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一卷 润州篇  02-花开不开

章节字数:5551  更新时间:16-02-25 20: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梅花盛开之时,腊月便是到了。

    冯家姑姑寄来了家书,太爷也唤了三位老爷归家,准备过一个好腊八。

    江南虽不似北方寒冷,也逼出了一点雪花,新上任的别驾上了拜帖,冯太爷一高兴,让长孙引了贵客在院中赏梅。

    姑娘们选了桂圆红枣炖粥,冯淑和先闹腾,跟了几个丫鬟在假山里游玩,枝头上的雪打了她衣角湿润,人倒是比花美了。

    冯淑平依旧折了一枝梅坐在亭子里叹诗,夫人们在另一头吃煮酒,不同小姐玩乐。

    难得冯玉的学堂放课归家,正坐在二姐边上,和冯七娘围着炉火煮茶。

    “快别说了,这天气怪冷的,你们又偏生喜欢出来赏花,又偏生怕冷,还不过来暖暖火?”

    冯玉生早了冯七娘一日,常年在外读书,活泼的性子倒是跟这些姐妹都不同。

    “哎……”冯淑平叹了一口气,摘几朵梅花丢入水里,“不如品一品梅花茶?”

    冯玉和冯七娘对视一笑,“哪来的幺蛾子,这叫什么煮法!”

    彼时冯易正引了贵客入园,听闻这边闹笑,便解释了。

    “定是家中弟妹在玩耍,他们吵闹惯了,大人莫要见怪。”

    杜亭承摆了摆手,“哎,我今日也是来偷你冯家美景的,以往在家中,也是这般热闹,倒是想念了。”

    冯易做了请的姿势,引一条路,“大人今年可是归京?”

    “不曾打算。”杜亭承说道,“才领旨南下,自是赏一记南国冬雪了。”

    拐弯之处忽然窜出一个身影,杜亭承急忙避让,不聊那人给撞上了冯易。

    “哎……哎哟!”

    冯易给扑了个正着,四面丫鬟连忙赶来,好歹扶起了二人。

    “小八,你这是做什么!”冯易有点气恼。虽然老太爷喜欢冯淑和,冯易这个长孙可一点都不喜欢她。

    “我……我没小心……”冯淑和小声嘟囔,眼睛可是偷偷瞟了杜亭承一眼。

    假山上的冯玉听闻声响第一个赶了下来,见兄长衣衫沾雪脏了一块,又有客人在旁,脸色也不好。

    “还不送淑和回去更衣?这模样明日可是要生病的!”冯玉厉声支开了冯淑和。

    都是三房所出,冯易对这个弟弟还算是可以。

    “眼下我也要回去换一身衣衫,这是州府的杜别驾。”先与冯玉介绍了客人。

    “杜大人。”冯玉作揖。

    “这是小弟冯玉。”

    杜亭承也回了个礼,并没有摆起官架子。

    “五弟你且陪大人先走走,我去去就来。”说罢冯易也是一拜作别,才领了小厮离去。

    冯淑和刚回到小院,安氏就杀到了门口。

    早就有丫鬟来报,她还没送了酒醉的婆婆回去歇息,就连忙赶来了。

    “八姑娘也真做得出来,才十二岁,这妖精手段就跟孙姨娘一个样了!”路上贴身的丫鬟多嘴一句。

    那可不是。换做平常调皮一些倒是无所谓,到底冯太爷疼着惜着,她小嘴也甜。可如今是什么回事,家中来了贵客,小丫头就直接撞上去了。还好中的是冯易,还是撞进了别人怀里,那还了得?

    安氏雷厉风行,带了管事嬷嬷直接锁上大门,不等孙姨娘赶来,就下了令。

    “八姑娘也不小了,礼仪倒是一点不会。今日起让嬷嬷好生教导,除了每日请安,都别出门了。”

    冯淑和一听,差点没气炸。

    “你这般关我,爷爷可是同意了?我娘可是同意了?”

