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14 春花热闹

章节字数:5024  更新时间:16-03-14 20: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冯家老宅近日十分热闹,连刺史大人都送了拜帖上,引了不少人家前来问。

    一问得知,不过是土乡润州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里的公子小姐歇春来的,再问得知,府上有位贵客。

    这一日春暖了许多,冯七娘闲来无事,和冯玉坐在花厅里头闲聊。

    彼时已经买了一张新的贵妃椅,见七娘春日懒,冯玉也不是一个讲究的小公子,就由着她半躺一般地靠在上头玩了。

    白鸢在帮着冯七娘做香囊,装的是新买的荷花粉,虽是去年的香,倒也是好闻得很。

    冯七娘把最后一针上了以后,白鸢掂了这玩意儿起来,晃了晃下面的吊坠,只说,“这坠子会不会太长了点?我去重新弄一个短的?”

    冯玉早丢下了手中的书,三两步走过来,顺手取了白鸢手里的香囊便闻起来。

    “好香,这给我了!”说完就要往袖口里塞。

    白鸢早就气的鼓鼓的,赶忙伸手去掏,“五少爷你这是做什么!女儿家的东西你抢羞不羞!”

    这头冯玉也不示弱,把香囊举得老高,“谁说男儿不得用香囊?”

    七娘看他们闹腾,也站了起来,软软的推了冯玉一把,“你也别闹,这个淡紫色和杜鹃花不是你用的。明儿给你做一个?”

    冯玉倒是不愿意,放入鼻前闻了一把香味,颇为陶醉,“我便是喜欢这等粉红之物,才不要什么大老爷们的麝香薄荷味。”

    话说之间吧香囊的挂绳绕在手指上转了转,边逗白鸢边往外走去。

    白鸢蹬了蹬地,追了出去,恰逢天降仙人,一袭白衣飘飘落下,风采袭人。

    白鸢竟然看呆了,嘴里不禁发出哇的一声。

    七娘也愣了愣,见杜亭承帅气地打开扇子,心想:春日里扇扇子不冷吗?

    明显白鸢和她不在一个调调上,晃着小手儿乐滋滋地跑到杜亭承旁边,行了个礼,笑着说道:“杜大人安,谢谢杜大人。”

    冯玉也是愣然,手中的香囊怎么就跑到杜亭承那头了呢?

    杜亭承也不忙将香囊给白鸢,只是问:“这个香囊做工精巧,可是你做的?”

    白鸢的脸微微一红,回头看了冯七娘一眼,“是……小姐做的,我打了个下手。”

    乖乖,冯七娘想,这小姑娘什么时候和杜亭承对上眼了?

    “既然如此,”杜亭承朝冯七娘走过来,每走一步脚下生风,英姿飘然,“冯七小姐可否将此送给我?”

    “唉?”七娘的小眼眨了眨,“也不是不可以……”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杜亭承已经将香囊放入袖中,惹得冯玉和冯七娘一同叫道:“女儿家的东西你拿来做什么!”

    白鸢白了冯玉一眼,好气地小声呛冯玉:“你方才也不是这样的!”

    七娘微微扯了扯白鸢,这丫头越发没有规矩了。前世她出门得早,倒是不知道她还能跟冯玉的好脾气呛起来,日后回了冯府还得了?

    杜亭承没在意这些,反而把手中的扇子转了一圈收起,双手恭敬递给了冯七娘,道,“即是我收了七小姐的香囊,礼尚往来也要回赠一二。此为紫玉扇,扇骨为紫玉天刚,扇面乃前永昌长公主门人所作,十分好看。”

    冯七娘可不敢收,连忙后退,“如此贵重之物,还望大人收好。七娘粗俗,弄坏了可就不好了。”

    这几日,就冲着杭州刺史的态度,冯七娘隐隐约约能猜到一些杜亭承的出身。长安历来权贵聚集,他穿衣打扮皆奢侈,父辈必然是个达官贵族。

    冯玉瞧了味道,上前一步,伸手要拿起扇子,杜亭承却先一步将它塞在了冯七娘怀里。

    冯七娘有一个深深的罪恶感,这孩子怎么能又随便吃自己的豆腐呢?

