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一卷 润州篇  04 一宴三波折

章节字数:4885  更新时间:16-02-27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按着许多日,终于冯淑平是忍不住了。耐得这一日是小年夜,刺史大人请了家宴,没到卯时冯家就开始准备了,这头白鸢扯了七娘梳头,那边冯淑平已经杀到房里来了。

    彼时冯淑平穿的是一件枚红色的高腰襦裙,外面套了淡红色偏白宽袖外衫,上梳双环望仙髻,面上桃花妆,尽显妩媚。

    当然,她不说话的时候。

    话说之间冯淑平正在翻七娘的衣衫,这一年七娘也在长身子,真的能传出去的衣服不多,冯淑平好容易找出一件藕粉色的纱裙还颇为得意的时候,七娘看那单薄的料子就是一抖。

    还好……“姐姐,这衣裳短了。”

    冯淑平又掏了一件湖蓝色的,还是不得。“这件腰窄了。”

    干脆扔下,反正也看不下那一堆死沉死沉的颜色。“那你说说,你有几件合身的?”

    白鸢给七娘上了一个珠花,给指了一旁三套新衫,“正红的过年留着,浅红的初三拜年的时候要用,二小姐瞧瞧这套黄的和七小姐身上淡绿色的?”

    她都看不上,对荷香说,“去把我那件粉紫色的流绣襦裙取来,莫让小八那个蹄子给争了风头去!”

    果真,出门的时候,真真是看了八妹冯淑和也穿了一身亮粉色的襦裙,十三岁都没到,给梳了个云髻,也上了桃花妆,正和冯淑平撞了个准。

    大夫人脸色一下就暗下来了,三夫人还在那头冷言冷语。“哎哟,可真不是一家人,不出一家门啊!衣衫妆容看着就是姐妹,明丽动人都出一处啊!”

    这话把二房给说下去了,冯七娘可没跟她们有什么相似的,二夫人也只是摇了摇头边上马车了。

    刺史原也是长安人士,前些年下放了润州来,官做了四年,虽不得大业绩,好歹润州平安富足,百姓安居乐业。

    管家小厮在门房唱贺礼,他们冯家送的是金如意一堆东珠一斛,算的上是大手笔,引路的婆子也格外热情。

    唐时并未男女宾大防,不过女宾也多喜欢在后院花园处逗留,男宾多喜欢在前厅茶室闲谈。

    润州城大家闺秀不算多,却也不少,冯淑和是第一次参加这等晚宴,十分兴奋。

    夫人们坐下吃茶了,有下人前来引小姐们去赏花。冬日里赏梅,刺史的府上倒是比冯家的梅园更大一些。

    也有男子在此处玩耍,冯淑平慢慢拉了七娘走在人群最后,小声说,“听说今日,柳生也到府上来的。”

    怎么又是柳生!冯七娘皱眉,“他来做什么?”

    提起这个柳生,冯淑平倒是难得一笑,“刺史大人的小年宴,大人看得起柳生,自然是来献艺了。”

    七娘左右看了看,不巧看到左边小路上几个公子吃茶,谢元朗巧在其中,忙低下头。“下午是赏乐,戏子才卖艺。你这个柳生,若是清高,不必弄琴谋生,若是伶人,何苦故作姿态。只消得惹你这些痴情人,小心最后始乱终弃!”

    听闻说柳生不是,冯淑平掐了七娘一记,“你个狠心的,人家并没骗你什么,怎就这么说了?”

    说罢她没跟人群,朝了一道小路走开了。

    真是苦口婆心,七娘忙追上去。

    “姐姐姐姐,我错了,再不说了可好?”

    见冯淑平不过是使小性子,并未真的生气,七娘也乐了,跟了上去把话题一叉,“姐姐你是故意来人少处赏花吧?看这刺史府上的梅好看,还是咱们家的好看?”

