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百个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理由

热门小说

第二卷 杭州篇  15 选马风波

章节字数:4548  更新时间:16-03-16 2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脚可不轻,冯玉也没带小厮,只能跳起来扶在七娘肩上。

    七娘一崴,觉得今日的心情浑然没有了。

    冯淑和哭哭啼啼要抱七娘说委屈,白鸢一挡,给撞在了白鸢的胳膊上。

    冯淑和捂着脑袋,眼泪一落,脸上的妆容都花了一半。七娘心想你何苦,才十三岁的小姑娘,竟然这般折腾,冯家又不是不让你嫁了。

    回想前世,冯淑和是怎么来着?好像真没怎么注意,还是她太不关心外事了。

    “七姐……”冯淑和委屈地叫道,“五哥……”

    七娘委实有点心软,冯玉倒是躲得快,“别,你来杭州找谁的就找谁,我和你七姐还有事,先走一步。”

    七娘这头被冯玉一扯,那头杜亭承还拉着她小手。

    哎哟叫了一声,回头看冯淑和胆子不小,扯了杜亭承的衣衫一记。

    杜亭承退了退,把自己衣衫抽出,看冯淑和的小眼神都挂在他身上了。

    冯玉靠了过来,啧啧小声叹道,“咱们这位八妹不会是看上杜兄了吧?”

    那倒是好!七娘心里恨恨地想,上个月你不是才看上我的谢元朗吗?换了这个就别回头招惹谢元朗。

    见杜亭承避开,冯淑和又追了上去,忙说,“杜公子好巧,也是来杭州看春花会的吗?”

    这搭讪的技巧,还是欠缺了一些。

    杜亭承当机否认,“陪七娘散心来了。”

    一句七娘喊的心里暖暖的,七娘想,我们什么时候这般熟悉了?

    冯淑和倒是不气馁,“既然如此,姐姐不介意带上我吧?”

    “介意。”七娘难得去了小包子的心,让冯淑和都愣了一下,“前些日子被妹妹吓了一记,至今都害怕,才出来散心。妹妹跟着我,可不好呢!”

    白鸢也哼了一声,那一回她也吓得够呛。

    冯淑和咬了咬唇,小脸显得十分可怜,“姐姐是嫌弃我了吗?”

    这话,让七娘怎么接?

    说嫌弃,并不是。不过,还真的不想跟这个妹妹多亲近。

    冯玉瞧见了七娘的为难,插嘴道,“既然知道自己是个麻烦,不如回去。真不想走,你来投靠谁的,就找谁去,我们没时间忙活你。”

    比起对七娘的温柔,杜亭承对上冯淑和就显得冷漠多了。直接站在最后,让李孝峰威武地挡在前面,看都不看冯淑和一眼。

    冯淑和哭哭啼啼,“我就是个麻烦,去到哪里都被嫌弃……”

    七娘尴尬一笑,心想:你倒是自己明白啊!

    这头没人理会她,冯淑和倒是再接再厉,软软糯糯走到冯七娘边上,小手儿缴着手帕,弱弱道:“姐姐,你就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一抽一抽,看热闹的都替她同情起来了。

    “要不,你们就原谅人家小姑娘吧!”

    可真真是个小姑娘啊。回到前世这个时候,七娘绝对二话不说,牵起妹妹的小手儿就说好。可毕竟是活过一轮的老人精了,能被这些轻易骗到吗?

    只把矛头推给冯玉,笑道:“我和你是姐妹,到底也是隔了一层的。五哥是你亲哥哥,万事你还要靠他!”

    四两拨千斤,冯七娘想把她推给冯玉,谁知道冯淑和小脚一崴,软软倒下来了。

    她随行的丫鬟尖叫一声,没把冯七娘吓哭。见人影攒动,七娘的腰身受到一股力把自己举起转了一圈,白鸢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八小姐!”她也不过十四岁初,声音正尖尖的时候。“你们几个快过来帮扶八小姐上马车,别倒在路中间就不好了!”

    这会子七娘才有时间回头看一下,见一群丫鬟急忙抱了人起来,冯淑和的手掌还擦破了点皮,方才可是摔得不轻。

    小姑娘又不知道在想什么幺蛾子,看得见她假装晕倒后的小动作,好在大伙都还机灵。

    春花会也至傍晚,被冯淑和一搅合,一日的好兴致都赏给了路边犬,闷然归家了。

    夜来风微微凉,白鸢抱了个小炉子进了七娘房间,看她想静一静,也就出去做事了。

    七娘拿起一本书,倒不是真的有闲情,不过想散一散心,看看话本趣事。

    灯火跳动,小腿也得酸软,走了一天又闹了半天,疲惫感逐渐上来了。

    搭在身上的被褥还只到了腰间,渐渐有些凉意。七娘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看到一个身影,微微给自己捏着小腿。

    舒服地哼唧了一声,这手法除丁玲也没谁了。便没有睁开眼睛,浅浅嘟囔一句,“丁玲,去把百香粉给撒上,吹了一日风脑子有点疼。”

    “丁玲”并没有回答,只是去香炉边上倒腾一圈,才回来。

    香味很快散开,淡淡的清雅,缺不是平日里爱的那个百香粉。

    又不知过去多久,白鸢和紫葵提了水进来,轻轻唤醒冯七娘,又问,“今日可沐浴?不然洗个脸?”