    “少曦,”(冯玉的字)“手可莫要太长啊!”狐狸的眼睛眯了眯,惹了冯玉一脸不爽。

    当初怎么就交了这么个朋友!他恨恨地咬着牙。

    杜亭承呵呵一笑,带着一身荷花味,建议道,“今儿可是春花会,几位可想出去走走?”

    “春花会?”冯七娘歪着脑袋看了冯玉一眼。

    冯玉哎哟一句,拍了下大腿,忙说,“我可把这个忘了。杭州春日杜鹃开之时,有一个春花会,赏桃、梨、杜鹃、春茶等花木,各家各户抱了名花贵品前去比斗,也有商人售卖其中,近年来更是有奇石、雕刻、鸟儿赏玩,十分热闹。”

    说得冯七娘心头痒痒的,“可有会说话的鹦鹉?”

    “八哥都有!”冯玉好玩得很,忙推着七娘往屋里去,“走走,咱们梳妆去,赶在午前出门,还能玩上一个下午。”

    白鸢哎哟一声,恼了是给冯七娘梳头,还是自己换身衣裳。追了冯玉小一段,忙说,“五公子,你先给咱们小姐梳个头如何?我这衣裳出不去门!”

    七娘敲了白鸢一记响头,嗔道,“怎么的没规矩了?跟五哥也是这说话的?回头我告诉了大伯母,让她治一治你!”

    早摸熟了自己小姐的性情,白鸢才不吃这个,吐了吐舌头提起裙角就跑了。

    春日暖和许多,可以换下厚厚的袄子,穿上春锦,还是前些日子做的海棠绣衫,让冯玉给多配一件鹅黄色的披帛,把前头的刘海都竖起来后,显得柔美了不少。

    倒是不知道公子哥儿还有这般本事,一路在马车上,白鸢和紫葵可夸了不少。

    车子停于市集东,往内人潮涌动,只能靠着步行了。

    前世冯七娘未曾在春日来杭州,自然不晓得春花会如此盛大。如今方方走进去,便瞧着有人与冯玉相互问候,引了他们商一记他的墨兰。

    “这可是金嘴墨兰,”那方老爷说,“去年春友人从南洋送入福建,一路引上来的。得之不易,好生养护了一年,才开的两枝。冯小哥你看,”他指了一处,“花开之美且不易,日日温护,热了不得,要温以冰,冷了不得,要暖以火。”

    冯玉赞了两口,不等这老头嘚瑟,拉了冯七娘赶紧走,边跑边说。“这位王员外,是个花痴,年年坐在第一位,见人就吹自己的花草,整个杭州老早闻名了,只有我前两年初来不识,陪她吹嘘好久,没想今年也捉上我了!”

    边上几人噗呲一笑,杜亭承眼尖,见着他拉着冯七娘的小手,便不露声色挤上中间分开了去。

    行至一处分叉口,路牌有介绍,冯玉点了点上头的字,问:“这左边去往花市,右边是鸟、石等物,你们可是先去那边?”

    冯七娘指了鸟,偏生两个丫鬟说去看花。

    很好!杜亭承心头上击了个掌。赶在冯玉决定之前,使了个眼色,把冯七娘往身后拉了拉,“不如少曦你带她们先去看花,我与冯七小姐去赏鸟儿?”

    冯玉想说不好,李孝峰威武往前面一站,护着自家公子说道,“冯公子请放心,我会护着公子和小姐的,不会有危险。”

    冯玉心里苦,他哪里是怕你们家公子有危险,你家公子费尽心思要吃自己妹妹!早知道就不帮这个忙了,以为是谦谦君子,不过在家长面前做个样儿,转身就不一样了。

    他哼了一声,没得和冯七娘对上话,两位丫头早等不住了,叽叽喳喳拉着冯玉跑了。

    七娘的小手绢儿晃啊晃,就只能看到三个人头一下在人影中没了。边上推车行人喊了一把,杜亭承忙把冯七娘搂过。

    微微一踉跄,七娘下意识抱住了杜亭承的手臂,觉得腰间一紧,整个人都扑在了他身上。

    杜亭承是感谢方才的行人一记,暗下心中的窃喜,关心问道:“可有哪里碰伤了?”

