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四十八章 中毒失明

章节字数:2962  更新时间:16-03-15 17: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夕阳一寸寸滑落下去,晚风渐起,屋里一灯如豆,烛火下恍惚落了一层柔和的色彩,莹莹淡淡。

    待易凌瑶的脉息逐渐平稳,脸色也恢复了不少,轩辕睿这才起身,绕过屏风,走到外室。

    “喂,冥蛇护法,想什么呢?”顾逸风拍了拍她的肩,用手指了指屏风,冥蛇这次反应过来,尴尬的一笑,和顾逸风一起来到了外面。

    轩辕睿对冥蛇道:“北溯国圣女的下落查到了吗?”

    冥蛇道:“回楼主,属下已于前几日在瑾灵国的边境找到了北溯圣女的踪迹,她当时正被北溯国的三王子带兵追捕,幸亏属下及时赶到,救下了她,现在将她安置在辰楼,至于那三王子,属下只顾救人,让他逃了,请楼主责罚。”

    轩辕睿略加思索,继续道:“能救回北溯圣女已是大功一件,北溯国三王子阴险狡诈,吩咐辰楼的人,暂且不要动他。”

    “属下明白,不过……还有一事属下不明。”

    “说。”

    “在追查圣女下落的除了北溯三王子和辰楼,属下发现还有第三股力量也在秘密寻人。”

    “查清是何人所为了吗?”

    “据探子回报,是玄月国的人。”

    “什么?玄……玄月国?”顾逸风听到玄月两个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不禁皱眉道:“玄月国怎么也搀和进来了,真是越来越乱了,那玄月国新国主不过才登基三个月,不好好治理国家,非要淌这趟浑水,也不怕引火烧身。”

    轩辕睿沉思片刻道:“连玄月国都插手了,也许事情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话音刚落,便听到内室想起了窸窣的脚步声,三人一起向屏风看去,冥蛇及时反应过来,转身欲走,决不能让易凌瑶发现自己在此。

    可就在冥蛇踏出门槛的瞬间,却被易凌瑶的一句话生生怔在了当场。

    她说,天那么黑,为什么不掌灯?

    轩辕睿看了看桌上跳动的烛火,又转眸看向她略失神的双眼,一股凉意蓦然从心底升起。

    屋内没有人再说话,空气静谧压抑的让人害怕。

    易凌瑶定了定脚步,摸索着绕过屏风,一步步向前走来,顾逸风伸手在她眼前晃动,却不见她有任何反应。

    “没有人吗?奇怪了,刚才还听到有人在说话呀。”她自言自语,脚下突然踢到了座椅,身体一个不稳向前倾去,却被一个有力的臂膀及时扶住。

    “我在。”轩辕睿凝视着她,平静道。

    她顺着声音侧首,启唇道:“麻烦王爷为我掌一盏灯。”

    三人面面相觑,良久,顾逸风走到她身边,强作轻松道:“易丫头,你前几日在城中布药时被人下了毒,如今毒已解,可能眼睛还不适应,也许过几日就好了。”

    易凌瑶茫然的转向声音的方向,原来顾疯子也在,既然如此,怎么还不点灯,等等,有什么地方不对,他方才说,眼睛!

    她挣脱开轩辕睿的帮扶,径直摸索着走向桌边,再一寸寸的摸到烛台。直到感受到火焰的温度,她心里蓦地一沉,“屋里点了灯对不对?是我……是我看不见了……”

    没有人回答她,因为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的神色突然变了,嘴角的绽开一抹笑意,看的人心惊胆战。

    轩辕睿知她此时定然非常激动,伸手想要拉住她,却没想到她更加决然的挣脱开来,口中喃喃道:“我什么都看不见了,看不见了……呵呵……老天为什么不让我中毒死掉,为什么还要让我活下来,为什么!为什么!!”

    “你冷静一点!”怕她再次伤害到自己,轩辕睿果断的走上前去,点了她的睡穴,她跌落在他的怀里,眼角仍旧带着未干的泪痕。

    ……

    第二日天微亮,守夜的丫环便大叫起来,“不好了,不好了,王妃不见了。”

    众人集结在院子里,伺候易凌瑶的丫环战战兢兢的跪在轩辕睿面前,哭泣道:“奴婢昨晚亲眼看着王妃就寝,也一直在门口守着,不知怎地,早上醒来王妃就不见了,奴婢没有看好王妃,请王爷降罪!”

    轩辕睿面色沉冷,向绵州知府道:“王妃眼睛不便,应该走不远,派人分头去找,若是找不回来,提头来见!”

