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12 到杭州去

章节字数:4826  更新时间:16-03-10 2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投壶不只是个技术活,还是个运气活。

    直至今日,七娘是深深的相信了。

    且看谢元朗那四投,一投一个中,看得对面的姑娘都心动了,别说七娘。

    又发现一个情敌,七娘心中恨得牙痒痒的,奈何如今不敢发作,只能看谢元朗取了箭还亲手递给下一位姑娘,真是可恨。

    日后咱们成了亲,再好生跟你算这笔帐!七娘心里想。

    杜亭承不知何时侧在耳边,轻问,“可有能几中?”

    “不中。”七娘咬着压根低声回答。

    看那头二姐在同曹、陈二位公子讨论如何乘风投壶时,杜亭承又说,“可是想赢?”

    并不想!七娘怨念地看了他一眼,“只要姐姐和陈公子好就成,我们争什么名气。”

    一个“我们”敲得杜亭承心中欣喜,说道,“那你随意就是,一切还有我在。”

    说的是简单,七娘一个活过八十岁的老太婆也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无缘无故的好,正想着日后要如何报答这位杜大人的时候,边上起了一阵骚动。

    应该说,不可为骚动,动静还挺大的。

    一记红妆不知是谁,骑着马儿胡乱就冲了过来。其他空旷的地儿没理,先是踢了那头的茶酒一桌,就直奔着投壶的人群来了。

    春日里赏花踏青的人多,七娘怎么觉得这般眼熟?这衣裳,不是早上才看过的吗?

    冯淑平忽然大声叫了七娘一声,七娘转头过去一看,二姐的表情极其恐慌。

    陈公子忽然拉了冯淑平一把,不等七娘有自己的动作,那马和人已经到了眼前,抬起马腿就要踢到七娘这头。

    说时迟、那时快,杜亭承拉着七娘一用力,把人儿给抱了起来,转上两圈,托到别处去了。

    马儿惊了人群,有人倒地哭有人怕着跑开。七娘先头没伤着,正要转身去看二姐,竟然裙角给杜亭承踩着了,整个人给带了一记,摔在了草地上。

    杜亭承表示自己很无辜,举起双手松开脚。七娘恨恨的转头回去瞪他一眼,膝盖之处都摔脏了,可是她今年才做的新衣裳!

    那头不知冯淑平怎么了,忽然发出一声哎哟的惨叫,七娘连忙提了裙角跑过去,见冯淑平坐在地上,委屈地抱着脚踝,只说:“扭到脚了……”

    马儿似乎还折腾了一下被人拉住了,上头的女子已经被震得披头散发,外衫都快脱落了,十分狼狈。

    她们姐妹俩认得这件衣服,不是说好了上山进香吗,怎么就巧到这里来了?

    陈公子一头忙着道歉。

    “是在下不好,连累了姑娘扭到脚。”

    哪里有不好,七娘眼睛贼亮贼亮的,只说,“光道歉就行?我姐姐玉足受损,可是怎么办?”

    这话说得……陈公子的脸一阵臊红,赶在曹焕来之际,说,“不如我送姑娘回去,以示歉意。”

    “我和姐姐一起来的,她回去了,我可还要玩儿,就一辆马车,你怎么送?用你的马儿吗?”冯七娘不依不饶。

    陈公子可就为难了,“这……”

    “你裙子都坏了,不回去吗?”杜亭承不知何时过来,看她被踩烂的裙角说道。

    不提这个咱们还能是朋友!七娘的怒气又上来了,等我解决了这头姐姐的事儿,再跟你秋后算账!

    杜亭承觉得自己看到了一直炸毛的小猫,还敛着脾气不敢发怒的样子,十分可爱。

    “我……车上有衣裳,我……”给自己找借口的心情忽然没有了。冯七娘瞪着从未有过的铜铃大眼,看谢元朗抱着从马上惊吓过度的冯淑和缓缓走来,不由得两眼一热,竟然给哭了出来。

    “我……我回去了!”摔了手帕就往车上去。

    小姑娘说风就是雨,众人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冯淑平只好忍着痛由点墨和陈公子扶起来,给谢素娥匆忙解释一番,便也上车去了。

    ————————分割线————————

    冯七娘从来没有觉得这般难受过,真是伤到了心,已然碎了的那种。

    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里,谁敲门都不开,二夫人可是一阵担心去打听了许久消息才知道今天女儿受了惊。

    大夫人又提着人马去跟三夫人掐架了,孙姨娘如今不在,冯淑和一个闯了祸的姑娘,再厉害也没办法跟一群夫人婆子闹。

    后面不管如何,七娘哭了一个晚上,早晨醒来的时候眼睛都是肿的。

    她是惹了谁犯了谁,好好的八十岁宜享天年,非要回到十三岁。回来就好了,非要多管闲事。现在好了,不仅惹了一身骚,还带让谢元朗跟姐姐放了河灯,抱了妹妹。如今这些事情都传出去,还有她什么事?就算谢元朗还愿意给她提亲,她心头的刺也都在这里了,可是难受!

