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六十二章 剑舞传情

章节字数:2926  更新时间:16-03-28 2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王府后花园呆了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月移星动,薄雾渐生,夜风沁凉,灌入衣袖,身后树影婆娑,花香盈盈。

    易凌瑶漠然的将手中的茶盏放到嘴边,才发觉茶早已凉透,冰冷的茶水入喉,泛起淡淡地涩意。

    两人一立一坐,轩辕睿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久久没有移开。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夫苍老的声音在墙外响起,沿着空旷的街道回响,穿墙而入,渐渐唤回了二人的思绪。

    易凌瑶看了看周身的月影,淡淡开口道:“天色不早了,若是王爷没有什么事,就先去休息吧。”

    “你不走?”

    易凌瑶思索了片刻,毫无睡意,便指了指天空中的残月,语气极轻,“我想看看月亮。”

    顺着她的手指向上看去,一弯下弦月高挂中天,月牙周身是朦胧的云丝,月残星疏,此时的月光并不是明亮的纱白,而是浅淡的青白颜色,落在眸心,冷在心里,看久了,亦觉得戚戚然,不知不觉便升起丝丝伤感。

    轩辕睿略带诧异道:“平常人家看月亮,都是等到月中十五,聚在一起看满月,而这样的残月,你喜欢?”

    易凌瑶仍是微仰着头,眼神中有杀气漫上,“我讨厌圆月!”

    因为永远忘不了,那个圆月的夜晚,叛军攻入宫城,杀伐四起,司马氏一族几乎被屠杀殆尽,江山易主,每当看到圆月,透过纱般的月色,似乎能看到亲人们临死前挣扎的容颜,乳白的月华倾泻而下,却遮不住那满地的猩红,掩不住生命逐渐流失的血腥之气。

    圆月,在别人眼里是团圆的暗示,是美好的预兆,而在她心里,却是杀戮的警醒和大仇未报的无奈。那个圆月之夜,那次灭门惨祸,刀光剑影下苟且逃生的迷茫与亲人死于非命的绝望,虽时隔经年,世事变迁,但在她心里早已化成了一道无法愈合的禁忌之殇!

    没有问原因,轩辕睿站起身,将外袍解下,替她披在身上,抬头看向那朦胧的月色,“既然如此,本王也在这赏一回残月。”

    易凌瑶没有拒绝,望着越来越浓的夜色,突然无来由的问道:“王爷用过剑吗?”

    “为什么这么问?”

    易凌瑶的眼神开始变得迷蒙,眸心含泪,嘴角却带着诡异的浅笑,“你知道剑刺入血肉里是什么感觉吗?痛到麻木,意识却是清醒的,呵呵……看着自己的血一点点的流尽,那会是怎样的一种绝望啊?”

    轩辕睿轻拍了下她的肩头,怜悯的看着她:“不要再想了,相信我,有些事情永远都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人的绝望往往是因为一直走不出第一次的阴影,总是一次次的回想不能改变的事情,一次次的揭开原本该愈合的伤疤,有些事情是要去讨代价,但不要一次次的惩罚自己,不是你的错,知道吗?”

    易凌瑶打了个冷颤,猛然站起身,眼神陌生而戒备,像对着一个敌人,“你知道了什么?还是顾逸风跟你说了什么?”

    轩辕睿摇了摇头,安慰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你每次见到残月都是如此难过,我很担心。”

    易凌瑶盯了他良久,他没有躲闪,眸光温柔而平静,让人无来由的安心。稳了稳思绪,易凌瑶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浅浅的道了声抱歉,重又坐下。

    “凌瑶。”

    “嗯?”

    “这月亮虽残,夜色却美,那么好的夜色,本王舞剑给你看吧?”

    “你?用剑?”她疑惑的抬首看他,月色照在如蝶翼的长睫之上,在脸上投下淡淡地剪影,柔美的令人窒息。

    “本王虽很少用剑,但并不代表我不会用”说完,轩辕睿淡淡转身,向身后的空气道:“来人!”

    一名暗卫即刻现身,恭敬的立在轩辕睿面前:“王爷请吩咐。”

    “把剑留下,你可以走了。”

    “啊??”那暗卫一脸迷茫,立在原地没有动作。

    “还要本王说第二次?”

    暗卫拿手背蹭了蹭额上的冷汗,反应过来后立马解下身上的佩剑,递给轩辕睿,半信半疑的边走边回头。

    月色稀,星影疏淡。飘渺的薄雾氤氲在半空,化作丝丝清凉浸润着衣襟,他的表情看的不甚真切,而此时的易凌瑶自己也辨不明,那看不清的究竟是人,还是人心?