    “是!”

    …………

    残阳已被青葱的山峰遮挡,很快便暮色四合,繁星疏淡。湖面氤氲起淡淡的雾气,在半空中袅袅盘旋。几只夜归的水鸟低低的掠过湖面,扇着薄韧的羽翼向巢穴飞去,有两只鸟儿在湖边大胆的驻足,时而交颈欢鸣,时而耳鬓厮磨,极其温馨。

    不过,这一切,她都看不到了。

    吹过水面的风带来丝丝凉意,吹乱了她满头的青丝,明澈却无神的眸子望着水天相接的地方,眼底流泻着浓浓的忧伤。

    当轩辕睿找到她时,她便是这幅摸样,坐在湖边一动不动,双手抱膝,眼睛直直的看着湖面。

    他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易凌瑶缓缓站起身,面无表情的向湖里走去,直到冰凉的湖水浸没了脚踝,她仍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她一步步的向湖心走去,凄然决绝。

    周身的湖水渐渐上升,冰冷刺骨。

    就在湖水到达脖颈的时候,她轻轻的闭上眼睛,正欲踏出最后一步,却明显的感到身后有一股强大的气劲袭来,下一刻,易凌瑶被人抓住肩膀从水中提了上来,回到岸边,那人猛然放手,她毫无支撑般重重跌落在湖边的沙地上。

    她没有说话,没有询问,挣扎着再度爬起,跌跌撞撞的向着湖面跑去。

    双脚刚碰到湖水,她又一次被身后的气劲拉回,再一次跌落回原地。

    第二次,第三次……她发疯似的向湖面跑去,却一次次被抓回来,一次次摔的更重,直到她不再奔跑,跪坐在沙地上重重的喘着气,泪眼迷蒙。

    良久,头顶上响起了一个沉冷的声音:“还有力气吗?”

    易凌瑶微怔,茫然的摇了摇头。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若是连这点劫数都克服不了,因为这点困难就寻死觅活,你还有什么资格复国报仇!还有什么资格做辰楼的右护法!!还有什么资格做我夜晟音的徒儿!!!”

    听到最后一句,易凌瑶蓦然抬起头,张了张口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师父。”

    她的脸色突然变得慌乱,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因心急再次摔倒在地,衣衫上沾满了泥土,她颤抖着用手捂住眼睛,无措道:“师父,我不要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你走,你快走啊!”

    她在沙地上一点点的后退,夜晟音将她一把拉起,紧紧的禁锢在怀里,低头看着她苍白的容颜,心中划过阵阵钝痛。

    “司马凌瑶,你清醒一点!”

    久违的名字突然传入耳内,如一道霹雳响在耳畔,易凌瑶突然安静下来,一点点恢复神智。

    她无力的伏在他的肩头,神色悲苦,凄然道:“我中了毒,双目失明,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知道。”

    “如今,我什么也做不了,跟一个废人无异。”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易凌瑶的声音微微颤抖。

    “……我知道。”

    易凌瑶激动道:“那么多年过去了,亲人们尸骨未寒,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如今又成了这幅样子,我还怎么为他们报仇,怎么恢复司马氏的江山?”

    “所以,你决定放弃一切,自暴自弃,甚至用死来逃避你原本肩负的责任?”夜晟音扶住她的双肩,语气略带斥责。

    她无助的摇头,眉宇间一片凄然,“我不想的,可是,如今的我还能怎么办?只要一睁开眼睛,全是看不到边际的黑暗,像魔鬼一样抓着我,我好怕,师父,我真的好怕。”

    “如果你想放弃,现在就跟我回辰楼,我可以保证你一辈子衣食无虞,安稳度日,可是,你愿意过那样的生活吗?你的抱负,你的责任,你真的能放的下吗?你会心安吗?”他很平静的开口,却一针见血,每一个字都重重的敲打着她的心头。

    他了解她,她的想法,她的顾虑,他都懂。

    突遭了这样的变故,任谁都害怕,况且是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女子,原本的复仇之路就极为艰辛,一步走错就可能万劫不复,如今的境遇,无疑是将她打入了绝望的漩涡,她也是血肉之躯,也会迷失,也会恐惧。

    方才看到她绝望的神色,他也想直接带她回辰楼,远离仇恨,远离阴谋,远离纷争,就这样安稳的过一生。可是,正因为他太了解她的性情,所以才没有纵容她一时的软弱,若是在今日将她带回去,她的执念如此之深,待日后情绪平复,后悔和内疚定会跟随她一辈子,到时候,她的爱,她的恨,她的命运,又该如何安放?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