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四十九章 心中起疑

章节字数:2884  更新时间:16-03-16 20: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渐渐大了,夜晚的凉意也越来越重,飞鸟早已归巢,虫鸣之音逐渐淡去,四周只余风过树叶的沙沙声。

    月上中天,斗转星移,如纱般的月光从如墨的苍穹倾泻而下,悄无声息的在人间铺展开来。

    他蹙眉凝视着她,眼中尽是痛楚。

    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冰冷的贴在身上,冷风一丝丝的从衣襟窜入,易凌瑶蓦然打了了冷颤,人也清醒了不少。

    夜晟音叹了口气,轻言道:“这一路走来,你已经做的很好。”

    她唇角微颤,声音沙哑,“可我还是看不到尽头。”

    夜晟音伸手轻拍她的颤抖的背,安慰道:“你要走的路还很漫长,很多事情你要一件件去经历,一旦迈开步就无法回头,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希望再看到今天这样的你,我想你父王母后的在天之灵也不希望看到,不要把任何事情都自己背负,学着去信任别人,可好?”

    他轻轻揽住她的肩,手下能明显感受到她此时的激动的情绪正在慢慢平复。

    “师父……”她抬起头,用无神的眼望着他。

    她知道,他能看懂她,一直都知道,这个世上,他是唯一一个能让她完全依靠的人。

    她复有开口,满是失望,“我如今成了这个样子,以后该怎么办?”

    “记住,不论以后发生什么事,你还有有我。”夜晟音将她垂在前额的湿法拨去,手无声的来到她的后颈,瞬间点了睡穴……

    “你太累了。”看着她沉睡的容颜,夜晟音的声音逐渐消失在夜色中。

    …………

    天光轻淡,晨光曦微中的知府府邸显得典雅安静,穿窗而入的晨光照耀在厢房的床榻之上,憔悴而清冷的容颜此刻苍白如纸,眉宇之间弥漫着无尽的倦色,似乎还有隐隐的不安。

    “师父……师父……”易凌瑶蓦然睁开眼睛,从床上突然坐起。身下是柔软的锦被,空气中飘着淡淡地檀香,怔忪了许久,易凌瑶才渐渐找回了思绪,原来自己已然回到知府府邸了,身上的衣物是干的,发丝也是干的。昨夜在河边发生的一切恍如隔世,再无迹可寻。可是,师父的怀抱是那样温暖真实,说过话犹言在耳,觉不可能是梦。

    “丫头,你醒了”。一直守在床边的顾逸风探手在她额头上试了试,放心的舒了口气,还好没有再次染上风寒,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跟那人交代。

    “顾疯子?”

    “谢天谢地,总算没事了”。

    易凌瑶伸手在空气抓了几次,轻轻开口道:“顾疯子,我昨晚见到了师父。”

    “哦”。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听不出任何惊讶之意。

    易凌瑶蹙眉自语道:“这里水患刚过,瘟疫的蔓延也才被压制住,田地被毁,百废待兴,而且绵州也没有辰楼的分舵,师父来绵州做什么?”

    顾逸风伸手在她额头上打出一个爆栗,有些愤愤道,“你竟然一声不响的跑去跳湖,要不是楼主及时赶到,你恐怕已经喂鱼了。”

    易凌瑶一边揉着额头,一边佯装怒道:“顾疯子,你一介宫廷御医,竟然连王妃都敢打,你不要命了!”

    顾逸风故作老成的叹气道:“所谓医者父母心,作为父母,孩子不听话,当然要教训。”

    “你……你取笑我!”易凌瑶说着,拿起枕头朝着声音的方向砸去,顾逸风翻身跳开,得意的看着她,顺便调侃道:“喂!过分了啊,见到我就打,你在辰楼的毛病可一点都没变。”

    两人正嬉闹着,“咚咚”的叩门声突然响起,顾逸风敛容正色道:“什么人?”

    清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按照王爷的吩咐,给王妃准备的清粥小菜。”

    “进来!”

