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情深入骨  第六十七章 媚情蚀骨

章节字数:3135  更新时间:16-04-01 22: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轩辕睿刚回到王府,便被府内的婢女拦住,一脸焦急道:“王爷,您快去看看吧,王妃她一个人在后院的亭子里喝酒,奴婢怎么劝都劝不住。”

    “怎么了?”

    那婢女也不知道原因,只能道:“昨日王妃出去了一趟,回来后就一言不发,傍晚时去了酒窖,然后就这样了…

    轩辕睿蹙了蹙眉,快步向后院走去。

    刚进院门,便闻到浓浓的酒味,不远处,易凌瑶一人伏在石桌上,地上躺着几个空空的酒坛,看到这些,轩辕睿心中突然升腾起怒气,快步向前,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壶,正要开口责备,却见她缓缓的抬起头,满脸泪水。

    他心里猛然一颤,语带薄责,“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

    “别管我,把酒壶给我!”易凌瑶说着,便伸手去夺。

    轩辕睿向后一闪,站在不远处,目光复杂的看着她,易凌瑶不依不饶,再次出手,喝醉后也不分轻重,像对仇人一般直直的朝他面门打去,眸中只有那只酒壶。

    轩辕睿身体微倾,抓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的将她的手臂反剪到身后,制住了她的挣扎,眸光紧紧的盯着她:“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手臂上的疼痛让她清醒了不少,看着她紧蹙的眉眼,轩辕睿叹了口气,松开她,易凌瑶一个踉跄,最终没站稳,跪坐在地上,低头喃喃道:“他成亲了……呵呵……连孩子都有了……所有人都知道……就瞒着我一个人……”

    “我在他身边待了十年,十年啊!我爱他,爱了整整一个曾经……而他……却连成亲这样的大事都瞒过了我……我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算什么啊!”她一只手捶打着地面,泣不成声,“我知道,我不温婉,也谈不上善良,她那么美,那么温柔,肯定比我好太多太多,我该怎么办?!”她垂下眸,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冰冷的石板上,氤氲出冷冷的悲伤。

    墨色的天空突然响起了一阵鸟鸣,紧接着一只黑色羽毛的鸽子飞入庭院,轩辕睿伸出手臂,让鸽子停在自己的臂膀上,伸手解下鸽子脚上绑的信笺,暗黄的纸片缓缓打开,只有寥寥数字,昨日,申时,瑶至辰楼,是冥蛇的字迹。

    原来如此!

    轩辕睿挥了挥手臂,放走黑鸽子,手中暗暗用力,纸片化作齑粉,随夜风飘洒散落,湮灭入尘。

    缓步走到易凌瑶身边,轩辕睿双手扶住她的肩,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毫不犹豫的解下自己的披风披在她身上,静静的凝视着她,语气平静而温柔,像在安慰一个无助的孩子,“别难过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突然的暖意让易凌瑶缓缓抬起头,眸中仍是迷蒙一片,她愣了片刻,看清了眼前之人后,突然推开了轩辕睿的怀抱,后退了两步,无力的吼道:“你不要管我,我跟你不过是一纸交易,你为什么要对我好,为什么要拿命去为我换治眼疾的机会,为什么要替我受了那三十鞭,为什么啊?”

    轩辕睿眸中痛意明显,“对一个人好需要理由么?”

    “从小到大,凡是对我好的人都抛弃了我,难道就因为我是孤星逐日的命格吗?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幸福离我不远了,现在才发现,我什么也没有,什么都不是,爹娘走了,连师父也不要我了。”她的眼神有些恍惚,过往的回忆如细针扎在心上,细细密密的痛,让人喘不过气来。

    轩辕睿见她口不择言,叹了口气道:“你喝醉了。”

    似是想到了什么,她猛然抬起头,伸手指着他,“还有你!轩辕睿,原本我们互不相欠的,现在我欠了你一条命,你说我怎么还,怎么还啊?!要不是你对我那么好,我就不会矛盾,就不会痛苦,就不会……咳咳咳……”

    夜风微凉,灌入口中,一口气没提上来,易凌瑶只得弯腰咳个不停,脸色瞬间苍白了几分,寂静的庭院只余她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轩辕睿猛然将她拉到怀里,紧紧箍住,居高临下的对上她的眸,极是认真道:“你之所以矛盾,之所以痛苦,之所以摇摆不定,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你爱上了轩辕睿,只是你自己还不想承认罢了,所以你害怕本王对你好,害怕接收本王对你的情,害怕有一天醒来发现本王早已在你的心里,挥之不去,所以你才要一次次的划清界限,一次次的让自己为难,你这样不累么,易凌瑶?!。”

    她慌乱的摇头,“不,不……不可能,我怎么会爱上别人……怎么会……”

    “易凌瑶,你听着,你没有爱错人,其实我就是——”

    轩辕睿突然闭口,按下了将要出口的话,只是蹙眉看着她,因为此时她的脸红的极不正常,一只手不停的扯着衣襟,在轩辕睿怀中扭动不安,口中吐出的气息灼躁,“好热……”

    轩辕睿心下一惊,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再也来不及解释其它,深吸了口气,回眸冷冷道:“顾逸风,还不出来,要看戏到什么时候?”

