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五十章 坠落悬崖

章节字数:2931  更新时间:16-03-17 1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绵州停留了月余,修葺的防洪工事被数次加固,灾民都得到妥善安置,孙记米铺的老板信守承诺,开仓放粮,街道上再无饿殍,百姓也开始休整家园。

    离开的那日,绵州城万人空巷,百姓自发的来到街边,随着睿王和王妃所乘的马车,一直送到城门口,不知谁喊了一声,“王爷和王妃是绵州城的恩人,让我们叩谢睿王爷和王妃。”

    众人纷纷下跪,曾经在瘟疫中被易凌瑶亲自照顾的百姓更是激动,跪伏在地上久久不愿起身,一遍遍高喊着“王爷王妃一路保重”。

    马车离城门越来越远,渐渐的,耳边只余呼啸的风声以及车轮行进的声音。易凌瑶侧卧在软榻上,一直垂着眸。

    轩辕睿轻声道:“在想什么?”

    “你很得民心。”她微微侧头,很快接口道,“不过,方才为什么不出去和百姓道别?”

    轩辕睿道:“你我此次前来,是作为朝廷命官来治理水患,绵州虽远,却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若是我走下马车,任凭绵州城的百姓跪伏在我的脚下,那些有心之人会怎么想?父皇会怎么想?太子又会怎么想?”

    易凌瑶怔住,没想到此事的背后竟然隐藏着那么重的玄机,在如此短的时间,他却把世事看的透彻,谨慎而不失身份的行事,既是为了自保,也是为了藏锋。

    “你这样活着不累吗?”每一件事都要想好可能的结果,都要想好周全的解决之策,原来,他所承受的远比她要多。贤妃娘娘曾经说过,他每一步都是从刀刃上走过来的,此话竟一点不假。

    “习惯了也就不觉得累”。他轻笑一声,倒了一盏茶,递到她手里。

    接过茶盏的时候,他的手指不经意的划过她的手背,易凌瑶长睫微颤,默默的垂眸饮茶,侧耳细听着车窗外不知何时响起的细雨声。

    顾逸风突然从随行的马背上跳上车来,直接掀开车帘探进了半个身子。

    “王爷,您也忒不厚道了。”顾逸风进来后就直接皱眉埋怨。

    “怎么了?”轩辕睿笑的无辜,故作诧异道:“是谁得罪了我们的顾大人,本王一定不饶。”

    顾逸风试探问道:“你……王爷在上马车的时候是不是经过了下官身边?”

    “哦”,轩辕睿单手抚额,恍然道,“似乎有这么回事,然后呢?”

    “然后下官随身的琉璃盏就不见了!”顾逸风瞪着他,咬牙道出这句话,堂堂王爷竟然做顺手牵羊的事!就不怕传出去坏了名声。

    轩辕睿端起桌上的茶盏轻饮了一口,慵懒道:“琉璃盏中的茶叶算本王借你的,回宫后让九弟还你便是。”

    “我说的不是那个!”顾逸风睁大眼睛,极是认真。

    “那便是这个?”轩辕睿从袖中拿出一个透明的琉璃盏,原本盛装茶叶的瓶子如今空空如也,只有一封淡黄的纸笺静静的躺在其中。

    “你看了?”顾逸风的额头隐隐有青筋突起,脸色亦沉了些许。

    轩辕睿嘴角含笑,轻轻的摇了摇头,好整以暇的将琉璃盏举到眼前,“不过也没什么可看的,就四个字,呃……”还没等他说完,顾逸风便一把将琉璃盏夺了过去,幽怨的看着轩辕睿。

    在退出马车的时候突然回头对易凌瑶愤愤道:“丫头,以后看好你家男人!”

    “噗……”易凌瑶刚入口的茶水尽数喷了出来,忍笑忍的极为辛苦。

    呃……我家男人?这到底是哪一出?

    “王爷是怎么得罪顾大人了?人家那么多火气?”易凌瑶笑着揶揄。

    轩辕睿拿过一方锦帕替她擦净唇角余留的茶渍,缓缓解释道:“本王一时好奇,一不小心动了顾大人的宝贝,被想到他那么在意。”

    易凌瑶更加好奇:“到底是什么?”

    轩辕睿替她把身后歪斜的靠垫扶正,继而道:“没什么,不过就是九弟写给他的一封信笺,以后你就明白了。”

    车窗外,看着顾逸风将琉璃盏小心翼翼的挂在腰间,轩辕睿的嘴角绽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只因一路走来觉得乏味,而轩辕熙给的茶早已饮尽,便把顾逸风的那瓶神不知鬼不觉的“借”了过来,却没想到竟然发现了前几日轩辕熙派人送来的信笺,那个一向清冷自负、孤傲自持的人,竟然也学会了牵挂。

    偌大的纸笺只有寥寥数笔。

    陌上花开。

    遥寄书笺,心如澜,如舞。

    墨落凡尘,情如云,如烟。

    一纸小笺,独载了万般思念,一行轻言,却融了几多情缘。隐秘的心事,盼归的焦灼,只一语,便撞入心间。

    轩辕睿轻轻叹息,陌上花开,君可缓缓归矣。

    我的九弟啊……

    ………………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从前方探路而归的侍卫恭敬的在车窗外道:“启禀王爷,前方是一段山路,行人稀少,是继续前行还是绕过?”