    轩辕睿从剑鞘中抽出长剑,抬眸看了她一眼,便舞了起来,手腕翻飞,剑随身动,剑锋凌厉却带着几分温雅,跳起时衣袂飘动,娇若游龙,动作虽看似轻盈,实则蕴藏着力量,他出手忽快忽慢,气劲亦随着身形时强时弱,剑锋折射着月华,渐渐与周身的剑气萦绕在一起,风华万千,让人目不暇接。

    夜很静,院中只余剑身划过空气的声音。

    易凌瑶有些恍惚,眼前的人似乎很熟悉,却又甚是遥远,她想试着看透他,却怎么都看不到他的眼底。

    眼前一道银光忽现,易凌瑶毫无防备的蓦然一惊,抬眸看时却见轩辕睿已将剑拿到她面前,四目相对,他的眸心温柔若水。

    “接下它!”甫启唇,他的声音带着蛊惑,伴着慵懒的笑意,让她无法拒绝。

    易凌瑶带着疑惑接下他手中的剑,取下随身的巾帕将剑身擦拭一遍,才把剑重新还了鞘,置于桌案之上。

    墙外更夫的的声音再次响起,易凌瑶这才感觉到两人已独自相处了那么久,而今晚的他似乎有些反常,却想不出哪里不对。许是时间真的太晚了,亦或是白天太累,一阵困意袭来,易凌瑶也懒得再去想,用手揉了揉困倦的眸。

    轩辕睿浅笑着将她半搂在怀里,轻语道:“天色已晚,我送你回去。”

    “好。”

    不远处,君羽一手托腮,侧卧在墙头,半眯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慵懒道:“顾堂主请我到这里喝酒,就是让我看这出戏?”

    顾逸风仰头灌了一口酒,认真道:“不是戏,是情。”

    “情?”

    顾逸风看着两人的背影,伸出手臂比划了一段距离,才开口淡淡道:“你可知我们所在的位置与楼主方才舞剑的位置相隔多远?”

    “不足百尺。”

    “对,距离不足百尺,若在平常,凭楼主的内力,怎会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只是今晚却不同。”

    君羽拿起酒坛喝了一口,话语随着酒香懒懒的飘过:“哪里不同?”

    顾逸风望了望天上的残月,轻叹道:“是人心不同,若在以前,百尺之内的人还没有近的楼主的身,便会被发现踪迹,而那时那刻,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她,全是她,所以才没有察觉到我们。”

    君羽笑的不可琢磨,“楼主做事一向谨慎自持,却为了她将自己陷入儿女情长之中,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英雄难过美人关么?”

    顾逸风不以为意,转眸对君羽道,“方才楼主的剑舞你可看懂了?”

    君羽挑了挑眉,自顾自的分析道:“楼主不常用剑,但他舞剑的时候却用了大约三成的内力,所以剑舞才显得刚劲却不失雅观,矫健亦不落阴柔,剑舞之道被他领悟的淋漓尽致,确实不错。”

    “我指的不是这个”。顾逸风蹙了蹙眉,不满的看着他,脸上写满了‘君羽堂主你是来煞风景的么’。

    君羽自认为解释了剑舞的精髓,但看到顾逸风那一副孺子不可教的神色,一时竟猜不透他方才话中的深意。

    顾逸风饮了一大口烈酒,伸手胡乱擦去嘴角的酒渍,半是解释半是回忆道:“这剑舞原名墨吻,百年前,是陵奚国的年轻男子跳给心仪女子的,若女子最后接过了剑,则表示愿意一生跟随男子,不离不弃,后来,这项礼俗渐渐荒废了,只有在古籍里才能找到一二,没想到我们的楼主竟然特意去古籍里学了这个,若不是今日一见,我真的不敢相信,他对易丫头用情已如此之深。”

    君羽侧首看他,打趣道:“顾堂主对陵奚国的历史习俗了解的如此清楚,莫不是你也学了这名作墨吻的剑舞?”

    “是又如何?”顾逸风毫无保留的承认。

    君羽笑得意味深长,“那你将来会为谁而跳?”

    顾逸风将最后一口酒喝下,抬眸看向天边忽闪的星,浅笑道:“这个,你便猜吧?”

    酒坛从房顶滚落在地,清脆的撞击声惊扰了王府里守夜的侍卫,有人大喝一声,“墙上何人,竟敢夜闯王府,来人,将他们拿下!”

    侍卫们听到呼喊,如临大敌,拿着刀剑朝这边赶来,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

    “不好!撤!”

    待侍卫们赶到时,墙上已无任何人的踪迹,只余碎裂的酒坛躺在地上,夜风中飘荡着甘冽的酒香,熏人欲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