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五十八章 代你受刑

章节字数:2916  更新时间:16-03-25 1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睿王府的书房里,易凌瑶独自一人百无聊赖的翻阅着兵法典籍,窗外的君子兰开的茂密,香气掠入书房,淡雅清新,午后的阳光温尔而不刺眼,淡黄色的光线照进屋内,更增添了几分静谧。

    侍女送来了新沏的茶水,茶叶是九王爷派人送来的,味道自不必说,易凌瑶端起茶盏,喝了一小口便将茶盏放下,几次看着窗外,心里竟然无来由的烦躁起来。

    上次离府之后,轩辕睿已经三天没回来了!

    派人去宫里打听,得到的回复永远都是,王爷在宫里忙着,王爷在帮皇上处理政事,这样的说辞借口,听了无数遍,却没有人告诉她轩辕睿究竟在忙什么?

    直到第四天早上,大批的官兵出现在京城街道上,挨家挨户的搜查,人心惶惶,百姓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傍晚,惜雪惨白着脸从府外跑进来,顾不得行礼,就冲易凌瑶道:“王妃,外面……外面死人了,吓死我了!”

    易凌瑶诧异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官兵抬着一个女人的尸体从王府前面的那条街上经过了,我恰巧路过,便问了旁边的人,听说着女子曾是京城名伶,好像叫紫什么……,在西郊的慕阳客栈被人杀了,!”惜雪说着,用手作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好像是一剑穿喉呢,好可怜。”

    易凌瑶的动作明显一滞,心下猛的一沉,瞬间变了脸色。

    名伶,慕阳客栈,难道是紫烟?十一王爷钟情的紫烟?

    易凌瑶不可置信的抓住惜雪的手臂,心里没来由的慌乱,“你问清楚了,确实是一个名伶吗?”

    惜雪被她突然的失态吓了一跳,向后退了半步,怯怯道:“王……王妃,您怎么了,你这个样子,我害怕。”

    易凌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极力平复下心绪,问道:“轩辕睿呢?还没有消息?”

    “是”。

    易凌瑶放开惜雪,转身便朝王府门口走去,却不料晚晴挡住,“王爷临走的时候吩咐过,这几日京城不太平,请王妃不要随意出府。”

    易凌瑶侧眸看着她,神色凌厉,“王爷出事了,你是知道的对不对?”

    晚晴垂着眸,神色平静,“奴婢不知道王妃在说什么?”

    易凌瑶冷哼,“不知道?晚晴,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听了谁的话在这拦我,今天我必须要去把事情弄个明白。”

    “王妃!”晚晴伸出一臂挡在她胸前,神色坚定。

    易凌瑶手中凝了内力,冷沉着脸道:“让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奴婢也是奉命行事,还请王妃见谅。”

    正在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一个温润的声音在易凌瑶身后响起,“五嫂,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怎么在门口争起来了?”

    晚晴一怔,很快便俯下身行礼,“奴婢参见九王爷!”

    轩辕熙笑的温和,“不必多礼,起来吧。”

    易凌瑶和晚晴仍在僵持,神色不悦,两人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轩辕熙浅笑着继续道:“我还想着今天来和五嫂一起煮茶品茶,可是,看这情形,五嫂似乎要出门啊。”

    易凌瑶看了看门口停着的马车,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九弟,我有些事必须要进宫,暂借你的马车一用。”

    “既然如此,五嫂请自便,我让晚晴姑娘陪我在府里转转吧。”

    易凌瑶感激点了点头,转身便跳上轩辕睿来时乘坐的马车。

    晚晴欲追上去,却被轩辕熙叫住,“你拦的了一时,却拦不了一世,既然她要去,便由她去吧。”

    “可是……”晚晴盯着绝尘而去的马车,无奈的摇了摇头。

    轩辕熙似什么也没有发生,又恢复了惯常与世无争的神色,“主人都走了,就麻烦晚晴姑娘为我引路了。”

    ………………

    天色渐晚,马车已不能进内宫,易凌瑶只得一路小跑,行至昭阳宫是已有些微喘,当值的王公公将易凌瑶拦在门外,恭敬道:“皇上吩咐了,今晚不想见任何人,睿王妃还是请回吧!”

    易凌瑶求道:“王公公,请您进去通报一声,我真的有急事要见皇上!”

    王公公道:“若是为了睿王爷的事,您还是请回吧,皇上自有分寸!”

    易凌瑶心里一沉,看来还是出事了,思及此,易凌瑶不禁提高了声音,“睿王爷现在在哪里?”

