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四十七章 遭人暗算

章节字数:2865  更新时间:16-03-13 1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窗外雨渐成帘,打落了原本纷繁的花枝嫩蕊,落在地上,无助的翻滚,沾染了斑驳泥渍,再不复初时的招摇明艳。放眼望去,入目的只有一片灰白颜色,云层厚重,将整个苍穹压得很低,闷雷由远及近,一阵阵的响在屋宇上方,却唤不醒榻上躺着的人。

    从边境回来以后,已然过了三天,易凌瑶却一直没有醒来。

    不仅如此,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后来变成高热不退,梦靥缠身,额上浸出细细密密的冷汗,失血的唇角亦不住的颤抖,她一双眸紧闭,秀眉始终没有舒展过。

    数步之外,一袭玄色长衫的轩辕睿坐在桌边,俊逸的面容上带着浓浓的怜惜和微不可见的疲倦。那一日在边境发现了迷路的她,轩辕睿已经看出她有很重的心事,但他没有问,亦没有多加责备,他心里清楚,绵州与谨灵国只有一河之隔,她失踪的那一夜定然是回了谨灵,那里曾经是她的国度,是她原本的家,虽然也想知道她见了什么人,遇到什么事,想与她一同分担,但是却不想再揭开她心头的伤口,那些尘封的往事,追忆起来必将痛入骨血,他始终相信,总有一天,能够等到她毫无保留的信任。

    可是,还没有等到那一天,她就已经命在旦夕。

    顾逸风试了好久的脉,叹了口气,面色凝重的对轩辕睿道:“疫症加上风寒再加上中毒,丫头恐怕凶多吉少了。”

    “中毒?你确定?”轩辕睿眸色一凛,站起身快步走到床边,脸色阴沉的可怕。

    “事关丫头的生死,我能开玩笑吗,只不过——”顾逸风突然顿住,询问似的看向轩辕睿,“她在何时何地被人下的毒?”

    她的饮食一直都是和轩辕睿一起,料想别人也没这个胆量给王妃下毒,再加上她在辰楼也研习过用毒解毒之法,这次怎么会没了戒心?

    轩辕睿心下疑惑顿生,眸中溢满了担心之色。

    正在顾逸风无奈之际,突然瞥见了易凌瑶腰间系着的香囊,那香囊做工精致,颜色朴素,外表看不出任何异样,只是仔细嗅闻之下,却隐约散发着一种奇诡的甜香之气。

    顾逸风伸手解下香囊,正欲拆开看时,才发现香囊的四周早已被细细密密的针脚缝的密不透风。顾逸风将香囊靠近鼻端轻嗅,很快便对轩辕睿道:“若我没猜错,问题就出在这个香囊里。”

    语落,顾逸风走到桌边,拿起剪刀快速将香囊的边缘剪开,将里面浅绿色的粉末倒在手掌上,那粉末被研磨的极为细腻,里面还掺杂了花草的粉末,轻易的掩盖了毒物原本的味道,让人不易察觉,这些粉末只在空气中停留了片刻,颜色便转向暗灰,但是香气却变得更加明显。

    “是绿妖!”轩辕睿盯着那些诡异的粉末,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顾逸风点点头,眸色沉了些许,用手指捏起香囊,不停的翻看,视图找寻线索,而后抬眸问道:“这个香囊是从何处得来?我不记得她以前有佩戴香囊的习惯?”

    轩辕睿懊恼那日的大意,将那一日的原委道出:“那日她在城中布药,遇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妇人,怀中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婴儿,她起了同情之心,亲自给那个孩子喂药,救了那孩子一命,后来,那妇人在感激之下,便送了她这个亲手做的香囊,我当时并没有在意,没想到竟然是个阴谋!”说到最后,轩辕睿眸光深沉,双手紧握成拳,重重的打在桌面上,桌上的茶盏“啪”的一声摔到地面,瞬间支离破碎,早已凉透的茶水沿着桌脚蜿蜒流了一地。

    竟然有人利用这次瘟疫大作手脚,何其卑鄙!何其有心呐!!

    冷静下来后,轩辕睿沉声吩咐道:“想办法为她解毒。”

    顾逸风看了一眼仍在昏迷的易凌瑶,郑重道:“这个我自会尽心。”

    一日之后,当顾逸风带着锦州知府一脸凝重的来到轩辕睿面前时,他便想到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顾逸风种种叹了口气,继而咬牙愤恨道:“解绿妖之毒,需要龙潭草作为药引,这种草药原本就极为稀少,只生长在阴凉的灌木丛中,今日我与知府大人在方圆百里的地方寻找龙潭草,没想到——竟然有人将所有的龙潭草都挖了去!”