    安氏冷哼一声,“爷爷那头我自会解释,相信姑娘要学礼仪老太爷不会不允。再说你娘是指哪位?三婶娘的话早就让了,若是说孙姨娘那个奴婢,你敢多喊一声娘我倒是敢多关你一天。”

    安氏正转身要走,听得冯淑和尖叫,忽又停下,“让立春带人来伺候。八小姐屋里但凡能摔坏的能扎人的东西都收起来,免得磕出了毛病。”

    冯淑平和冯七娘在上面看的是一个惊一个诈,口中不说,心中甚是佩服这个八妹的。

    看见八妹给撞上的是大哥,心中又为她点了根蜡烛,也不知这几日这小家伙会不会闹腾。

    杜亭承抬头起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了冯七娘的铜铃大的眼睛。

    半晌,冯淑平回了神,把方才酝酿半天的心情给丢了,小声说,“哎哟天啊,小八真是……”

    “不择手段!”荷香在后面补了一句。

    冯七娘不好说什么,冯玉很快就把人给引上来了。

    “正巧我兄妹三人在煮茶,若是大人不嫌弃,不妨先请一杯暖暖身子?”

    冯淑平和冯七娘面面相觑,这公子哥儿不是她们喜欢那型。冯淑平嘛,喜欢白面小生,如沐春风那种。冯七娘脑子里没多想了谁,上辈子跟的是谢元朗,这辈子也没另外打算。

    杜亭承正襟坐下,冯玉很快沏了一盏,用上好的汝窑杯子送上。

    “请。”

    杜亭承倒是落落大方,也由得冯玉介绍一一认识。

    听了是州府的别驾,又是这般年轻,冯七娘的心里有点七上八下。冯家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当官的,也没听说了润州有如此人物。

    “少曦老弟不认得我,也是自然。杜某虽出生长安,八岁那年去了安东府,十七岁才回京。这两年惹了大家不高兴,给下放了。”

    冯玉呵呵一笑,“原来是长安人士。”

    冯五公子虽然年少,在外游历的时日倒是多,待客之道比冯易不足,倒是也落落大方,每谈政治、山水也颇有见解。不稍一刻,二人便是侃侃而谈了。

    冯易赶回来的时候,冯淑平和冯七娘老早在另外一个角落吟诗。

    当然吟诗的只有冯淑平,七娘基本是个陪衬。

    “梅花上枝头,头上媚人笑。”

    这是什么鬼!冯七娘一边心中数落二姐的才情堪忧,一边应承“好诗,好诗……”

    冯易心中微微赞许这两位妹妹懂事,杜亭承倒是头疼怎么才能与冯七娘搭上话。

    “去年红花雨,今朝琴声扬……”

    这又是什么诗,既不对称又不押韵……

    杜亭承倒是听到了一丝机会。

    “冯姑娘可会琴?”

    “恩?”冯淑平的思绪也被打算了,“会一点。”

    杜亭承看向冯七娘。

    “不会。”

    “棋艺呢?”杜亭承又问。

    冯淑平的脸色缓了缓,还是答,“会一点。”

    冯七娘依旧不会。

    “不知二位小姐书画如何?”

    这会子冯玉笑出了声来,冯淑平的眉头都皱了。“会一点。”

    冯七娘就差恼了。“不会。”

    杜亭承问出了个难题,只好继续下问。“那七姑娘可会那些?”

    论性子的话,冯七娘真是没得说。她母亲岳氏本就是性子温和,她也随了母亲一些,平日里很少恼人。不过她的短处也有许多,最不喜的就是被人问起了特长。

    他与冯玉生得近,小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冯玉,她自被忽略。除了母亲教的一些女红、煮茶、修花,再不会多余的了。

    “我会吃。”

    这一说,可不是尴尬了杜亭承,惹那冯易都笑了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大房的管事姑姑来传话。

    “大少爷、五少爷。”是大夫人早年的陪房云姑姑,这些年养了一个小圆脸,嫁了管家儿子,伺候得利索。“大老爷来传饭,夫人下午喝了些酒歇去了,请林华厅。”

    前边的话是对着两位少爷说,转而很快朝冯淑平那头去,“二小姐请去芳泽苑。”

    大房的安排真是妥帖,按照习惯,冯七娘也准备回屋里找娘亲吃饭。杜亭承方下了几步假山,又转头朝冯七娘,“七小姐何去?”

    冯七娘愣了愣,回去吃饭啊还干啥,都已经陪人出来吹了一天寒风了莫不是还让我去哪儿着凉吧?

    后面的冯淑平推了推七娘,很快让了道让她先走。

    冯易皱眉,唤来云姑姑多问两句,忙解释:“杜大人,七妹是二叔家的,自是要回那头了。”

    杜亭承闻言,道,“莫非这位七小姐不住冯府?”

