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13 五行缺什么

章节字数:5367  更新时间:16-03-12 2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杭州城的一日也是舒心,睡醒了看安逸,宁静的时候还能观赏燕子归来。

    老宅的人总体少,紫葵没事的时候喜欢提着扫把在小院中乱毁。没有大的主子和管事嬷嬷,忽然觉得空旷许多,白鸢和紫葵都敢到处乱跑乱跳了。

    苏嬷嬷抱了几只大鹅回来,养在厨房后头。闲来无事的时候,还可以去摘几棵菜叶喂着玩。

    想着还要做扇套,这一日冯七娘打算出去扯布,与两位丫鬟看了许久的冯玉手绘地图,终于敲定了一个街坊。

    “真讨厌,咱们怎么去嘛……为什么不把管筒留给我们!”

    七娘倒躺在床上说,“还有还有,你们给我寻的软榻呢?我不喜欢外边的太师椅。”

    两位丫鬟转眼看房间的正中,委实那两张太师椅有点显老了,不过,老宅可没有贵妃床啊……

    “咱可以去买一张,但是路不太熟悉,也没有利索的小厮,从府上带出来小子,比我们个头还小,跟老爷子看门还行,成大哥又是护院,没得出去。”

    七娘嘟起小嘴,从床上滚下来,提着鞋子就朝梳妆台上去,“给我梳头,咱自己出去!雇个脚夫小工,反正人生地不熟,还能有人说了我不成?”

    丫鬟们也是爱玩的年纪,主子都不管条条框框了,她们哪里会管?

    忙着说好,折腾一番就出去了。

    不知今日为何人多,出了巷口很快就被来往的行人挤到一旁去了。大街上有穿着束腰骑马装的贵家小姐,高傲英气十足,惹了姑娘们羡慕。

    又有西域的商人穿着奇装异服而过,路边有叫卖的波斯美酒,与平日里润州城大卖的葡萄美酒差不多,说话绕舌的胡人还举着酒杯抓路人品尝,惹了阵阵笑声。

    竟然有胡姬当街就起舞了,脸上蒙着薄透的面纱,身上的衣服亦是清凉,完全不似春日微寒的习惯,倒是有了夏日风情。

    杭州城街边的花亦是大开,有桃花、樱花、梨花。有的已经开始凋谢,散落一地花瓣,有的微微含苞,准备盛开。从头到尾五光十色,人与花都热闹非凡。

    饶是冯七娘先头活了八十岁,也觉得自己是个土包子。后头她是来过杭州的,不过那会儿年纪大了,走的也是马车娇子,哪里有机会看这等热闹!

    白鸢在前头开路,小心护着冯七娘行走。过了胡人闹区,微微舒缓了一些。忽然一个小厮匆匆而来,七娘看着有些眼熟,那小厮就朝他们给拜了礼。

    “敢问可是冯七小姐?”

    好生奇怪,杭州城还有人认得自己的?

    白鸢也打量了这个小厮两眼,甚是觉得眼熟,不记得在哪里见过。只说,“是我们家小姐,你是何人?”

    小厮忽然一笑,乐呵呵就跑了,惹得三人莫名其妙。

    好在裁缝铺也到了,三人先转进去,忘了这一茬。

    掌柜的看见冯七娘来,也没忘记先头订做的衣衫,自工房捧了一件已经成形的外衫出来,展开送上。说,“冯小姐瞧瞧,这海棠可喜欢?选的是上好的苏线,暗浮清雅的颜色,照着冯公子交待的,外头上一层白纱,正好半分朦胧半分秀丽,可是今儿春长安城的款,杭州各家正争着做呢!”

    绣工果真好,七娘摸了一把,十分满意。

    掌柜又说,“明儿就成了,我们给送到府上。冯小姐今儿是要选些什么?”

    七娘左右看看,抽了一匹鹅黄色的缎子,“我要这个,还要白绢一匹、软棉布三匹、淡粉纱一匹,可有绣线?”

