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一卷 润州篇  03 不必求姻缘

章节字数:5536  更新时间:16-02-26 2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柳生竟然就坐在这个类似后院的石椅上。

    看到这里冯七娘打了一个冷颤,从心里替姐姐点了根蜡。前世人家柳公子真对你还算可以的,只是告诉了长辈私奔一事而已,跟他整了一整个润洲成的姑娘小妇人比起来,真不算什么。

    看见冯七娘的动作,柳生是一个兴奋送来了关怀。“七小姐冷?”

    冯七娘心里滚了一遍不是,提着糯糯的声音说,“我看柳公子大冷天坐在这里挺冷的。”

    柳生闻言给冯七娘行了个礼,“谢七小姐关心。”

    杜亭承随即打岔,说前头的香客过多,都快把大殿站满了。不是大师带了一票弟子在大门拦住,怕是后院也要站满人。

    柳生闻言哦了一声,懊恼,“都怪我昨夜,不小心喝多了,说了今日要上香还原一事。”

    这么一说,柳生还是个善男信女?还有跟菩萨请愿过?

    “也罢,”未等冯七娘思维转回来,柳生又说,“你我先去寻得大师之情,誊一遍《妙法莲花》经,待午后人少了再去进香,何如?”

    杜亭承说好,冯七娘可不认为是。她进来是找姐姐的,如今倒也是骑虎难下。

    大师很快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小沙弥引了他们去一处书房,上有经书百卷,下有众生誊抄拓本无数。

    冯七娘瞧了瞧,十分新鲜。她可不曾来过这等地方,看来也要做一些好事,谢了佛祖让她没那么快走,还能重新走一遭。

    说起抄书,七娘不是很有兴致。她早年学了一手小楷,算得上工整,不过提笔无力。后来谢元朗教了她一手行书,她学不到位,写得也算是可以。

    如今下手,总觉得楷不像楷,行不像行,落笔两行就心烦。

    正要揉了这张纸丢开,柳生赶过来了。

    “七小姐,”他说,“抄经贵在心诚,菩萨不会怪你字写得如何。只要你一心向善,终会被菩萨听到心声,所求之事也会圆满。”

    “三年前我开始在此抄经,前后抄了数十本。心烦则来,心诚也来,菩萨终是为我所动,才有了今日。”柳生说的声色泪下,冯七娘就差拍手叫好了。

    今日?她皱眉一想,今日的柳生算的上是有所成么?没功名没万贯家财,就算再多女子倾心,也不见得是真的成事吧?

    “莫听他胡言乱语。”这句话是杜亭承说的。他走了过来,瞧上冯七娘的字,倒也不怪,说,“来,我教你写。”

    说罢握上了冯七娘提笔的手。

    若不是他官拜别驾,冯七娘就要跳起来了。这是什么意思?登徒子?在庙里清秀之地耍起流氓来了?

    杜亭承也没想到自己会做出这个动作,撞上了冯七娘瞪大的双眼,有点气恼自己。

    “哦,失礼了。”他很快放开,倒是留意到了冯七娘红了的小耳垂。

    冯七娘在心中念了一万遍静心,终是在慢慢的誊抄之中忘却了方才的事情。

    写完的时候已经过了正午。小沙弥请了三位去斋堂,又说前殿的人少了许多,一会子便可到金刚殿进香了。

    金刚殿比较靠里面的一个佛殿,主要供奉金刚菩萨、弥勒佛等。

    进香之后,巧了前二人都求签。冯七娘觉得无事,也求了一道。待解签之时,才明白那二人竟然都求的是姻缘。一个中上、一个中下,意思大致都差不多,是要努力一番才有的姻缘,不过杜别驾那头是有贵人相助,柳生这头是有小人相阻。

    到了冯七娘的时候,她也无多求,只问了哥哥冯玉的平安签。此签也是中签,前头理儿一堆没听懂,后面是听懂了事在人为。

    和尚讲着签文,两位男施主却不是很乐意。

    纷纷问:“你就求了这个?”

    “不求一签姻缘?”

    冯七娘就奇了怪了,她的姻缘求不求,与尔等何干?再说了,她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有什么样的亲事,还急什么!