    “自然是冯府的好。”不料身后传来一阵厚实的男声,把二位姑娘吓了一跳。

    转身一看,原来是杜亭承。

    “杜大人。”二人忙上来作礼。

    杜亭承是见过不少桃妆丽人,倒是第一次见梨色淡妆的小姑娘。他上下打量冯七娘,虽还未长开,谈不上绝色,性子温润又带了一些灵动,很是惹人。

    “在下鲁莽,惊扰了二位姑娘。”

    杜亭承还想说一些什么,巧了柳生从假山里追出来,冯七娘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冯淑平人就上去了。

    “柳公子。”还好冯淑平算是有分寸的,不至于贴上去。

    柳生也施了一礼,道,“二位小姐今日也来刺史大人府上赴宴,真是巧合。”

    这话骗得小姑娘,冯七娘是什么心思,此时要是她们不赏脸前来,怕是以后都别想在润州好过了吧!

    “小生在亭上设有茶座,特请二位姑娘品茗。”

    “那就多谢公子了。”冯淑平闻言先走,饶是七娘都还来不及抓她的衣角。

    杜亭承见了七娘的小动作,只是一笑,未理会她的尴尬。

    亭子抱在假山后端,立于梅林深处。立可群览梅树,坐可避去风霜。说难听一点,就是躲在这里吃茶,没几个人能看到。

    冯七娘都在想,这可不就是幽会偷情的好去处吗?想来设计此处的人居心叵测。

    上好的毛尖才上,忽闻得箫声起,忽远忽近,声音绵绵,十分动听。这等好曲,七娘可是没听过的,便不知是出自何人了。

    柳、杜二人相视一笑,随抱出古琴,柳生请了杜亭承先上。

    杜亭承只看了冯七娘一眼,眼角带着一丝情调,惹了冯七娘小心脏有些受不了,才坐在琴前。

    起声,平调。转折,高昂。

    一曲尽去,不见哀声,唯闻欢愉。七娘未曾听出不足,倒是惊叹了这位别架大人的琴艺了。

    冯淑平也是看呆,连手里的茶凉了都不知。

    “冯小姐觉得如何?”

    虽未点破,杜亭承看的可是七娘。

    七娘低头,瞧瞧看了姐姐一眼。只见冯淑平默默吞了一口茶,脸色有点凝重。

    又闻箫声至,这一区短促有力,比方才更为调皮。层层韵律之间,倒是听到了春意将至,百鸟争鸣。

    下一曲杜亭承还未奏响,刺史府上的人就赶到亭子来了。

    “原来是杜大人!”

    闻声而至的是以为衣着明红广袖裙的妇人。她面上红妆,眼角扫凤尾,头绾牡丹的,步履婀娜。

    给杜亭承请了安后,很快转向了柳生,“我与姐姐闻得柳公子琴艺精湛,特来相请,小院茶水已备,还请柳公子移步。”

    她所过之处带起芬芳,风尘艳泽,无视冯家姊妹,只朝了柳生去。

    柳生脸色大骇,忙抬出杜亭承。“方才是别架大人琴瑟,我区区酒肆客卿,岂敢辱了夫人们的芳泽。”

    那妇人不依,正要强扯柳生走,被杜亭承按下。

    “方才可是夫人弄萧?在下颇为欣赏,不如给个机会让在下长一长见识?”

    妇人有点生气,眯了眯眼睛,道,“杜别架,可别引火烧身啊!”

    说完转身便走。

    冯淑平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七娘拉着她的小手都憋出了一把汗。

    若是没有猜错,凭着七娘后面在润州混的几十年,那方才的妇人,应该是刺史家最得宠的九姨娘。

    柳生亦是捏了一把汗,忙给杜亭承赔谢。

    “方才谢杜兄了,若是没有杜兄,柳某还不知如何是好。”

    杜亭承忙道别客气,“我不过是为二位姑娘而已,如若今日九姨娘真让你难堪,二位姑娘无论怎么做,都不好。”