    七娘的汗线留下,她又不是瓷娃娃,哪能随随便便就碰上。

    忽然想起以前小女儿经常用来逗女婿那一记,只要踉跄都说崴了脚。悄悄在衣裙下动了动,好样的,没事!

    她站好起来,手动掰开杜亭承的手,想:杜大人,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的好,毕竟我迟早是别人的妻!

    可是杜亭承不是这般想,他内心窃喜道:再来几个意外,今日不管你是不是木讷,我都可以拿下你!

    两人各有心思,相视一笑,七娘轻声说道:“还好,让大人担心了。”

    总是太生疏也不好,杜亭承引了一方向,请七娘并肩而行。“七小姐总是大人大人叫我,不免太分生。如今我也辞了官,与你们一般是普通大唐子民,并非士人。不如随少曦兄一同唤我谦之如何?”

    你倒是想!七娘斜了他一眼。其实从心里面,她是很喜欢这般有风姿、长相清修的富家子弟的,若非是定了心与谢元朗,这般温柔怕是哪家姑娘都会心动吧!

    “大人过谦了。男女有别,进之有度,不如,我唤您一声杜公子可好?”

    也罢了,杜亭承想,你日后总要改的。

    新奇的鸟儿总会唱歌,七娘以前,谢元朗曾从外边带回来一个绿色的鹦哥,不仅仅会说话,还能捏着嗓子唱很难听的歌。

    后来鹦鹉大了,竟然会啄人,伤了客人,才送了出去,再也没见。如今想起来,也是怪想念的。偏生八十岁的心,还能有个十四岁的身板,什么都怪不习惯的。

    不是谁家放出来一个大八哥,能说绕口令,还会和你对话,十分好玩。

    一大群人都凑着看,杜亭承也小心给冯七娘挤了一个道。

    八哥瞧着又有人来,便用爪子踢踢喙,说,“哟,姑娘们又来看我了!”

    惹得边上的公子小姐都呵呵大笑,七娘掩嘴,小声说:“这八哥定然是个小色鬼!”

    可不是,八哥下一句话便是:“姑娘真漂亮,赏个瓜子不?”

    还是个会讨食的!

    见那八哥身边的一个上等家奴模样的小哥给它赏了几个瓜子,八哥咔咔咔一下吃光了,还不忘记说,“谢谢小哥,谢谢姑娘。”

    边上有人打趣了,“真不知是哪家公子给养的八哥,嘴巴这么甜!”

    家奴正要开口,八哥抢先了,便说:“我家小姐是城东梁大小姐,我家小姐是大美人!姑娘,我家小姐是大美人!”

    正是起劲,七娘低头对杜亭承小声说:“怕是一群姑娘养的八哥,开口闭口都是讨姑娘们的喜欢,平日里在家定然逗得主子开心。”

    杜亭承微微低着头,从侧面看来几乎把脑袋贴在了七娘的肩上。

    他说,“若是喜欢,回头我们到商人处买一个就是。”

    家奴小哥儿耳尖,别的没听到,这一句话明白了。扯大了嗓子便说:“我家八哥,可是从南海带回来的,小姐从小细心养护多年才成。看羽毛成色,光滑润泽,再看这小嘴儿,不是别家的鸟儿比得上的!”

    有人捧场有人倒喝彩,也便说:“就你家鸟儿神,回头不把长安进贡的那些都比了去?”

    后头无趣,七娘转而去看了黄鹂,小小一个胖胖的,似乎在唱春日的情趣。

    这家的丫鬟给了七娘一把小米,七娘拾起一个小勺放进了笼子喂,黄鹂唱的更加欢快了。

    “你家黄鹂可是什么名贵品?”七娘见这方人少,也就和她们搭了话。

    话落之间,从里面隔间里出来一个衣着粉色素雅装扮的姑娘,朝她们二人微微点头,说:“并非名品,只是喜欢,也养了一段时日,春日里闲来无聊,便拿出来了。”

    这姑娘长得好生清秀,冯七娘喜欢。

    “真丰润,是你亲手养的?”

