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五十七章 神秘堂主

章节字数:3748  更新时间:16-03-24 19: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绵州归来多日,按照礼制,应该及早去宫内向贤妃问安,虽然因着昨夜的刺客折腾到半夜未眠,易凌瑶还是早早起来梳洗,即便不喜繁杂的衣饰,但还是任凭侍候的丫鬟梳了个宫鬓,陪轩辕睿用过早膳便入了章华宫。

    易凌瑶拨开通往内室的珠帘,向着贤妃拜下,“凌瑶给母妃请安。”

    贤妃由宫女扶着,笑盈盈的走过来,亲手搀起易凌瑶,亲切道:“凌瑶,快起来,让母妃看看,这段日子未见,眼睛可还有大碍?”

    “谢母妃挂念,凌瑶已经无恙了。”

    贤妃拉住她的手,至窗前软榻上坐下,命贴身宫女端上点心和茶水,眉目含笑的细细打量着易凌瑶,忽而轻叹了口气道:“跟着睿儿在外奔波的这段日子,挺苦的吧,看看,这人都瘦了一圈了,等我见着睿儿,一定要说他。”

    易凌瑶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垂眸淡淡道:“母妃言重了,跟王爷去绵州,是凌瑶自愿的,不觉的苦。”

    贤妃见她一直拘谨着,便挥手屏退了屋内侍候的宫女,复又拉起易凌瑶的手,蔼然道:“凌瑶,这次皇上对睿儿论功行赏的事,本宫也听说了,哎,府里进了其他女人,本宫知你心里必不好受,所以把你叫来,要是有什么委屈,别憋在心里,什么都可以跟本宫说。”

    几句入耳,易凌瑶便心下暗忖,她反正不会在轩辕睿身边久呆,他最终娶什么样的女人,她自是不在意的,只是她和轩辕睿的真正关系还不能让贤妃知道,若是说了实话,岂不是要把贤妃气的吐血,可若是不说,贤妃还以为是轩辕睿委屈了自己,特地命人她把唤来叨念一番,这样一来,反倒是易凌瑶心中升起了隐隐的愧疚之感。

    思及此,易凌瑶微微锁眉,盈盈美目平静无波,“如今朝堂之上,王爷的地位仅次于太子,皇上似乎有意让其与太子一争高下,如今,太子妃已有身孕数月有余,而睿王爷膝下无子,皇上便赏赐了着两名女子给王爷,让她们为王爷开枝散叶,这是好事,凌瑶不会觉得委屈”。

    其实,在王公公道出二女身份的时候,聪明如她,又怎能猜不出其中的厉害缘由,她们的身后,一个是江南织造,一个时瀛洲刺史,一个掌商,一个握兵,让她们嫁过来,皇上真是对睿王不薄!

    贤妃为她的深明大义感动不已,委婉道“孩子,你能看透就好,其实,你也不用太在意,只要你先有了睿儿的孩子,她们必会敬你。”

    易凌瑶猛然抬眸,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这才是贤妃娘娘把她叫来的真正原因,让她明白了利害得失以后,便说出了真正的目的,孩子,原来贤妃想让她尽快为睿王生个孩子?!

    这一次倒真是让她为难了!!

    易凌瑶正不知如何回话时,室外的宫女进来通报说顾御医来了。

    贤妃连忙招人进来,顾逸风行礼道:“微臣参见贤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顾大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谢娘娘!”顾逸风抬眸,见易凌瑶做在贤妃身旁,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很快便恢复如往常。

    贤妃道:“顾大人,本宫知你医术高明,宫里的娘娘们大都用过你开的催子方子,效果都还不错,所以今天特请你来给睿王妃看看脉。”