    没一会儿丫鬟们来寻她们去赏乐了,下午的曲子单调,七娘也听得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之间,闻得三夫人说八妹至今未归,长房几个人坐的远一些都假装听不见,七娘只好硬着头皮去找。

    梅园人多,丫鬟都去了。东边还有一处小花园,冬日冷清倒是没人进来。

    七娘走了进去,瞧见地上掉了一个香囊,便拾了起来。

    又行一二步,听得到人声,赶忙上去。

    未料越发靠近,树丛后面略见人影。七娘小心一听,竟然是那些嘤咛龌蹉之声,不由得脸一红,浑然慌张起来了。

    她也是经历了人事的,怎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正要悄悄退去,不巧后头又撞上了什么,一时手足无措,差点就尖叫起来。

    好在后头的人,捂住了她的嘴。

    七娘的小眼睛眨了眨,心都快跳到嗓子里了。

    杜亭承半抱着她往外去,耐得她站不住脚跟,也不好回前院,只得找了一处僻静的假山里。

    “你怎么到那里去了?”杜亭承先问。

    七娘的劲儿还没缓过来,只是喘着大气,又见杜亭承抱着自己,连忙推开。

    不推还好,推开后发现自己根本站不稳,软了脚跟要往地上跌,杜亭承又拉了她一把。

    “好生扶我站一会儿,过会子我让你走,可好?”

    杜亭承的嘴就凑在七娘耳朵边上,呼出的气吹得她痒痒的。

    “不……不好。”七娘又想躲。

    可是他不让。

    “那不好你能去哪里?摔疼摔脏了要怎么解释?”

    确实也不好解释。

    杜亭承得了便宜,也知道得寸进尺,抓住七娘的小手搭在自己腰上,只管说,“你就扶着我一下,待惊吓过去了,就没事了。”

    说得像个正人君子一般。

    七娘一开始是别扭,后来又想想,她是老太婆的时候也扶过儿孙上下,也有儿子在身旁伺候。如今她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头上还梳着姑娘髻呢,人家杜大人也不过当她小孩儿吧?

    索性不管了。

    杜亭承见七娘不再别扭了,开始提别的事。

    “刺史大人府上女眷多,事儿也多。平日里随意惯了,虽然今日有客,到底人家没请你们去的地方,莫要乱走才是。”

    七娘嘟囔一声,“我又不知。”

    杜亭承笑了笑,又问,“我见你在找什么东西,可是什么?”

    七娘哦了一声,“对了,我找我妹妹,你可有见过?”

    冯家府上的人,杜亭承印象最深的就是冯七娘的,还有一个女眷非要说记得的,便也只有冯淑平,哪里有过什么妹妹了?

    “那一日差点冲撞了你的姑娘。”七娘小心解释道。

    他倒是忘了还有这一茬,只说,“未见。”就是见了也不认得啊。

    “那我去别处找。”

    见她能站起来了,杜亭承也没多强留,反正今日豆腐吃到手了,还牵了一个香囊。

    ————————分割线————————

    晚宴的时候重新见着了冯淑和,在一处尽是小姑娘的地儿领尽风头,可是得意。

    看自己母亲周氏没什么大的表情,依旧那么温和平静吃菜,倒是同席的大夫人和三夫人之间火光电闪。

    冯淑平悄悄凑过来咬耳朵,说道,“方才三婶是故意要支开我们的,后头刺史夫人给上了一把古木梧桐琵琶,说是先太后的赏赐,还请了好几位姑娘去试。我没上当没走,果真你走了那小蹄子就上去卖弄了。得了赞赏,如今正得意呢!”

    说的是八妹冯淑和。

    七娘给自己捂了把脸,“还好我走了,不然让我去,我还不会弹。”

    她瞧瞧冯淑平,“你去了?”

