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五十四章 以命换命

章节字数:2940  更新时间:16-03-23 20: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石门紧紧相阖,将密室的情形完全隔绝,外面的人丝毫听不到密室内的声音,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易凌瑶的心被蓦然揪起,钝痛难当,从来没有为一个人如此担心过,亦从来没有如此渴望着他不要出事。

    白映蓉优雅的走到卧榻旁边,指了指易凌瑶,对言舒道:“言舒,将她带过来。”

    “是,夫人。”言舒快步走到易凌瑶身边,扶着她向卧榻走去。

    在离卧榻一步之距的地方,静静的绽放着一株花朵,花茎细长,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刺,花茎顶端的花朵呈现出妖艳的蓝紫色,每一朵都是六瓣,一眼看过去和普通的花瓣没有区别,若仔细看便会发现这些蓝紫色花的中心竟然都没有花蕊。

    易凌瑶的手无意中碰到了花茎上的刺,一阵刺痛令她赶紧抽回手来,而几滴鲜血却正好滴在花朵的中心,一种奇异的香气突然从花心中散发出来。

    言舒“呀”了一声,执起易凌瑶的手看了看又放下,淡淡道:“没事的,不过被花的刺扎到而已,一会就不流血了。”

    白映蓉淡淡的扫了一眼那蓝紫色的花朵,眼中骤然闪过一丝惊异,随后看了看那紧闭的石门,又意味深长的盯了易凌瑶许久,莫名的叹了口气,才缓缓开口道:“你躺在榻上,我现在为你医治眼疾。”

    易凌瑶依言照做,刚躺下,便觉得一只冰冷的手指在她眼睛周围来回抚摸,不多久,耳畔突然传来了捣药的声音,片刻之后,便听白映蓉道:“忍着点,可能有些疼。”

    易凌瑶还来不及回答,沁凉的草药便被敷在眼睑之上,同时,数滴冰冷的液体被滴进双眼,眼睛一时酸涩难当,紧接着如烈火在烧,疼痛非常。

    紧接着,数枚银针准确扎入头顶的重穴,眸心渐生胀痛之感,时重时轻,意识开始迷乱,眼前渐次出现模糊的幻影,辨不清容颜,却都是轩辕睿的身形。

    一盏茶时间转瞬即逝,易凌瑶的额头布满了密密的细汗,或许是眼睛习惯了草药的存在,或许是痛的已经麻木,易凌瑶只觉眼睛的疼痛不复方才的强烈。

    三日时间,不长亦不短。白映蓉每日按时为其治疗,有时也对着她念叨些花花草草的琐事,却闭口不谈轩辕睿此时的处境。

    窗外几番明暗更替,易凌瑶的心情已是几番沉浮煎熬。

    第四日清晨,阳光出奇的好,淡雅的光线透过竹窗照入室内,一片祥和温暖。

    竹门突然被打开,有脚步声向着床榻越来越近,那人在床榻前立住,凝视她片刻,便伸手去接易凌瑶眼前缠着的白布,一层层的束缚被揭开,眼前光影明灭,恍如隔世。

    易凌瑶有些不习惯的到处张望,引得白映蓉轻笑道:“看这样子,应该是能看见了。”

    易凌瑶这才回眸,轻轻打量着床榻前站着的华衣女子,开口就问,“他,还活着吗?”

    白映蓉没有摇头亦没有点头,只是走到墙边,轻轻的转动开关,门应声而开。

    易凌瑶只觉自己的心又被紧紧揪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洞开的石门,屋内霎时寂静无声。

    良久,才从密室内传出窸窣之音,轩辕睿从石门之内缓缓步出,他俊颜苍白,嘴角还有一丝未干的血迹,而他的眼睛却是清明非常,步伐坚定,一身农家布衣却掩饰不住他萧疏轩举的气质,连白映蓉都暗自吸了口气。

    他目不斜视,紧紧凝视着易凌瑶,一步步向她走近,易凌瑶盯着他看了半晌,抬手轻轻的擦去他嘴角的血迹,“疼吗?”

    轩辕睿轻轻摇摇头,淡然挑眉道:“不疼,就是有些饿了。”

    易凌瑶微怔了片刻,心中猛然一恸,伸手在他肩上垂了几下,眸心霎时盈满了晶莹,边哭便冲他吼道:“你知不知道,你要是死在这里,我就不管你,自己走了!”

    “可是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听了他故作无所谓的调侃,易凌瑶心中的愧疚更盛,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轩辕睿将她拉入怀中,伸手抚上她的眼角,轻笑道:“刚治好的眼睛,怎么又哭了,要是哭瞎了,我可没有第二条命给你治眼了。”

    端着茶盏刚踏进屋内的言舒看到这一幕,竟然惊的将茶盏掉落在地,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道:“你……你到底是怎么解的毒,竟然好好活过了三日?难道是药失效了?”