    姑娘点了点头,“小心点呵护便是,鸟儿同人,不能轻易忽视。”

    七娘点了点头,被另外一头的热闹给吸引去了。

    这厢鸟雀轰然热闹,到了花卉一头便是文雅许多。

    转了大半圈,七娘有些累了,杜亭承引了她去一个露天茶室。

    锤了下小腿,七娘想啊,两辈子都没有哪一天走那么多的路,也没见过这么多市面,还有杭州这么多的美人、美色。

    小二给上了一盏去年秋茶,用的粗陶小壶,配上两方小杯,才倒了水,色香味雅。

    七娘急品了一口,又贪吃了两块龙井香糕,未得赞赏,边上的动静先大了起来了。

    二人投了目光过去,心头纷纷咯噔一下,不是冤家不聚头,为什么冯淑和会在这里?

    杜亭承按了按七娘的小手,让她冷静下来。

    只见冯淑和不知和哪家的姑娘闹得正开,边上也围了好几个人,分别被各自的下人挡在外。

    闹哄哄,也不知道吵些什么。

    七娘的注意力全然在冯淑和身上,没有注意杜亭承微微摩挲她手背的指腹。

    “别急,管事的人来了。”他轻声说。

    七娘眯了眯眼,见一个小厮模样的人从一头人群里挤出来,忙报了什么。不一会儿,冯玉便到了。

    坏了!七娘头一个想法便是,竟然是冯玉带的冯淑和来的!

    第二个念头是,如何避开冯淑和安静过个春日?

    冯玉一到,这头更加热闹了。两个丫鬟匆匆跟上,眼尖先瞧见了冯七娘,连忙过来伺候。

    你一言我一嘴,开口闭口就是冯淑和的不是。

    “八小姐竟然偷偷跑出来了!五少爷听了信儿,都吓坏了,可又闯祸了!”紫葵就是个八卦嘴。

    白鸢也不喜欢这个八妹,跟着说,“瞧她不安生的份儿,到哪哪都是事儿!”

    七娘是藏不起来了,只好起身。

    冯淑和正脸红脖赤,想比起来,对面那位小姐就轻松多了。

    那小姐见七娘和杜亭承过来,娇媚一笑,“又是多了两个好帮手了?”

    冯玉把七娘拉到身后,自己往前一步,举扇说道:“梁姐姐哪里话,我们不过是路过,瞧着自家妹妹闯祸,特地来看看而已。”

    听了冯玉的话,冯淑和都快要哭了。

    梁小姐可㔻这番模样,她依旧笑的轻松,“既然知道是闯祸,道个歉就算了,我也不是什么苦搅蛮缠的人,大家何必在这里堵路呢?”

    既然说到了道歉,冯玉就不依了。

    他也笑了笑,“梁姐姐的脾气,咱们都懂不是?你真要计较,就先把前几日扔了我的荷包的事给道歉了,咱们再细细说今日的事,可好?”

    梁小姐瞪了冯玉一眼,“白鹤书院可就是出你这等油嘴滑舌浑身带了女儿东西的混学生吗?哪家姑娘给你这惦记上,这等悲哀!”

    “我惦记了谁,都不会得罪梁姐姐。”冯玉这一口一个姐姐喊的贼滑溜,且看这位梁小姐,也不过十五六岁这般。比起七娘他们是大了一点,终究也还是个小丫头。

    会沉不住气!

    “谁让你惦记了!”她眼睛都要瞪直了。

    冯玉作势是吓着了,往后退了一大步躲在七娘身后,喊道:“七妹,咱们快走,别理会这位姐姐。”

    梁小姐忍不住,往前一步捉了冯玉的手腕,怒道:“谁是你姐姐!”

    冯玉哇哇地叫,忙说,“我错了我错了,梁小姐喜欢我的荷包,回头我放妹妹再做两个送到府上去,莫要打人啊!”

    被冯玉调侃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梁小姐也没羞得不去继续纠缠,狠狠踩了冯玉一脚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