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五十一章 情劫渐深

章节字数:2900  更新时间:16-03-18 20: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不过和娘子拌了几句嘴,她一气之下就跑到山上来,我紧跟着追上来,没想到却遇到了强盗,哎……”

    是谁在叹气,又是谁在身旁说话?

    “我们被强盗逼落悬崖,幸好遇到了你们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好累,是谁还在耳边聒噪不休?

    “可怜我这娘子,本来就身子骨弱,又从如此高的悬崖上摔下来,不知还能不能活了,哎……”

    是谁在轻拍着她的手背,絮絮叨叨的话不停歇,语气中似乎有蓬勃愈发的悲伤。

    眼前似乎是白茫茫的一片,我到底在哪里,前边的亮光到底什么,是地狱么?头痛欲裂,意识似乎一点点的回来,只是眼皮却如千斤重般,无论如何都睁不开。

    身侧的人似乎很悲伤,他是谁?又为了谁?我是不是已经走在了忘川之畔,所以一路上会遇到其他孤魂野鬼?

    “娘子,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你走了让为夫怎么办,哎……”

    耳畔的声音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这人真是可怜,好端端的娘子就这么,哎……易凌瑶在心底默默的叹息一声。

    手背上突然溅上了一滴温热,等等,不对,我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有感觉?

    这时,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道:“啊睿,你家娘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了。”

    那人叫了什么?啊睿?难道跟着自己跳下来的竟然是那个人,他怎么会?!

    易凌瑶突然惊的清醒了不少,却仍然不愿睁开眼睛,手动了动,无奈被那人抓的死紧,易凌瑶默默咬了咬牙,仍是双目紧闭的躺着,而她细微的动作早已被身侧之人察觉出来。

    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在轩辕睿嘴角绽开,随即他转头看向老妇,却立马又是一脸悲苦之色,“林婶,多谢您这几日的照顾,我想跟娘子单独待一会,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轩辕睿说着,眼角竟然还掉下了几滴泪,状似神情的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所谓的娘子。

    被唤作林婶的人似乎被眼前男子的痴情深深的感动了,也擦了擦泪,安慰道:“孩子啊,生死有命,你看开些啊!我先出去看看,你陪陪你家可怜的娘子吧。”

    随着木门“吱呀”一声被关上,屋内突然陷入了沉静。

    易凌瑶险些背过气去,边笑边咳的醒过来,“王爷在这哭丧不嫌太早了点?”

    身侧的人在她的手心狠狠掐了一下,引的她皱眉娇呼,轩辕睿故作咬牙切齿道:“还说,明明已经醒了,还在这装死!”

    易凌瑶打趣道:“王爷刚才悲痛欲绝的三呼娘子,真是连我都感动了,没想到王爷演起戏来,竟然也不输西京的名伶呢。”

    轩辕睿也不示弱,俯下身附到她耳边道:“若是王妃听的不过瘾,本王还可以继续演一出深夜悲痛埋亡妻的戏码,王妃以为如何?”

    说完,两人均不约而同的笑起来,是宽慰,是庆幸,更多的是安心。

    良久,轩辕睿舒了口气,道:“还好,我们都活着。”

    “是啊,还活着”。易凌瑶怔怔的盯着床顶,眼前仍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只是心中却不再因眼盲而烦躁不安,生死都越过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活着,真好!

    竹门开启的声音蓦然响起,易凌瑶亦随了声音侧首,眼前虽仍是黑着,却能感到有人正向床榻走进。

    刚转入内室,林婶便惊的停住了脚,声音先是诧异后是惊喜,“阿睿,你家娘子这可是醒了?”

    轩辕睿转身对林婶道:“我家娘子刚醒,想必正饿着,烦请林婶煮些清粥来。”

    “哎呀,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我这就去煮粥。”林婶一边应着,一边喜笑颜开的转身离去,不多时,便听到院落里响起了打水声及碗碟的碰撞声,透过窗还可看到袅袅白烟自农家质朴的庭院升起。

    轩辕睿回了眸,执起她的手,轻声道:“那日我们自那崖上落下,原本以为会粉身碎骨,却不曾想竟是落到了水中,虽然我们有幸得救,但你我的内力皆已受损,看来我们只能在这世外桃源小住几日了。”

    易凌瑶轻轻的“嗯”了一声,缓缓的将手腕从他手中抽出,身子不漏痕迹的向床榻里侧挪了挪。

    室内突然安静下来,似乎只余两人的呼吸声,易凌瑶心中一沉,却恼目不能视,根本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轩辕睿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独自纠结的眉目,不禁哑然失笑,眸中闪过一丝无奈和苦涩。