    “有有有……”掌柜换人取来一个大篮子,里面摆有各色绣线、大小针一扎、剪子绳子各三,十分齐全。“这是平日里给姑娘家配的上等针线蓝,姑娘若是不嫌弃,就拿去用。”

    白鸢给付了银两,见掌柜热情地要跑腿送去,正好免了雇脚夫,可不是正高兴。

    出了裁缝铺,竟然看见刺史大人轿撵过,前头的衙役打了肃静牌匾,路人纷纷让行,可是热闹。

    两边不少人骑着高头骏马,避让开来。不知为何忽然刺史喊了停,朝着一个刚跨下马的人给追来了。

    冯七娘也急忙往后退,怎的这两个都朝着她这头来了?

    后头一面墙,无法再退了,紫葵忙着把她往裁缝铺里拉。

    可是后头很快有人也拉住了她。

    “咦?”七娘回头一看,怎么这里还能遇见你?

    杜亭承见了七娘的表情,小小的惊讶正中下怀,十分高兴。

    “哪儿去?”没了平日的虚礼,杜亭承如今和七娘说话倒是直接。

    “让……让行啊……”可不是,刺史大人已经追到这里了。

    杜亭承见状也想让一下,可是刺史大人哪里肯,三两步迈了过来,一下把两人都拦住了。

    “哎哟,世……”

    杜亭承心头咯噔一下,连忙抢先开口,“哎哟黄大人,世侄亭承拜见刺史大人。”

    黄大人也愣了愣,赶紧改后连喊了两声世侄,又瞅见被杜亭承拉着的冯七娘,讪讪笑道,“世侄怎么有空到江南来玩耍?”

    冯七娘有点怕官,微微动了一下。

    “此处不便说话,来日我再去大人府上拜访。”杜亭承说。

    这黄大人哪里敢,连忙摆手,“不知你住在何处,晚间我遣人送帖子到府上去。”

    关于住处,杜亭承看了冯七娘一眼,只是笑笑不说话。

    七娘的小眼儿都要瞪大了,听闻杜亭承凑了脑袋在耳边说,“我可是来拜访你哥哥的,你家何处?”

    “……安……安平大街……冯府……”

    黄大人的眼神在二人身上来回转了几圈,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很快拍着圆润的大腰脚底抹油走了。

    冯七娘这才有空跟杜亭承讲理,“你来找冯玉?你们什么时候交好了?又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冯玉可知道你来?”

    一连串的问题,真不知从哪里说好,只能挑一个不痛不痒的话题转弯,“你管哥哥只取其名?”

    前些日子闹习惯了,一时没注意。七娘捂了下小嘴巴,忙说,“先不说这个,咱们找个地方说话。”

    杭州城杜亭承算是比冯七娘熟,早年便来玩耍过,又在去年下任润州别架之前来过,轻车熟路找了一间茶室,内有先生说书,很是文雅。

    点了一壶去年秋茶,上了几个杭州小点心,三位姑娘算是知道方才那位小厮为何那般眼熟了。不就是杜亭承的随从嘛!

    “杜大人今儿是休沐还是出游,这等有时间!”冯七娘则是觉得此人阴魂不散,这到底是何许人也,上辈子可没听过见过,怎么就忽然蹦出来了!

    杜亭承拍了一下扇子,笑道,“都不是。南下江南之前,家父与我卜了一卦,说我五行缺妻,须得来江南走一圈,便就来了。”

    谁问你这个了!冯七娘瞪了一眼,甚是觉得如今自己的瞪眼神功越发厉害了,却说,“我觉得你五行缺心眼!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缘,少的你自己来江南闹腾。好好的别架不为民谋事,日日到处闲玩。”

    “哎哟,你可愿望我了!”杜亭承给七娘倒了茶水,“比起做父母官,我为大唐更要做的事情,就是传宗接代啊!你可不知,我这三代单传,好容易我有个弟弟,身体也不好,族里都为我担心。”

    提及家族的话……“你出自长安,举止纨绔,可是家门何处?”

    杜亭承晃了晃扇子,又说,“姑娘这么关心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哪里是关心……七娘心里愤愤然,我就是担心,担心遇到一个白眼狼,回头害了自己。

    “不过……若是你想知道,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

    “我不想知道!”算是气结,七娘转头看向窗外。

    窗外桃花正浓,忽见故人,也不知谢元朗如何了。会不会跟以前一样,到了五月会来冯家提亲。

    沉默片刻,杜亭承又问,“七小姐要在杭州散心多久?可有想去的地方?”