    “倒不是……”

    这可是要如何说?冯易一大段差不多就憋在胸口,二老爷冯辛平日在外跑商的日子多,膝下无子,二夫人也不爱热闹,自来不同大房、三房吃住。那南边三个院落都是偏安静的,以往也觉得没什么。而今外人一问,把本家人也问住了。

    冯七娘眨眨眼,“那个……说好了回去吃……”

    冯易舒了一口气,还好七娘性子好。

    杜亭承一饭吃下来,也不知什么味道。江南道的菜肴偏甜,冯大老爷还专门请了几个长安菜,味道却是不伦不类。席间有过三杯酒,五公子年幼很快就晕让人给扶下去。

    晚间冯易送杜亭承出门的时候,杜别驾心中还不是个味儿。

    ————————分割线————————

    那些都是小事,对冯七娘来说,十三岁的年纪,这一年的新年,印象里没大事,就平平淡淡过了算了。

    新年的衣裳在初十这日到府上,冯大夫人请了各家的去领。

    二房的人都懒得动,耐不得冬天的冷,反正一个是丈夫疼、一个是嫁得出,索性他们做什么样式都罢,本着平和过日子的理儿,让丫鬟去领衣裳了。

    按理主子有三套新衣,丫鬟小厮也得一套。今年二老爷生意好,自己掏腰包给各家舔了披风一件,惹得太爷十分高兴。

    听闻二房不来,大夫人是有点不高兴,安氏可不是这个眼神,听了冯易说起先前有点冷落二房的事,更是要准备亲自去走一趟。

    “娘,不如我给二婶送去吧。”

    这话说得三夫人的小眼都瞪得老圆,没得说话孙姨娘给插了一嘴,“我们淑和也麻烦大少奶奶了。”

    安氏不会使性子说正面说孙姨娘的不是,这家里有的是主子看她不起。

    大夫人说,“回头我亲自去,顺便看一看她可学了什么。”

    冯七娘也没想到安氏会真的来,听得丫鬟来报,她正和二夫人学调香,二人均都随便装扮未施粉黛衣着普通,安氏前脚都进院了,要换装也来不及了。

    见着二人的清闲,安氏可是乐呵呵地上来。请了二夫人大安,又牵着七娘的小手,一个劲说好,“这些年没仔细瞧,过着过着咱们七娘就成大姑娘了。”

    嘴上说的是好听,七娘可知道这个安氏势力着,怎么今日舍得来她们这里?

    “二婶,可瞧上那一家了?回头咱们给好生说一说。”

    二夫人也不吃安氏的这一套,心头冷淡,嘴上倒是和气。“还没呢,前面有二小姐没好,怎得说到七娘。”

    二小姐冯淑平是长房的大难题,因着长姐嫁了润州首富去了,姐儿总不能去同一家吧?要不去,润洲城有没有多少好的了,嫁的远又不愿意,才拖拖拉拉这些年。

    安氏以为,二夫人也同孙姨娘一样抱怨冯淑平挡了妹妹机会,绕了个弯儿道,“婶婶别介,七妹可以好生瞧瞧了,瞧上了也只管说,婆婆那边我会多帮衬帮衬的。”

    等等,冯七娘回想一下,上一回和谢元朗定亲,可是谁的注意?

    好像是二姐的事定了以后,谢家忽然来提亲的,点名了要她冯七娘,这家里头谁都没想过的不是?

    所以,眼下不能多嘴。

    二夫人收了七娘的一记小眼神,回绝了安氏的讨好。“也没有,我还想让她多陪我几年。左右淑正二十五才能放官,她也不差这几岁。”

    安氏知道她急切了这个事,便说了别的。

    正式新年衣裳,她给取来了二房这边的,丫鬟小厮的放一堆,三位主子的分别捧上来。

    二夫人一看红红绿绿的,兴致也不大。七娘对自己的审美还留在八十岁的时候,没多大感觉,都让梅枝接下来,选了几盒好的香粉,好说歹说给送了这尊佛出去。

    关上房门娘俩都不太舒服,毕竟,二房还真是冷清惯了。

    趁了机会,七娘拉起母亲的手,装起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娘亲你可千万别催我嫁,别给我找婆家。”

    二夫人不晓得七娘的心思,只以为这个女儿乖巧懂事,也宽慰地抚过她的小手儿,“娘亲舍不得你,不会让你这么快嫁的。”