    良久,有匆匆的脚步声伴着沁人心脾的粥香越来越近。轩辕睿起身,感激的接过林婶端来的清粥,谢道:“有劳林婶了。”

    林婶和蔼一笑,“快让你娘子用吧,昏迷了这几日,恐怕是饿坏了吧。”

    易凌瑶摸索着床沿正欲起身,林婶看她费力,便想伸手拉她一把,而易凌瑶却是无视,仍是自顾自的坐起,但目光不知道投向哪里,一时有些无措。

    林婶微怔片刻,侧身向轩辕睿道:“啊睿,你家娘子的眼睛有疾?”

    轩辕睿叹了口气道:“不瞒林婶,娘子一月之前中了毒,如今毒已解,可眼睛却看不见了。”说着,轩辕睿爱怜的看向易凌瑶,那一声叹息似是惋惜又似悲痛,听在林婶耳里,却是感怀之极,不由的从心底可怜起这大难不死的女子,眼中也氤氲起雾气,慈爱道:“阿睿,你家娘子那么可怜,眼睛又不便,若是你们不嫌弃,便在我家住上一段,等身子恢复了,再想离去之法吧。”

    轩辕睿也不推辞,轻轻颔首道:“如此,便谢过林婶了。”

    易凌瑶手握成拳,放在唇边轻咳,好一个堂堂王爷,想留下养伤却又不愿开口求人,便是如此以她为理由,堂而皇之的留了下来,还博得万分同情,他方才说的小住几日,原来是指这个,也真是难为他了。

    正想着,轩辕睿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汤匙与碗沿的碰撞声,尽在咫尺,“娘子,喝粥吧。”

    易凌瑶轻轻启唇,才含住半个汤匙,还没来得及下咽,便觉得嘴边蓦然一空,那一匙的粥只有一小半入了口,却洒了一大半在外面,易凌瑶蹙眉,心中微恼,若不是自己眼睛不方便,一定将那碗夺过来自力更生。

    林婶见状,半是叹息半是责备道:“一看啊睿就是没伺候过人的,连这粥都喂不到你家娘子嘴里,喂粥时,这汤匙要略往上提,才不至于倾洒出来。”

    轩辕睿看了看手中的汤匙,又看了看易凌瑶忍笑的嘴角,讪讪的轻咳两声,重又将汤匙递了出去,极是小心的看着一勺粥进了朱唇,不禁舒了口气。林婶站在床边默默的笑着,直到一碗粥见了底,才笑着将碗收了去,余下两人在室内对坐无言。

    轩辕睿看了她良久,启唇道:“憋了那么久,想笑就笑吧。”

    易凌瑶唇边的笑意逐渐扩大,最后竟是笑出声来,弯了腰趴在被子上,再抬眸时,嘴角仍是上扬的姿势。落崖的阴霾已被易凌瑶抛却脑后,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便开口调侃道:“王爷将苦肉计和欲擒故纵计用的毫无破绽,连我都快入戏了呢。”

    轩辕睿倒也不恼,剑眉微挑,云淡风轻道:“兵法不止用在战场上,要多实践才能体会其中奥义,看来王妃抄的遍数来不够多啊。”

    又提?上一次晚归,被他罚抄了兵法,整整三日,几乎不眠不休,及至抄完,手已经颤的连碗都端不起来,休息了一日才好转,没想到事隔数月,这厮竟然还记得!原本想调侃他,却被他反将了一军,哼,有本事你也抄去!

    易凌瑶微扬起头,略带不服道:“王爷的兵法虽然精炼,不还是被一碗粥难住了吗?”

    “那倒是。”轩辕睿大方承认,嘴角噙着丝丝浅笑。

    “不过,等王爷下次给您的柳侧妃喂粥的时候,就可以轻车熟路了。”不知怎地,易凌瑶突然忆起曾听府里的丫鬟说,柳妃很受宠,经常和轩辕睿一起用膳,还说王爷常常纡尊降贵的亲自给她喂粥,以显示自己的恩宠,而今,易凌瑶突然发现,事实并非柳妃所言,看来,王府的人都很会做戏啊。

    等等,自己方才怎么就说了那么一句,刚开始时一心想要说过他,却不曾想竟是那么一句带味的,如今,那厮不会以为她吃醋了吧?!

    易凌瑶轻轻咬唇,等待着他的反应。

    轩辕睿凝视着她,伸手将她身侧的被子拢了拢,轻叹了口气,极是认真的说,“由本王亲自喂粥的女人,你,是第一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