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四十六章 失踪一夜

章节字数:3086  更新时间:16-03-11 20: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窗外劲风乍起,冷风透过窗棱吹入室内,手中的信笺猛然被折起一角,易凌瑶纤手微颤,缓缓将其抚平,信笺上的字全都映入眸中。

    发黄的纸笺上,鲜血早已变得暗红,却仍是一如当初的触目惊心。

    展牙缓缓的回忆道:“这封信,是当年的丞相沈青云与别国勾结的证据,八年前的宴会上,国主早已设下了埋伏,预生擒早存了谋反之心的沈青云,却没想到沈青云勾结别国,已然有了防备,在国主没有下手之前,便带兵攻入了宫城,刺死了国主和国后,国主在临死前,将这封信交给微臣,希望有朝一日能将这封信公布于天下,让世人都知道沈青云的真正嘴脸,让这个道貌岸然,弑君夺位的佞臣得到应有的惩罚。”展牙说道最后,语气极为愤慨。

    易凌瑶小心翼翼的用指尖拂过被血染红的信笺,浏览着信中一件件卖国求荣的交易,她紧紧的咬着下唇,双拳紧握,指甲深深的嵌入肉中,目光徒然而生了浓浓的杀意。

    原来,是他!

    金珠和城池,竟然可以作为违背良心的借口,不惜出卖国家,欺骗百姓,只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填补自己的贪心,这是人的劣根,还是权力和欲望湮灭了原本善的本性?

    易凌瑶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也许,有些人生来,就不知道善为何物吧。

    既然如此,那就把所有的罪孽用血来偿还!

    我等着那一天,陵奚右相柳逐渊!

    …………

    出了城,已是夕阳西下。

    放眼望去,满目的空旷让人的心底不禁升腾起淡淡的怅然。

    残阳如血,将天边的薄云染的通红,如火焰燃烧在天际,延展弥漫,久久不息。

    孤零的飞鸟从天边划过,叫声久久回荡在苍穹,却不能引来其它的伙伴,渐渐的,它的叫声变得激越,却带着浓浓的哀伤。

    毫无预兆的,易凌瑶只觉头脑霎时变得昏眩,一股腥甜涌上喉间,甫启唇,脚下的土地便被一口温热的鲜血染红。

    易凌瑶此时的气息极为凌乱,自己一时又没有力气调整,强行运气反而会更伤心脉,索性轻轻揉了柔额角,找了一处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

    撇了眼方才自己吐出的鲜血,易凌瑶自嘲的一笑,带血的唇角竟然有着令人心悸的妖异。方才在城守府,用九重赤霄心法来提升音杀时的气劲,没想到反噬竟然那么强烈,都怪自己内力不够深厚,才不能完全驾驭赤霄心法的精髓。

    休息了很久,内息才平静下来,头脑也清醒了许多,易凌瑶抱着‘暮旋’正欲站起身,却发现一个人影投射在自己面前。

    易凌瑶疑惑的抬眸,却发现距自己两步之外的地方站着一个人。

    是一个身着紫衣,手拿长剑,头发高束的女子。

    她正双手环抱在胸前,眼神复杂的盯着易凌瑶。

    易凌瑶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定了定神,抬眸对来人道:“冥蛇,你怎么会来这里?”

    冥蛇冷漠淡然道:“救一个人,杀一个人。”

    “救的是谁?杀的又是谁?”易凌瑶微微蹙眉,能让辰楼左护法亲自出手,想必对手一定不是简单的鼠辈。

    冥蛇道:“救的是恩人,杀的是仇人。”

    很轻巧的敷衍而过,却不点明,易凌瑶知她不愿意说,便也知趣的不再多问。

    喉间干涩发痒,易凌瑶强行忍下喉间的血腥之气,额头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长睫低垂,刻意掩住眸中的思绪,在残阳余光的映照下,她的脸色白的骇人。

    “你的内息波动很大,受伤了?”冥蛇上前一步,心下渐渐明了。

    “没有。”易凌瑶头也没抬,极力否认,声音却忍不住的颤抖。

    “是……赤霄心法?”冥蛇试探着说出心中所想,凝视着易凌瑶突然僵住的神色。

    下一刻,易凌瑶突然抬头看向冥蛇,眸光瞬间变得凌厉。

    “被我说中了,看你刚才的样子,分明是在内力不足的情况下催动了赤霄心法,导致一时气血攻心。”冥蛇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语气却急促起来。

    “咳咳咳……我没事,休息片刻就好了,你请便吧。”

    冥蛇没有动,静静的看了她片刻,淡淡道:“你做这些是为了报仇吗?”

    曾经,她说过总有一天要离开辰楼,为死去的家人报仇雪恨,没想到却是以这种方法,在内力不够深厚的情况下练习赤霄心法,她,是用命在搏!

