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五十五章 终见故人

章节字数:3856  更新时间:16-03-22 2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空湛蓝高远,阳光透过薄纱般的云层柔柔洒下,温和而不刺眼,轻柔的风裹挟着花香打在脸上,芳菲醉人,行在田间,周围响起的虫鸣之声清脆悦耳,易凌瑶放眼望去,便觉的一切都是上天的恩赐,终于深刻的体会到有些东西是该好好珍惜,在没有彻底失去之前。

    失明的这些日子,想了很多,也渐渐的理顺了一些思绪,不管怎样,若不是身侧之人的陪伴,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崖底活下来,而这双眼睛也不会得见光明,可是,她怎么也想不通,他以性命做赌注来为她治病,历经整整三天的毒药折磨,对他来说真的值吗?

    思及此,易凌瑶突然停住脚步,却引来他诧异的询问,“怎么了?”

    她看入他的眸心道:“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需要理由吗?”

    易凌瑶吸了口气,将事实彻底摆开,“难道王爷忘了,我曾经去王府行刺,差点杀了您的王妃,我们之间的结合无关情爱,我们甚至都不是真正的夫妻,你有你的图谋,我有我的打算,而我们迟早有一天要分道扬镳,你难道都不介意我这一生都无法将你给的自以为是的恩情对等的还清?你难道就不介意我连一句谢谢都没对你说过吗?”不知为何,她对他毫不在意的态度感到生气,声音也逐渐大了起来。

    他静静的听她说完,故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生气的颜,轻笑道:“哦,那现在说还不晚。”

    显然没有想到轩辕睿会如此说,易凌瑶愣了片刻,怔怔的凝了他半晌,认真道:“这次的事,我不会对你说谢谢,因为那两个字是世间最虚假,最没用的,但是王爷的恩情我不会白领,日后定然会加倍奉还。”

    轩辕睿也来了兴趣,双手环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本王倒是好奇王妃准备如何偿还?”

    “从现在起,我可以为你不顾一切的做一件事。”

    轩辕睿挑眉,“什么事?”

    “只要你开口,只要我做得到。”

    “好,本王记下了!”

    “易丫头!!”熟悉的声音自身后蓦然响起,易凌瑶吃惊的转身,却见顾逸风正朝他们远远的挥手,而他的身侧,是一位身着紫袍的男子,二人身后,跟着数十个训练有素的侍卫。

    易凌瑶跑过去抱住顾逸风,在他惊诧的神色中欢喜道:“顾疯子,又见到你了,真好。”

    顾逸风拍了拍她的后背,放开她,上下打量片刻道,“易丫头,眼睛治好了?”

    易凌瑶点点头,转眸看到紫衣男子正对她颔首,“五哥,五嫂,景来迟了,让你们受苦了。”

    轩辕睿走上前去,与轩辕景伸出的手握在一起,道:“七弟,好久未见了。”

    轩辕景道:“我一直在边城驻守,上月才回朝复命,没想到你和五嫂竟然遭人暗算,父皇派我跟随顾大人来此找寻你们,幸好你们都没事。”

    轩辕睿看了看易凌瑶道:“七弟,你先带她上去,我和顾大人还有些事情,随后便去找你们。”

    轩辕景道:“好,我和五嫂在崖上等你们。”

    待众人走后,轩辕睿将身后的包袱取下,取出木匣交到顾逸风手中,顾逸风诧异的将木匣打开,当看清木匣中的物品后,脸上的笑意不见,眼中满满的全是震惊,不可置信的看向轩辕睿。

    轩辕睿迎着他的目光,淡然道:“东西我带到了,去与不去你自己抉择。”

    挣扎良久,顾逸风的嘴角动了动,艰难的启唇道:“她在哪里?”

    “东边竹林的尽头。”

    话音刚落,顾逸风双足轻点,乘着轻功,在树梢疾走,很快便消失在竹林的深处。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顾逸风停在竹屋外,眼睛紧紧盯着屋檐下的五彩铃铛,回忆翻涌,心中苦痛难当,竟然不敢再向前走一步,找了整整十年,寻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终于有了结果,而此时,他却不敢去看,不敢去想。

    十年,足以让风云变幻,物是人非。

    十年,足以让情淡陌路,咫尺天涯。

    十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可以改变很多人,可以让我们的坚持变得虚无,在不知不觉中走失了自己。

    竹门突然打开,白映蓉亦是愣在了原地,怔怔的盯着数步之外的男子。

    十年了,她依旧未变,而他已然长大成人。

    原本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却在四目相对的刹那彻底失了言语。

    良久,白映蓉缓缓走向他,“你……你是逸风?”

    她想要伸手抚上他的眉目,却被他躲开,眼中的疏离再明显不过。白映蓉讪讪的收回手,眸心潋滟浮动,目光却久久不愿从他身上移开,喃喃道:“我的风儿长大了,真好。”

    顾逸风亦是红了眼眶,略带沙哑的开口,“你可知道,我找了你十年,十年前,你怎么忍心抛下我,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吗?”

    白映蓉摇摇头,神色凄苦:“风儿,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办法。”

    “什么叫没有办法?就因为那个男人?”

    “当年,我若不去劫法场将他带走,你父王就会杀了他呀,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为了我丢了性命,我做不到啊?”

    顾逸风的眼神满含讥讽,“做不到?那你就忍心抛下自己的孩子,忍心让我孤独的长大,差点死在那个尔虞我诈的宫廷里,你好自私!”

    白映蓉慌乱道:“不!风儿,你怎么会这么认为,我其实一直在等着你寻来,一直等机会把这个木匣交给你,直到我见到了夜晟音,我才知道原来你一直都在陵奚国内。”

    顾逸风将木匣摔在地上,一只玉如意从盒内滚落而出,顾逸风指着玉如意道:“你以为我在乎这个?你以为我在乎那个位子?你以为我找你只是为了找回这个冰冷的东西吗?”