    一个身着翠绿衣裙的丫鬟端着食盘恭敬的推门走了进来,欠身对顾逸风道:“顾大人,王爷请您先在去书房议事。”

    “知道了”,顾逸风在临走前还不忘吩咐道:“王妃眼睛不便,你们好好伺候。”

    小丫头伶俐的回道,“奴婢明白,顾大人放心。”

    顾逸风离去后,那小丫鬟利索的将饭菜摆在桌子上,扶着易凌瑶坐到桌边,经过昨晚的折腾,早就觉得饿了,今日的饭菜,闻着似乎还不错。

    小丫鬟将碗筷递到她手中,浅笑着看她用完膳,不经意道:“看王妃今日的气色好多了,昨晚王爷带您回来的时候,您全身都湿透了,脸色苍白的让我们看了都怕呢。”

    易凌瑶拿筷的手突然顿住,惊疑道:“你刚才说是谁带我回来的?”

    “是睿——!”小丫头天真的说着,全然不顾易凌瑶的双手已紧紧握成拳。

    “谁让你在这多嘴的!”还没等她说完,便被顾逸风的呵斥声打断。顾逸风原本已经走了出去,想着还有其他事要嘱咐,边折返了回来,正好听到下小丫鬟的话。

    那小丫鬟被吓的后退了两步,目光怯怯的看着地面。

    顾逸风也是一时心急,怒道:“在主子面前乱嚼舌根,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易凌瑶心里猛然一沉,手边的茶盏被衣袖带到了地上,摔的粉碎。

    小丫鬟吓的直直的跪在地上,忙叩头道:“顾大人饶命,饶命啊!”

    身为卑贱的奴仆,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犯了主人的禁忌,一言一行的稍有不慎,都有可能被处罚,甚至连自己都不清楚原因。

    如今,就是如此。

    小丫鬟本就年少,再加上被顾逸风呵斥,早已委屈的珠泪涟涟,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易凌瑶怔忡片刻,他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现在的顾逸风像是她从来不曾认识过的,冰冷而陌生。

    易凌瑶道:“别哭了,你先下去。”

    小丫鬟边起身边抽泣道:“谢王妃。”

    待她的脚步声原来越远,易凌瑶理了理思绪,良久才平静的向顾逸风道:“顾疯子,你在辰楼多少年了?”

    “整整十年”。顾逸风走到她身边,俯身清理她脚边的碎片,而语气早已不复方才的冷厉,“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问题?”

    易凌瑶仍旧面不改色,“那你可见过师父的真面目?”

    顾逸风微微一震,手中的碎片划破了手掌,鲜血溢出,而他的语气却平静无波:“没有。”

    “真的?”

    顾逸风神色突变,看了她良久,才沉吟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在我面前不必拐弯抹角。”

    易凌瑶看不到他此时的神情,双手紧紧的捏住衣襟,心中挣扎好久才道:“顾疯子,你告诉我,师父是不是在与睿王爷合作?”

    顾逸风平静道:“你想多了,楼主在绵州出现,只是巧合。”

    “是么……”

    “你不信?”

    易凌瑶垂下眸,良久才幽然开口道:“顾疯子,你知道吗,我曾经有一个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长大,也曾经一起读书,一起扑蝶,一切捉弄宫人们,那时我们的生活充满了简单的快乐,可就在我十岁那年,她背叛了我,还在我的身上捅了一刀,当时她告诉我,以前的一切都是骗我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有一种一直坚定的东西突然在心底崩塌了。后来,我大难不死,身上的伤口愈合了,心里的伤却一直都在。从那一天起,我就告诉自己,我可以容忍直接的伤害,却永远不会原谅的是,欺骗!”

    “那在你心中,我是你可以信任的朋友吗?”这一句,顾逸风问的及其认真。

    易凌瑶静静的坐着,良久没有开口。

    顾逸风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极力使自己保持镇定,半蹲在她的脚边,开口道,“绵州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明日我们就可以启程回京了,到了西京,我会和宫里的御医一切商讨给你治疗眼睛的办法,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易凌瑶仍没有说话,顾逸风叹了口气,轻声道:“我会找个伶俐的丫鬟来服侍你就寝,我先走了。”

    在顾逸风快要踏出门口之时,易凌瑶突然叫住他,“顾疯子,我早已把你当知己。”

    字字入耳,猛然砸在心上,心中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酸涩,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顾逸风没有回头,大步离去,被划破的手掌仍在滴血,沿着手指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易丫头,你曾经因朋友的欺骗和背叛而伤痕累累,所以有一点你一直不知道,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欺骗都和伤害对等,有一种谎言其实是善意的,当真相揭开的时候,你定会感激那些曾经在背后默默守护你、爱着你的人。

    或许,还包括那段相守相依的岁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