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六十一章 旧人相邀

章节字数:3008  更新时间:16-03-28 19: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上中天,疏影横斜。微凉的夜风柔柔的抚弄着花枝,窸窣之音夹着花香翻卷,撩人心弦。

    王府的后花园内,轩辕睿一身月白常服负手而立,待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之时,他才转过身,看着眼前婷婷而立的佳人,眉眼疏淡,并无惊喜之色,“徐姑娘深夜找本王前来,所谓何事?。”

    晚饭时,她弹的那首曲子,名作《唤归》,是闺中女子传情之曲,结尾处转了两次,意思是晚上二更相见,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有些事情还是趁早说清为好,他可不想让某人误会。

    徐芙的眼中有些惊诧,夹杂着丝丝悲凉,“你叫我什么?徐姑娘?”

    “本王觉得,这样才不算失礼。”轩辕睿的眸没有任何波动,语气优雅的向在对待一个客人。

    “王爷可知道,其实我是……”

    徐芙急着提醒,却被轩辕睿打断,“本王知道你为何来王府,父王的赏赐我无法推拒,但是你们都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不是货物也不是奴隶,不应该随随便便就这样赏了别人,这对你们不公平。”

    她向他靠近了一步,眸光楚楚:“我不在乎!只要能来到你身边,不管是做妾还是做丫鬟,我都不在乎。”

    轩辕睿剑眉微蹙,轻轻摇了摇头,“徐姑娘,你这是何苦?”

    “王爷,难道你忘了三年前你曾经救过我吗?”

    “举手之劳,你又何必记得如此清楚。”

    “可我想报答你。”她说的很坚定,目光灼灼,带着几分期盼。

    轩辕睿回的仍是决绝,“当年本王在江南督办官盐失窃案,得到徐姑娘的大力帮助,这就算报答了,本王从未想过其他。”

    徐芙的嘴角漾起一抹苦涩,戚然道:“这三年,你真的没有想起过我?没有念过三年前的过往吗?”

    见他不语,徐芙眸中漾失望之色,启唇继续道,“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吗?你走以后,我日日想,夜夜想,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再见到你,我不停的给你写信,却从未得到过回音,直到不久前,听说皇上要从百官之女中为睿王府添两名女眷,虽然只可能是侍妾,但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应选了,就是为了来到你身边,难道,王爷在江南的日子,从来没有对我动过心吗?”

    轩辕睿的眸光冷了几分,“在江南的那段日子,我只把你当做不谙世事的妹妹看待。”

    妹妹?仅仅是妹妹吗?徐芙不信,脑中突然想起晚饭时轩辕睿与易凌瑶亲切的耳语,不免有些悲怆,“是因为王妃么?”

    轩辕睿不语,侧首看向别处。

    徐芙见他如此,不免有些激动,提高了语气道:“论学识、论样貌、论家世,我自认为不输于王妃,王爷认识她不过才一年有余,而我们三年前就认识了,我以为那时候算是与王爷相知了,现在才知道,王爷从来都没把三年前的我放在心上,我想知道,为什么王爷宁愿仓促选妃,立一个太守的女儿为正妃也不愿多看我一眼?我到底输在了哪里?”

    “徐芙,你僭越了,这些话不是你该说的!”轩辕睿的眸光变得凌厉,含着隐隐的怒气。

    徐芙直直的跪了下去,似乎有着和那人相似的倔强,“徐芙失言了,请王爷责罚。”

    夜风拂过,阵阵煮茶的香气从不远处的花园飘来,茶香如此清晰,轩辕睿的眉峰不自觉的蹙起,抬腿欲走,却发现徐芙仍然跪在脚边,低眉垂眼。

    轩辕睿吸了口气,软下语气道,“罢了,若有一天你和江紫萍要离开王府,只需知会管家一声便可,本王不会拦你们,要是不愿意走,也可在王府住下,管家自会以王府的待客之道照顾两位的起居,本王的话已说的很明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看着眼前的人越走越远,徐芙顿觉失了所有力气,狼狈的跪坐在地上,心痛难当,她缓缓闭上眼,直到眼前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也没有抬头。

    “小姐,您别这样,地上凉,快起来吧”。那人边说边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徐芙没抬眸便知来人是自己的贴身侍女夕颜,没有说话,转身抱住了她,“为什么,为什么呀?我等了他三年,甚至不惜为妾,而他却对我没有丝毫感情,甚至都没有想起过我,上天怎么能这样对我。”

    夕颜见自家小姐受委屈,不免有些悲愤,“小姐,以前在江南时,有多少名门公子欲与小姐交好,却都被小姐拒了去,凭您的身份家世,在江南找个好婆家不是难事,为什么要低声下气的来帝都呢,小姐,刚才王爷不是说了吗,如果您愿意离开,他不会为难您的,我们离开这里吧,奴婢真见不得您受这样的委屈!”