    易凌瑶没有说话,紧紧咬着下唇,抱着‘暮旋’的手紧了几分。

    “你可曾想过,若是楼主知道你将赤霄心法研习到第九层会怎样?”

    易凌瑶敛容自嘲道,“大不了废掉我的武功。”好像上一次夜晟音是那么说的。

    夜晟音第一次发现她研习赤霄心法第九层时愠怒的眼神又一次在眼前幻现的清晰,聪明如她,又怎会看不出,夜晟音虽然说得决绝,却还是担心她的。

    冥蛇叹了口气,无奈道:“整个辰楼上下,也只有你敢一次次的忤逆楼主。”

    不仅如此,楼主不但对她的忤逆不以为意,多次宽容,反而在她每次鲁莽冲动伤了自己之后,亲自为她疗伤。能让夜晟音如此待的人,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徒儿了。

    当然,这些话,冥蛇并没有说出口。

    夕阳的余晖逐渐变弱,风渐渐大了,呼啸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上,荒草毫无规律的随风摇晃,凭空增添了几分寂寥。

    风过,青丝飞扬,迷乱了视线。

    冥蛇从腰间解下一个精致的玛瑙瓶子,递给易凌瑶道:“这个是调理内息的归心丹,是我从辰楼带出来的,你服下吧。”

    “那你呢?”每个从辰楼出来执行任务的人,都会随身携带一瓶归心丹,若一旦受了内伤,便可用来调整内息,平复心脉,这一点,易凌瑶亦是知道的。

    “我执行任务时几时失过手,还是你拿去吧。”

    冥蛇作为辰楼左护法,修为亦是非常人能及,执行任务从未失手,夜晟音对她也极为放心。

    想了片刻,易凌瑶接过瓶子,将里面的丸药服下,随后看向冥蛇道:“谢谢。”

    “不用谢我,我没打算做善事,只不过,若是你不小心死在这里,以后辰楼的事务岂不是都要我一人来打理,麻烦死了。”

    易凌瑶淡淡的笑了笑,明明是关心她这个朋友,却要摆出一副敬而远之,冷漠无情的样子,刀子嘴豆腐心,形容冥蛇再合适不过了。

    冥蛇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便消失在暮色四合的旷野。

    易凌瑶试着将内息运行了一个小周天,气息逐渐平稳,身体也开始暖了起了来,不复先前那么难受。

    此时已不宜再用轻功,易凌瑶只好抱着‘暮旋’缓步行走在两国的边界。

    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天边紫微星渐明,空气中缱绻漂浮着淡淡的青草香气,薄雾还未散去,放眼四周,迷离氤氲,黛色朦胧,丝丝凉凉浸润着衣襟。

    前方却突然想起了脚步声,易凌瑶蹙眉仔细分辨,来了至少有上百人。

    乳白色的雾气挡住了视线,一时无法分清来人的身份,便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促。

    雾气中渐渐显现出了一张俊逸却略带疲惫的脸,倏然间,易凌瑶心里却安定下来。

    易凌瑶一步步走向他,赶了一夜的路,头发早已被雾气打湿,晶莹的水汽凝聚成滴,在发尖摇摇欲坠,神色疲惫,像个迷路的孩子。

    她费力的撤出一抹笑意,遥遥向轩辕睿道:“王爷是来接我的么?”

    “王妃以为呢?”他紧紧凝视着她,语气平静,却听得出是在极力压制住怒气。

    她费力勾了勾嘴角,“王爷很生气?”她实在想不出是什么理由让他那么在意,两人本就是一纸契约,又何必做的那么认真。

    轩辕睿上下打量她片刻,咬牙道:“王妃无故失踪,却穿的像个山野村姑一般在两国边界处闲逛,你说本王能高兴的起来!?”

    绵州知府走上前来,向易凌瑶施礼,道:“王妃消失了一天一夜,音信全无,王爷带兵找了您一夜啊。”

    易凌瑶似是没有听到绵州知府的话,缓步走到轩辕睿身侧,抬眸看向轩辕睿的眼,没有解释,没有道歉,只是轻声道:“我累了。”

    她的眸心平静无波,隐隐藏着期许。

    轩辕睿微怔了片刻,随后便解下披风,罩在她身上,不由分说的将她打横抱起,径直往回走。

    她安静的缩在他怀里,闭眼不语,却能清晰的听到他的心跳。

    望着怀中疲惫的容颜,轩辕睿低声命令道,“若有下次,本王定不饶你!”

    良久,她长睫轻缠,却没有睁开眼,只是幽幽启唇道:“下次……下次再说吧……”

    轩辕睿目光复杂的看着她,轻叹了口气,抱着她的臂弯紧了紧。

    他的怀抱很稳,很暖,让人无来由的安心。身体逐渐暖起来,浓浓的倦意袭来,她困极,双眸逐渐紧闭,不多久便沉沉睡去。

    她无意识的在他身上蹭了蹭,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似乎并不坏,也许,他是值得信任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