    这辈子最急的事情,一是求得冯玉小心平安,莫要病痛折磨客死他乡,二是求姐姐冯淑平别太远嫁,省的日后再无联系。

    除此以外,其他事情还是按照以前来的就好。

    便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缘,岂是我等小女子随便可求得的?再说,我还小,上头有个姐姐未嫁,便是莫急。”

    柳生哦了一声,想起那日见七娘之时身边确有一个差不多的女子,又对自己有些恼怒,举动过于鲁莽,让小姑娘给训斥了一番。

    杜亭承倒是笑了笑,反复了她那句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缘。

    请完了佛事,冯七娘便跟僧人打听了去前殿的路。她还挂念着姐姐,就是不知她是失落了多少。

    杜亭承见状,也说了到前殿走走,倒是柳生惹了一堆风流,不可轻易露面。

    前殿实则人不多,各家小姐小妇人等了一上午,多数也下了山。冯七娘很快就找到了冯淑平,这般不费功夫倒真愿意一开始就在车上等,省了一池墨水。

    她唤了两声姐姐,终是把她失落的魂给找回来了。

    冯淑平兴致淡淡,说道,“柳生今日没来。”

    冯七娘见她如此,也不知怎么劝解,只得软软唤她回家了。

    冯淑平说落泪就落泪,两眼发怔看着地面也不嚎,“你是不懂,从小我什么都给管着了安排着了,就得这么一个喜欢的,还是要不得。”

    瞥见了不远处的杜亭承,七娘的小脸有点发烫。只得细声说,“他日我陪你多去锦绣楼几次就好了,真的我不骗你。”

    ————————分割线————————

    回去的路上冯淑平也不说话,连带荷香都是怪怪的。

    进了屋更衣,才见到大房管事的婆婆来请母亲冯周氏。抓起披风换了鞋子,也没来得急抱一抱暖汤,就跟着偷偷出去了。

    上房的屋子,还算大。丫头们进进出出,也顾不上从边上走的七娘。

    里头大丫鬟小丫鬟在伺候,像是聚了好些人,七娘偏身进了耳房,不了冯玉也在这里。

    兄妹俩一见,连忙都打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才同趴在墙角边上。

    “淑平过了年就十八了,你们可是有什么想法?”说话的是冯太爷,语气厚重十分有气魄。

    是安静了一小许,大夫人应了声。“已经在看婆家了。”

    “哼!”冯太爷的拐杖不知敲了哪里,咚的一声响,“你们想些什么我知道,但是莫要忘了,她下面还有三个姑娘,难道因为姐姐嫁不出去要三个妹妹也待字闺中吗?”

    忙里添乱的,二夫人一把老脸,原来她这个娘这般不中用。

    老太爷又发话,“也摸选太久,我知道你手上有几个,我给做主了,十五之前选出一个,开了春就定下来。”

    冯七娘摸了一把自己的小心脏,原来二姐远嫁是这么个仓促选出来的,还以为是私奔败露了忙不迭嫁的呢!

    这时候外面有丫鬟走过,冯玉给抱着七娘躲在帘子后端,等人都过了才重新出来。

    这会子貌似里面又多了人了。

    “大嫂,不是我说你,这润州城的首富给你大闺女选了去了,总不成二闺女选个二首富吧?别人家也没合适大的孩子啊!”

    那尖酸的语气,分明就是三夫人的。

    轮到冯玉捂脸了。

    许是这句话惹了大夫人,里面的吵闹声开始乱起来,左一句右一句叽叽喳喳没个停。伴随的还有冯太爷的拐杖声。

    看来是听不出再多消息了。冯玉不知何时开了一扇窗,偷偷唤了七娘过去。

    七娘一瞧,乖乖,这是要做什么?

    外边对的是冯易小夫妻的安和园,今日主子都出来了也怪冷清。冯玉先一个跳出窗外,伸了手就要扶七娘出来。

    愣是过了两世,七娘也没做过爬窗之事,心头一阵捣鼓,没敢动。

    后面的走廊又传来脚步声,将七娘吓了一跳,冯玉已经抓住她的双臂,从外头用力给抱了出来。

    二人蹲在窗下等了许久,动静都给过去了,才舒了一口气。

    冯玉看着憋了一脸惨白的七娘,竟然给呵呵笑起来了。没把七娘气个半死,竟在地上抓了一小把雪抹在他脸上。小声抱怨,“就你使坏!”

    擦掉脸上的雪,冯玉捏了捏七娘的小鼻子,道,“就你正经,有胆儿你从那门出去?”