    这还真没有,“随意走走罢,待多久我还没想好。”

    如此也好,杜亭承说,“那,接下来的日子,就由杜某来安排吧。既然是出来散心的,就不要多想家中烦事,趁着春、夏色好,再走一个杭州的秋、冬也未尝不可。”

    七娘倒是没想过真的待上一年,只期望姐姐早早把婚事定下来,她少了一份闲心,再待谢家过来把她的亲事定了,便舒坦了。

    “杜大人不忙吗?”有这份闲心在杭州游玩?

    “不忙,”杜亭承说道,“我已辞去润州别架一职,如今一身清闲,只等完结了家中老父的心愿了。”

    辞官?还说走就走!她三叔爬了这么些年四处通融关系,才弄了一个盐运司副使,他好端端一个六品别架就这般给辞了!多少人望尘莫及,竟然就不要了!

    “辞官……你父亲可依?”

    “当然依!”他说,“本到润州,就是为了躲避长安的烦事而已。找了个借口一个官职来,也好说话。如今润州没有我可留的借口,也就顺势走了。”

    七娘怎么都不信,辞官要是都像说得那么轻松,那人家拼命去考取功名可是为何啊!

    “即是如此,何不回去禀告父母?”

    杜亭承一笑,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冯七娘,“我说了,为了老父心愿,我如今是费尽心思啊!”

    “你父亲有何心愿?”非要你来做不可,还在杭州城?

    杜亭承差不多可以看她看出一朵花来,才慢悠悠说,“七小姐可是忘了我方才的话?老父为我卜了一卦,说我五行缺妻。”

    ————————分割线————————

    冯玉给喷了一口水,差点没把自己呛死,直咳嗽。

    遭受了白鸢一百个白眼之后,才缓了过来,忙问道,“杜大人可真是这样说的?”

    白鸢点了点头,“可不是!那模样,那口气,要不是有你的品行摆在这里,杜大人又是你的朋友,我真还以为他调戏我们家小姐来着。”

    是在调戏……冯玉摸了摸下巴,“你先回去,明儿先生给将了课之后,我就回去。”

    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抓了白鸢回头,“夜里可要关好门,切莫让他同我一般出入七娘房中。”

    白鸢哼哼唧唧就走了。

    ——————分割线——————

    挑灯绣花,老宅有一个很大的孔雀宫灯,上头有灯台十九个,纯黄铜做的骨架,盛开的孔雀屏打得光滑,纹路暗雕十分华丽。由着是空心,算不上很重。早些时候让护院帮着抬进来,配上七八个美人烛台,照得整个房间通亮通亮的。

    说了给冯玉做扇套,七娘看不上自己的绣工,改让紫葵绣春日里的桃花。偏偏淡粉花瓣飘在亮黄色的绢布上,十分惹眼好看。

    灯光晦暗一些的时候,紫葵去赶热水了。七娘随手拾了一本书靠在床上上打盹,不经意之间只觉得风大了,有着东西在脸上骚动,微微有些痒。

    随手挥了挥,嘟囔一句春天蚊子竟然出来那么快,也没睁开眼睛,喊了一声白鸢添香。

    人影浮动,有人给香炉里加了一记沉香,不知道混着什么,味道甚是好闻。

    过会子紫葵和苏嬷嬷回来了,抬了水上浴盆,轻轻推醒了七娘问是要更衣沐浴还是洗脸睡觉。

    白日上了街,身上有些乏,七娘还是说沐浴,遣了丫鬟婆子出去,便去了幽室。

    上了丁香末,泡在水里甚是舒服。一刻之后换了干净的中衣,披上简单的袍子,散了发髻,重新半躺回了床头。

    帷帐动了动,香粉惹得春困。明明记得要盖被子,莫要早春着凉,偏生鬼压床了,就这般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待到早晨起,发现自己已经好生睡在被窝里头,头上松绾的发簪也被人摘了搁置在枕边,倒是床帘没有塞好,透着朝阳晃动。

    白鸢说着春日早,杜鹃在树上叫,夜里灯没熄,烧了一夜的油屋里都味儿不好。紫葵倒是说如今厨子做菜太甜,丫鬟少,外头树叶一把一把都弄不完,前院的小厮小的小老的老,护院大哥又内敛不说话。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倒是把冯七娘吵得全然醒了。见房门大开,闹了一出起床气。

    “你俩就不能消停一下,把我都吵醒了。难得在外,少了人管你们,就不舒坦、不想偷个懒?”

