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五十三章 五毒罗刹

章节字数:2926  更新时间:16-03-21 19: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村里的人都不敢招惹这位神秘的夫人,故而村子的东面很少有人走动,此时的空气静谧的有些诡异。

    轩辕睿抬眸看向河对岸的那间竹屋,竹屋的后面紧紧依靠着连绵的山脉,屋门紧闭,屋檐下悬挂着五彩的铃铛。

    轩辕睿盯着那几枚铃铛看了好久,神色复杂不定,但终是揽着易凌瑶走上了石桥,当二人行至桥中央时,便听得隐隐有乐声从远处传来,风中也渐渐弥漫开一丝丝甜腻之气,那原本静止的河水瞬间开始翻腾,河底出现了若干个逐渐由小变大的漩涡。

    不过须臾,河底开始蔓延出大片大片的花朵,娇艳欲滴的牡丹,粉嫩秀妍的杏花,清雅无双的芙蓉,恬淡挺拔的寒梅,缤纷繁杂的桃花,原本不该在一个季节出现的花朵却在这河底一朵接一朵的绽放,姹紫嫣红,极是艳丽,单调阴森的河底似乎变作了百花图,让人不忍移开目光。

    水流渐急,空气中的甜腻之气越来越强烈,原本远在天边的乐声也像突然来到身边。轩辕睿只觉气息开始不受控制,心中暗叫不妙,转眸单向身侧之人,她已目光迷离,脸上的血色正一点点消失,想必是空气中那奇怪的气味在作怪,轩辕睿暗自运气,以内力相抵,不让那气味侵入体内。

    此时已开不及让她闭气,轩辕睿突然低头封住了她的唇,度了一口气给她。沁凉的气息顿时缓解了即要窒息的不适,易凌瑶轻咳两声,逐渐找回意识。

    见她好转,轩辕睿转眸看向河底,原本各自分散的漩涡正在逐渐汇聚一处,越来越大,而开满河底的花朵次第消失,当所有的漩涡最终汇成一个时,漩涡的中心开出一朵血莲,硕大的花瓣逐渐向外伸展,红的惊心动魄。

    轩辕睿蹙眉思考片刻,深邃的眸凝注了那血莲的中心,左臂一挥,一道凌厉的红光从袖中飞出,直直的打在雪莲的中心,伴随着那道红光与池底的碰撞声,血莲的形状逐渐变小,最后竟然消失不见,河水很快便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方才萦绕在身畔的乐声和香气也突然销声匿迹。此时,二人已走过石桥,站在离竹屋数丈之外。

    竹门轻启,一个黄衫女子从竹屋内走了出来,眼神凌厉,手提长剑警惕的指着轩辕睿的方向,冷冷道:“你们是何人?竟能破了我家夫人的阵法。”

    轩辕睿平静道:“求医之人。”

    黄衫女子将易凌瑶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屑道:“为她?”

    “是。”

    黄衫女子冷嗤,“像你们这样前来求医的人我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来时总是誓约满满,不离不弃,可要是到了以命换命的地步,十有八九的人会放弃,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总是在遇到关乎性命的抉择时,便见了真章,我劝你们还是早些回去吧。”

    轩辕睿丝毫不在意她话中的无理和倨傲,轻笑道:“若今日见不到想见之人,我们是不会走的。”

    黄衫女子怒道:“既然如此,你们扰了夫人休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语落,黄衫女子便提剑便刺,轩辕睿一手揽着易凌瑶向后猛的一闪,另一只手臂如游蛇般与黄衫女子周旋,几个回合下来,黄衫女子的剑始终近不到轩辕睿的身,正在她暗自恼怒时,轩辕睿的手指突然击上了她的手腕,一阵刺痛袭来,黄衫女子的手一松,长剑落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轩辕睿停住脚步,似笑非笑道:“还来?”

    黄衫女子在几步外怒瞪着他,实在没想到有人只用一只手就可以将她的剑打落,这样的耻辱让她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又不好躬身去捡剑,只能双手握拳准备再扑上来。

    而此时,竹门内一道沉冷的女音响起,“言舒,败了就是败了,让他们进来。”

    言舒闻言,收回手掌垂在身侧,狠狠的瞥了轩辕睿一眼,随后敛容转身,将二人引进屋。

    屋里点了熏香,袅袅的香气在屋内盘旋,一名中年女子从屋子最内侧的榻上走下,锦衣华服,面容丰润,高高的发髻上插着金步摇,眼角泛着淡淡的慵懒,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凛然的华贵与倨傲。

    “方才冒死闯阵的,是你?”