    “这……”贤妃说的如此直接,易凌瑶顿时羞红了半边脸,极不情愿的伸出腕子,抬眸斜看向顾逸风,那厮忍笑的表情,看的易凌瑶直接燃起了想抽他的冲动。

    顾逸风似乎极是认真的将手指搭在易凌瑶的脉上,垂眸沉思起来,良久,顾逸风干咳两声,起身对贤妃道:“启禀娘娘,睿王妃脉象平稳,并无大碍,只不过体内聚了少许寒气,微臣开个方子,助其将寒气散去。再用几服催子汤药,便可解决问题。”

    贤妃放心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媳,灿然笑道:“有劳顾大人了”

    顾逸风赶忙作揖道:“娘娘言重了,为了睿王妃,微臣定当竭尽全力”。

    章华宫出来,已接近黄昏,两人过了御花园,又转过几道回廊,直到行至宫人不多的地方,顾逸风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引的易凌瑶一拳打在他肩上,“还敢笑!!你来章华宫也不提前说一声。”

    顾逸风故作委屈,“贤妃娘娘急着宣我过来,我还以为是她的旧疾又犯了,没想到竟是为了催子的方子,看来你得快点给她生个皇孙,她老人家才会罢休哦。”

    易凌瑶瞥了他一眼,“好了,好了,我心里烦着呢,你少说两句,我当初顶着假身份加入睿王府的原因,相信你也很清楚,有件事,你要帮我。”

    顾逸风敛容正色道:“什么事?”

    “辰楼朱雀堂的分舵在京城何处?”

    顾逸风微愕,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才道:“你找朱雀堂干什么?这不是你该管的。”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

    顾逸风向她走近些许,压低声音道:“易丫头,我警告你啊,朱雀堂堂主君羽可不是轻易就能招惹的起的,我劝你还是不要自找麻烦。”

    易凌瑶道:“那君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我在辰楼从没见过。”

    “他每次回辰楼,都与楼主在密室相谈,而且他只听楼主的令,所以你不曾见过也不足为奇。”

    “若我执意要见他呢?”

    “你……”顾逸风一时语塞,无奈于她的固执,沉下神色,转身欲走。

    易凌瑶上前拉住他的手臂,道:“顾疯子,当我欠你一次,告诉我可好?日后我会向你解释清楚。”

    顾逸风没有转头,风吹起他的衣角,良久,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她的性情,他亦是了解的,若今日不告于她,她翻遍京城也会找出来。

    顾逸风轻叹了口气,道“京城寻菡茶楼”。

    出了宫门,易凌瑶打发睿王府的侍从先行回去,自己雇了辆马车,径直朝顾逸风所说的茶楼赶去。

    行至门前,易凌瑶淡淡抬眸,便见茶楼上挂着寻菡二字,心里暗想应该就是此处无疑,遂大步而入。

    掌柜忙笑脸相迎,“姑娘来此,是买茶还是品茶?”

    易凌瑶淡然一笑,“菡萏已逝,茶香杳杳,不知佳人知否知否?”

    面前之人突然说出了暗语,掌柜微凝了神色,戒备的问道:“姑娘是?”

    “易凌瑶。”

    掌柜忙道:“属下参见右护法,不知右护法前来所为何事?”

    “我要见君羽!”

    “这……”

    易凌瑶微显不悦,“怎么?不行吗?”

    掌柜讪讪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这就带右护法去见堂主,这边请。”

    行至后院,便见竹林掩映,穿过竹林,各种奇珍异草峥嵘开放,假山,曲水一应俱全,只是却寂静的很,除了风吹树叶的摩挲声,没见到一个人走动,即使这样,易凌瑶还是感觉出了杀气,虽然强烈,却不是针对她,想必这院子里也隐藏了不少暗卫。

    在院子的最深处,是一处厅堂,没有门,进去后便见一处屏风,屏风后隐着一方床榻,榻上斜倚着一个人。

    易凌瑶侧眸,却见身侧的掌柜不见了踪影,才想到那掌柜送自己到厅门口就没有再进来。

    都不用通报的么?果然是怪人。

    易凌瑶向屏风后的人影道:“你是君羽?”