    白鸢进来看见七娘正在写信,含泪一抽一抽的,字也写的不好,贴上一封又写一封,一头署了冯玉的名字,一头提了冯淑平的名字。把两封信写完了朝桌上一搁,不管脸上多么无光,让白鸢先把冯玉那封给送出去,洗了脸就去二夫人周氏那头。

    劈头就是哭,哭足了把上辈子的委屈都一同流出来了。

    周氏很是心痛,身边就一个女儿在侧,竟然还这般委屈了。

    “娘……我不要在这里了,我不要在这里了,我难受!”七娘是真的心里难受。

    看着女儿撕心裂肺的样子,周氏又是气愤又是委屈,忙劝,“别怕,过会子我就去你三婶那里,死活给你讨回个公道。咱们不爱出声,她们以为咱们好欺负。大不了就分家,不吃这个委屈!”

    周氏是下了决心,女儿七娘倒还是觉得难受。

    “我不要在这里了,娘,我不想再在这里了……”

    在润州城多一天,看这些熟悉的人和脸是是非非,心一软就想帮一脚,越帮自己这头就越乱。七娘想了一夜,是时候出去散散心了。二姐也好,八妹也好,属于她们自己要闹的事情,干脆就眼不见为净,让她们自己闹着去。

    “不在这里,那去哪里?”

    “我去杭州,去咱们老宅找个清净。我想好了,娘亲也莫要担心,五哥不是在杭州白鹤书院吗?我去投靠他,也多见见市面,一年半载地来去,避开这些劳什子,也是舒心。”

    周氏拍拍女儿的背,“你可是想好了?”

    冯七娘坚决地点了点头。

    ————————分割线————————

    有的时候,冯玉觉得这个妹妹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一封家书才来,一封友人的信竟然百里加急就到了。

    七娘坐的是船,隔一日把事情闹大,惹冯太爷两头做不成人,收拾包袱就从润州河过运河往杭州去。

    船慢慢摇了五日才到,一路沿途看遍江南春色,十分惹人。

    姑娘简装出行,只带了两个丫鬟一个婆子一个护卫,船夫伙计是冯二爷的商船,顺路就来杭州运货。

    冯玉早在码头等了,带上一款软轿,骑着高头骏马望穿秋水。

    终归到了傍晚,冯七娘的船才靠岸,可是苦了一行等候的人,这才抬了姑娘往老宅去。

    老宅不过是冯太爷故去的夫人年轻时候置的嫁妆,闲置多年也没的人住。前几日冯玉派了人去打扫,匆忙换了一些旧瓦重新置了门窗,大搞一番才罢休。

    好在老宅并不大,一个简单的四进院落,有房间三十八假山回廊门楼,倒是也精致。

    看院的婆子已经请好新厨子烧起晚饭,一行人风风火火进了院,冯玉的膝盖都要给送上了。

    “哎哟我的亲妹妹,好妹妹,你怎么说风就是雨啊!”闹得他忙碌好些日,还收到了威胁恐吓的信件。

    冯七娘几日的好心情一下子全没了,哼了一声便说,“那可真是因为你的亲妹妹好妹妹了,不去打听打听她做了什么吗?”

    以前见冯七娘有小爪子,怪厉害的,今儿见她可是小老虎了,会咬人了。

    “她做了什么?”

    白鸢也不瞧得冯玉顺眼,跟着哼了一句,“使劲儿整咱们小姐,竟然敢骑马来踩人,可是厉害呢!不是咱们小姐福大命大,这会子你就回去奔丧了!”

    哟,这般闹腾。冯玉抓起七娘的小手左右翻看一边,“可是伤了哪里了?”

    “不曾!”七娘斥道,“不过你可以担心一下你的妹妹了,在马上受了惊,害二姐扭了脚,指不定现在被管成什么样呢!”

    这个冯玉可不担心,重新坐了回来,讨好说道,“如今我亲妹妹是你。来来咱们吃菜,不去想那些个,今晚休息好了明儿哥哥带你去杭州城逛逛,添一些物什。”

    杭州是上州,又是江南鱼米之地,甚是热闹。

    今日冯玉寻来马车一辆,收拾好就请七娘出门逛街,十分热闹。

    苏绣在这头十分普遍,去了两间裁缝铺,挑上好的师傅选了两个最热门的款式,做上春装,连带夏装也订了一套。

    杭州城还有一个精致的,便是首饰。

    冯玉一直看腻了七娘头上的碎玉珠花,非要去给她找几个好看的发簪,便去了上好的首饰铺子。

    唐盛绢花,有纺纱做的大牡丹,长安最盛行,杭州也不少姑娘用。

    这头的姑娘又不同润州的姑娘那边娇羞,经常二三成群在坊间走动,又有与男子结伴出行的几许,衣着也更大胆一些。

    冯玉给她选了一套珠花,白玉珍珠做的,十分秀气。

    七娘不大敢花银子,最后还是冯玉给敲下来了。

    “咱们家又不穷,你一个姑娘舍不得打扮,难不成还要守着银子睡觉?”冯玉出门便显得纨绔更加,连带扇坠上都挂了一块璞玉,更别说腰带发冠上的金丝玉器。

    “我就觉得太繁杂显得老气,我才十四!”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几何,咱么这般近。”冯玉只顾自己花钱高兴,才出了首饰铺子就往胭脂铺子去。

    “这可是杭州城虽好的胭脂铺,所卖皆是贡品,涂抹一二便能土鳖成仙,走,哥哥带你去!”