    徐芙用手抹了把泪,眼神狠戾了几分,摇头道,“不!我不走,绝对不走,长这么大,我徐芙还从未有过主动认输的时候,就这样离开,我,不甘心!!”

    “可是小姐……”

    夕颜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人,她眼中的光泽令人害怕,前一刻的凄然化作了此时的决然,“不会太久的,夕颜,相信我,我会得到我想要的,不管在江南还是帝都,我都不会输,我更不允许自己输给一个太守之女!”

    …………

    穿过院内交相掩映的花树,绕过拱门,便觉得茶香更浓,淡雅似竹的味道衬着如纱似雾的月色,似乎能让人忘记一切烦恼。

    轩辕睿用手拨开眼前的花枝,毫不迟疑的向前方的石桌走去。

    如纱般轻盈的月光下,前方一人正在悠然的煮着茶,嘴角含着浅笑,对眼前的不速之客并不吃惊,也没有要起身行礼的意思。

    “王妃什么时候有了偷听别人说话的嗜好?”

    “偷听?”易凌瑶侧眸看他,一脸无辜,说得理直气壮,“我可是光明正大的听,谁让两位说话声音那么大,又没有提前说我不许带耳朵”。

    素雅的青花瓷杯被纤手捏起,易凌瑶眸光转动,半分玩味半分揶揄道:“深闺小姐,见到自己爱慕已久的情郎,琴音传情,月夜相邀,急表相思之意,却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昔日情郎已不复当初模样,故而只能掩泪伤情,徒留悲叹,可惜,可惜啊!”

    轩辕睿不禁莞尔,那琴音中含着的相邀之意,连他都听出来了,对于深谙琴道的清音公主,又怎能瞒的过她的耳朵,想到此,轩辕睿顿时有了兴趣,在她身侧寻了一处石凳落座,“原来王妃今天是来看笑话的?”

    易凌瑶的笑意加深了几许,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王府的戏子太多,一不小心就撞上了,我才没有那个雅兴去关心别人怎么演。”

    轩辕睿轻轻喟叹,“三年前,我奉旨去江南办事,恰逢徐芙遭到匪类调戏,便出手救了她,后来才知道她是江南织造的女儿,在江南的那段日子,是她作为指引,才让我在江南的差事顺利完成,回京后便再没见过她,这几年过去了,我以为她早已出嫁,没想到却在王府再次遇见。至于这次父皇的赏赐,并不是我的本意。”

    江南织造之女遇到了京城英姿飒爽的王爷,再加上相救之恩,芳心暗许是很正常的事,而且凭着眼前这位王爷的俊颜,帝都里对其倾心的官家小姐想必也不在少数,所以,徐芙的事,易凌瑶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竟然在向她解释?!

    易凌瑶的笑容微僵,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他眼中的情愫很熟悉又很陌生,心下隐隐泛起莫名的不安,下一刻便撇开眼,“王爷不必跟我说这些,我们……”

    轩辕睿截住她未出口的话,“我以为你会在乎。”

    在乎吗?易凌瑶在心里问自己,刚来王府时,心里只想着和睿王做交易,来换取复国的兵力,而在后来点点滴滴的相处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改变,她看不懂,也想不透。

    他不顾生死,陪她从崖上跳下,忍着无药可解的剧痛,帮她换取医治眼疾的机会,为了帮她顶罪,独自一人揽过罪名,生生承受了三十鞭,这些,渐渐的将心底某些坚硬的防备打破了,猝不及防的,扰乱了她的心。

    她并非冷心冷情、不懂报恩的人,嘴上说的不在乎,都是假的,可是,在乎了又能怎样?喜欢了又能如何?她和他毕竟走的不同的路,以后要面对不同的人生,路途艰险,世事无常,她有她要坚持的,他有他要争取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有结果。

    可是,她却不知道,有些情意,一旦触碰,便永远在心里扎了根,一旦扎根,亦只会越来越深,当情融入骨血,已辨不清当初情起的因由,一往而深的缱绻纠葛,写在以后的几千个日日夜夜,不管世事如何变迁,恩怨几多辗转沉浮,终其一生,只有这一人能拥她入怀,给她一世温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