    轩辕睿轻笑,眸中似乎有华光流转,看向白映蓉道:“夫人的毒并没有失效,晚辈刚入密室不久,那毒便发作了,的确令晚辈痛不欲生,密室中的药品琳琅满目,晚辈当时根本没有心思去找解药,不过——”轩辕睿顿了顿,继续道“晚辈有幸,先前曾得一友人相赠丹药,他言此丹能解百毒,甚至能令人起死回生,原本我不甚相信,经过这些时日,我还真的信了世上竟有此药。”

    说着,轩辕睿将身侧的一个锦囊摘下,倒出剩下的一颗丹药递给白映蓉,而她丝毫没有看向那粒丹药,眼神直直的盯着轩辕睿手中的锦囊。

    轩辕睿略带诧异道:“夫人,对这药不感兴趣?难道夫人不想知道能解此毒的药是如何做的么?”

    白映蓉的眼神这才转向轩辕睿掌心的那颗丹药,语气渗着丝丝悲凉:“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药是如何做的,数百味珍奇的草药按照及其精准的配比,用深埋在地下五年的雪水调和,然后,再加上一个百毒不侵之人的鲜血,便制成了这百羽还魂丹,而我,便是那个百毒不侵之人。”

    易凌瑶异常惊讶,这药应该是顾逸风所赠,却是白映蓉所制,难道二人曾经相识不成?

    轩辕睿的目光依旧沉冷,心底的某个想法似乎得到了印证。

    白映蓉道:“那个赠你丹药的人现在何处?”

    “就在陵奚国境内。”

    “你和他是朋友?”

    “生死之交。”

    白映蓉的眸中霎时浮起一抹复杂而凄楚的光华,她走到柜阁旁,小心翼翼的将一个古铜色的木匣取出,细细的拭去盒子上面的灰尘,然后将盒子交到轩辕睿手中,“若能再见到他,帮我把这匣子交给他,记住,一定要亲自交到他手上。”

    轩辕睿垂眸看向手中的匣子,那木匣的颜色古朴而沉重,盖子上刻着异域的文字,盒子的四周雕刻着精致的龙样暗纹,每一笔每一画都精致典雅,栩栩如生。

    没有多问分毫,轩辕睿便轻轻颔首道:“夫人放心,我会的。”

    白映蓉似是松了口气般缓缓闭上双目,疲倦道:“你们走吧,我累了。”

    “晚辈告辞。”

    行至门口时,轩辕睿突然顿住脚步,回头向白映蓉道:“那么多年过去了,夫人不想见见他么?”

    白映蓉缓缓睁开双目,眸心有潋滟浮动,记忆的某个角落突然变得炙热起来,灼伤了往昔残殇,想起自己身负的半生哀怨,心头不禁划过丝丝钝痛,一时苦闷难当,良久,白映蓉叹了口气,启唇道:“我想见他,可他未必想见我,还是算了。”

    与其让他当面说出恨我,还不如就这样一世思念的好,至少,还有回忆。

    见她如此,轩辕睿也不便多说,和易凌瑶一起离开了竹屋,向西边走去。

    不多久,言舒突然跑进屋,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彼岸花,向白映蓉道:“夫人您快看,这是那位叫啊睿的求医之人打在河底的暗器。”

    白映蓉略带诧异的端详了片刻,径自走到窗边,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兀自喟叹道:“我早该想到是他,世上也只有夜晟音能破得了我的万花幻影阵”。

    言舒指着窗外,吃惊道:“您说,那个就是辰楼楼主?江湖上不是传言,辰楼楼主阴险狠毒,冷酷无情的吗?他竟然用自己的性命做赌来换妻子的眼睛,若不是亲眼见到,我还真的不敢相信。”

    “求医是真,但妻子……”白映蓉不再说下去,而是指着不远处的那盆蓝色花朵,对言舒道:“那盆花你可还认识。”

    言舒道:“哦,是蓝鸢啊,那种花产自波斯国,没有花蕊,呃……等等……怎么……它竟然长出了花蕊。”

    白映蓉道:“世人都知道蓝鸢没有花蕊,却不知道有一种方法却能使此花长出花蕊。”

    “什么方法。”言舒愈加好奇。

    “处子之血滴入花心”。

    言舒张着嘴愣了片刻,才惊诧道:“他们竟然不是真的夫妻!!那‘妖煞’竟然为了一个女子差点把命搭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白映蓉面色无波的望着窗外,眼神逐渐变得邃远,嘴角轻轻勾起,“风儿能有这样的朋友,我也能放心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