    自然不行,想到今日来听墙角,已是一阵臊了。

    ————————分割线————————

    十八这日,大姐冯淑良回门了。

    作为润州首富王家的儿媳妇,冯淑良回门可是一阵风光,光是那排场就让前日在嘴巴上吵架无光的长房赚足了面子。

    作为妹妹,七娘看见那一大群人簇拥进来的贵妇十分头疼。上辈子也是这般,长姐无论去哪里,总喜欢带了七八个丫鬟婆子,衣着华丽大张旗鼓,就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家有钱似的。

    冯淑良头上的金饰把她眼睛刺得晃了晃,扑面而来的香粉差点没把她熏晕。

    “淑良给太爷请安。”才进了门,冯淑良就远远说了一句,腰还没玩下来,就让大夫人给扶起来了。

    “哎哟哟,你这才生了孩子,身子还没好全呢,赶紧坐,赶紧坐。”大夫人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几位姑娘退到了夫人们身后,看姐姐有一搭没一搭地隔空请安。

    可真……冯七娘想,无礼。

    冯淑平也是叹气摇头,凑过来咬耳朵,“真是不知道姐夫瞧上她什么。”

    王家那位公子,哦,对,后面的王老爷她是有印象的,可不就看上了冯淑良的皮囊?年轻的时候貌美娇艳,到了三十多岁还挺会装扮的,性子一时火辣一时柔,捏住了王公子的小心儿。不过到了后面,王家还是纳了好些个妾,跟冯淑良斗得可是个你死我活。

    所以七娘也凑了小嘴过来,“总会有所长。”

    二人又是摇摇头,转眼看小妹淑和的时候,被她神采奕奕的眼神给吓了一跳,这娃娃莫非是要学着大姐了?

    跟长辈闹腾了一会儿,冯淑良终于把眼神转到这群妹妹身上,先看的可不是嫡亲妹妹冯淑平,老远就伸了手故作亲昵。

    “二妹,二妹来来。”她说。

    冯淑平扭着小腰过去,手刚碰到她,冯淑良的眼泪串儿便跟假的似的落下来。

    “哎哟我苦命的妹妹哟,都怪我,都怪我……”七娘看得到冯淑平的胳膊僵了僵,“要是我不嫁这么好,你就有的选了。可惜你啊,偏生长得还算可以,就是没办法选的比我更好的门第咯!”

    大夫人也抽了帕子出来抹泪,应和,“可不是,如今我好选歹选,硬是没找到一家好的来。”

    “我那汴州……”

    汴州!冯七娘一听,赶紧叫了一声。

    “啊!”

    众人亦是被吓了一跳,赶忙看向七娘。

    七娘可没想好如何对付,急忙转着眼珠子,忽然指着冯淑良,道,“姐姐,你头上,头上有蜘蛛……”

    这会子尖叫的可是冯淑良了,整个人都要跳起来,加上七八个丫鬟婆子都凑了上去,像要吃了那蜘蛛一般。

    七娘小心拉了被挤开的冯淑平到一旁,说,“你可仔细了,要是大姐再提了汴州,万万不可让她说出来。”

    冯淑平也是诧异,“怎么?”

    七娘只摇了摇头,“我与你最亲,定不会害你。”

    把一头发髻都弄乱,冯淑良也没了心思在花厅逗留。大夫人邀她到东院里,各家也都分开。

    这时冯玉不知道哪里过来,也不走正门,用石子砸七娘的窗户,砸了好一会儿,白鸢才去开。

    “什么小子不懂事,在我们小姐后头玩耍,吵了……”白鸢边开窗边骂,话还没说完,给冯玉堵上了。“五……少爷?”

    冯玉一骨碌爬进来,赶在桌前吃了一杯茶水解渴。

    七娘放下手中的书,半歪着身子倚在软榻上,嗔道,“我都怀疑你去学堂所学了,怎的一年回来竟学一些翻墙爬窗之事?”

    冯玉也没瞧过这个妹妹有如此之资,只晓得以前是挺木讷的一个人,许了是以前小,如今大姑娘了到底也有个姿态。

    “妹妹说的什么话,我到底是男子,又不是二伯母生的,要是天天从你大门进来,二伯还不打断我的腿!”

    七娘冷哼一声,知道会这样还爬进来,被发现了别说腿了,手都要断!

