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六十三章 密会七爷

章节字数:2934  更新时间:16-03-29 21: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初秋,午后的阳光明亮却不刺眼,易凌瑶身着浅绿色织锦的长裙,头上仅一只骨簪挽起青丝,周身素雅,没有多余配饰,这次出门她没有告诉任何人,瞒着轩辕睿便从后门溜了出来,没有用轿子,也没有叫马车,只装作普通人家的小姐在街上闲逛,素简的衣饰并不引人注目。

    帝都繁华,百姓富足,街道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叫卖声与嬉笑声不绝于耳,穿过吵闹的街市,复又走了数百步,人声渐小,易凌瑶在一处恢弘的院落前停住脚步,抬眸,暗红色的大门之上,景王府三个字雄浑而又威仪。

    迟疑片刻,易凌瑶缓步走上前去,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下,“来者何人?”

    “易凌瑶”。

    侍卫立马变了脸色,跪地道:“奴才不知是睿王妃,还请王妃恕罪!”

    易凌瑶对他也是客气有加,“起来吧,景王可在府里?”

    “在,您稍等,奴才这就进去通报。”

    易凌瑶轻轻颔首,“有劳!”

    不多久,便见轩辕景亲自前来,面上依旧是温润的笑,根本看不出经常在战场的痕迹。

    “原来是五嫂来了,属下人不懂事,快里面请!”轩辕景很是意外,见是她来亦心情大好。

    “景王客气了。”

    行至室内,乖巧的丫鬟奉上上好的茶品,易凌瑶端起茶盏,轻抿了口,心中大为惊讶,没想到经常在战场奔波的七王爷,喝的茶却是文人雅士斗诗聚会时经常饮的,君山银针。

    刚一落座,轩辕景便问道:“五哥身上的伤可好些了?”

    “休养数日,已无大碍了。”

    “那就好”轩辕景顿了顿,继续道:“若我没猜错,五嫂这次登门,是为了下月初的科考吧。”

    既然他先开口,易凌瑶也不想再转弯子,遂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正色道:“不错,我这次前来的确是为了此事,虽然我是一介女流,按理不能插手朝廷的政事,但此事关系到睿王,我不得已只有来你这里了。”

    “五嫂有话不妨直说。”

    “你可知太子已奏请皇上,由你顶替睿王做科考主审之一。”

    轩辕景颔首道:“原本是太子和五哥同为主审,但后来十一弟的事连累了五哥,太子以五哥需要休养为名向父皇奏请,由我替代五哥作为主审,这事我也是前日才知晓。”

    “十一弟豢养伶人的事,为什么偏偏在科考的前夕被揭发出来,就是有人知道此事能打击到睿王,至少能让他不能参加科考的主审。”

    “五嫂是说,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太子?”

    易凌瑶神色平静,“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没有真凭实据,我不敢妄言,我只知道,有人要借机打压睿王。”

    她虽说的不甚明了,但他心下却是一片了然,太子在朝中一直将五哥视为最大的对手,幕后之人不言而喻,而十一弟豢养伶人被揭发一事仅仅是个开始,恐怕那背后之人的真正目的是这次科考!

    轩辕景道:“只要五哥做不了主审,有人便会想办法让自己的亲信在科考中胜出,继而推荐给父皇,如此一来,不但不会引起父皇怀疑,还可以名正言顺的拉拢朝廷新晋的官吏,果然是一次培植势力的好机会,怪不得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对五哥下手。”

    易凌瑶轻轻颔首,“想必睿王的主审一职被替换,在朝廷上下已人尽皆知,这次科考,睿王是万万参与不得,否则又会落人把柄,所以,我这次前来,是想请景王帮个忙。”

    “五嫂是想让我将那些考生的官籍和身份仔细核对,以免太子任人唯亲,或者说,泄题?”

    “不仅如此,我希望景王能说服皇上,亲自做这次科考的主审。”

    “这个……”

    易凌瑶见他面有难色,遂继续劝道:“景王不必为难,皇上任人唯贤,也一直对结党营私之事深恶痛绝,这次的事,皇上心里可能比我们都要透彻,但是碍于历朝历代没有皇帝亲自主审的先例,才派了两名原本在朝中互相制衡的皇子来担当主审,这样谁都无法在天子眼皮底下做任何动作,可是现在形势不同,在太子眼里,景王经常在边境打仗,对朝廷政事不甚上心,才让太子觉得景王比睿王好应付。”

    轩辕景听她这一番解释,心中亦是一片清明,“若是太子以为,只要五哥不做这次科考的主审,那么这次科考就是他的天下,他就真的大错特错了,科考是朝廷选拔人才的大事,岂能由他胡来,这次的事,即使五嫂不说,我也绝不会让他如愿,我明日就去见父皇。”

    易凌瑶站起身,向轩辕景福身行礼,“多谢景王殿下!”