    —————————————————分割线————————————————

    临近新年,润洲城也热闹许多。

    冯淑平这一日着了新衣,讨了个出城上香的理由,拉起七娘就跑。冯玉在后面追了半日,竟然摸不着人影。

    街上是一片车水马龙,七娘冬日近火盆就犯困,上了她的车便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冯淑平指望不上这个妹妹,可跟荷香到处指点新鲜好玩之处,路过的人都能看到有这么一辆马车,边上的窗帘是打开的,一个小姐模样的可人儿都要跳出来的样子。

    不知何时车给停了,七娘也从纷纷扰扰中听到了吵骂之声。

    看来是堵着了。

    不知是谁家和谁家,不让路吵起来了。

    上山的路本来就不大,避让一下两车还是能过的。偏生有人不让了,车往中间一堵,自然前后都停滞下来。

    她还想再睡一阵,冯淑平倒是着急。

    她说,“且再不上去,我柳生就要下山了!”

    这话听得冯七娘一个机灵,感情这二姐是要上山会情郎的?不,情郎都算不上,那柳生压根不喜欢二姐。

    荷香早出去打探了一番,说前后十余辆马车均堵上了,寸步不能行。

    冯淑平取了披风,一咕噜跳下马车,愤愤然道,“那我们便换道步行上山。”

    七娘心中一惊,二姐怎的如此拼命?这步行上山,她可两辈子都没做过的事情啊!

    看了看自己的小绣鞋,真的爬得上去?她可没有二姐非上山不可的理由。

    下车的时候,七娘干脆使了小性子,左右是要拉姐姐回去的,何不借口倒下呢?

    她故意蹲了蹲,裙长也看不到脚,只管喊一声“哎哟”,就嚷嚷扭到脚了。

    冯淑平哪里愿意这个模样?她好容易才打听的柳生今日上山,怎是这个妹妹就拖了后腿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冯淑平是有点怪罪的样子。

    七娘也是豁出去了,多少挤了两点泪水,“姐姐,要不,咱们回去吧。”

    冯淑平天人交战,左边心里的小恶魔在喊自己上山上山,右边的小心肠在喊自己照顾妹妹,正要开口之时,前面的车忽然动了。

    动了!

    冯七娘也是一个头两个大,都停了小半个时辰了,怎么说让就让,说动就动了!

    这会子冯淑平高兴了,让荷香和白鸢扶着七娘上车,只管拉着她的小手说,“过会儿啊,不舒服就不要下车了,让白鸢陪你在外头等我,我一阵子就出来。”

    我信了你才有鬼!冯七娘想,做什么非要缠着这个柳生,咱们在润州好生嫁个人可不行吗?

    虽是不服,到了山上冯淑平还真能扔下她不管。酝酿好的泪水还没处花,冯淑平就风一样的飘走了。

    七娘追到马车外,哪里还能看见冯淑平,到处都是和她差不多不要命的小姑娘,都快把正儿八经上香的大妈给撞翻了。

    白鸢不够机灵,后面扯着七娘的手,嘴上还挂着担忧,“七小姐,你的脚,你的脚还没好。”

    是啊……她的脚!哎哟真是,头痛,如今还要不要装!

    “我没事了,快进去找姐姐。”

    也不知这些人都是什么疯,冯七娘左右挤了几次都没得进门,倒是让白鸢给进去了。未果,她再想努力一番,给直接撞了回头,脑袋都晕呼呼的。

    忽得一个温和的大手给她贴在额门上揉了揉,她是经历过夫妻温和的,倒也不很排斥。只是,如今她还是个未嫁的黄花大闺女。

    “额……”她抬起头,恰好对上一个熟悉黝黑的眸子。

    “七姑娘别来无恙。”杜亭承小作揖。

    哪里是无恙,根本就是有恙了!她嘟着一个小嘴,倒是不敢生气。

    “给大人……安……”好像话说得不通顺。

    杜亭承笑了笑,“姑娘可是要进去上香?”

    七娘摇摇头,忽然又点了点头,“是要进去的,姐姐在里头……额……我要进去。”

    看见她这可爱模样,杜亭承更加开心了。“那你随我来。”

    这一声是凑在耳边说的,旁人听不着。趁没人注意,杜亭承拉起她的小手便往一旁拉。冯七娘打了一个踉跄,小跑了脚步跟上杜亭承脚步,好容易才寻到一个后门模样的地方来。

    杜亭承在门上敲了三长两短,木门竟然给人在里头开了。

    可是开了!

    冯七娘十分诧异,更诧异的事情还在里头。她看见了什么?竟是姐姐心心念念的柳生柳公子,就坐在这类似后院的石椅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