    冯淑平嘟嘟嘴,“我也没去。”

    这不就成了?有什么好计较的。

    “那我还说得上是眼不见为净。”

    姐妹二人相视一笑,逗了坐隔壁的小姑娘也来了兴致。

    “二位姐姐可说了什么好笑的,也不分享分享,让我们乐一乐?”说话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姑娘,同样弄的丫头髻,衣着素雅却暗纹繁杂。

    冯七娘认得她,可不就是未来的小姑子谢素娥?

    “正说了梅花开的旺,捡来花瓣煮酒香呢!”

    谢家并没有太多子女,谢素娥养得也是清雅,最喜欢风雅君子,何况是梅。

    “说到了梅花酒,我家里头有几壶。初初我见了哥哥酿得其中,又埋了老梅树根儿去。我是想偷啊,偏生母亲说我小姑娘使不得吃酒,才未动手。二位姐姐可是能吃了酒?”谢素娥这般文绉绉,说话也是雅致,别说冯淑平,七娘都喜欢。

    连忙道,“是吃得一些,也是长辈没见了才敢。”

    说这话的时候七娘压低了声音,倒是惹周遭的小姐都笑起来了。

    另外一头也是笑语连连,杜亭承的眼神飘过众人落在冯七娘身上,见她脸色粉润两眼透亮,竟是比在场所有的女子都要夺目。

    “不如改日都到我府里来,咱们一同去偷?这般母亲和哥哥也不好说我了!”谢素娥玩笑道。

    不知何时歌舞声又气,舞姬纷纷出来欢庆。好在刺史府的前厅够大,小姐们又坐在廊后,刚好有一席地可以上舞。

    此舞姬出自名坊,姿态固然了得。七娘记得二姐也是学过舞的,甚至还不差,只是比不过八妹舞姿的妩媚,这两年都不跳了。

    一曲完后,是刺史大人家的宠妾独舞,也是十分有风韵。这个宠妾身着红妆,妆容艳丽,并非之前哪位九姨娘,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看得上座的刺史大人忙叫好。

    七娘倒也不想关心这位姨娘,倒是觉得她腰间的刺绣十分眼熟。再仔细一看,可不就是方才捡到的香囊那花色?

    不对!七娘暗自掏了掏衣袖,那香囊哪里去了?

    抬眼看去对面上席的杜亭承,他正对自己举了举酒杯。七娘忙低头,动了动正要起身。

    “你要去哪儿?”冯淑平问。

    七娘指了指自己的脚,“跪坐久了,脚麻,出去走走。”

    绕着原路往回走了一趟。此时正式宴中,宾客下人都在前面,后头连个苍蝇都没有。

    冬日的夜里有点凉,没敢带披风,也只能扯着外衫硬着头皮找了。还好刺史府上不缺路灯,照得路上通亮。

    方过了九曲桥,青石路上并无遗物,便是到了白日那个小花园前。七娘前脚刚踏入,杜亭承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你又是去哪里?”

    第二次被这人在此处吓到,七娘可是跳起来。

    “唉,大人,你可吓死我了。”

    杜亭承真是好笑,又不知道这姑娘要搞什么幺蛾子。

    “我见你在寻什么东西,可又是你妹妹?”

    七娘的脸稍红了红,好在夜里也看不清,只管摇头,“妹妹早寻着了,我如今是在寻一物。”

    他眼睛亮了亮,“可是何物?”

    “一女子的东西,也不是我的,不过我白天捡了,又给我弄丢了,怕落在别处不好,故来寻了。”

    听闻此话,杜亭承有点不高兴,脸色也黑了少许,“究竟是何物?”

    七娘支吾半天,才说了是个香囊。

    “就是淡紫色的,上头绣的连理枝。”

    杜亭承的脸色更黑了,“那你也不能随意进别人的院子。这可是刺史大人专程给八姨娘修的瑞香园,你如此鲁莽进去,就不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吗?”

    七娘现实一愣,转而脸一红,“我就是……就是怕,别人捡到那个香囊就不好了。”

    杜亭承吐了一口气,语气十分无奈,“你捡到的,再弄丢也不是你的错。别怕,回去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