    轩辕睿没有马上回答,却是问道:“距下一个驿馆还有多远?”

    “过了前面那段山路就是了”。

    轩辕睿淡淡的吩咐道:“继续前行,务必在天黑之前赶到驿馆。”

    “是!”

    雨势渐急,天色也愈加沉暗,片片黑云在天空滚滚弥漫开来。

    不多时,马车进入密林,易凌瑶坐在马车里,车外雨打树叶的声音格外清晰,狂风呼啸,不绝于耳,惹人心惊。

    伴随着一声嘶鸣,马儿受惊的前蹄高高扬起,数十名黑衣人从密林的四周杀出,将马车紧紧围住。银色的剑身折射着冷冽的寒光,冰冷的雨水大滴大滴的打在剑身上,击起小小的水花,又顺势滑下。

    “有刺客!保护王爷王妃!”顾逸风高喝一声,随后翻身下马,手拿长剑与数名黑衣人纠缠在一起。

    银色的剑光忽起忽落,雨水因剑气而纷飞的更加凌乱,纷乱的雨水中传来一阵浓过一阵的血腥气息,刀剑相撞的声音在雨夜中格外刺耳。

    众侍卫围在马车旁边,奈何密林中不断射出暗箭,每一箭都直直的射向轩辕睿所在的马车,看这阵势是非要之人死地不可。

    “你在马车里呆着,本王出去会会他们。”语落,轩辕睿挑开车帘,一个旋身,便飞落在黑衣人中间,手中的长剑招招致命,毫不留情。

    正待轩辕睿与黑衣人难解难分之时,密林中射出的暗箭扎入马背,剧烈的疼痛令马儿疯狂的向前奔去,马车在灌木丛中穿行,猛烈的颠簸让易凌瑶在马车中根本无法坐稳,眼睛前方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耳边的风声如魔鬼的怒号。

    “凌瑶!”轩辕睿大喊,袖中射出暗器击退了身侧的黑衣人,提起剑便朝马车奔走的方向追去。

    马车在密林中左突右撞,早已偏离了原来的方向,渐渐走向了下坡路,行进的速度越来越快,轩辕睿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重,用足了十成功力在林中穿梭。

    眼前的视线突然变得开阔,在密林的尽头,轩辕睿终于看清了前方的道路,他的眼睛越睁越大,心猛然被揪起。

    悬崖!!

    是悬崖!

    “停下!”轩辕睿大喊,平时的威仪不见,眸中尽是恐惧,不是为了自己的安危而惧怕,而是担心她就这样消失。

    受惊的马儿不管不顾,仍然如疯了一般,直直的朝悬崖奔去。

    死亡,近在咫尺。

    “易凌瑶,跳下来,快跳下来!”

    易凌瑶在马车中被撞的昏昏沉沉,听到外面的声音,想也没想便摸索着向下跳,无奈马车奔走的速度太快,双脚根本无法站稳,易凌瑶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身子随着下滑的地势向悬崖边沿滚去。

    在轻云环绕的悬崖边沿,轩辕睿突然身体前倾,抱住了她,脚下却没有止住,两人相拥着滚落深渊。

    眼前一片黑暗,易凌瑶只觉身体急速下坠,一种将要粉身碎骨的决然涌上心头,可是,却没有预想中的恐惧,只因有一双手臂紧紧的抱着她,不离不弃。

    那样近,那样暖。

    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闪过,是谁那么傻?竟然跟着跳了下来。

    而他早已舍弃了自己的安危,眸心中全是她,全是她……

    “莫怕”。

    耳边除了风声,便是这人洞穿心灵的安慰。

    可是,再如何镇定,也终究逃不过一死,易凌瑶微闭双眸,心中一片澄明,既然无法挽回,就让一切在这里结束吧……

    雨停,风住,苍穹无声。

    顾逸风带人一遍遍的在崖边搜寻,却找不到二人任何踪迹,周身乱鸦争鸣,渐渐掩盖了崖边寻人的呼喊。

    在这个黄昏,天空黯淡,万物戚戚,时间似乎定格,再也寻不回原来的轨迹。

    不知过了多久,暮风吹来,卷起地上湿腐的落叶,无尽昏黄的延伸开去,再也看不到尽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