    七娘这才醒,伸了一个懒腰,看肩上的被褥滑下,有点愣然。

    不对,这是会昌年间,怎么会有丁玲?

    “你们方才可是谁进来伺候?”

    白鸢和紫葵相视一笑,“小姐你睡傻了吧?我们都在伙房里,门都给你顺上了,谁进来啊?那头的五公子倒腾今儿买回来的木雕,才没得空呢!”

    那就不对了,这种感觉,白鸢前些日子也有。虽是迷迷糊糊,她也不是个没准的人。

    罢了,现在想不出来。

    “伺候沐浴吧,上艾草,除除晦气。”

    紫葵答应一个好,进幽房抓了一把晒干的艾草来。

    ————————分割线————————

    无趣的时候,冯七娘会看冯玉写字画画,这也才知道,白鹤书院门下的甲类弟子,并非日日去上学的。

    隔日冯玉去学院点了个卯,又隔一日归来,提着一个马球杆和一张帖子,看杜亭承在树下舞剑,边上的冯七娘坐在石桌上懒懒打盹,两个小丫头倒是看得一脸花痴。

    冯玉沉沉走进,杜亭承剑气一收,小姑娘们击掌声把七娘唤醒。

    “怎么今儿这么有空,都早院子里来了?”冯玉问的就只有杜亭承一个人而已。

    七娘心里想,除了无聊和故意耍帅,没其他由头了。

    她拍了拍裙摆,没什么精神。“你回来了,就陪一会儿杜公子,我还春困,回去歇歇。”

    “唉……”冯玉捉住了七娘的小手,“马上就有你不困的东西了!”

    冯玉将手里的帖子展开,是一记邀请帖,关于两个书院的马球赛。

    “马球?”七娘眼睛一亮,“哪儿的?”

    冯玉指了其中一行字,说,“我们白鹤书院和天光书院的比赛,就在西湖边上的大草坡上,每年一回,甚是好看。怕你在家无聊,我特地问夫子要了这么一回帖子,喜欢?”

    “喜欢!”七娘欢喜得笑起来,终于有了一点小姑娘的感觉,拿着帖子往边上一坐,又问,“那我们可要准备什么?是不是也做一身漂亮的骑马装?我可还不会骑马,乘车碾去可会被笑话?”

    冯玉二郎腿一翘,看见杜亭承手中捏着的小物件,只说,“不急,万事咱们好生商量。”

    商量的结果就是七娘闹着要学骑马。以前她是没兴致没时间没好的机会,如今也不在润州,有冯玉伺候,没了大人管教,还不是随便玩着来?

    冯淑和来了两回帖子,给冯玉拒绝了去。约莫是说她在孙姨娘的娘舅家里做客,便好生做客了,莫要是非多。

    选了个天气好的日子去马市,都是西域良驹,没有多少小矮马。七娘摸了一匹,觉得呼气有点重,心生害怕,就没敢要。

    “大抵是要四五年的老马才是。”杜亭承下了一个结论,“两三年的马儿多数皮,可能会吓着你。”

    这一点冯玉赞同,找马商要老马去了。

    可惜好的马不会留太久,自然没得卖。小人自然是眼尖,看得他们忙活,也就带来了一条明路。

    今儿七娘只带了紫葵,小姑娘还不算灵醒,到了晌午便热起来,马市上没有遮盖可是烦闷。

    杜亭承打开了手中的纸扇,高高举起才给七娘遮上一点光,小声问,“可是晒的慌?”

    也不是很难受,“早上微凉,穿得些许多。”

    杜亭承移动了下身子,站在了阳面,高大的身子全然给她挡了阳光,还能空出手中的扇子给她扇点风。“如此,是不是舒服了点?”

    是舒服……七娘低头看着两个人重叠的影子,恨不得脑袋都钻进地里。只是这样会不会太暧昧了一些?

    远处传来车马生,见刺史大人远远就下车碰着圆滚滚的肚子颠颠跑来。

    七娘往后拉了一些距离,没想撞上了紫葵调皮的小眼睛。

    “小姐,我觉得杜公子就挺好!”她小声在七娘耳边说道。

    你倒是改口得快!七娘有点气恼这两个丫鬟,“不如说他们家李大哥好?”

    紫葵哼哼然,看那头刺史大人一路奔来,见了杜亭承便低头做小,“世……那个……侄,你可是要选马?”