    轩辕睿意味深长道:“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啊。”

    “有人要置丫……王妃于死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顾逸风看向轩辕睿,欲言又止。

    轩辕睿立刻领会到他话中所指,侧首对绵州知府道:“你先下去,本王有事和顾御医商量。”

    绵州知府忙躬身作揖道:“属下告退!”

    待知府走远,顾逸风快步走到门边,小心翼翼的将门关上,才转身对轩辕睿道:“对于常人来说,瘟疫可解,风寒也并无大碍,只是易丫头中了这毒,将普通的瘟疫和风寒变成致命的利器,如今,只有回辰楼了。”

    轩辕睿蹙眉道:“辰楼路途遥远,她定然受不了,飞鸽传书让冥蛇亲自送药过来!”

    顾逸风忙道:“这万万不可,你刚才也说了,敌明我暗,若是被人发现你和辰楼有关系,那可就被人抓了把柄,有口说不清了,一旦你在江湖的身份被太子得知,他必然笼络其党羽大做文章,极尽诋毁之事,到那时,你在朝堂之上就再也争不过他了。”

    “如今没有别的办法了,这件事交予你去办,若出了事,我一人来担!”轩辕睿说的毫不犹豫,顾逸风心中虽矛盾万分,却也无法反驳。

    当务之急,是为她解毒,她不能有事,一定不能!

    ………………

    当一封加急的密信送到辰楼后,冥蛇将辰楼事务稍作安顿,便快马加鞭,丝毫不敢耽误,终于在第二日的黄昏赶到了绵州知府的府邸,而顾逸风早已在门口等候。

    利落的翻身下马,冥蛇焦急问道:“楼主人在何处?”

    顾逸风道,“在内院,你随我来。”说完,顾逸风径直朝府邸深处走去,冥蛇将马匹交与府里的小厮,紧紧跟在顾逸风身后快步前行。

    待冥蛇的背影从门口消失,知府府邸西南处的墙角转出一个跛脚的身影,一身乞丐装扮,衣衫褴褛,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从鼻梁延伸至耳后,肤色黝黑,头发凌乱,眼神却如鹰隼般阴沉锐利,他四顾了片刻,转身对同伴道:“方才进入知府府邸的是辰楼的左护法。”

    同伴听到这句话,刚喝到口中的茶水硬生生给呛了出来,不可置信道:“你……你确定?”

    那乞丐诡异的一笑,拿竹签将牙缝中残食剔出,咧着嘴道:“我以前吃过她的亏,有几个兄弟还被辰楼的人追杀,哼,她的样子,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

    同伴来到他身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辰楼的人怎么会和一个御医扯上关系呢,这也说不过去啊。”

    那乞丐思索片刻,谨慎道:“我也觉得蹊跷,我们还是先禀告太子。”

    “可是,太子殿下只让我们监视睿王爷的行踪,并没有吩咐要监视那个御医的一举一动。”

    “蠢货!”那乞丐怒斥道,“太子殿下早就知道,顾逸风是睿王爷的心腹,不管顾逸风与辰楼的人接触是何目的,睿王爷肯定是脱不了干系!有了这个把柄在太子手上,看他以后在朝堂上还怎么嚣张!”

    残阳的余晖照在他狰狞嗜血的脸上,眸中映出奸佞的精光,不禁让人心底泛出阵阵寒意。

    须臾之后,那乞丐转身离开,墙角处很快便空无一人,只余密碎的尘埃在黄昏里漂浮,旋落……

    顾逸风面色凝重的将冥蛇带到内室,冥蛇正欲行礼,却被轩辕睿抢先一步道:“药带来了吗?”

    冥蛇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玛瑙瓶,双手递给轩辕睿。

    轩辕睿大步走向床边,将面色苍白的易凌瑶轻轻扶起,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将丸药放如她口中,再用内力助她顺气服下。

    顾逸风焦急的盯着易凌瑶的反应,心中五味陈杂,他从未见轩辕睿如此焦躁失态过,为了救她,甚至不顾自己的前程安危,今朝情根深种,心唯一人,却不知日后是福是祸。

    冥蛇静静的站在一旁,用手轻抚上因连夜骑马而酸疼不已的手臂,黯然垂下双眸,心中突然泛起一阵涩意,强忍着才没掉下泪来。

    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她一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