    这形容,惹了七娘心头一乐。抬头看了丽人坊三个字,又不是不熟悉,后头做夫人的时候,谢元朗没少给她买。

    想到谢元朗,心中又是一趟纠结。但愿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不然她一辈子都恨他!

    正是春日花粉迷人眼,七娘选了一盒蔷薇硝,给白鸢也闻了闻,觉得味道好,给她递上,“我瞧着你有春藓,硬是桃花粉过敏,正好这蔷薇硝也可以治。”

    白鸢也不过十四余岁,正是爱美的时候。

    “不会太贵吗?我一个丫鬟,用平常点的蔷薇硝好了。”

    “贵的有贵的好,”七娘说,“让五哥给你买,不花咱的钱!”

    冯玉可听到这一出,嘟囔了一句妹妹小气,给取了四五盒丁香末,“这头的丁香末味儿正,沐浴用的,比花瓣实用,能香一整天呢!”

    白鸢接过放进篮子,只是好奇,“女儿家的东西,你一个公子哥儿怎么这般了解?”

    七娘只管推了白鸢去瞧嘴上的胭脂,忙不迭和冯玉小声说,“我来了,可别让我看见你那些狗肉,但凡一个不正经喜欢吃姑娘味儿的,我写信给三叔让他扒了你的皮!”

    冯玉撇撇嘴,“可别,我现在的朋友正经得很。月初回来,旧友听闻我怕妹妹,都笑话我,差不多断交完了。”

    断交就好,七娘心里想,只要不和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应当不会出什么问题,更不会客死异乡。

    趁着高兴,七娘也撒娇,“那是你说的,可要依了我。”

    冯玉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退上一部拜道,“在下听命!”

    杭州城还有许多出名的酒楼,冯玉选了其中一间,才走进去,小二熟络地就给请了二楼,还有三两桌熟客打招呼,看起来很风光的样子。

    点了一个鱼肉丸子,嫩滑嫩滑的还带甜味,十分可口。还点上一个五柳鱼,说是这楼里的名菜之一,果真外焦里嫩酸甜可口。

    冯玉说了,“到杭州不吃鱼,就可惜了江南一大特色。还有西湖的景致,到了夏日荷花最是好看,如今春天,倒是可以去看一看柳。”

    一日走不完杭州,好在七娘打算住好一段时间。

    关于这个,冯玉就有话要问了。

    “你可以打算在杭州待多久?”

    多久啊……七娘算了算时间,“短则三个月,长则一年半载。怎么,你要赶我?”

    那倒不是这个理,不过冯玉可要想想怎么回友人的信了。

    “不是……我是来杭州念书的,陪你的时日也不能太多。书院平时可以闲耍,逢初一、初七、十一、十七、二一、二七皆有小试。或是对诗、或是比画,各式各样。我出来也有几日了,正要赶二七的比试呢!”

    二七,可不就是三日后?

    “二七比什么?可是过会子要回去准备?”

    “哎……”冯玉摆摆手,“无论比什么,你哥哥我都不怕。书院就在西湖边上城郊之处,明儿午后我再回去便是。我是说,你只身在杭,也不认得一二闺秀,可不是寂寞?”

    寂寞她不怕,此前那么多年,不就关着小院的门自己过的日子吗?这几个月凑了一两回热闹,才凑成这个样子。

    “你就莫要管我了,左右我不会亏待自己。姑娘家家的,不行还能玩玩刺绣,或者出来走走。你不是说我小家子气吗?我出来多走走,也能学了人家大气一些。”

    冯玉连忙点头说是,忽而又想了什么。

    “我有一事,想请你帮忙。”

    “何事?”

    冯玉有点扭捏,“说来也是丢人……你知道的,我一个爷们,带出来的也是小子,没有姑娘在身边伺候。总有一些腰带、衣服,走了针脚和线头,就那边搁在一头了。你放心,不是哥哥没有钱、小气,只是有一些,总是自己最喜欢的……”

    七娘算是听出来了,还是针线问题。只说,“成,一般的我给你弄,难一点的我还有白鸢和紫葵。”

    小事情解决了,那就剩另外一个。

    冯玉腆了笑脸,谄媚地朝七娘一笑,“前些日子做了两个扇子,正好有一个送你,可是上好的斑竹做的骨,我作的书画。扇坠我给上了巧工坊的紫玉璎珞,就差俩扇套,你给自己做的时候,顺便也给我弄一个。”

    七娘掐了一个丸子堵上他的嘴,“可别再找事儿了,回头我要生气了!”

    还真没有了,冯玉笑了笑,嘴里的鱼丸可甜了。

    (停更数日,3。16回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