    “正是。”杜亭承点头回答。

    刺史大人哦了一声,又忙说,“春市的马不全,好马也放在外头少。不如到我家马厩瞧一瞧,没准就有一两匹你看得上的?”

    杜亭承回头一看,冯玉微微点头,便问,“可是有小矮马?温顺点儿的老马。”

    “哎哟,世……侄,我那儿虽小,比不得长安万户侯,多少也有良驹百匹,您尽管去看,瞧得中的,便是它的福气!”

    看见刺史大人巴结的样子,七娘微微眯了眯眼睛。杜亭承究竟是什么出身,竟然还能在这里站高台?

    紫葵小心推了推七娘的手,七娘忙着拉她小声嘱咐,“可别乱了脑子惹这位杜公子,不是我这等出身巴结得起的人,可知道了?”

    紫葵低头哦了一句,大抵是没记在心。

    刺史大人的马场果真是大,冯玉和杜亭承挑挑选选许久,倒是把七娘和刺史丢在一边乘凉了。

    想来是巴结,刺史大人估计挖空了冯家的祖宗三代,和七娘客套道:“冯公身子可还硬朗?”

    “极好的。”七娘回答。

    过了一会儿,刺史大人又问,“公,与杜公交情可好?”

    这……杜公是杜亭承传说的家中老父吗?

    七娘想了想,答道,“长辈们往来且不知,不过是杜公子南下玩耍,和哥哥有些交情,才同来杭州歇春。”

    刺史大人听冯七娘这回答甚是满意,心中有了一个小九九,朝着身边的人吩咐去了。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淡红水袖骑马装的女子从侧面打伞出来,款款细步,柳腰娥眉。

    七娘未得开始招呼,那姑娘羸弱的身姿就飘到了身旁,声音嗲嗲说道:“姨夫好,姑娘好。”

    这招以前冯七娘经常用,但凡家中有个女儿孙女的,无不为她多着想一些。只是,姑娘你这骑马装怕是不太方便上马吧?

    七娘看了看日头,大下午的,外边当是很热了。

    得到七娘赞赏的眼光,刺史大人更是心中有底了,交谈便随意起来。

    “姑娘可曾许配了人家?”

    快了快了……不过,“不曾。”七娘怀羞说道。

    “冯姑娘且与世……侄交好,可知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杜亭承嘛……他出身不凡,应当是喜欢长安贵女那种吧。“杜公子与哥哥来往多于七娘,七娘不知。”

    她眼光从这位姑娘身上流过,很快接话,“不过姑娘相貌过人,身姿婀娜,一颦一笑惹人喜爱,想必杜公子也会多看两眼的。”

    那,我只是说多看两眼,并没有说其他的啊!

    刺史大人对这个答案也算是满意的。点点头,对外甥女交待了什么。

    一刻钟后,杜亭承和冯玉分别骑了两匹小矮马回来,一红一白,小跑起来得得得踢泥土甚是得意。

    到了亭子下面冯玉朝七娘吹了个口哨,拍拍自己跨下的小白马,说,“下来试试,看看哥哥给你选的好马!”

    七娘给二位福了福身,先走了下去。见冯玉帅气跳了下来,抱起七娘的腰就往上面送。

    上了马,七娘还是有点害怕。从小骑马的时日就不多,七八岁的时候父亲抱着骑过一次,后来……后来摔了一次就不学了。

    抓的缰绳有点紧,马儿抬头嘶了一声。

    “你放松点,我说的是手……”冯玉忙活有点紧张她,“腿加紧一点,腰板挺直了。”

    见七娘的裙摆太大,冯玉下意识去掀开,七娘急忙拉扯,不想马儿也动了一下,整个人坐不稳,要摔了下来。

    杜亭承等了这种机会老久,只待七娘重心不稳,早早在下边接住了她。

    七娘可是大哭,她不要摔马,地面那么硬,马儿没学成,腿都要摔断了!

    冯玉在另一头紧张,见七娘落入杜亭承怀里,倒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小眼马上瞪直了,心想:你抱那么紧做什么!手放在哪里?

    杜亭承当然收了冯玉的表情,还回了一个微笑,抱着七娘转了一圈,小心放在地上。

    七娘脚软,站也不稳,只能扶着杜亭承的手,颤抖着摸出一条手绢擦汗。

    “我来帮你。”杜亭承倒是抽得出一只手,顺着她的手就抚上了她的脸,小心翼翼给她拭去额上的汗水。

    回了魂,七娘见不远处嘴巴长得老大的刺史大人,那位才出来一刻钟的外甥女姑娘早就没了踪影。

    哎……七娘多么想去把那位姑娘追回来,可惜她步子才迈出去,整个人又要倒下一般,这回可真真让杜亭承给横抱起来了。

    “别急,”他说,“咱今儿不学了,先回去休息可好?”

    声音温柔落在头上,七娘觉得自己的老心跳的飞快,嘴巴都快不会答话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