    “不错。”

    “你可知道,能破我的阵法的人,普天之下,你是第二个。”

    轩辕睿颔首,“侥幸而已,夫人的万花幻影阵果然名不虚传”。

    那华衣女子的眸光骤冷,启唇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轩辕睿不紧不慢的说:“能将幻术用的如此娴熟,阵法又如此缜密,整个江湖上除了五毒罗刹白映蓉还会有谁。”说到此,轩辕睿向华衣女子作一个揖,尊敬道:“拜见前辈。能在此处与前辈相识,是晚辈的荣幸。”

    白映蓉微怔了片刻,轻叹了口气,自嘲道:“我已隐居了十年,都老了,没想到竟还有人记得我。”

    言舒倒了杯茶,递到白映蓉手中,乖巧道:“夫人可一点都不老,您的幻术还和当年一样厉害,方才是因为夫人布阵时没有用十成功力才被他侥幸破了阵,若是夫人用了十成功力,即使是那江湖上声名显赫的‘妖煞’也未必是您的对手。”

    白映蓉摇了摇头,慨然道:“不,那‘妖煞’夜晟音十六岁时便打败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辣花摧手柳天一,十七岁时便破了我这万花幻影阵,那么多年过去了,如今他在武林的地位应是不弱,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听言舒和白映蓉在谈论着‘妖煞’,易凌瑶微微蹙眉,心中的情绪异常复杂,而轩辕睿则一脸平静,淡然开口道:“那夜晟音也不过是会些暗器罢了,雕虫小技,怎能和夫人的万花幻影阵相提并论。”

    白映蓉似乎对他这句话极是受用,淡淡挑眉道:“看在你是继夜晟音之后第二个破了我这阵法的人,我可以答应为你身边的这个人治病,但是规矩却不能变,你既已知晓我是谁,那我便不多说了,现在,我只问你们一句,是治还是不治?”

    “治”轩辕睿面容坚定。

    “不治”易凌瑶容色清冷。

    轩辕睿凝视她片刻,伸手点了她的哑穴,随后转身对白映蓉道:“有劳夫人了。”

    白映蓉意味深长的看了易凌瑶几眼,双手轻轻击掌,言舒便端过一个琉璃酒盏,紫色的琉璃盏静静的放在托盘的中央,琉璃盏中是澄澈的液体,酒香浓郁,酒水映着紫色的杯盏,似有光华流转。

    白映蓉凝视着那紫色的琉璃盏,幽幽开口道:“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杯水里加了一种我用两年时间配出的毒,可是一直找不到解药,如今,我给你三日时间,你把它喝下后,进入屋后的密室中,密室里的药你随便用。从你进去的那一刻起,我便开始为她治眼疾,三日后,若你能活着出来,你们便可一起离开,若你找不到解药,我也会放她走,但要取你的心出来做药引,如何?”

    “好”。

    易凌瑶心里猛的一沉,他这是要去送死,竟然为了她要拿命去搏?为什么?凭什么?

    不能视,不能言,易凌瑶只有抓着他的衣袖不住的摇头,轩辕睿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靠近她的耳边轻轻道:“莫怕,相信我。”

    随后,轩辕睿平静的端起琉璃盏,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带他过去吧。”白映蓉的眸光闪了闪,语气却是平静,似乎别人的生死和她无关。

    言舒依言走到竹屋的最里面,推开了一扇织锦屏风,由于竹屋依山而建,屏风之后便是一处山洞,山洞前一扇石门厚重而森凉。言舒毫无表情的用手推动石门的开关,石门应声而开。

    轩辕睿抬脚欲进,却被言舒叫住:“喂,你可要想好了。”

    “不管我如何想,现在都没得选择了不是吗?”他突然对言舒温雅一笑,那笑意犹如流水月光,一派宁静。

    此时,言舒的心里却是极其诧异,因为她在轩辕睿的脸上没有看到丝毫恐惧,喝下那杯酒,本就必死无疑,夫人两年来都没有研制出解药,他又怎能撑得过三日,这个山洞,也许是他生命的最后归宿,而他竟然还是一脸平静,这样的人,她隐隐起了敬佩之情。

    轩辕睿的眸色深邃如潭,只在洞口立了片刻,便抬步走了进去,石门缓缓关闭,易凌瑶循着声音望了过来,整个心仿佛被紧紧攥着,焦急的容色毫无掩饰,内心的担忧与挣扎越来越强烈。

    就在石门完全关闭的瞬间,轩辕睿蓦然回首,但见她紧抿着唇,两行清泪沿着脸颊缓缓滑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