    王公公叹了口气,很是为难道:“没有皇上的吩咐,杂家不敢乱说,但是杂家可以保证,睿王爷不会有事的,您还是回去等消息吧。”

    看他如此,易凌瑶也只能作罢,随后,她向前走了几步,在青石板上直直的跪了下去。

    王公公急道:“我的小主子,您这是干什么?”

    易凌瑶抬眸紧紧盯着昭阳宫的大门,坚定道:“我在这等着,直到皇上肯见我为止!”

    王公公软语劝了良久,却仍旧无果,只得摇着头转身离去。

    当夕阳的最后一抹阳光消失在高高的宫墙,周围的声音逐渐淡了下去,当值的侍卫一次次的经过昭阳宫的门前,易凌瑶却是仿若无人般静静的跪着。

    初秋的夜,没了阳光,温度便很快低了下来,夜风渐急,沁凉的风灌入衣袖,眼前发丝迷乱,冰凉的石板已有些刺骨,膝盖越来越疼,渐渐变得麻木。

    额头已有细细的冷汗渗出,易凌瑶伸手锤了锤额角,极力让昏沉的头脑保持清醒。

    夜越深,越能清晰的感到时间的流逝,看不到尽头的黑夜最能消磨人的意志。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月色依旧朦胧,微亮的星隐在云层之间,疲惫的闪着。

    启明星的身影变得清晰,易凌瑶抬眸,僵硬的嘴角无力的勾出一抹苦笑,终于要天亮了。

    昭阳宫冰冷的大门“吱”的一声被人打开,易凌瑶随着声音抬头,却见王公公怜悯的疾步走了过来,“皇上让您进去。”

    易凌瑶睁大眼睛,道:“皇上终于肯见我了?”

    “是,您赶紧起来吧!”王公公一边弯腰搀扶她起身一边叹息道,“哎,这又是何苦!”

    易凌瑶顺着王公公的帮扶缓缓站起身,一阵刺骨的疼痛自脚底传来,头痛欲裂,几欲摔倒。

    在原地稳了稳神,易凌瑶便走进昭阳宫,一道明黄的身影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易凌瑶正欲下跪行礼,却被皇帝出言拦住,“免了!一夜还没跪够?有什么话赶紧说!”

    易凌瑶站在下方,毫不畏惧的抬眸道:“请父皇下旨让睿王爷回府!”

    皇帝冷哼了声,将一本奏折扔到易凌瑶脚下。

    易凌瑶躬身捡起,翻开奏折,竟是御史以私自豢养伶人的罪名参奏了十一王爷,什么罔顾国法,有为伦纲,蔑视皇族尊严,扬扬洒洒,字字珠玑,写了数百字之多,她原以为这件事做得极其隐秘,却不曾想那么快就被揭发了出来。

    “看看你们做的好事!辰儿不懂事,你和睿儿难道不懂规矩?!竟然由着辰儿在外面胡来!知不知道这是多大的罪过!”

    易凌瑶道:“父皇明鉴,这件事与睿王爷无关,当初是儿臣同情十一王爷和紫烟姑娘,才私自拿出了银子助其安顿在城郊的客栈,从头到尾睿王都毫不知情,此事的责任儿臣愿一人承担!”

    景德帝凌厉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几番,沉声道:“朕在昨日已召见了十一,问过他此事,他便如实招了。”

    “既然父皇经知道实情,尽管将儿臣拿下问罪便是,为何还迟迟不放睿王归府?”

    “睿儿在朝堂上对质时把罪过全部揽到自己身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朕不下旨罚他都不行,朕真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护你!”

    “罢了,既然那个紫烟已经毙命,而你能主动认罪的份上,此事到此为止,王德,带她去见睿儿吧。”

    王公公欠身道:“奴才遵旨!”

    易凌瑶见事情有了转机,恭敬的俯身叩首,“谢父皇恩典!”

    出了昭阳宫,易凌瑶忙焦急问道,“公公,那一日在朝堂发生了什么?”

    “五天前,李御史在早朝时参奏了十一王爷豢养伶人的事,当时皇上大怒,欲将十一王爷拿来问罪,睿王爷站出来,说此事是自己纵容了十一王爷,愿意承担罪责,当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皇上不得不下旨罚了睿王,不过,念在睿王爷治理水患有功的份上,最后只是罚了三十鞭刑,将他禁足在离春宫里,好在皇上是心疼睿王爷的,这不,已经早派了御医过去诊治了。”

    三十鞭!他替她受了三十鞭!!

    易凌瑶只觉的自己的心里被狠狠抓了一把,尖锐的疼,他明明可以撇清此事,为什么要替她顶罪,又凭什么替她受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