    轩辕景忙道:“保证这次科考公允,是我的职责,五嫂不必如此谢我,细细想来,当日在普陀山一别,似乎我们就再没聊过了,若是五嫂不嫌弃,留下用晚膳吧。”

    “好吧。”

    轩辕景见她答应,不禁欣喜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去了就知道。”

    ……

    “酒窖!”易凌瑶一进来,就被这里的陈设震惊,酒窖分内外两室,外室的入口处是一个泼墨山水的屏风,屏风之后是一套暗色的檀木桌椅,屋子内笔墨纸砚尽数俱全,墙上悬挂数幅字画,再往里走,便是内室,里面放置着一个个雕花的柜阁,柜阁内是一坛坛封好的美酒,醇厚的酒香萦绕室内,极其诱人。

    从未见人把书房设在酒窖内,易凌瑶不仅觉得惊叹,目光在室内打量了数次,最终把目光定格在字画上的题诗上,吸引她的,不是那几句诗,而是写那几句诗所用的字体,是行楷,……这样的字体,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辰楼!这样类似的行楷在辰楼见过,师父也曾写过相似的字,只不过师父的字更加显得刚劲,而眼前的字则更显隽雅。

    见她一直盯着字画看,轩辕景也把目光投了过去,“这些字是我两年前随性而写,不登大雅之堂,让五嫂见笑了。”

    “雅致却不失灵动,着墨虽轻却入木三分,的确是好字。”

    轩辕景笑着摇头道:“要是五嫂见过五哥写的行楷,就不会这么夸我了。”

    “为何如此说?”

    “我和五哥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五哥天分比我高,他的字那才叫真正的出神入化,似无骨,却又刚劲外露,似坚硬,却又犹若蛟龙,几年前,五哥的行楷在这帝都城里能卖到天价,难道这些事五哥没跟你说过?”

    易凌瑶怔了片刻,行楷么?他不是一直都用行草吗?不管是批阅府里的文书还是奏折,从未见他用过行楷,既然行楷写的好,为什么还要换另一种字体?

    见她不语,轩辕景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什么”,易凌瑶心里突然没来由的凌乱,却又很快恢复神色,浅笑道:“我在想九弟竟然藏了那么多美酒,而且全都藏在了书房里,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不是酒窖藏在了书房里,是书房藏在了酒窖里,既然五嫂来了,今天就让五嫂尝尝我这里的美酒。”

    “却之不恭!”

    两人对视而笑。

    轩辕景吩咐下人将佳肴送至外室,两人在内室挑选了数坛佳酿,盖子甫打开,甘冽而浓郁的酒香便将两人包围,酒未喝便觉微醺,几杯下肚以后,易凌瑶也放下了拘束,两人天南海北的聊开了。

    从历史到兵法,从字画到诗词,聊的畅快也笑的畅快。

    他不像那些只懂纸醉金迷的纨绔公子,她也不像那些只懂织布绣花的深闺小姐,聊过才知他的睿智豁达,谈过方觉她的傲然胸襟,不知不觉,两人竟都有些惺惺相惜之意。

    突然想起了那次普陀山的初遇,轩辕景摇着酒杯道:“我们初次相见时,我还以为你只是某个大户人家溜出来游玩的小姐,没想到,再见你时,就变成了我的五嫂。”

    易凌瑶有些微醉,半眯着眼道:“我跟你说个秘密,其实我在普陀山上就知道你是七王殿下了。”

    “哦,你那么神通广大,莫非能一眼看穿别人心里想什么。”

    “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

    “想。”

    她笑的狡黠,“再喝一杯我就告诉你。”

    轩辕景没有犹豫,一饮而尽,将酒杯朝下晃了晃,醉语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易凌瑶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道:“其实……我是猜的……一般人,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呵呵……。”

    轩辕景无奈的指着她:“你……耍我……罚酒罚酒……”

    两人都已不算清醒,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着,桌上的酒坛早已空了两只,而意犹未尽的两人却似乎越聊越尽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