605  更新时间:16-02-20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火焰映红了天际,炙热的火光毫不留情的将一座座宫殿吞噬。烈火燃烧的噼啪声和房屋的倒塌声盖住了哭声和叫喊声。

    夺位的佞臣带着叛军如江水般汹涌而至,强行推开最后一道城门,待宫内的禁军欲抵抗之时,却发现丹田之内空空如也,原来早有人在食物中放入了化功散。

    失去了抵抗,就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长剑出鞘的声音浸的人心底生寒,受到惊吓的宫人们四下逃窜,最终却在惊恐中让人斩杀,温热的血喷溅在廊柱上,喷溅在花草上,喷溅在石桌石椅上,最终染红了整个池塘。

    在刀光火影中,有一个面庞如魔鬼般笑的残忍而嗜血,鲜血染红了手中的剑,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凄厉的叫喊之后湮灭入尘,只留下浓重的血腥味久久不散。

    那一夜,司马一族被屠杀殆尽,江山易主,血流成河。

    那一夜,一个刚满八岁的女孩躲在暗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在叛乱之中,眼泪流尽却无能为力。

    那一夜,她指天发誓,在血仇未报之前,她绝不能死。

    然而,就在那一夜,月亮很亮,很圆,纯白的月光如纱般的倾泻在石板路上,映出了满地的尸体,凄美的不似人间。

    从此,她讨厌圆月,因为在那个月圆之夜,她,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每当十五月圆的时候,似乎都能透过月亮看到亲人的容颜,痛苦而茫然,绝望亦痛苦。

    被烈火包围的宫城,亲人们凄厉的叫喊,佞臣嘴角得逞的笑意,不论如何挥剑都如幽灵一样徘徊在眼前,迫人烦躁得发疯。

    这样的梦境跟了她整整八年,挥之不去。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走开……都走开……”易凌瑶毫无意识的轻轻呓语,双眉紧蹙,额上沁出了细细密密的薄汗。

    她,似乎睡的很痛苦。

    夜晟音坐在离她不远处的软榻上,深邃的眸静静的凝视着她,心中泛起微悔,也许昨天真的下手太重了。

    惜雪来看过几次,煎好的药热了又冷,冷了再热,只希望她醒来之后能够及时喝药,但易凌瑶却仍然昏睡着,而且似乎被梦靥缠身,睡的极不安稳。

    心中没来由的纠痛着,惜雪叹了口气,望了望在易凌瑶身旁端坐的夜晟音,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勇气张口。楼主虽然狠心打了她,但却在这坐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应该也是担心的吧。

    “水……水……”易凌瑶呢喃的开口,但眼皮却似有千斤重,怎么都睁不开。

    恍惚中,身体被人轻柔的扶起,温热的茶水顺着杯盏的边沿轻轻注入口中,干燥的喉咙经过水的润泽,已不像先前那么难受。

    慢慢的将她放平躺下,下一刻她的手却抓住他的手臂,轻轻呓语道,“不要走……我不想一个人……全是血……好可怕……好怕”。

    夜晟音微微皱眉,试着松了松手臂,无奈她的手抓的死紧。一声轻叹从夜晟音口中逸出,幽深的眸似有潋滟浮动,随即伸手替她掖了掖被角,自己在床沿寻了一处安然而坐。

    易凌瑶只觉身体疲惫的要命,自始至终都没有睁开眼睛,意识仍然处于混沌状态。也许因为身侧的陪伴,心中的恐惧稍稍减轻,不多久,便沉沉睡去。

    再醒来时,已是次日巳时。

    而且是被惜雪很不礼貌的尖叫声吵醒。

    从窗外射入的阳光轻柔的包围着床榻上宁然而睡的女子,她的手紧紧抓着身侧之人的手臂,而身侧之人神色平静,为了不吵醒她,竟然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当惜雪端着药碗推门而入的那一霎那,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而她就这样尴尬的站在门边,不知是进是出,此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怎么了惜雪,一大早大惊小——”易凌瑶有些不悦的睁开眼睛,当看清身侧之人时,最后一个字硬生生的卡在了喉间。

    突然意识到什么,易凌瑶的目光轻扫过床沿,抓着夜晟音手臂的手也在下一刻倏的收了回来,一时间尴尬的不知往哪里放。

    银色的面具闪着淡淡的光华,一双似能看透人心的黑眸让她心里乱了起来,昨晚竟然把师父当成了惜雪,真是……唉,丢死人了!