    话音刚落,伴随着一阵窸窣声,一个庞然大物“砰”砸在了地上,顾逸风抖了抖衣襟,从树丛深处走了出来,慵懒的看着地上仍在呼号的人,“王爷在此,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被摔在地上的人目光闪烁,“王爷饶命,奴才只是经过此处,不懂这位大人在说什么?”

    顾逸风冷笑,“哼,经过此处需要躲在树丛中?这深更半夜的,况且这个花园已是路的尽头,真是好巧的经过啊。”

    顾逸风缓缓蹲下身,好整以暇的伸手搭上了那人的脖颈,笑的灿然,“你说,我这要是一用力,是什么后果?”

    那人突然脸色惨白,惊恐道:“我说,我全都说,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顾逸风的表情极是厌恶,冷呵道;“快说!”

    “今天下午有人给了我一百两银子,让我混进王府假扮成小厮,在此处花园等着,说是到了晚上会有一女子投怀送抱,让我好好伺候……呃……”那人说着,贪婪的看着易凌瑶绯红的脖颈,咽了咽口水。

    “放肆!”顾逸风一个耳光打去,敛容怒道:“那个给你一百连银子的人长什么样子?”

    那人的嘴角渗出血丝,不敢再抬头,只是求饶道:“是个姑娘,用轻纱蒙着面,小人也没看清,只是……

    “只是什么?!”

    “那姑娘身上有茉莉香粉的脂粉味,大人,我只知道这么多了,求大人饶命啊,饶命啊。”

    轩辕睿厌倦的瞥了眼仍在地上的酒坛,道:“逸风,你把酒坛拿回去,明天一早我要知道里面放了什么?”

    “是,那这个人如何处置?”

    轩辕睿将易凌瑶打横抱起,头也不回的向院门走去,风中传来的是声音如同阎罗,“交给君羽,凌迟!”

    走进卧房,轩辕睿将她轻轻放在榻上,万千青丝婉转铺散开来,如丝缎般流泻在枕畔,后背接触到的锦被极是柔软,更加唤起了易凌瑶心底的燥热,她的眼神迷离如丝,撕扯领口的动作妩媚而娇柔,原本清艳绝丽的颜因为醉酒而凭添了几多柔情和魅惑,撩人心弦。

    “好难受……救我……”此时的她,如同游鱼置身干涸的河流,双唇微张,极力的呼吸空气,却徒劳无功。

    轩辕睿坐在塌边,墨色的眸深不见底,他剑眉紧蹙,只是神色凝重的看着她,并不言语。易凌瑶重重的喘息着,体内像有火在燃烧,身体不受控制的想要接近他,见他没有动作,易凌瑶艰难的伸手抓住他的衣袖,“救我……”

    他半俯下身子,眼神炙热而深沉,“你可知现在在跟谁说话?”

    “王爷……”

    “叫我的名字!”

    “轩……轩辕睿……”

    轩辕睿伸出手,将她额前凌乱的发丝拂开,低头吻上她的额,他的唇带着凉意,说不出的舒适和轻柔,易凌瑶轻哼了一声,缓缓闭上眼,他的吻渐渐向下,细细密密的划过她秀挺的眉,迷蒙的眼以及滚烫的脸颊,突然在她嫣红的唇瓣上方停住,他抬起头,眸中闪过丝丝难以言语的复杂情绪。

    终于,他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温柔的想起,“凌瑶,还记得在悬崖之下你答应过我的事吗?”

    易凌瑶半睁着眸,缓缓道:“记得……我说过要为你做一件事……只要你开口……只要我做得到……什么……嗯……都可以。”

    “真的什么都可以?”

    “嗯。”

    轩辕睿低下头,附在她耳边低语道,“为我生个孩子吧。”

    “唔……”还没等她回答,轩辕睿便吻住了她的唇,他的气息包裹在她的周身,强势而温柔,易凌瑶的头脑越发的昏沉,但体内的热流却越发的清晰,急于寻找出口。

    轩辕睿衣袖轻挥,纱帐瞬间垂落,遮住了榻外的一切,此时的空间内,只剩下他和她,彼此对望,他的颜近在咫尺,眸心全是她的影子,晕黄的灯火被隔在纱帐之外,烛火微微跳动,映着帐内旖旎朦胧。

    窗外夜风渐消,琼花沉眠,时间亦仿若静止,一份深藏了十年的爱恋,在穿越无尽的黑暗和等待之后,化茧成蝶。

    此日此时,她终于成了他真正的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