    那人没有要下榻的意思,声音从屏风后传来,清冷无波:“既然右护法知道,又何须再问。”

    易凌瑶的左手在身侧握成拳,暗忖道:这人好生没有礼貌。在辰楼的位分,她易凌瑶便在君羽之上,这人不行礼也就算了,躲在屏风之后,也算待客之道?

    “君羽堂主习惯躲在屏风后接待客人?”

    那人换了个姿势卧着,轻笑道:“难道右护法来找君某,是为了和我探讨待客之道吗?”

    易凌瑶不想与他作过多争论,直接入主题道:“传闻朱雀堂堂主君羽的暗线遍布在陵奚国的各个角落,没有你查不出的情报,我今天来,是想请君羽堂主帮忙调查一个人。”

    “哦?什么人?”屏风之后的人似乎有了兴趣。

    易凌瑶沉声,一字一句道:“陵奚右相柳逐渊!”

    君羽慵懒道:“右护法可否带了楼主的令牌。”

    “这个……没有……师父不知道。”

    “既然没有楼主的令牌,右护法还是请回吧。”

    易凌瑶蓦然抬眸,直直的看向屏风后的人,“你想要什么?”

    “右护法何出此言?”

    “古玩、字画、金珠,你想要什么,我可以跟你交换。”

    那人淡笑道:“右护法还是不了解我啊,天色已晚,您还是请回吧,免得惹人疑心。”

    “这个呢?”易凌瑶摇了咬唇,仍不甘心,从袖中掏出了一枚白玉扳指,上好的美玉,精雕细琢,浅浅的光晕流转,毫无瑕疵,这是她欲出宫门之时,顾逸风派人追上她,交到她手中的,当时却没说有何用,难道顾逸风能猜到她要与君羽交换条件,只是,似乎有什么不对……易凌瑶的眼神蓦然一滞,将扳指拿到眼前,这才看清扳指的中间似乎断裂过,只是重新粘结的很精致,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这个顾逸风,既然是拿来做交换的,竟然是一个坏过的扳指,这可怎么是好?

    在她低眉思索间,床榻上的人慢慢坐起,须臾便从屏风后踱步而出,易凌瑶这才看清了他的容貌,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更不是什么三头六臂。

    他优雅的伸手道:“右护法,您手上的扳指可否借来一观?”

    易凌瑶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扳指递过去,心里盼着他不要发现拿出粘结的痕迹。

    君羽拿着扳指看了片刻,嘴角浮起一抹她看不懂的笑意,收起扳指,随后转眸看向她,道:“右护法刚才说的,我应下了,两月以后,寻菡茶楼,你会得到你要的结果。”

    方才还在担心的易凌瑶,这次却是怔住,他,这是答应了么?

    他的表情仍是淡淡的,只是眼神却锋刃非常,有着看穿忍心的睿智,“怎么,右护法不满意?还是您不舍得着扳指?”

    易凌瑶回过神来,道:“不,我很满意,既然君羽堂主愿意收了这扳指,那我就静候佳音了,告辞。”

    待她的背影消失在假山尽头,一名暗卫自窗前来到屋内,对君羽道:“主子,您就这么答应了右护法,这不像您平时的作风啊?”

    君羽走到窗前,举起手上的扳指,对着夕阳,缓缓开口道:“我的作风,你知道?”

    “属下多嘴了!”那暗卫自知失言,慌忙跪在地上请罪。

    君羽道:“没事,你起来吧,我又没说要怪你。”

    “谢堂主”,暗卫舒了口气,继续道:“右护法请我们查的人,属下现在就去办。”

    君羽的眸光从夕阳收回,再次落在手中的白玉扳指上,“不用了,这一次,我要亲自去查?”

    “这……”暗卫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却感到自己的主子今日的行为很反常

    见他疑惑,君羽向身后的暗卫摇了摇手中的扳指,“顾逸风的面子我又岂会不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