    “师……师父。”易凌瑶懊恼的垂下眸,语气明显底气不足。

    “嗯,醒了就好。”夜晟音淡淡的应着,忽略掉她的局促,转身向不远处的座椅走去,同时向愣在门边的惜雪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把药端过来”。

    “是是是,奴婢这就去。”惜雪回过神,慌张的向门外走去,走时还不忘将门带上。

    没有人再开口,房间里复又安静下来,空气中流动着淡淡的僵凝。

    直到门再次被打开,看到惜雪端着药进来,易凌瑶这才舒了口气,当看到碗中黑色的药汁时,易凌瑶的秀眉又紧紧皱起,抬眸幽怨的看着惜雪,明知道她讨厌喝药,却还是端了那么一大碗,这丫头是该调教调教了。

    惜雪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抬手指了指不远处坐着的夜晟音,俯身对易凌瑶低语道:“右护法,以前您生病,送来的药汁都喂了花草,这次的药不能再倒了哦,楼主在一旁看着呢。”

    易凌瑶眸光微转,快速想了想当着夜晟音的面把药倒掉是什么后果,便认命的接过惜雪手中的药碗,皱着眉喝了下去。

    看着她将药喝完,夜晟音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走时还不忘对惜雪道:“你主子身上的伤没好之前,就不要让她随意走动了,你看好她,若出了意外,本楼主唯你是问!”

    惜雪眨眨眼,急忙接口道:“楼主放心,奴婢一定不会让右护法出意外的,楼主慢走!”

    易凌瑶心下一凉,不让她随意走动,难道师父气还没消,这算是对她变相禁足吗?

    等夜晟音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易凌瑶马上冷下脸来,对惜雪道:“惜雪,师父是什么时候进的我的房间?!”

    惜雪耸耸肩,环抱着双臂看着床上的人,云淡风轻的道出了事实:“楼主自从抱您进来就没出去过啊。”

    “那……那昨晚,天哪,我以为身边的人是你啊!师父一直在我的房间,你应该告诉我才对啊”。

    惜雪无辜的睁大眼睛辩解道:“右护法!您一直昏迷着,奴婢就是叫您也叫不醒啊,况且,这个……貌似是楼主的房间啊!”

    “什么?”易凌瑶怔住,良久才反应过来,慌忙环顾四周,简洁的桌椅摆设,桌子的左侧面是一个檀木书阁,这些都和她的房间很像,唯一不同的是书阁上一个淡雅的青花瓷瓶宁然而立,书阁的后面是一个屏风,熏叶气,翠横空,极其唯美秀丽。

    易凌瑶单手揉了揉额角,心下的懊恼更甚,难不成是昨天被打糊涂了?竟然现在才发现不是自己的房间。

    “惜雪,扶我回去!”易凌瑶顿觉坐如针毡,冷着脸吩咐,下一刻就要自己下床。

    惜雪赶紧过来拦住她,劝道,“右护法,您身上的伤还没好,就不要随便走动了嘛,况且,您的房间就在隔壁,需要什么东西奴婢过去取就行了,楼主说——”

    易凌瑶一记杀人的目光投过来,惜雪赶紧噤声,撇撇嘴不满的垂下眸,直觉告诉她,现在的易凌瑶绝对不能惹。

    易凌瑶微敛眸光,在惜雪的搀扶下慢慢的向隔壁的房间走去,惜雪一路上不停的碎碎念最终在一道巨大的摔门声后戛然而止。

    灵竹苑经过刚才的扰动后复又安静下来,阳光静谧而恬然,照在院中的各色花草上,生命律动的声音悄然响起,微风拂过,淡雅的花香扶摇漫卷,袅袅弥漫了整个庭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