    “可是,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我想尽我所能补偿你,风儿,我不求你原谅,只希望你能回到玄月国,好好生活下去。”白映蓉抓住他的衣袖,眼神中夹杂着祈求。

    顾逸风甩开她伸出的手,冰冷道:“那个男人呢,我要见他。”

    白映蓉眸中的光芒黯淡下去,含泪道:“他死了,我们逃出玄月国之后不到两年他就死了,”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父王并没有怪你,他一直都在等你,只要你回去,一切都可以从新开始,可是,你没有。”

    白映蓉使劲摇头,声音近乎低吼,“不可能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父王,他逼我回去,不过是为了维持他可笑的尊严和他那不可侵犯的威仪,你以为他爱我?不,风儿,你不懂,所有的感情在受到伤害以后都不可能重新开始,帝王的承诺全是不可信的,从他开始广纳后宫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结束了,彻彻底底的结束了,我绝不能容忍和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丈夫。”

    她的双拳紧握,指甲深深的嵌入肉里,暗红的血一滴滴落在青石板上,如妖艳的罂粟,而她似乎没有感觉到痛,身体在抽泣中微微颤抖。

    顾逸风心头滑落一阵钝痛,一时间哑口无言,他这才终于看清了母亲,曾经叱咤江湖的五毒罗刹,心底的骄傲和孤冷丝毫没有被岁月消磨,她心里向往的爱情不过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她依照父母之命嫁给父王并没有错,她爱上了一个将军也没有错,错就错在她嫁入了宫廷,而她自己成了王后,父王也许是爱她的,但他更爱那座江山,为了稳固帝位,才一次次的将肱骨之臣的亲眷纳入后宫,母亲的心渐渐凉了,太多的身不由己,使她最终选择了私奔,全然不顾青史骂名。

    江湖儿女在对待情之一字上,从来都不愿压低自己的骄傲,也从来不愿将就自己的感情,爱了就愿意义无反顾,不爱了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彻底斩断,不留余地。

    白映蓉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顾逸风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一缕暗红的血从她的嘴角缓缓流出,她的眼神逐渐迷离,身体渐渐不受支撑的向后倒去。

    顾逸风伸臂接住了她,冲她吼道:“解药在哪里?你告诉我在哪里?”顾逸风心下懊恼之极,方才从那暗红的血就应该发现她已服毒,却被自己忽略了。

    白映蓉脸色惨白,在他怀中轻轻摇头,强撑一口气道:“没用的,自从夜晟音走后我就服了毒,是无药可解的毒,现在已经渗入肺腑,解不了了。”

    “为什么?为什么?!”

    白映蓉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白色瓷瓶,艰难的拿到眼前,随后牢牢的抱在怀里,口中喃喃的说,“风儿,我知道你还在怪我当年抛弃了你,但我不后悔爱上了戚将军,不后悔劫法场救了他,不后悔和他漂泊天涯,如若将来有一天你爱上了一个人,你就会明白,有些事,明知是错的,也要去坚持,因为不甘心;有时候,明知没结局,却不能放弃,因为除了他你不会去爱别人,结局不是天定的,是人自己走出来的,如今的结局虽不是我想要的,但却是对我来说最好的,我白映蓉此生,不悔……。”

    她的眼神逐渐涣散,口中的气息也逐渐减弱,“这里装着他的骨灰,生不能同穴,死便可同寝,这是我对他的誓言,如今实现了……在死之前能再见到你,真好,真好……”

    头无力垂下,而她嘴角的笑容却没有淡去。

    顾逸风重重的垂下眸,抱着白映蓉的尸身失声痛苦:”那么多年了,我早就原谅你了,你醒过来,醒过来啊……娘……”

    残阳如血,傍晚的风很凉,吹起衣襟,猎猎作响。

    孤寂的坟冢前,顾逸风长身独立,伸手一遍遍抚摸着石碑上的名字。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顾逸风转身,见一黄衣女子站在身后,眼睛已哭的红肿,那女子见顾逸风戒备的盯着自己,直直的跪拜下去,“奴婢言舒拜见二皇子。”

    “你知道我是谁?”顾逸风微拢手指,冷眸中逐渐起了杀意。

    言舒不卑不亢道:“奴婢十年前跟随王后逃出玄月国,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自然是认得二皇子的。”

    顾逸风敛了眸光,平静问道:“这十年来,是你在照顾我母亲?”

    “夫人对我有恩,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思索片刻,顾逸风放下戒备,从手指上退下刻有‘风’字暗纹的扳指,同时将玉如意一并递给了言舒,“你拿着这块玉如意和这信物回玄月国吧,我大哥虽然已经登基,却一直没有找到这块象征皇权的玉如意,你把这玉如意带回去,他定然不会亏待你”。

    言舒诧异道:“您不和奴婢一起回去吗?”

    “我在陵奚国还有事情要办,需要待上一段日子。”

    言舒走上前来,在白映蓉的坟前恭敬的叩首,随后对顾逸风道:“奴婢定然不负二皇子嘱托!二皇子保重。”

    天色黯淡下来,很快便暮色四合,一直孤鸟从天空掠过,叫声凄厉,似在呼唤同伴,却一直得不到回应,在竹林上空盘旋许久,一个俯冲,身影便没入竹林,消失不见,只闻簌簌的竹叶在夜风中飒飒作响,白映蓉坟前,顾逸风怅然而立,许久不曾移动半步,眉宇之间倦色尽显,眼角处唯余深深的落寞以及风过却未干的泪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