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六十六章 凌瑶误会

章节字数:2828  更新时间:16-03-31 1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近深秋,苍穹辽阔,极目望去,一片浩然高远,迁徙的候鸟呼朋引伴,三五成群的划过天空。

    菊花繁盛,淡香萦绕,节气更迭,重阳又至。

    易凌瑶独坐窗前,怔怔的看着窗外渐渐变黄的落叶,手中摩挲着一块圆石,暗黑的色泽古朴而沉重,一朵朱红的彼岸花刻在正中,栩栩如生,似乎时时都要滴下血来。

    这样的节气,失了能共度的亲人之后,于她而言就只余别人的热闹,再也不觉的可贵,亦找不到珍惜的理由。

    惜雪端着茶盏缓步而入,走到易凌瑶旁边道:“这是景王爷送来的君山银针,你前段时间不是一直念叨吗,闻着可香了。”

    易凌瑶头也没回,淡淡道:“放桌上吧。”

    惜雪撇了撇嘴,“你呀,每次看到这块石头都跟丢了魂一样,要是真的想楼主了,就回去呗。”

    易凌瑶的手指顿了一下,眸心突然变的明亮,“那我们明天就回辰楼。”

    惜雪吓了一跳,忙忙摆手,“我……我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的了吧?”

    易凌瑶自语道:“我们离开辰楼快一年了吧,是时候回去看看了,三日以后就是重阳节,我爹……一个人会寂寞的。”

    惜雪突然想起仍锁在柜阁中的那坛骨灰,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右护法,我懂你的孝心,也知道你一定很相见你师父,可我们现在是在睿王府,无缘无故的消失,会引起别人怀疑的。”

    易凌瑶思索片刻,道:“据我所知,玄月国国主在两天后抵达帝都,皇上命睿王作陪,连续几日,轩辕睿都会留在宫里,我们就趁那时离开。”

    “可是,王府里那么多眼睛,王爷迟早会知道的。”

    “知道又怎样,我们借口去幽州探望我义父,然后从半路赶回辰楼,要是王爷问起来,我自有说辞,你只要把马车和盘缠准备好就行,记住,马车越朴实越好,不要引人注意。”

    “好,这事我去办,晚晴姐姐那边……”

    “这几日,我会找借口将她支开,你只管去准备马车,我们行踪千万不要告诉她。”

    “为什么要支开她?晚晴姐姐很善良,这一年来也一直在帮我们。”

    “你不懂,其实她是……哎,算了,可能是我想多了,你记住我的话就好,小心为上。”

    惜雪似懂非懂的使劲点头,然后按照吩咐,没有惊动任何人便把两人需要的东西备齐,不等天亮,一辆马车便悄然出了城。

    望着渐渐远离的城门,惜雪有些兴奋道:“真不敢相信,我们在帝都待了一年,终于可以回辰楼了,不知道大家想我们了没?”

    “是啊,离开了一年,终于可以回去了。”易凌瑶的嘴角漾起一抹浅笑,明媚中夹着淡淡的惆怅。

    惜雪眨着眼,没大没小的揶揄道:“是啊是啊,右护法又可以见到日思夜想的师父了。”

    突然被说中了心事,易凌瑶佯怒的扑过来,对惜雪张牙舞爪,嘴上却是笑着,“让你乱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不要啊,王妃饶命……啊不……右护法饶命啊”

    两人在马车里嬉闹着,不论主仆,不管尊卑的依偎在一起,心中装着慢慢的期待,两人相视而笑。

    离开了那么久,终于回家了。不知道那个已分别多时的人,心里是否也曾念起过她。

    踏进灵竹苑,门口的侍从先是错愕,而后恭敬的跪地道:“属下参见右护法。”

    “楼主回来了吗?”

    “回右护法,楼主现在在倾妍苑。”

    易凌瑶转眸对惜雪道:“惜雪,赶了一天的路,你先回灵竹苑休息,我去找师父。”

    惜雪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您快去吧。”

    还没走到倾妍苑,易凌瑶便觉的越发不对劲,倾妍苑建在后山山顶,只是师父用来闭关练武的地方,从来不需要太多的暗卫,而今日,从山脚到山顶,每隔数十步便布了暗卫,虽然暗卫隐藏的很好,但她还是可以凭着气息感受到。

    易凌瑶心下一冽,难道师父出事了?要不然凭师父的武功,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暗卫守护。

    想到此,易凌瑶加快了脚步,行至苑门时,两名侍卫将她拦住,“右护法请留步。”

    易凌瑶有些哭笑不得,用手指了指自己,疑问道:“我?留步?”