    白鸢可没回过神来,更不晓得这两个小祖宗什么时候交好了。

    冯玉东看看,西瞧瞧,瞧见了针线篮子,十分喜欢。从里面翻了翻,很快让白鸢给拦住。

    “五少爷,你看女儿家的东西做什么!”

    “我瞧瞧。”冯玉拿过针线蓝,见七娘也没说话,便大方掏了个半成品的荷包出来。荷包是淡黄色,上面绣了两面海棠,精巧秀气。“我要这个。”

    七娘终于扔下书,拿过荷包丢进篮子,“这些玩物,你要来做什么,五哥还能少了缺了荷包不成?”

    这时冯玉从怀里掏出一个灰色的荷包,上好的苏锦缝制的,比七娘这个要大上三分,贵气许多。

    可是,冯玉不喜欢。“喏,你看,我就只这些丑兮兮的东西,在学院里好些公子都有姐姐妹妹做的东西,腰带、荷包、香囊一个不少,偏生我就没有。”

    换做十三岁的冯七娘,可不知道这都是些什么理。但是活过了八十岁的冯七娘可知道,这并非世道正风。如今的学堂,还有这些个艳俗之事,还兴得比较?

    七娘沉了脸下来,又不好教训,只说,“你交的好友都是那些人?竟然有这个姐姐那个妹妹送贴身之物?”

    “苏郎、宋郎他们,其他人多少也有一些的。”

    那可不成,小小年纪不学好,偏生栽进了温柔乡了。

    只得拉过冯玉,耐着性子说,“哥哥,你长我一日,可是有些道理我要对你说。你外出读书,是学圣人之礼,致力天下之道,并非俗世较量。我没得你这些学识,但是大道理我晓得,冯家上有大哥撑起,但是三叔只靠你了,可不能被那些胭脂水粉迷了眼睛。”

    冯玉正要反驳,七娘又说,“别嫌我啰嗦,我可是为你好。”

    话说完了七娘又有些后悔了,这方是她以前教训儿子的说辞,可不应由她这把年纪对哥哥说才是。但是眼下没有办法,总不能跟以前一般浑浑噩噩过个十三四年,然后嫁给谢家从此不顾娘家人吧?

    冯玉憋了一肚子话,到底没能说出一句来,只是幽幽看着七娘,半日才说,“怎么你跟六姐一个性子……”

    六姐冯淑正,可是冯家谁都不敢提起的大人物。说起来嫁得好的冯淑良都比不得。

    话说是五六年前,因着二房没有儿子,自小让二夫人陪房中的一个读过书的小生教女儿读书。冯淑正也是争气,不仅晓通四书五经道德伦理,更是举止端正礼仪大方,十岁不满便让回乡省亲的尚宫局女官相中。这些年在宫里当差,时而也有信回来,隔一二年还会有宫里赏赐送出,如今承六品女官。

    在唐女官,多数二十五放官,或赐婚。如今数来,除去一二在宫里养老的嬷嬷类的人物,几乎都配得正五品以上官员。所以长房和三房都不敢提冯淑正,生怕将自己女儿轻易比下去。二房又不好事,懒得提。

    倒是现在冯玉提了六姐,七娘就感兴趣了。

    “怎么五哥近日见过六姐?”

    冯玉点了点头,“夏日游学到长安的时候见过。”

    什么!夏日还游学了!

    七娘告诫自己莫要动气莫要担心,这是三婶那头的哥哥,切莫乱了分寸。

    “五哥的日子可真精彩啊,又是游学又是女子细软的。”

    他这是什么苦,好容易才寻得一个好玩一点的姐妹,不是来讨人嫌的。“七妹,我就这一两个爱好,可别说我了。”

    这小模样像极了她以前的小孙子,经常闹事又会讨好。好在也都不是什么大事,哥儿年轻的时候喜欢玩,懂事了多少也会收起性子。

    七娘点了点他的眉心,道,“知了,不过这个荷包,还是不给你。”

    “怎么?”冯玉不依。

    “这是二姐做的!”七娘将荷包放到了下边,给从一个匣子里掏了好几块布,选了其中一快深蓝色的绢,“回头我用这块给你做一个,大一点的,上一个兰草,别弄得娘娘的,出去怪丢人的。”

    冯玉连忙道好。

    可得七娘眼儿尖,又多了一事,“回头你与那些酒肉,少来往一些。倒是我见咱们那个别架大人不错,又是长安来的公子,有机会你往他那凑一凑。”

    冯玉也喜欢,便答应下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