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折翼之凤  第十四章 身份泄露

章节字数:2303  更新时间:16-02-27 1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际初亮,灰蒙蒙的天空中飘起雪花,细碎晶莹。

    疾风呼啸,肃杀满目,寂寥的渊麓山顶,易凌瑶迎风而立,惜雪硬塞给她的油纸伞也被她仍在一旁,在风中毫无方向的晃来晃去,她一直在这静静的站着,忘记了已经站了多久,也不知还会站多久。

    被风吹乱的雪花洒在她的肩头,她眉间亦是一片莹润,眸底,不知不觉的洇上些许的雾气。一袭白衣在风中飞扬,纯白的雪,苍白的颜,素洁的衣似要与这苍茫的天宇融为一体。

    山脚下,一眼望不到头的祭天队伍正在缓缓前行,数不清的幡旗在风中猎猎作响,华盖下,马车里,步辇中,皆是随行去祭天的达官贵族。

    在队伍的中间,一个晶莹的水晶盒由四人抬着,上面贴着符纸,盖着白色的绸布,肃穆非常。

    易凌瑶在山顶摇摇望着缓慢前行的队伍,在山顶向着水晶盒的方向直直的跪了下去,前额印在那早就积蓄起的皑皑白雪上,额际的冰却掩不住心底的寒意。

    眼底突然有温热的液体涌出,再也止不住。

    她的手紧紧扣着地面,身体在寒风中微微的颤抖,极力压制着哭声,却只能让心底更加难受。

    在冰冷的雪地上,易凌瑶久久不愿起身。

    用另一国国主的骨灰祭天,对于陵溪国来说是向天下昭示着又一个的国家臣服,但对于臣服国来说,无疑是耻辱。

    这种耻辱,是死后还要埋骨异国,魂不得归的悲凉,是受尽后世耻笑,在青史上也不得安宁的心酸。

    这样的耻辱,如今却落在她的亲生父亲身上,怎能让她不恨,她又怎会不怨。

    看着父亲的骨灰被当做祭品,易凌瑶只觉自己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亲人都死了,自己却苟活了下来,如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也许,在这里跪着,送父亲最后一程,是她唯一能尽的孝道了。

    身后的雪地上传来了踏雪的脚步声,易凌瑶疑惑的回眸,却在看清面前之人后刹那间抽空了所有的力气。

    是师父,他竟然来了,那是不是说明他已然知道了她的身份?

    白玉面具遮住了他的颜,易凌瑶看不到他此刻的神情,她的心底划过一丝极苦涩的疼痛,现在说什么都多余了,师父是来质问她的吧。

    她垂下眸,不语,怔怔的看着地上越积越厚的雪花,直到一双白色的靴子映入眼帘。

    夜晟音谈了口气,扶住她的臂膀将她从雪地上提了起来,“地上冷,别跪着了。”

    “师父……我……”她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开口。

    “或许……我该叫你清音公主”。夜晟音淡淡的开口,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渐渐变的苍白的容颜,眼底中有一种她无法看懂的情愫。

    清音公主,亦是司马凌瑶。

    阔别八年的名字被再次提起,易凌瑶心中突然一阵恍惚,仿若隔世。

    出乎她的意料,夜晟音并没有因为她的隐瞒而生气,反而,语气中溢满了哀伤。

    哀伤,是为她么?

    “对不起。”此时,她不知道如何解释,突然觉得所有的语言都是多余的。

    夜晟音放开她,伸手将身后背着的包袱解下,在易凌瑶诧异的目光中打开包袱,落入眼帘的是一方古琴以及一个白色的瓷坛。

    她的目光定格,这方古琴,名‘暮旋‘,是八年前清音公主拥有的,古铜色的琴面,沉郁而雅致,上好的琴弦,以及琴面上精雕细琢的云纹,无一不昭示着古琴主人的尊贵。

    如今,物是人却非。

    琴还是曾经的琴,而易凌瑶早已不是八年前天真烂漫的清音公主。

    她的手抚上古琴,眸光在琴面上流连,熟悉的质感,熟悉的花纹,却温暖不了陌生的冰冷,陌生的心绪,甚至,陌生的自己。

    白色的瓷坛在白雪的映照下,泛着冰冷的华光,照在她的眸心,沁亮晶莹。

    她疑惑的抬眸,向夜晟音无声的询问。

    “这里面是你想要的东西”。清冷的声音从面具后吐出,和着几不可闻的轻叹。

    她不可置信的后退两步,喃喃的开口道:“师父,你是说,这个瓷坛里是……是……我爹的骨灰?”

    夜晟音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

    “那今日祭天所用的——”

    “被我调换了!”夜晟音毫无波澜的接口道。

    易凌瑶俯下身去,颤抖的手指慢慢的抚上瓷坛,极小心的弹去初落在瓷坛上的雪花,眼神平静的盯着瓷坛看了很久,肩头落满了碎雪也不曾察觉。

    她突然转头看向夜晟音道:“师父,我想弹琴。”

    “好。”

    手指抚上阔别八年的琴弦,一声蹙响在山巅响起,弦动音动,风动神动。

    琴音嘈切,撞到远处的的山崖,发出了戚呜的回声,似是一股幽怨,一股惊艳,一股尘世间至沉至痛的情感,一种红尘中至爱至恨的诉说。

    她闭上眼睛,手指却不停歇,琴声由凄然的清音渐渐走向激越,铮铮声鸣,如至高处飞流而下的河川,奔流而下的河水突然砸下来,震的大地似乎都要怒吼起来。

    此时此刻,心头似乎被一只手硬生生的撕开,所有的记忆一起涌来,在眼前幻现的清晰。

    曾经,她也是笑颜如花的孩子,依偎在父亲膝下天真笑谈,在花园中追逐翩飞的蝴蝶,在星空下拿着透明的琉璃盏捕捉流萤,父亲慈爱的眼神和宠溺的话语让她以为幸福可以如此的天长地久,可是,那一场宫变,却如晴天霹雳般毁了她生命中所有的阳光,命运如同一个残忍的诅咒,在刀光血影中无声的湮灭了亲人最后的容颜,包括,生活的全部希冀。

    彻底,而绝然,甚至,不留任何回转的余地。

    八年前的那个夜晚,她把记忆抛弃在上一个轮回,将微笑与幸福留给曾经,从此,自己在这条毫无尽头的路上踽踽独行,眼泪流尽,心,也逐渐变得坚冷。

    回不了的过去,留不住的当初。

    如今,在这琴音中回头,眸光无声,落雪依依,铺延出一地的万劫不复。

    雪渐渐大了,从苍茫的天际飞落而下的雪花在冷风中毫无目的飘飞,渐渐纷繁了视线。

    雪漫长天,水远山凝。

    落雪打在脸上,亦是冰冷到无可复加的痛。

    一股腥甜涌上喉间,毫无预兆的,她的口中突然喷出了大口的鲜血,落在面前的雪地里,如妖艳盛开的罂粟,泛着凛冽的凄美。

    那样的红,染了雪花,浸了霜华,在一望无际的银白中,美的惊心动魄。

    “你这又是何苦!”夜晟音站在她身后,重重的叹了口气,伸手扶住几欲倒地的易凌瑶,眸光如深海漩涡,深不可测。

    她抬眸望向无边的苍穹,苍白的嘴角缓缓绽开一缕凄然的笑意。

    霎那间,音静,风停,雪落无声。

    天地间一片肃杀,只余让人心悸的寒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