    紫葵哼了白鸢一句,“小姐你可不知,这院里落叶树太多,每日我扫地都累的慌!”

    白鸢送了水盆漱口盅进来,只管轻声回,“五少爷说下午下课后回来,估摸到了家里就是晚上了。书院那头倒是挺正经,我上去也觉得好,没遇见什么纨绔恼人。”

    七娘又问了南厢房的客人,紫葵答不上来,倒是白鸢说了。

    “早晨杜大人的小厮来厨房取过水和早膳,我都去看过的,苏嬷嬷安排得极好。回头我去问问还缺什么少什么,南厢房的物什和五少爷房里的尽数相同,是比咱们府上清减了一些,倒也是极好的。”

    这个回答七娘很满意,看紫葵抱着一件淡绿色的衣衫过来,小脸儿还是不高兴的申请,不由得打趣,“你若是嫌烦,要么就别那么勤快扫院子了。树叶要落就落一些,得空了提着扫把往边上拨就是了。”

    紫葵可是不答应,“小姐咱不能这般亏待自己。扫院子我还是做得来的,您是大家闺秀可不能住的邋邋遢遢野人一样。不成我等下还是去闹护院大哥,让他也帮我抬东西,空了我的时间收拾。”

    小姑娘一早上都在说护院,哪来那么多偏见。

    “我给你想办法,你吃了早饭就去绣花,下午我好缝起来,不然冯玉晚上又闹了。”

    “小姐也越发对五少爷不客气了,”白鸢一边给她梳妆一边打趣,“以前都喊五哥五哥,如今倒是直呼其名。”

    选了一个碧绿色的发簪,七娘说,“以前我不记事,倒是前些日子二姐给我长记性了。他可是与我有仇的,不是他的话,我能叫冯七娘?个个姐妹名字都那般好听,我就不好叫!”

    心中盘算着老宅确实人少了一些。也不适合这一两天去寻一个小丫头什么的,七娘的眼睛一下子就瞄上了杜亭承的随身小厮。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小厮平日里杜亭承带的也不多,那就是说,可以用上了。

    一个拐弯进了南厢房,迎面就看见这位眼熟的小厮迎来。

    “冯七小姐。”小厮彬彬有礼道。

    七娘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以前没注意,如今倒是觉得这个小厮不错,身子骨硬朗面容和气,举止端庄,不是一般人家可以培养出来的。

    “你家主子可在?”七娘问道。

    小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在写字,七小姐里边请。”

    七娘更是满意了,一阵雀跃的小跑进去后,抬眼就朝杜亭承笑。

    提笔挥墨,倒是不如佳人一笑,杜亭承觉得一天的心情都好了。

    “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我都答应你,杜亭承是这般想的。

    七娘看他心情也好,就凑在旁边,先赞扬了一番他的字,再说,“如今你在我们这小住,本不该麻烦。但是春日里树叶抽新,花开的也多,老宅这些树啊花啊虽美,一日也是要小心呵护的。”

    杜亭承点头说是。

    “所以,你那位随从哥哥叫什么?”

    李孝峰心头咯噔一下,看着杜亭承没敢应声。

    “叫小峰……”

    李孝峰心头是苦的,这是什么名字。

    七娘甜甜唤了一声小峰哥哥,然后说,“小峰哥哥日里若是闲了,可能帮我们摘花叶?”

    杜亭承是听懂了,原来小丫头打的是这个主意,可是苦了李孝峰了。

    “小峰虽然跟着我,倒不是我的随从。家父生怕我在外被人欺负,给我配了一位高手,算起来,他还是个百夫长,从安东军。春日花叶多,我也喜欢摘,不过这位小峰哥哥,你可是要问他的意愿了。”

    杜亭承把矛头一丢,李孝峰哪有说不的道理?忙答应,“七小姐说的是,我们打扰在先,实在需要帮分担一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