    “楼主有令,任何人若想进倾妍苑,必须通报,属下只是依令行事,右护法不要让属下为难。”

    易凌瑶沉下眸,一把抓住那侍卫的前襟,冷声道:“告诉我,师父出什么事了?”

    “这……”

    那侍卫刚开口,易凌瑶便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白色的衣,墨黑的发,银白的面具,是她的师父呵,她正要喊出来,另一个身影的出现让她彻底怔住。

    那是名女子,一个粉衣的女子,身怀六甲,一只手有些笨拙的托着腰,另一只手很自然的拉住夜晟音的手,由他扶着,笑的满脸幸福,她很美,细细的眉,精致的五官,宛若清水的眼眸,清澈的不容任何杂质,简直让易凌瑶都有些自惭形秽。

    夜晟音小心的扶着她走进了亭子,又亲自倒了茶递到她手里,她对他轻轻颔首,唇角温柔的笑开,眸中似有星辰碎在其间,黯淡了四周怒放的花朵。

    易凌瑶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手中放开了那名侍卫,不可置信的后退两步,脚下虚浮,头脑中茫然一片,心中有什么东西突然就碎了,无可名状的疼不受控制的蔓延开来。

    盼了那么多年,等了那么多年,他终于还是牵了别人的手,陪在了别人的身边。

    易凌瑶,原来你一直在自欺欺人呵,想想你自己的经历,数数你自己的往昔,你不过是夜晟音一时怜悯捡回来的徒儿,心心念念只想着复仇,这十年来,学得东西只有兵法、武功和用毒,你连女红都不会,你杀过人,亦害过人,你自己甚至都算不上一个好女人,又凭什么去奢求他的爱和垂怜。

    那个女人是那样好看,眉目间亦全是单纯的温柔,想必日后也是贤惠而恭谨的好妻子,而你呢,你有什么?易凌瑶,你该醒醒了,这十年对那个人的深爱,不过是你自作多情而已,何其可笑,何其可悲。

    这个庭院的花花草草终于有了女主人,而那个女人,是你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的人。

    那侍卫见易凌瑶神色突变,有些战战兢兢道,“右护法,要不要属下进去通报?”

    “不必了!”易凌瑶强忍着泪,转过身,声音坚冷如冰,“不要告诉楼主我来过。”

    一刻也不想多待,易凌瑶使出轻功,足尖轻点,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后山。

    回到灵竹苑,毫不知情的惜雪欢欣的迎了上来,“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楼主见到你是不是很高兴?”

    “是”。易凌瑶毫无表情,周身都是寒意。

    惜雪察觉出不对,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易凌瑶无声的摇了摇头,快步走到室内,打开柜阁,取出了那个搁置已久的白瓷坛,她紧紧的将白瓷坛抱在怀里,脸贴在冰凉的坛盖上,喃喃道:“父王,女儿以后就只有你了。”

    “凌瑶?你怎么回来了?”冥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易凌瑶缓缓的转眸,毫无情绪,“是啊,我不该回来,打扰了,我们这就走。”

    冥蛇看她的神色,顿时了然,拉住她的手臂道:“你去过倾妍苑了?”

    “她是谁?”

    “是楼主的恩人,还记得我在瑾灵国边境遇到你的那次吗?”

    “记得,你说要去救一个人,难道……就是她么?”

    “是。”

    易凌瑶自嘲的一笑,满目凄凉,“我早该想到的,能让你亲自出手的人,必是楼主及其在乎的人。我走了,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凌瑶,你听我说……”

    易凌瑶不再理她,径直拉着惜雪道:“惜雪,我们现在就走。”

    惜雪惊的睁大眼睛,不解道:“现在吗?”

    易凌瑶沉下脸怒道:“立刻!”

    没有丝毫留恋,易凌瑶上马车后,不发一言,直到出了辰楼,也没再回头看一眼,手中一直抱着那个白瓷坛,指尖微颤,脸色惨白如纸。

    事情已经定局,还有什么理由再留在这里。

    曾经爱过,就此别过。

    此世再无期盼,余生各自悲喜。那十年的爱恋,于你,于我,就当做一场梦,醒了,也就散了。

    如此,也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